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顾琉笙,我不爱你了,没办法跟你生活在一起
    以他的性子她以为顾琉笙会发火,会摔门离去,没想到他竟然会选择相信。

    但是她不相信顾琉笙的心底当真这么相信她,当初不就因为从琉璃的口中得知顾晋晗喜欢她,就对着她发脾气吗?

    可知道她当时有多么无辜,难道被人喜欢,她也有错?

    “也许你只是自信过头罢了,我与应寒在一起四年之久,谁会相信我和他是清白的。”

    简水澜嘲讽一笑,抬手指向大门,“既然你不是来跟我抢夺孩子的,那么请你出去,我这边不欢迎你,也希望你以后别来打扰我的生活,要是顾总寻到了想要结婚的女人,那么就请来找我,若是什么时候打算离婚,我随时奉陪!”

    看到她态度依旧如此强硬,顾琉笙蹙了下眉头,不悦她口口声声地说与应寒有关系。

    “小澜,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你离婚,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所以往后别再说离婚的事情,小昕他一定想要跟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

    以后这样关于离婚的话还是别说,他现在还小,肯定会在心里留下阴影的,我想你作为他的妈妈,也一定不希望小昕的心里留下阴影!”

    顿了下,看到这个女人完全一副不松动的模样,顾琉笙又说,“就算你真与应寒有什么,这四年来我都可以不追究,但是我希望你可以跟我回家,我们一起给小昕一个完整的家好不好?”

    如果只是他三言两语就能够化解一切的话,当年她也不会义无反顾地离开了。

    虽然没有了琉璃横在他们之间,但对于这个不信任她的男人,她始终没有办法完全将自己托付给他了。

    那些伤害实实在在地存在,就犹如她手臂上当初被云盛所伤,四年之后了,手臂上还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痕。

    也许有人觉得她矫情,可是对这个男人真的已经没有当初那样喜欢了。

    就算离开之前还有感情,但也不如当初。

    “顾琉笙,我不爱你了,没办法跟你生活在一起,当初明知道自己有了孩子,我都没有因为孩子而留下,现在孩子生下来了,我更不可能因为孩子的缘故,而跟你继续生活一起。”

    她轻声一叹,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他依旧矜贵清冷,四年不见岁月依旧厚待他,但是面对顾琉笙她已经没有了那时候的心悸。

    “我不管你这几年来是一心一意地想着我,还是已经有了别的女人,我都觉得那些已经跟我没有关系了,这四年来我用木映暖的身份生活着,已经习惯了,你就当做简水澜已经不在了。

    至于小昕,他虽然是你的儿子,但我会好好照顾好他的,顾总,你走吧,一会儿应寒就要回来了!”

    如果说一开始的话让他愤怒,让他揪心,也让他寒心,但最后一句话却让顾琉笙的脸色好转了许多,他的目光落在屋子里。

    “你看看这屋子里哪儿有一样是应寒的?小澜,我知道你在跟我发脾气,恨我当初过于相信琉璃给你造成的伤害,但是有些谎话,你得先看清楚了再说。

    这屋子里除了你与小昕的,没有一样是成年男性的东西,这别墅是应寒的没错,但他不过是将地方给你们母子居住,你们并没有居住在一起,你说我猜测地对不对?”

    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简水澜隐忍着怒气不发,重点是她不想跟这个男人再有联系了。

    “顾总,不管你的猜测是否正确,难道没看到我很不欢迎你吗?请你出去,否则我就只好报警了!”

    他在燕城可以呼风唤雨,但这里是淮城,是木家人呼风唤雨的地方。

    面对她陌生的称呼,顾琉笙倒是不觉得反感,毕竟这么多年不见,这个女人也许真的没有一开始那么喜欢他了。

    想要与他断个干净的心思,他可以理解,然而她的话却没让他就此离开,反倒一笑。

    “清官难断家务事,你请了警察过来他们也不好办事吧,毕竟咱们还是夫妻,你住的地方自然也就是我的,就算是应寒出来他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再说他现在欠我可不少,隐藏了我的妻子这么多年,还占据了原本我在小昕心中的位置,可谓新仇旧恨!”

    “你简直不可理喻!”

    简水澜直接动手将他往外头推去,顾琉笙却似乎很享受她的触碰,脚下一松配合着她的举动朝着外头走去。

    然而到了院子的时候,烈日下他突然转身,一把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吃吃地笑出了声,“小澜,我好开心,终于找到你了!就算你打我骂我赶我走,我也不会再离开你了,今天起,咱们一家三口会一直都在一起的。”

    他抱着怀里的女人,只觉得这四年终于熬过去了,他似乎看到了冰雪融化,万物苏醒。

    觉得这个世界真美好,老天待他顾琉笙还是很不错的。

    难道她说的还不够说吗?

    简水澜看着这个将她死死抱着的男人,眉头立即皱在一起。

    “顾总,是不是我说的人话你听不懂?我不想跟你在一起,劳烦您放过我可以吗?”

    “不可以!”

    顾琉笙立即就拒绝了她的要求,“我若是放过你,谁来放过我?”

    怀里的女人翻了个白眼,“你真是够了,给我松手,马上离开我家!”

    “你家就是我家。我饿了,你能给我煮点儿饭吃吗?简单的一碗面也是可以的。”

    这个女人可真狠心,他都要求两遍了,最起码也要给他端杯水过来。

    四年不见,这个男人的脸皮更厚了!

    **

    顾琉笙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在这里住了下来,当天下午甚至让人将他的生活用品都从酒店搬了过来。

    简水澜看到门外的人将东西一样样搬进来的时候,就有些傻眼了。

    这个男人还真想要住在这里?

    简昕站在简水澜的身后莫名其妙地盯着那些搬运的人,扯了下简水澜的手,神色带着几分兴奋。

    “妈妈,顾叔叔要跟我们住在一起吗?”

    那以后他就不用羡慕丸子姐姐跟她的爸爸妈妈住在一起了,他也可以跟爸爸妈妈住在一起。

    未等到简水澜回话,顾琉笙自来熟地抱起了简昕。

    “爸爸从今天开始就跟你妈妈还有你一起住,在淮城的时候我们住在一起,等你妈妈还有你跟我回到燕城了,咱们还住在一起。”

    顾叔叔真是他的爸爸啊!

    不过简昕还是将目光落在了神色不悦的简水澜身上,“我妈妈好像不欢迎你啊,顾叔叔!”

    顾琉笙瞥了一眼简水澜,看到她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深表同意地点头。

    “嗯,你妈妈是很不欢迎我,但爸爸会努力让你妈妈欢迎我的,小昕,你欢迎爸爸回来吗?”

    简昕抿着薄薄的唇,他心底当然是欢迎的,但是表面上可不敢表现出来。

    “看你表现喽!”

    顾琉笙低低一笑,果然是他的亲生儿子,这一句话不就是表明了要让他留下来!

    他凑近简昕的小脸在他的脸上印下一吻,“爸爸会好好表现的,要不要去哪儿玩,爸爸带你去,游乐场,还是动物园?”

    而后看向那边正在气头上的女人,“小澜,我们一家三口还没有一起出去好好玩,不如就趁着今天天气不错,咱们带小昕出去玩好不好?”

    简昕也被顾琉笙这一句话给吸引了过去,满怀希望地看向他的妈妈。

    简水澜就这么盯着他们父子看,觉得顾琉笙的脸皮果然厚!

    她几步走来,直接将简昕抱回了怀里。

    “这是我的孩子,你想玩就给我滚出去自个儿玩。”

    看到简水澜的态度还是没有丝毫的松软,顾琉笙也不泄气。

    “你今天刚从燕城回来,一定累了,不如你回房睡一会儿,至于小昕我会带着他,晚饭交给我,我好久没有亲自下厨了,正好让小昕尝尝我的厨艺。”

    可以说这四年来他下厨的次数真的不多,家里冷冷清清的,他烧了一桌子的饭菜也没有品尝的人,索性就再也不下厨了。

    简水澜懒得理会他,对于这种赶不走的男人,她也没辙。

    “小昕,妈妈教你弹钢琴,我们走。”说着抱着简昕朝着里面走去。

    顾琉笙也没说什么,反正人在他的眼皮底下就好,东西已经都搬过来了。

    他拎着两只大行李箱朝着里面走去,刚拧开主卧的门把那边简水澜很快出声了,“那是我的房间,你进去做什么?顾琉笙,可别忘记了,这里是我的家,不是你能随便走动的地方!”

    顾琉笙一手放在门把上,一手拎着箱子,旁边还有一只大行李箱,听到简水澜这话,他顿在那里露出一笑。

    “你我是夫妻,咱们住在一间不是正常?你总不能让小昕看到自己的父母并不恩爱,还分房睡!”

    一想到从今往后他再也不需要独自一人入睡,就觉得生活很美好。

    这两天的心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爱极了这样的感觉。

    恩爱?

    简水澜嘲讽一笑,也许他们恩爱过,但那只是短暂的,而且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我奉劝你还是滚回你的地盘去吧,别在我这边影响我们母子生活,还有这地方是应寒的,你想要住进来,怕是也要得到他的同意,不过你住进来也不打紧,反正应寒的房子多的是,这边我们母子住不了,还有别的房产呢!”

    她笑了笑,抱着简昕走向钢琴。

    顾琉笙本来想将自己的东西搬到她的房间,但是看到她对自己如此抗拒的态度,过于着急怕是效果不好,于是放弃了这样的心思。

    反正人在屋檐下,他总有办法一点一点地入侵她的生活,不能抱着她入睡,但能够与她隔着一面墙壁也不是不行。

    比起以往怎么寻找都没有她的消息,如今他觉得自己就跟上了天堂一样。

    于是扯唇一笑,朝着另一边的房门口走去,打开一看,见是一间客房,不过床上的被褥齐全,但是他的第一感觉就是应寒曾经来这边住过。

    其实顾琉笙并没有猜错,简水澜将简昕扔给应寒照看的时候,若是在这边居住的话,应寒一般都睡在这一间客房的,但也只是偶然,并不经常。

    顾琉笙并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进来的时候就开始收拾。

    对于有洁癖又喜安静的人来说,家务活并不会陌生,所以当顾琉笙收拾起房间的时候动作也是利落的。

    原本的被褥被他拆了下来,扔到了地上。

    他看了一眼床,估量了下尺寸,很快拨打了个电话,让对方买一床崭新的被褥送来,随即将扔在地上的被褥收起朝着外头走去。

    外头传来叮叮咚咚的钢琴声,有些不流畅,正是简昕弹奏出来的,而简水澜在一旁悉心教导着。

    他看着这一幕,不禁露出一笑,有妻有儿,真好。

    将拆下来的被褥往外头的垃圾桶一扔,他又回到房间整理,将桌子柜子都擦拭了一遍。

    屋子里因为应寒偶尔会过来住,所以收拾得很干净,顾琉笙稍微一整理也就差不多了。

    衣柜里都是空的,证明应寒并没有居住在这,想到这里他心里好受了许多。

    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件放进柜子里,还有生活用品也一样样取了出来摆放好。

    他将洗漱用品也放到了卫生间,看到简水澜那一只蓝色的漱口杯,便将自己的漱口杯放到她的旁边,牙刷与她的碰到一起。

    看到这一切,他觉得有些不真实。

    但是耳边传来的叮叮咚咚的钢琴声告诉他,这不是梦,而是真的找到她了。

    抬眼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顾琉笙朝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笑,里面的人也一样薄唇微张,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

    他不禁加深了脸上这个笑容,好久没有这么笑过了。

    整理好一切,他顺便又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身上穿着宽松的黑色睡袍,脚上是一双棉布拖鞋,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简水澜还在教导简昕弹奏钢琴,他朝着他们母子走了过去,抬手轻轻地搭在简水澜的肩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