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顾琉笙,你觉得我对水澜就没有势在必得的想法?
    虽然简水澜一直没有答应他的追求,但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

    而他待简昕也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顾琉笙既然出现了,那么他就该去会会他。

    当应寒来到翡翠别墅区9栋,直接按响了门铃。

    正在吃早餐的简昕,一下子双眼都亮了起来。

    “妈妈,一定是木叔叔来了!”

    简水澜想到自己刚才发送出去的那一条短信,也知道是应寒来了。

    顾琉笙脸上的笑容却是消逝了些许,想到那个藏着他妻儿多年的男人,就如同敌人一般。

    简水澜露出一笑,“嗯,你好好吃饭,我去给你木叔叔开门。”

    看到简水澜脸上流露出的那一抹笑靥,顾琉笙只觉得刺眼。

    从他出现到现在这个女人就没给他好脸色看过,更别提对着他露出一丝笑容,可是却可以轻易的因为应寒的到来,而笑得这样明媚。

    心里不禁醋意横生,就是早上辛辛苦苦准备出来的早餐此时也味如嚼蜡。

    简昕吃着土豆煎饼,看着坐在旁边的男人。

    “顾叔叔,你不开心吗?”

    顾琉笙立即摇头,“没有,你好好吃饭,一会儿跟爸爸去玩,好不好?”

    “妈妈要是同意了,我就跟你出去玩,妈妈要是不同意我就在家里学习,一会儿还要背乘法口诀给妈妈听。”

    看到简昕这么喜欢学习,顾琉笙也觉得欣慰。

    “那你好好吃饭,爸爸出去下,很快回来。”

    他很快起身朝着外头走去,简昕咬了一口土豆煎饼,目光朝着外头望去。

    简水澜给应寒开了门,露出一笑,“你这么快就过来了,吃过早饭了吗?”

    应寒点头,“吃了一些,外头那一辆车是他的?”

    “嗯。昨天就来了,据说小昕前天自己跑去了机场在那边被顾琉笙看到,小昕的脸那么像他,被他怀疑也是正常,他昨天在你离开之后就带了nda检验报告书过来了。”

    看来简昕去机场购买机票的事情,应寒并不清楚,这个简昕倒是厉害了,这也能瞒过应寒。

    应寒在听到dna的时候,这才想起前天简昕背着书包从院子里走来。

    他还以为简昕是在院子里玩,没想到竟然还跑到了机场去,怪不得他看到他耳边的一小撮头发有些整齐。

    也幸好简昕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否则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跟简水澜交代。

    应寒一脸的歉意,“很抱歉,孩子被我看着竟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是你说才知道的。”

    而后便将之前的事情都给她说了一遍,“前天小昕在我那边突然说要回来这边午睡,说是家里有妈妈的味道他才睡得着,我便送他回来,让他睡着之后也在客房里睡了一觉。

    醒来之后在厨房蒸好蛋想去喊他起床,倒是在床上看到那一只邮筒储蓄罐,还想着他在玩什么,在院子里看到他的时候就没有多想了,依照你这么说,那时候小昕应该是从外头刚回来。”

    怪不得简昕的书包里会有一大堆的钱,他的头发也会平了那么一小撮。

    那时候若是他能将外头的摄像头调出来查看一下,也许就能预防,在顾琉笙出现之前,带着他们母子离开,但是现在怎么想都已经晚了。

    不过他们夫妻到底是要有个终结的,是要离婚还是继续当夫妻,不管简水澜怎么选择,他都支持。

    只是心底还是希望她可以选择前者,他等了她整整四年了。

    听到应寒的话,简水澜也没责怪应寒。

    “这不怪你,小昕本来就胆子大,就是我也不会想到他会”

    简水澜的话尚未说完,那边就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那时候我在机场看到小昕的时候,还想着哪个大人是这么看孩子的,都独自跑到机场了,应寒,你明知道小昕还这么小,就这么盯着他的?万一遇上的不是我,而是坏人,那么你可有想过小昕该怎么办?小澜该怎么办?”

    对于简昕独自跑到机场的事情,应寒无话可辩解,毕竟是他照顾不周。

    此时多年不见的两个男人面对面看着,气场一场的强大,看向对方的时候都带着一股敌意,目光也是审视的意味。

    一个是燕城呼风唤雨的主,一个退掉明星身份,回归鬼门关的少主,少了以往的温和可亲,多了几分冷冽,目光也是锐利的。

    简水澜真有些担心他们会打起来,应寒的实力她是知道的,毕竟是鬼门关的少主。

    据说还是神秘的第一,在朗月之上,而顾琉笙打架的狠戾她也亲眼目睹。

    正在此时,一道小身影跑了出来,简昕朝着应寒小跑了过去,抱住了他的大腿。

    “木叔叔!木叔叔你来了,顾叔叔煮了好多早餐,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应寒闻声将抱着他大腿的小男孩抱了起来,冲着顾琉笙挑了下眉头,随即点头,“好!”

    顾琉笙也不想让简水澜为难,有什么事情他们背地里解决就是,况且也不想让简昕对他印象不好,毕竟他与简昕虽然是父子。

    但真正相处的时间也就这么几个小时,而应寒怕是从他还在简水澜的肚子里就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

    于是他无视应寒的挑衅,难得地还冲着应寒勾起一笑。

    “这些年也多谢你帮我照顾着我的妻儿,早饭我准备了不少,要是木先生不嫌弃的话就陪着我们一家三口用早饭吧!”

    虽然给应寒好脸色看,但字字句句都在提醒应寒,他不过就是个外人。

    应寒看了一眼顾琉笙,自然清楚他的意思,但也不想让简水澜为难,于是点头。

    “那就麻烦顾总日理万机还过来给我们准备早饭,其实也不必这么麻烦的,现在一通电话想吃什么是吃不到的,这边叫餐还是很方便的,顾总刚来这边也许不清楚,可以问问水澜的。”

    两个男人虽然表面上算是和平相处了,但是话里的犀利还是轻易可以听得出来。

    简水澜也清楚现在的顾琉笙对应寒的意见不小,不过没有当面打起来算是给她面子了。

    而这个时候应寒望向院子里那一棵长得很喜庆的石榴树,突然出声,“今年的石榴第一次结果,倒是长了不少,好几个都成熟了,水澜晚些我们可以摘点儿榨果汁,一定很不错!”

    说到这一棵石榴树,简水澜也觉得开心。

    “好,晚点儿我过来摘一些给你带回去。”

    顾琉笙看了一眼那一棵石榴树,就觉得有些碍眼了。

    饭后,顾琉笙自觉地洗刷盘子,又切了一盘水果,想到院子里的石榴树,他又去院子里摘了几颗榨成果汁,端到他们母子的面前。

    “尝尝看,院子里的石榴榨成的果汁。”

    看到这么殷勤的顾琉笙,简水澜什么话都没说,倒是简昕喝了一口,觉得很好喝,自己端着杯子坐在一旁乖巧地喝下了一杯的石榴果汁,还吃了两块苹果。

    看到一旁的简水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应寒给了她一记安抚的眼神,随即看向顾琉笙,而这一幕也让顾琉笙捕捉在眼底,心底满是不悦,但也知道自己急不来。

    他这一次是想要让简水澜回心转意,不是让她再次逃离自己。

    应寒新仇旧恨不急于这一时清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顾总,不如我们到外头走走,顺便帮忙摘点儿石榴,水澜毕竟是个女人,最怕晒黑了,现在外头太阳正烈。”

    他喝了一口石榴汁水又说,“这第一年成熟的石榴还挺不错的。”

    “既然你不怕烈日,那我自然奉陪到底。”

    若是可以他更想揍他一顿,顾琉笙笑了下,看向简昕。

    “儿子,在屋子里陪着你妈妈,我跟你木叔叔去外头摘点儿石榴。”

    简昕恋恋不舍地盯着他们,“我跟你们去好不好?”

    简水澜也有些担心他们打起架来,“让小昕跟着你们去吧!”

    有简昕在,他们还能有点儿分寸,最起码顾琉笙他不敢当着简昕的面动手。

    顾琉笙也没拒绝简水澜的意思,抱起了身边的简昕。

    “也好,小男子汉才不惧怕烈日。”

    他看向简水澜,“我们去摘点儿石榴,你在屋子里休息,有什么事情喊我一声。”

    简水澜没有理会他,起身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应寒找了一只篮子,看到乖巧被顾琉笙抱在怀里的简昕,心里暗叹。

    他对简昕再好,但也不是亲生父亲,顾琉笙才出现多久,简昕就已经不排斥他了。

    要回到简昕平日里还是挺认生的,若非熟悉的压根理都不想理人。

    但对于顾琉笙,似乎还表现出一股喜欢,让他难免有些吃味。

    毕竟自己才是陪伴在简昕身边除了他的母亲自爱,他最长久的人。

    难道这就是血溶于水的亲情吗?

    应寒的心理活动,顾琉笙并不清楚,只是抱着简昕朝着院子走去,因为烈日不小,他也不想让简昕晒到太阳,所以让他待在树下。

    石榴树不算高大,他的个子站在树下好些抬起手就能摘到,他摘了一颗红通通的石榴递给简昕拿着。

    “在树下站着,外头太阳太晒了。”

    简昕点头,抱着石榴走到树干旁背靠着树干。

    应寒走了过来,揉了揉他的头发,这才朝着顾琉笙望去。

    “前天没想到让小昕去了机场,也怪我照顾不周,否则也不会让你有这样的机会,前天看到小昕耳边的头发平了一小撮,我当时并没有多想,没想到会是你出现了,还真是防不胜防!”

    这些年来他让简水澜隐姓埋名,就是简昕出生之后也冠上木姓,就是不想这个男人找到他。

    本来他想着随着时间的流逝,早晚有一日简水澜会同意跟他在一起。

    只是这一等就是四年的时间,他早前就发现若是简水澜没有离婚,与他完全不可能。

    这个女人对于婚姻很执着,若是还在婚姻期内,绝对不会与另一个男人有超越男女的关系,就算她已经不爱那个男人了。

    想到自己的出现迟了那么些时候,应寒就有些不甘,命运弄人,若是他在她与顾琉笙领证前的时候出现在她面前,也许之后就没顾琉笙什么事情了。

    多次这么想,可又能如何呢?除非,他们离婚。

    顾琉笙低低一笑,看向抱着石榴站在树下的简昕,小小的人儿,一双眼睛透露出一股灵气。

    但看到那一张脸他就觉得特别的欣慰,要不是他胆子大自己跑去机场,要不是这一张脸与他生得相似,当初他也不会在出租车上想着从他的头上取下那么一小撮的头发。

    一开始不过是抱着一丝希望,没想到惊喜会这么大。

    “该是我的,谁都抢夺不走,不管是我的妻子还是我的儿子,应寒,我不欲在这边与你动手,也不想跟你有言语上的冲突,当然这些都是看在我的妻儿的份上,但是私下咱们两人的新仇旧恨,还是需要解决的。

    这四年来你的作为虽然让人深恶痛绝,但不可否认,也算照顾着他们,否则人小鬼大的小昕也不会喊你一声木叔叔。但如今我这个丈夫,还当上了爸爸,所以你也该退出了吧!”

    他抬手摘了个石榴放在篮子里,看向应寒的时候带着一股势在必得。

    应寒嗤笑了声,这个时候让他退出又怎么可能?

    “一切还是要看水澜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吧,这四年来你觉得我与水澜能够清白到哪儿去?在淮城她就我一个朋友。

    她每次产检都是我陪着她去的,她即将临盆的前几天,我每天都陪伴在她的身边,小昕出生时更是我守在产房,每年他们母子的生日都是我陪着他们一起过,当然了,我的生日也都是他们母子陪伴在身边。”

    说到这里的时候,应寒勾唇一笑。

    “如此一来,顾琉笙,你觉得我对水澜就没有势在必得的想法?”

    那一句句直击他的心脏,面对应寒的挑衅,顾琉笙强忍住怒意,更是觉得太阳穴都因为愤怒而跳动了几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