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小澜,当初你不是说了我才是你的男神?
    ♂!

    连声音也降低了许多,但还是可以从语气里听出他的咬牙切齿。

    “那是因为你剥夺了原本属于我的权力,当年的事情纵然我有不对,可是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我甚至可以告你绑架。”

    “当年我就是看不过她明明那么脆弱还一直强撑着,而你还一次次地伤害她,也许那时候你对她的感情是真的,但始终没有将她放在你心里的第一位,可是水澜却已经将你放在她的心尖上。

    所以在看到那么痛苦的她,我才会想着将她带走。当然了,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们不会长久,除了后来琉璃的事情之外,顾夫人怕是容忍不得她的存在。”

    摘了几颗石榴,应寒看着烈日微微眯起眼,“这些年来顾家也挺热闹的,据说被你安排在法国的顾夫人回来了,看样子是站在你的对立面,我想顾夫人还是挺看好唐卿的。”

    这些年来,他没少去关注顾家。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琉笙就觉得没有继续聊下去的必要,他已经知晓了应寒的心思。

    对于简水澜,她确实势在必得,还觉得简水澜最终会选择她。

    只要他不离婚,他倒要看看应寒如何势在必得!

    “顾家如何就不烦劳你费心了,有我顾琉笙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动摇了顾家的根基,如今我是顾家掌权人,将来的顾家掌权人也只能是我顾琉笙的后代。”

    他将目光落在靠着枝干的简昕,以简昕的人小鬼大,他好好培养着,将来一定会是个优秀的掌权人。

    应寒看了一眼简昕,明白顾琉笙的话,他知道顾家根基深固。

    特别是顾琉笙接手顾家产业之后,更是让顾家产业上升了好几个台阶,而鬼门关说实话还远远不能与顾家媲美。

    毕竟走的方向不同,顾家为商,但鬼门关也不好惹,毕竟势力不小。

    应寒笑了笑,“你所谓的新仇旧恨,那就等方便了再结算吧,也让我看看这几年来顾总是否还如当初年轻力壮!对了,我似乎就比水澜大上几岁,顾总四舍五入后就要奔四了!”

    他提着很快就摘满石榴的篮子一手拉着简昕,“小昕,我们回屋子里!”

    简昕点头,“好!木叔叔。”

    而后看了一眼顾琉笙,很快就跟上了应寒的脚步。

    顾琉笙的脸色很不好,应寒话里的意思他自然清楚,这个男人在嘲笑他年纪大。

    要不是简昕在此,他一定会让这个男人付出代价的。

    他是大简水澜九岁,可那又如何,最起码小澜跟他结婚了还生下了孩子。

    应寒是年轻他几岁,但他觉得年纪压根就不是问题,虽然……

    心里还是介意得要死!

    四舍五入奔四,他还有好多年才奔四好不好!

    越想,顾琉笙的脸色越是铁青着,所以也没直接回屋子里,而是站在石榴树下狠狠地将心里的气给压下来。

    他总不能让自己的妻儿觉得自己小肚鸡肠吧!

    特别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他这个父亲需要作出榜样!

    简水澜在书房里整理了下自己的画作,听到外头的脚步声,有些担心两个男人见面会起冲突。

    很快就起身离开了书房,便看到应寒一手提着装满石榴的篮子,一手牵着简昕的小手,倒是不见顾琉笙的踪影,这是走了吗?

    她走上前,接过简昕的手,问他,“谈得怎么样了?”

    “你的选择呢?要是你不想见他,我可以再带你走。”

    大不了就是再一次隐姓埋名,话虽这么说,但也知道他不可能让简水澜一辈子隐姓埋名,最好的结果就是与顾琉笙离婚。

    但是刚才顾琉笙的态度已经很清楚了,他是不会主动跟简水澜离婚的。

    他倒是有个法子,但必须利用到简昕,对此,他并不屑用这样的法子。

    简水澜沉默了,若是没有见到顾琉笙之前,她可以带着简昕毫不犹豫地离开这里,可是现在简昕遇上了他。

    若是这个时候离开,往后简昕会怎么想?

    看着身边乖巧而沉默的孩子,简水澜将他抱了起来。

    “怕是不能再走了。”

    应寒点头,“我理解,我也不想你再这么隐姓埋名,既然已经被他找到,你要不要用回你原来的名字?至于木映暖就当做是你的笔名如何?”

    毕竟她花费了不少的精力,让木映暖有些小名气了,这个时候丢弃也有些可惜。

    “都可以吧,在淮城我就是木映暖,当了这么多年的木映暖,我也习惯了。”

    “好,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支持,遵从你的本心吧!”

    他的目光落在那一间客房的门上,那是他过来偶尔会在这边休息的地方,但如今已经被顾琉笙侵占,于是问她,“但如果你不想要跟他在同一个屋檐下,不如这几天先搬去我那边住着,正好过几天我要离开淮城一段时间。”

    将她与简昕放在淮城,他还是有些不安心的,毕竟顾琉笙在此。

    他也担心简水澜对他旧情复燃,可他们毕竟还是夫妻,他也没有资格光明正大将顾琉笙赶走。

    况且简昕也在这里,顾琉笙是他的亲生父亲。

    听到他所说的那一句遵从本心,简水澜感激一笑,她自然清楚应寒对她的感情,只是这些年来从未逼迫过她。

    但是去他那边居住的话,只怕情况会变得更糟糕。

    于是拒绝,“不用了,我跟小昕在这边住着挺好的,有些事情还是要我自己来解决的,拖了这么长时间了,也该有个了断才是。你这一次离开多久?”

    她知道一定是为了鬼门关的事情。

    听到简水澜这么说,应寒安心了些,便道,“是鬼门关的事情,长则一个多月,短则十来天,我会尽快回来,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我后天出发,明天会去鬼门关。”

    他看向简水澜怀里的简昕,“木叔叔不在家的时候,要听妈妈的话,有事情就给木叔叔电话,知道吗?”

    简昕点头,“知道了木叔叔。”

    应寒并没有停留太久,毕竟鬼门关里还有不少事情等他处理,而这一次接到了一笔生意,老头子指定了要他亲自出面,也该回去准备后天出发的事情。

    顾琉笙在院子里将被应寒挑起的情绪整理好,等自己的情绪调整得差不多的时候,就看到应寒拎着一篮子石榴朝着外头走来,看到他的时候,还勾起了一抹笑意。

    忽略掉他眼里的挑衅,顾琉笙走了过去。

    “怎么不在这边多待一会儿?我还想着中午跟小澜去买菜,毕竟来者是客,怎么也得亲自下厨请你吃一餐,感谢你这几年对我妻儿的照顾!”

    最后一句话,却明显有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应寒清浅一笑,“吃饭就免了,不过这来者是客这句话顾总就用得有些不大合理了。”

    他看向跟着出来的简水澜与简昕,“外头太阳太热了,你们就别送我,有事情电话联系我。”

    简水澜点头,“我会的,有空给我电话。”

    不需要简水澜提醒,简昕就挥着小手。

    “木叔叔再见。”

    应寒低下头来,在简昕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再见,要听妈妈的话,知道吗?”

    “我知道了,木叔叔,我会好好听妈妈的话。”

    母子俩看着应寒开车离去,身后顾琉笙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看着手里的石榴,最后朝着他们母子走去,将石榴递给简昕。

    “人都走远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没想到的是简水澜忽而一笑,“是挺好看的,当年我就觉得应寒长得很不错,如今他已经不当应寒了,而是木映晗,但我还是觉得现在的木映晗一样地吸引人。”

    高颜值的人,不论他怎么改变身份,也依旧那么吸引人,虽然现在的木映晗与之前的应寒在容貌上有些改变。

    顾琉笙便想到以往简水澜在应寒的面前犹如花痴一般,他深呼吸了口气,忍住心底的怒气。

    酸溜溜地开口,“他也没什么好看的,小澜,当初你不是还说了我才是你的男神?”

    “那时候的话你也相信?”

    简水澜嗤笑了声,又说,“顾琉笙,我觉得这边真的不适合你住,不如你搬出去吧,我们母子在这边住了多年,不想要改变。”

    “你对我说的好话我全都相信,也全都当真,当然了你说对我已经没有感情的话,我却是万万不相信的。”

    他从简水澜的怀里抱过简昕,“我们一家三口还没有一起出去玩过,不如今天去逛街,回头再去游乐场,正好中午可以在外头吃点儿,淮城我来得少,你在淮城这么多年,正好当个导游,觉得如何?”

    “不如何,你要是想出去,那就自己出去,小昕虽然还小,但今天的任务不少。”

    她从顾琉笙的怀里接过孩子,“小昕,跟妈妈回屋子,不是说好了今天要背诵乘法口诀给妈妈听!”

    被他们抱来抱去的简昕,嘟着小嘴,最后吭声,“妈妈,要不等我将乘法口诀背给你听之后,我们和顾叔叔出去玩好不好?顾叔叔说要给我买礼物的。”

    这事情,他可是还记着的。

    听到简昕终于吭声,顾琉笙双眼一亮,这个儿子果然没有白生了。

    看到简水澜抱着简昕就要走,顾琉笙大步跟了上去。

    “我觉得小昕的建议挺好的,等他乘法口诀背下来了,咱们一家三口就出去走走,总不能让我在小昕面前言而无信吧!”

    他现在就很喜欢一家三口这个词,只要用到他们三个人的就恨不得都用一家三口来代替。

    简水澜压根就不想跟他一起出门,但是面对简昕那一双带着期盼的大眼睛,委实拒绝不了,在踏入屋子的时候,她才下定了决心。

    “那你跟顾叔叔出去玩,妈妈一会儿要画画,就不陪你去了,好不好?”

    能不与这个男人接触,就尽量减少,而且在淮城有木家,顾琉笙也一定不愿意正面得罪了木家。

    所以简昕就算跟他出门,顾琉笙也不敢直接将简昕带走。

    简昕听到她还要忙,只得退而求其次。

    “好吧,晚上我一定回来陪妈妈吃饭。”

    “真乖!”简水澜笑了起来,看到儿子这么懂事,她也觉得很欣慰。

    顾琉笙虽然更想一家三口出去玩,但也知道这样的事情强求不来,不过简水澜愿意让他单独带着简昕出门,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但她敢将简昕让他带出去,估计是想着木家的存在吧。

    但其实他还真不怎么将木家放在眼里,妻子、儿子,他早晚都会带回燕城的。

    **

    第一次跟儿子逛街,顾琉笙带着他逛商场,买了许多他喜欢的玩具,而且都挑选质量最好最贵的。

    还去儿童服装店买了好几套衣服,特别是看到有一家三口的亲子装,款式也不错,他便给自己与简昕都买了。

    对于简水澜的尺寸他更是了若指掌,虽然时隔四年,但她的身材与四年前并没有多少变化,所以很快就买了一套简水澜的衣服。

    而他与简昕直接在服装店里就换了亲子装,简昕看到跟自己穿得一样的顾琉笙,心里别提有多开心。

    之前就看到丸子姐姐一家人都穿一样的衣服,不知道他在心里有多么羡慕。

    但是他没有爸爸,所以也就不敢要求,现在顾叔叔是他的爸爸,他暗暗下定决心,等回家之后,就让妈妈也换上。

    最好还是丸子姐姐过来找他,也让她看看。

    换好了衣服,简昕心情特别愉悦。

    “顾叔叔,回家也让妈妈换上衣服,好不好?”

    顾琉笙自然是求之不得,“当然可以,不过爸爸说了你妈妈一定不高兴,由你来说,如何?”

    他相信简水澜一定拒绝不了孩子这么简单的请求,此事由简昕开口,一定事半功倍。

    最好什么时候,他们一家三口穿着亲子装,应寒正好过来,一定让他清楚自己的身份!

    简昕立即答应,“好,我一定让妈妈也换上这一套衣服!”

    “真乖!”顾琉笙将他抱了起来,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