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那么深切的爱,可最终还是被时光给消磨了
    家里突然安静下来,简水澜看着简昕,想告诉他比与那个男人太过接近,却不知怎么开口。

    毕竟他是简昕的父亲,额顾琉笙疼爱简昕,也并非假的。

    只是他们两个人怕是很难再走到一起了!

    自己对他的感情,若是说还有,却已经远远比不得当初。

    那么深切的爱,可最终还是被时光给消磨了。

    她看着相册上笑容明媚的合影,他与她这么一看还是当年的模样。

    只是他们之间多了一个艰辛,他们的感情,也已经不似当初了。

    艰辛一页页地翻看着相册,突然觉得不对劲。

    “妈妈,相册里少了木叔叔,一会儿我们跟木叔叔一起合照,然后放到相册里好不好?”

    简水澜自然不会拒绝,“好,收拾下,妈妈带你去木叔叔那边。”

    **

    应寒居住的地方,距离简水澜那边还有些远,将近半个小时的车程。

    简水澜带着简昕到的时候,应寒也已经差不多要出门了,看到他们母子的到来,不禁露出一笑。

    走了过去将简昕抱了起来,看向简水澜。

    “其实你们不用过来的送我的,省得跑这一趟,不过既然都已经来了,不如就在这边住下吧,我这边还有王妈在,与你们也熟悉,平日里还能有个人伺候着,省得王妈一个人没什么事情做也无聊。”

    他还是不放心让他们母子与顾琉笙居住在一起,就担心旧情复燃。

    好不容易简水澜对顾琉笙死了心,整整四年期间几乎从不过问那个男人,如今顾琉笙出现,还一副任劳任怨的样子。

    简昕对他的印象也好,他真担心他们夫妻死灰复燃。

    等他这一次出门回来,一定想一个法子让他们离婚。

    其实简水澜也有些想要搬离,不想与顾琉笙纠缠下去,但是自己的情况也不想让应寒误会,她垂下了眼眸,轻轻颔首。

    “我会考虑下的,小昕想到这么多天会见不到你,所以囔着要过来看看,等到你回来之后,小昕差不多也上了幼稚园了。”

    时间过得好快,她的儿子也都快要上学了。

    应寒看着怀里的简昕,也是一阵感叹,当初还在简水澜的肚子里,一点儿都不明显,到了淮城他才知道她有孕,如今都要上学了。

    “到了幼稚园之后,记得要好好跟同学相处,听老师的话,也要听妈妈的话,知道吗?要是有小朋友欺负你,就跟木叔叔说。”

    简昕很快点头,“我知道了,木叔叔!”

    要上学了,他得回去问顾叔叔会不会接送他。

    应寒见简昕这么乖巧笑了笑,将简昕放到地上。

    “王妈在园子里浇花,你去找王妈说会儿话,木叔叔有话跟你妈妈说,好不好?”

    简昕点头,“好,木叔叔再见。”

    他挥了挥小手,很快就朝着园子里的方向走去。

    应寒这才看向简水澜,朝着她走近了几步,见着她耳边的头发有些凌乱,抬手替她稍微整理了下,才说,“顾琉笙怕是对你不会轻易死心,但是你们夫妻会不会破镜重圆,还得看你,不论你怎么选择都好,我最希望的还是你能够幸福。

    不过我私心里更希望你可以选择我,小昕跟在我身边长大,这些年来我与小昕的互动你也看得清楚,堪比父子。我想小昕也是可以接受我当他的父亲!而我对你的感情,我想你也应该明白。”

    看到他炙热的眼神,简水澜后退了一步。

    “应寒,对不起我”

    “行了,我不想看到你为难,一切遵从你的本心,不论你怎么选择都好,只是希望别让自己后悔,当然了多考虑下我,毕竟咱们也认识了这么多年,相处了这么多年,也许最后你会发现我比任何人都适合你,甚至在小昕那边我也可以做得很好。”

    他笑了起来,又说,“水澜,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迟疑了下,但想到这么多年来的相处,应寒对她虽然有感情,但从来都是以礼相待,于是轻轻颔首。

    “好!”

    她的话语刚刚落下,就落入一个干净的怀抱,应寒轻轻地抱着她。

    “我要离开一段时日,而且是在国外,若是联系不上我就联系我父亲,我父亲对你还有小昕都很喜欢,他看起来是严肃一些,但是对你们母子没有一点儿恶意。”

    “好!”

    她点头,对于木庭她还真有些发悚,不过木庭对他们母子也还算可以。

    应寒松开了双手,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深深看了她一眼之后,应寒很快转身离开。

    留下简水澜抬手轻轻抚上被他亲过的地方,不生厌,但这是应寒第一次这么亲密接触自己。

    想到应寒对她的感情,想到自己与顾琉笙的婚姻,还有自己已经生下了小昕

    她的心是复杂的,如果一切重来,在她尚未遇上顾琉笙之前就遇上应寒

    都已经发生了,又能如何?

    况且她也不能够否定了与顾琉笙的相遇,她对顾琉笙当初也是真真实实地爱过。

    应寒走了,可是那一吻,却扰乱了她的心思。

    **

    顾琉笙在晚上六点不到的时候就已经回到了翡翠别墅区,门是锁着的。

    这个时候他才想起一件事情,这大门的钥匙他没有啊!

    他只好去按门铃,按了好几下,都没有反应。

    他取出手机拨打了简水澜的电话,好一会儿那边才有人接听,声音有些泛冷。

    “顾琉笙,你这号码是自己存的吧,你以为你这么存就能改变什么?信不信我将你拉黑?”

    顾琉笙深呼吸了口气,“老婆,我现在在家里了,你在哪儿,我没有钥匙!”

    “活该!”

    那边扔下这一句话,很快就掐断了通话。

    “嘟嘟嘟——”

    这是被她挂断了通话?

    他不禁一笑,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个敢挂他电话的人,感觉真好。

    一切仿佛回到了当初,两人小吵小闹的时候。

    只是当他收起手机看到依旧紧闭的大门时,眼里闪过一抹无可奈何。

    看来该给简昕准备一个手机了,这个神助攻,一定能帮他轻易地攻下他的老婆。

    不过很明显这个时候简水澜不在家里,那么她会带着小昕去哪儿?

    顾琉笙想了想,只想到应寒,而今天正是应寒出门的日子,不过依他看应寒应该早就出门了,简水澜跟简昕不回来,是打算住在应寒那边?

    他想起前天用简水澜手机的时候,顺便给她的手机装了定位系统,取出自己的手机很快就查到了她的所在地。

    顾琉笙很快回到了车上,顺着地图上所显示的方向行驶。

    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车子在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停下,而前方则是一幢独栋别墅。

    地图上显示,简水澜就在这里,看来这里就是应寒居住的地方了。

    顾琉笙很快下了车,朝着别墅的大门走去,按响了门铃。

    一个中年妇人过来开的门,看到陌生而熟悉的面孔,顿了下才问,“先生,找谁呢?”

    顾琉笙瞥了一眼那中年妇人,想到简水澜在淮城的化名,便说,“自然是过来找我妻儿,暖暖与小昕。”

    说着也不等那中年妇人开口,就抬脚走了进去。

    王妈不明所以,这是来找暖暖小姐与小昕小少爷的,还说是他的妻儿,难道是

    一瞬间,王妈的脸色就有些难看起来了,这个男人是来与他们少主抢老婆的?

    要知道他们少主这些年来对暖暖小姐的心意,还将小昕小少爷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疼。

    而这个男人

    王妈看着那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替自家的少主感到了一阵危机。

    这个人的外表并不必自家少主逊色,而且还是小昕小少爷的父亲,跟小昕小少爷长得还真相似,单凭这一点,就能够让人断定这个人就是小昕小少爷的亲生父亲了。

    王妈将大门关好,很快跟了上去。

    “这位先生,暖暖小姐与小昕小少爷是在这里,不过这边毕竟是我们少主的地方,这位先生这么闯进来不好吧!”

    顾琉笙并没有出声,而是远远就听到了孩童清脆的笑声,他勾唇一笑,朝着声音的来源走去。

    这个女人带着他的孩子来到这里,就忘记要回家了吗?

    他开会之前不是说了会尽量六点前回来给他们母子烧饭,可她带着孩子跑这里来了。

    王妈轻叹了声,见这个男人的气势并不比自家少主差,也知道这是个不能惹的货色。

    她只祈求着少主赶紧将事情办妥了赶回来这里,否则这暖暖小姐就不知道该成为谁的。

    偌大的客厅里,简洁明亮,一旁的角落却摆放着一块儿童蹦蹦床,而此时简昕就在上面跳跃着,整个小小的身子蹦得很高再掉下来弹跳起,而他玩得不亦乐乎。

    简水澜在一旁看着,生怕他蹦得太高将自己给蹦了下来。

    屋子里的两人压根就没感觉到顾琉笙的到来,最后还是赶过来的王妈先开了口,“暖暖小姐,这位先生说是来找你的。”

    听到王妈的声音,简水澜回头去看,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顾琉笙站在了她身后不远处,她轻微蹙了下眉头,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过来的?

    简水澜冲着王妈一笑,“我知道了,谢谢王妈,你去忙吧,这边交给我。”

    王妈虽然担心,但还是点头转身离去。

    倒是简昕看到顾琉笙的时候很是开心地喊了一句,“顾叔叔,你来啦!”

    顾琉笙走了过去,将简昕从蹦蹦床上抱了下来,问他,“玩得开心吗?”

    “开心!”

    简昕直接抱着他的脖子不愿意下来了,他心里一直挂念着一件事情呢,于是很快问他,“顾叔叔,妈妈说过些天我就要去幼稚园上学了,以后顾叔叔会每天接我上下学吗?我们家隔壁的丸子姐姐每天上下学都有爸妈接送的,听说幼稚园的小朋友都会有人接送!”

    “当然了,等你上学之后,爸爸跟你妈妈都会每天接送你上下学的!”

    他看向一旁的简水澜,问她,“小澜,你说是不是?”

    简水澜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的心思她还能不知道吗?

    “顾琉笙,你怎么会来这里?这边是应寒的家,我想应该不欢迎你吧!”

    顾琉笙倒并不会因为她的话而生气,“翡翠别墅区那边的别墅也是应寒的,我不也住下了?这边的话也没什么,反正你跟小昕在哪儿,哪儿就是我的家,住哪儿都一样。”

    他已经做好了随遇而安的准备,只要最后的结果能让他的妻儿跟他回家就好。

    “我记得许多年前你也说过这样的话,我在哪儿哪儿就是你的家,那时候给我的感觉是心动,可是现在顾琉笙,我对你的感情已经被你消磨完了。你现在说这些话,我只觉得可笑。”

    她朝着一旁的茶几走去,从上面取过包包拉开拉链之后取出一串钥匙,递给顾琉笙。

    “既然你无处可去,那么就去住翡翠别墅区吧,反正你在那边我也赶不走你,至于我跟小昕,这几天就在这边住下了。”

    这里她也不是没有住过,她有事外出,简昕更是被她扔在这里。

    顾琉笙接过钥匙,却没打算离去,“没有感情那又如何?当初咱们两人也是没有感情就走到了一起,到最后不是同样日久生情?”

    说到这里他笑了下,“但是你所说的没错,当初也是我眼瞎心盲,才会导致事情变成这样,你更是离开了这么多年,让小昕当了这么多年没有爸爸的孩子,可是小澜,我只希望你别处处躲着我,总要给我一次机会。”

    过去的,他再后悔也无济于事,现在只想好好地弥补她。

    要不是简昕在一旁看着,简水澜有些刻薄的话不敢说出口,她今天一定好好骂骂这个男人。

    但是毕竟儿子在一旁看着,她只能隐着怒气,一声嗤笑。

    “你够了,我不想跟你谈论那么多,只是想让你知道你我之间再无可能,还有请你不要随随便便就给小昕承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