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这一句话,一语双关,他笑得一脸的暧昧
    “当初你给我承诺都去了哪儿?难道你忘记了你给我多少承诺,可是你做到了几个?”

    面对她的质问,顾琉笙只觉得呼吸一窒,往事历历在目,他给她的承诺确实没有实现几个,否则最后简水澜也不会隐瞒身孕一事,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个向来高高在上的男人,面对的她质问时,一双深邃的眼眸黯然无光。

    许久之后,他才终于开口,“有些事情现在再解释确实没有多大的意义,我只是想要跟你重新来过,小澜,你就做好被我纠缠一辈子的准备吧,我是永远都不会对你放手的。”

    知道应寒已经离开,他们母子住在这边也没什么,顾琉笙轻叹了声,“罢了,今晚我不吵着你,你要是想要住在这边就住下吧,明天一早我来接你们母子回家。”

    他将手里的钥匙放在了桌上,又深深看了一眼此时坐在蹦床上的简昕,“好好听你妈妈的话,明天爸爸来接你们。”

    顾琉笙并没有停留太久就离开了,简水澜的心情却怎么也雀跃不起来。

    为什么这个时候,要过来打破她平静的生活呢?

    被扔在一旁的简昕跳下了蹦蹦床,拉着简水澜的手。

    “妈妈,你别生气。”

    简水澜轻轻点头,“妈妈没有生气,走吧,我们去吃完饭。”

    **

    顾琉笙直接将车子开到了附近的高级酒店,到了房间之后,他整个人无力地躺在了柔软的床上。

    面对简水澜油盐不进的态度,他有些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他也害怕简水澜对他没了感情,也害怕她与应寒多年的相处衍生出男女之情。

    多年前简水澜对应寒就很欣赏,如今他们四年的相处,加上应寒对简昕的好,让他害怕。

    唯一对他有利的就是他们还在婚姻期间,只要他不离婚,简水澜也拿他没有办法。

    幸好还有婚姻捆绑,否则这个女人只怕对他还会更冷漠,甚至连孩子都不愿意让他亲近。

    顾琉笙轻叹了声,沉默地取出手机,几次想要拨打电话给那个女人,听听她的声音,但是这个时候拨打过去,估计又要惹她生气了。

    他只好打开相册,将一家三口的照片看了又看。

    **

    隔日一早,顾琉笙就去了应寒的别墅里。

    王妈看到这个男人又来了,不情不愿地给他开了门,态度也有些不好。

    “这位先生,这么早,暖暖小姐与小昕小少爷还没起床呢!”

    “我就是趁早过来的,厨房在哪儿?”他大清早过来煮饭给他妻儿吃,有意见吗?

    王妈不明所以,虽然不愿意,但碍于对方的气势,还是将他带到了厨房里。

    顾琉笙一进厨房就开始忙碌起来,起初王妈还想着这个男人是不是过来捣乱,但是看到他有条不紊地洗菜切菜,甚至淘米下锅,那动作干净利落,王妈更是郁闷了。

    少主虽然也会偶尔进厨房煮几样菜,但毕竟是生疏的,完全没有眼前这个男人这样利落。

    据说这年头会下厨的男人很吃香,暖暖小姐该不会就喜欢这样的男人吧?

    看来等少主回来了,她得将自己的厨艺全部传授给他才成!

    虽然厨房是陌生的,但是只要有材料,顾琉笙就很拿手,没多久就烧了好几样的小菜。

    看到有一堆新鲜的土豆,知道简水澜与简昕都喜欢吃土豆煎饼,还特意煎了一盘。

    王妈在一旁越看越心冷,忍不住问他,“这位先生是厨师吗?”

    若只是个厨师的身份倒没什么,他们家少主可是木家的继承人,是鬼门关的少主。

    区区一个厨师算什么,顶多就是长得好看一些,说不定现在厨师一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她在这边的工资高呢!

    “顾琉笙。”他一边端着菜一边说,很快朝着外头走去。

    顾琉笙

    这一会换王妈在厨房里凌乱了。

    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就是她一个妇人都听过,那不是燕城呼风唤雨的主吗?

    王妈回头去看那一道走远的颀长的身影,替自家少主感到深深的危机感。

    将丰盛的早餐摆放好,顾琉笙又从车后备箱里取出一大束大清早在酒店里订到的香槟玫瑰,他嗅了嗅上面清雅的香气,整整四年他没有再送给她花了。

    王妈跟了过来,看到这一桌比她原本想要准备的早饭还要丰盛,还有那一大束鲜花,觉得燕城这个贵公子实在太过分了,竟然跑来他们少主家里追女人。

    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呢!

    顾琉笙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该是简水澜与简昕起床的时候了,于是看向王妈。

    “小澜与小昕睡在哪个房间?劳烦您带我过去。”

    王妈才不想理会他呢,独自转身走了。

    这个时候简水澜已经醒来了,正梳洗完走了出来,看到王妈一脸的苦色,笑了笑问她,“王妈这是怎么了?大清早的谁给你脸色看了?该不会是小昕又不乖了?”

    王妈看到她脸色并没有好些,便将大清早顾琉笙就过来这里将自己当成主人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暖暖小姐啊,你说这人怎么这一副德行,这里可是少主的家,可他倒好,都将自己当成主人了,一过来就是进去厨房,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呢!”

    她是想拦,但是那个男人的气势在那里,冷冷一瞥,她哪儿还有胆子去拦呢!

    简水澜也没想到顾琉笙这么早就过来,她一下子就想到昨天顾琉笙的那一句:小澜,你就做好被我纠缠一辈子的准备吧,我是永远都不会对你放手的!

    看来他是真的没打算放手啊!

    简水澜冲着王妈歉意一下,“王妈,这事情交给我吧,你去喊小昕起床。”

    王妈很快点头,“我知道了,只是暖暖小姐啊,少主对你那么好,对小昕小少爷也当自己的孩子来看待,就算是木老先生也都将小昕小少爷当自己孙子了,纵然那顾先生是小昕的亲生父亲,但毕竟都是过去的男人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少主更适合你!”

    想着这么说似乎还不够完整,王妈又补充,“那顾先生虽然长得不错,可是我们少主也很不错啊,当年可还是红遍大江南北的明星呢,多少小姑娘疯狂地爱着我们少主!”

    简水澜自然清楚王妈的意思,听到她的话忍不住失笑。

    “王妈,你误会了,我跟你们少主就是很好的朋友,你别胡思乱想!”

    王妈看着简水澜离开,心里就不好受起来,怎么就是她胡思乱想了?

    看来少主的危机不浅啊!

    这敌人都到自家里了,可是他们少主偏偏重要的时刻出远门了!

    简水澜来到餐厅的时候就看到了顾琉笙,而他的手里正拿着一大束香槟玫瑰,看到她的时候,露出一笑,随即走了过来。

    “小澜,这是你最喜欢的香槟玫瑰,送给你!”他将大束的鲜花递到她的面前。

    简水澜并没有接过,而是走到了餐桌旁看着那一桌丰盛的早餐,这个男人怕是过来不止一个小时了吧。

    这一桌很明显就是出自他的厨艺,回头不耐烦地盯着那个手捧玫瑰的男人。

    “顾琉笙,你这么殷勤是没有用的,我这个人你也不是第一次认识,献殷勤、苦肉计,全都对我没有用了,请你立即离开这里,不要给我们母子造成困扰,这样我会很感激你的!”

    顾琉笙并没有因为她的拒绝而退缩,只是将鲜花放到桌上。

    “我只是想要跟你永远在一起,也许你会觉得厌烦,但是没有办法,我就是无法放下你,否则就不会这么找你四年了!”

    “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提,没多大意思,我只知道我现在生活得很好,而你的出现已经给我造成了困扰,所以我希望你离开这里”

    正说着,手机铃声突然就响起,打断了她的话,简水澜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双眼一亮,是秦筝打来的电话。

    她很快接起,话筒里很快传来秦筝含笑的声音,“水澜,你起床了没有?我现在已经登机,再过十分钟左右飞机就要起飞,你们现在起床梳洗吃早餐,再去淮城机场接我正好!”

    “你倒是说来就来都没给我时间准备的,行,我已经起来了,小昕估计也已经起来,两个小时之后准时到底淮城机场接你,一路顺风。”

    两人聊了几句,就结束了通话,简水澜本来被顾琉笙搞坏的心情,此时因为秦筝的一通电话突然就愉悦起来。

    她扫视了一眼桌上的早餐,若是现在再去让王妈准备早饭估计来不及了,索性凑合着吃吧!

    “秦小姐要过来?”顾琉笙问她。

    “关你什么事情?”简水澜轻嗤了声。

    “既然如此,一会儿我就充当司机送你跟小昕去机场,小昕毕竟还小,坐在后面有个人看着更安全。”

    简水澜直接回绝,“免了,我车上有装儿童座椅。”

    “正巧,我昨天也在扯上装上了儿童座椅,你们坐在后面还能够聊天”。

    这个时候,简昕被王妈带了过来,简昕一看到顾琉笙在这里,双眼一亮。

    “顾叔叔!”

    顾琉笙走了过去将简昕抱起,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想爸爸了吗?爸爸赶过来给你和你妈妈准备了早餐,还有昨天小昕很喜欢吃的土豆煎饼。”

    一听到有土豆煎饼,简昕的目光就朝着桌上望。

    “顾叔叔你太好了,我喜欢吃土豆煎饼!”

    三个人上了桌,看到简昕就单吃土豆煎饼,简水澜有些不满意了。

    “将粥喝一些,一会儿我们吃饱了就要去机场接你的秦筝阿姨,第一次看到秦筝阿姨,你不想好好表现?”

    简昕是知道秦筝阿姨的存在,不过从未见过面,一听到今天要见到传说中的秦筝阿姨,简昕想了想。

    “妈妈,我们换上亲子装去见秦筝阿姨好不好?”

    顾琉笙自然同意,“我也觉得小昕的要求不错,那亲子装我前天买了好几套,而且都已经洗过了,你将翡翠别墅的钥匙给我,我回去将衣服送过来,如何?”

    那翡翠别墅的钥匙,回头他得去配上一些备用。

    简水澜没有理会顾琉笙的话,看向简昕。

    “今天穿这一套去见你秦筝阿姨就可以了,赶紧将早饭吃了,咱们吃完就出发,别让你秦筝阿姨在机场等太久,知道吗?”

    “哦!”简昕闷闷地应了声,虽然今天不能穿亲子装,但是可以见到秦筝阿姨,他还是很高兴的,大口大口地喝了好几口熬得香糯的粥,又问,“妈妈,秦筝阿姨会不会喜欢我?”

    说到这个问题上,简水澜怜爱一笑,捏了捏他的小脸。

    “你秦筝阿姨自然是会喜欢你的,看到你秦筝阿姨的时候,别用看陌生人的目光看着她,知道吗?”

    简昕平常在熟悉的人面前话还算多,但如果遇上陌生人不想说话的时候就是一声不吭,这一点确实跟他父亲很相似。

    简昕立即点头,“我知道了,妈妈放心!”

    看到简水澜一直催着简昕吃饭,自己倒是没有吃上多少,顾琉笙将盘子里最后一块土豆煎饼夹到她的碗里。

    “我记得以前你胃口挺不错的,来,多吃一些,看看你这些年又要画画又要带孩子多么辛苦,都比之前瘦了一些。”

    “看到你胃口能好到哪儿去?”简水澜反问,看到盘子里那一块土豆煎饼还真没了胃口。

    顾琉笙深呼吸了口气,不生气,毕竟这个女人还愿意跟他说话。

    他勉强一笑,“目前看到我没有胃口,那也只是暂时的,我会努力让你看到我很有胃口!”

    这一句话,一语双关,他笑得一脸的暧昧。

    简水澜看到那促狭的笑意,眉头轻蹙了下,骂了一句,“流氓!”

    简昕吃着土豆煎饼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有些不明白。

    到最后,还是顾琉笙将简昕哄得高兴,让简昕主动要坐他的车子过去。

    简水澜无可奈何,只得同意,母子两人坐在车后座,顾琉笙开着车,觉得心情是愉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