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8章、顾琉笙要是表现不好,你就让他滚蛋
    三人在机场等了些时候,就看到远远地秦筝拖着一只密码箱朝着他们这边的方向走来。

    简水澜冲着秦筝挥手,“秦筝,我在这里!”

    她带着简昕走了过去,顾琉笙随后跟上!

    而这个时候秦筝也看到了简水澜与她手里牵着的那个漂亮精致的小男孩,知道他就是照片上看到的简昕。

    当然她还看到了简水澜身后的顾琉笙,很快就露出一副看到鬼的样子。

    秦筝停下了脚步,抬手指着他们身后的男人。

    “我去水澜,这可不关我的事,我一点儿都没有透露出你的任何信息,真的,我发誓!”

    秦筝一脸的惊悚,这个男人不是应该在燕城满世界地寻找简水澜吗?他怎么也到了淮城?

    而且还是跟在简水澜的身边。

    看到秦筝的反应,简水澜才想起忘记跟秦筝说起顾琉笙来到淮城的事情。

    她无奈一笑,带着简昕走到了她的身边,抬手接过她的行李,扔给顾琉笙,这么个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顾琉笙倒是很满意她这样的举动,顺手接过行李箱拖着。

    “之前没有跟你说这件事情,等下好好跟你说,咱们先不说他了,我给你正式介绍下!”

    她的目光落在身边的简昕身上,“这是小昕,我的儿子,当年在燕城,他还在我肚子里的时候你是见过的。”

    而后又说,“小昕,这是妈妈经常跟你提起的秦筝阿姨,快喊一声。”

    简昕很快出声,“秦筝阿姨你好!”

    看到那张与顾琉笙如出一辙的小脸时,秦筝知道这小家伙长大后必定是一方妖孽啊!

    秦筝蹲在了简昕的对面,伸出了手。

    “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简昕握住了她的手,“希望与秦筝阿姨相处愉快!”

    秦筝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正打算在他的小脸上亲上几口的时候,就见着简昕捂住了自己的小脸。

    “木叔叔说脸上不能给除了妈妈以外的女孩子乱亲!”

    就算丸子姐姐要亲他,他都是拒绝的。

    秦筝一愣,看向简水澜,“木叔叔是谁?”

    “就是应寒啊!你别介意,这孩子就是这样。不过应寒正巧昨天出远门办事了,不知道你要过来,否则我就先跟你说一声,让你提前两天过来,就能见着他了。”

    说到应寒,秦筝叹了声,“这么多年不见,他的小雪花那么多,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这一朵被你们抛弃在燕城的小雪花!”

    说着又逗着被她抱着的简昕,简昕虽然不反感被她抱着,但毕竟第一次见面,还有些不习惯这么地亲近。

    简水澜也不理有些别扭的简昕,笑道,“才不会把你忘记呢,走吧,去我那边休息一会儿,我给你整理间房间,或者直接跟我睡也成。”

    “那自然得跟你睡一块儿”

    说到这里她就顿住了,看向顾琉笙,不知道他们两人现在是什么关系,这么一块儿来接她,莫不是已经和好了?

    一直被当成背景墙的顾琉笙终于开口,“秦小姐别来无恙啊!”

    “呵呵”

    秦筝干干一笑,看向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男人,“顾总真是好久不见啊!”

    她确实好长时间没有看到这个男人了,这四年期间除了一开始顾琉笙会过来找她问简水澜的下落,之后在她这边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就很少再见面了。

    如今算起来似乎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没见面了。

    顾琉笙看到简昕还是有些认生,从秦筝的手里抱过简昕,心里有些安慰,果然是他的儿子。

    第一次见面简昕就不排斥他,第二次见面两人就亲密起来,如今简昕对他还算喜欢。

    **

    一行人回到了翡翠别墅区9栋,顾琉笙一手抱着简昕,一手拖着秦筝的行李走了进去。

    身后,秦筝拉住了简水澜,目光落在前方那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

    “快说说怎么回事,刚才我都被吓死了,之前不是说顾琉笙一直在找你吗?怎么突然就出现在淮城了!”

    这简水澜才去燕城找她,离开燕城没几天顾琉笙就出现在淮城,她秦筝就是第一嫌疑人啊!

    一说到顾琉笙,简水澜一阵无可奈何,于是就将他与简昕在机场遇上的事情,包括后来发生的事情简要说了一遍。

    “只能说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他来淮城出差,小昕胆子大想买机票飞往燕城去找我,结果他们父子就这么碰巧的遇上了。”

    茫茫人海中遇上倒是不打紧,可是简昕那张脸与顾琉笙的那么相似,再说姜紫瑜早前一定也透露出她怀孕的事情。

    顾琉笙看到简昕自然要引起怀疑,这才有了后来的亲子鉴定。

    秦筝听简水澜这么说,也赞同她所说的缘分。

    “还真是缘分不浅啊!这样都能遇上!”

    “我现在就烦着怎么将他赶走,可是他就跟个被嚼烂的口香糖一样,粘住就不走了,才短短几天的功夫,小昕对他就开始喜欢了,他们毕竟是父子,我也不能真让小昕不接触他。”

    说到这里,简水澜一脸的苦恼,她看向秦筝,“四年前我就想跟他离婚了,这事情我也跟他提过,可是顾琉笙他压根就不同意,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与他现在也算是满足了离婚条件,可是我单方面离婚也离不成,当初结婚的时候他可是让局长亲自给我们办理的!”

    秦筝想了想,没有进去,而是跟着简水澜站在别墅门口,她想起这几年顾琉笙的苦苦等候与寻找。

    还有他之前在微博上发表的那一句让她一个看客都有些心软的话,最终还是劝她。

    “要不你也别想着离婚,以往顾琉笙确实有错,但是琉璃如今也遭遇到了报应,况且顾琉笙也许对琉璃真只是兄妹之情,并无男女之情,只是当初被蒙蔽了双眼。

    如今事已至此,又何必一直耿耿于怀,我想经过你离开的这么几年,该教训的他也受到了。你们现在就是小昕都这么大了,干脆在一起好了。”

    这四年来,她一直通过容昭熙得知顾琉笙的情况,知道顾琉笙整整四年身边没有别的女人,倒是一直都在寻找简水澜,其余的时间都投入工作当中。

    说起来简单,可是简水澜却是无法做到,她无力一笑。

    “当初我爱他是真的投入了感情,如今感情已经没有那么深了,甚至永远不跟他在一起都可以,这样的状态怎么在一起?”

    “那就顾总自求多福了!你别委屈了自己就好!”

    秦筝笑了起来,拉上她的手,“行了,一切顺其自然吧!你看看现在难受的也不是你,你要是不想给他好脸色看那就摆着张脸,反正现在是他求你又不是你求他,看他表现呗,要是他表现好,你就施舍点儿好脸色给他看。

    要是表现不好,就让他滚蛋!不过看到顾总这一副样子,别提我有多高兴,让你离开了这么多年,要知道我当初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简水澜一听,还真有那么点儿道理,失声一笑。

    “倒是我自己钻进死胡同了,不过看到他跟小昕相处我还真有些害怕,小昕还小,容易当真。”

    两人在门口说了一会儿话,就踏进了别墅,秦筝看着田园风格的两层楼别墅。

    虽然不大,但是外头这个院子还真不小,特别是种植了一棵挂了许多果子的石榴树。

    “这几年你都住在这里?还真不错,这里是应寒的地盘?”

    “嗯。刚来淮城的时候在应寒那边住了几天,我便想购买一套房子,但应寒觉得没有必要,所以就将他这一处别墅给我住了,我一看这别墅也不大,打扫起来方便,特别是这一处院子不小,平日里我也可以种植一些花草,所以就住进来这里,这一住就住了四年。”

    她抬手指向院子里那一棵石榴树,“看到石榴树了吧,当初种植的时候就是一棵小小的树苗,今年还是它第一次开花结果,而且结了不少的石榴,前几天应寒才摘了一篮子回去。”

    一想到没有办法见到应寒,秦筝就有些失落。

    “谁知道应寒竟然正好出远门,早知道我就提前两天过来了,这还不是为了你的画廊,没跟你说要过来的事情还不是为了给你惊喜!”

    “行了,那你就在这边多住几天,住到应寒回来的时候,让他请你吃饭,如何?”

    秦筝这才满意了,“算你还有点儿良心!反正你是画廊的大老板,你给我放假!”

    简水澜边走边说,“行,你想休息多久都可以,趁着这几天我也有空,我带你到淮城各处走走,在这边生活了四年,我对淮城也算很熟悉了,淮城这边也有宴氏私房菜,味道也不错,晚上我带你去那边吃!”

    说着,她已经掏出了手机开始订桌。

    秦筝将别墅里里外外参观了一遍,果然不愧是应寒的地方,简直无可挑剔。

    顾琉笙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的食物不多,走了出来看到正在给秦筝泡咖啡的简水澜。

    “你们聊,我去买点儿菜,中午就在家里吃饭吧,小昕我就带走了。”

    “顾叔叔,我跟你去买菜,我知道哪儿的菜好。”简昕立即小跑了过来。

    顾琉笙大手将他抱起,“好,陪着爸爸去买菜。”

    简水澜完全插不上话,就这么看着简昕被他抱走了。

    秦筝坐在沙发上笑,“小昕还是挺粘着顾总的,这才相处几天就这么粘他,果然是父子。”

    “正因为如此我才发愁呢,这个男人就是赶不走,我还真是没辙了!”

    她将泡好的咖啡端到了秦筝的面前,双手叉腰警告她,“在这边你就当做自己的家,凡事可别因为咱们多年不联系就跟我客气,听明白吗?”

    “放心,咱们是什么关系,要不是跟你关系好你能将画廊扔给我吗?要不是因为关系好,我会这么卖力地为你工作?怎么说这几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可得好好请我吃遍淮城小吃,给我补补!”

    说着,她端起咖啡吹了吹,小小啜了一口,觉得唇舌都是咖啡的香气。

    “这有什么的,你这辈子的小吃我包了都成!”

    她上前揉了揉秦筝的小脸,一阵感叹,“感觉确实瘦了点儿,瞧瞧当初的婴儿肥都褪去了点儿,不过我这几年的厨艺可是提高了不少,中午我亲自下厨,专门烧几样你爱吃的菜,绝对让你赞不绝口!”

    她原本的厨艺就不错,前几年想着有了孩子,为了孩子将来的一日三餐,她特别在这一方面下了点儿功夫学习。

    她烧的菜,就是木庭那么挑剔的人尝过,也觉得不错,而且当初在木家也跟江姨学了点儿厨艺。

    秦筝正想说好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从包里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一张原本含笑的脸顿时笑容消逝,她很快按了拒绝,重新将手机扔到了包里。

    简水澜却是看到了来电显示,是赵弦打来的。

    她坐在秦筝的身边,修长纤细的食指轻轻戳了下她的肩膀,“跟赵老师吵架了?”

    “秦筝嗤笑,谁跟他吵架了!”

    而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又响起,她索性直接将手机关机。

    “都这么样了还不是吵架?说来听听,咱们赵老师是怎么惹你生气了!”

    据她所知,赵弦的脾气还是挺好的,而且可以包容人,倒是不容易将人给惹生气了。

    说到这事情,秦筝就觉得委屈,她轻哼了声,将几天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前几天赵弦的母亲到了画廊找我,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就是一盛气凌人的小老太太,看着就烦人,你知道吗?那个赵夫人竟然用钱来羞辱我,给我一张五十万的支票,要我离开她儿子。

    我就觉得纳闷了,到底是谁缠着谁呢!没看到赵弦都到燕大当了四年的老师了吗?”

    她秦筝的家里虽然不是特别有钱,但她父母都是人民教师,家境也算过得去,可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羞辱。

    想到那个死老太婆的嘴脸,她到现在都还反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