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9章、小澜你们去玩,我在家里带着孩子
    当赵弦的母亲离开之后,她就给赵弦打了个电话,让他别再来打扰她,之后避而不见。

    突然跑来淮城,其实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不想见赵弦。

    看到简水澜皱眉,秦筝又说,“你说那个死老太婆怎么会生出赵老师这样的儿子?我都怀疑赵老师不是她儿子!太看不起人了,以为五十万很了不起吗?有本事她砸给我一个亿!”

    五十万

    这么一对比,当初顾夫人用五百万让她离开顾琉笙,还是大手笔的呢!

    简水澜也没想到赵弦的母亲会是这样的女人,秦筝的家世其实算不错了,但家世再好又能如何?

    两个人走到一起,最重要的并不是双方的家世,而是两颗彼此相爱的心。

    “这件事情上,你受了委屈那是肯定的,赵夫人确实太看不起人了,就如当初的顾夫人一样,不也是给我开了张支票要让离开顾琉笙吗?不过赵老师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他跟我道歉了,但是道歉有用吗?我知道此事其实赵老师也没有错,是赵夫人听说我跟赵老师在一起的事情然后让我离开他,但那死老太婆哪儿来的小道消息这么不靠谱,我与赵老师就是朋友而已,再说了是赵弦追我,又不是我追着他不放!”

    “所以”

    简水澜一脸的恍然大悟,“你这一次突然来我这边,其实也不是全部都是因为我,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你想要躲着赵老师?”

    秦筝老实地点头,“是这么说没错,原本我是想着过几天再来的,毕竟我突然离开,画廊那边也不好交代,这不是赵弦纠缠我得紧,自那一次我在电话里臭骂他一顿,就拒绝接他的电话,也没再见着他,这几天电话打得太勤快了,所以我就来你这边躲躲了!”

    “那就先谅他几天吧,我以过来人的姿态告诉你,婆媳不和也会间接导致夫妻不和,所以赵老师那边你得多考虑下,就算他对你再好,但是有他母亲干扰,也许对你的将来很不利。”

    当初她与顾琉笙不也这样,顾琉笙再护着她,可是顾夫人也是他的母亲,顾夫人想要杀她一事,还是让顾琉笙给隐瞒下来了。

    “我就觉得郁闷了,我与赵老师也没有交往,那赵夫人怎么就过来羞辱我了”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一个关键人物,眼里透露出一股凶悍。

    “我知道是谁透露出来的消息了,燕大新来了个女教师,据说是赵老师的旧识,反正那个女人也找我挑衅过,一定是她将这事情透露给赵夫人知道的,甚至有可能在赵夫人面前添油加醋!”

    秦筝想到前不久那个女人还找她吃饭一事,看起来妖里妖气的,还直言喜欢赵弦,让她识相赶紧滚。

    “赵老师对那个女人的态度如何?”简水澜问。

    秦筝想了想,“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些年来我与赵老师也没进展,反正就是一如当初,所以他的私生活并没有过多去知道,但是有几次看到赵老师跟那个女人一起吃饭。”

    听到秦筝所说的赵弦跟那个女人吃过饭,而且还是几次,简水澜就有些明白了。

    “既然如此就不要多想了,反正你也不喜欢赵老师,他的事情就顺其自然,而且你也不是他的女朋友,确实不能去管他跟谁吃饭的事情。”

    “你说的没错,我现在对他的印象特别不好,我可不想又赵夫人那样盛气凌人的婆婆,与其有那样的婆婆,我还不如”

    说到这里,她就顿住了,怎么就突然想到容昭熙那货?

    “你还不如”

    简水澜觉得有戏,“你不如什么?该不会是想到了容夫人?”

    容夫人看中秦筝的事情,简水澜还是清楚的。

    本来觉得赵弦挺不错的,但是摊上那样一个盛气凌人的母亲,她还是觉得容昭熙更好。

    毕竟容家父母都是很不错的人,而且容承祯也一直很看好秦筝。

    当然了,最重要的其实还是秦筝喜欢不喜欢容昭熙。

    秦筝也没隐瞒,“还不如好好去跟容昭熙培养感情呢,容夫人这些年来对我还挺好的。”

    而且好得有些可怕了,偶尔也会拉几个贵妇人去画廊支持她的生意,这些年来没少从她们那边赚到钱。

    重点是,容夫人还私下去过晋城,都快与她母亲变成闺蜜了。

    简水澜失笑,“容昭熙喜欢你这么多年,竟然都没将你追到手,那智商堪忧啊!不过听你这么说,容夫人确实挺好相处的,要是目前没有别的选择倒是可以考虑下容昭熙,毕竟年轻小鲜肉。”

    说到这里她顿了下,“这几年容昭熙有没有交过女朋友?”

    “那倒是没有,反正我与他也是朋友关系!”

    没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容昭熙是没有女朋友,但是纪晓晓对他也没死心,一有机会就粘了上来,任由容昭熙怎么对她都不死心。

    那姑娘也算是让她刮目相看了,有些时候她都恨不得帮她一把了。

    简水澜翻了个白眼,也就是说容昭熙与赵弦是一样的,四年来,他们与秦筝变成闺蜜?

    到底是他们两个太过愚蠢,还是秦筝太过难追?

    顾琉笙很快带着简昕买了许多新鲜蔬菜、鱼肉回来,简水澜便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秦筝则是在客厅里陪着简昕玩,两人玩了些时候倒是熟悉了起来,而顾琉笙便到了厨房,看着那一抹忙碌的身影,走了过去,帮忙择菜。

    看到不请自来的男人,简水澜没给好脸色看。

    “你出去吧,我这边不需要你帮忙。”

    “多一个人快一些,已经11点半了,秦小姐那么早出发,这个时候一定也饿了,你一个人烧这么多的菜,估计得忙到1点还不一定能吃得上。”

    简水澜觉得他这一番话还有那么点儿道理,这个时候已经11点半了,她还想多烧几样菜。

    若是没个人在旁边打下手,确实有些赶了,就是这个给她打下手的人让她很不满意。

    但是现在没得挑选,于是翻了个白眼,带着几分不耐烦,“那你就快点儿!”

    她扔下了手里的菜,取了一袋刚买回来的排骨倒入了盆子里开始清洗。

    “遵命,老婆!”

    顾琉笙笑了笑,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两个人忙碌起来,效果还是很惊人的,加上顾琉笙也烧了几样菜,所以一个小时之后,一道道刚烧出来的菜都摆上了桌。

    秦筝看到他们两人在厨房里也就一个小时的时间就烧了这么多菜出来,而且简水澜还都根据她的喜好来,每一道菜都是她的最爱。

    简昕也看到了那一桌的菜色,拉了拉秦筝的衣角。

    “秦筝阿姨,你要经常来我们家!你一过来我妈妈就烧了这么多的菜!”

    这可是少有的待遇啊!

    秦筝掐着他粉嫩白皙的小脸蛋,笑得一脸的开怀。

    “放心,我会在你们家住很长的时间,小昕,你欢迎秦筝阿姨在你家住吗?”

    简昕很快点头,“欢迎!我可以把我的玩具给你玩。”

    “呦,还懂得分享!”

    秦筝索性将她抱了起来,“中午秦筝阿姨喂你吃饭,好不好?”

    简昕看了看她,皱了下眉头最后摇头。

    “我两岁的时候就自己吃饭了。”

    简水澜看到这一幕互动,觉得好笑。

    “小昕现在都是自己吃饭的,也不让人喂饭了。”

    秦筝也没带过孩子,不过看到他小小的就能自己吃饭也觉得厉害。

    顾琉笙摆好了碗筷,看向秦筝,“秦小姐别跟我们客气,这一桌饭菜都是小澜为你烧的!”

    秦筝看了一眼顾琉笙,见他现在在这个家里也没什么地位,难免有些同情,也就没说些什么剜心的话。

    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排骨慢慢地啃了起来,随即赞叹,“四年后你的厨艺比以往还要精湛,看来我这一趟是来对了,就当来你这边度假了!”

    这个时候顾琉笙就当起了贤夫良父,“小澜,如果秦小姐下午不嫌累的话,你就带着秦小姐到外头走走,小昕我看着就成,我本来也想着带着小昕跟你们去玩,但小昕还是太小了,容易累,我在家里带着孩子。”

    说着便给他的妻儿夹了菜。

    简水澜本来还想着带秦筝出去走走的,逛逛淮城的大街小巷。

    但是想到简昕确实需要一个人看着,带在身边确实不怎么方便,但如果有顾琉笙看着

    简昕这个时候倒是懂事,“妈妈,你就带着秦筝阿姨去玩吧,我在家里跟着顾叔叔玩。”

    这一声顾叔叔听得秦筝心头一颤,不禁有些偷乐,看来简昕也没认可顾琉笙这个爸爸的身份,这妻儿不认可,顾琉笙在淮城过得并不好受啊!

    简水澜点头,“好吧,你就留在家里,有什么事情就跟妈妈打电话,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我会乖乖听顾叔叔的话。”

    能让简水澜将简昕交给他照顾,顾琉笙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

    整整两天,他都联系不到秦筝,去画廊找她,得到的是秦筝休假。

    然而打她电话从一开始被她掐断之后,到最后都是关机状态。

    赵弦有些慌了,毕竟认识秦筝这么多年,她从未如此过。

    这一次他母亲突然找上秦筝,并且如此羞辱他,虽然他是被蒙在鼓里,但也有责任。

    在教师食堂吃饭的时候,赵弦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他不死心地又打了秦筝的号码,结果依旧是关机状态。

    这不接电话,又去度假,这去的是哪儿度假?

    他想起一个人也许知道,这些年来因为秦筝的关系,他与容昭熙也不算陌生。

    于是尝试拨打了容昭熙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起。

    “呦,赵老师难得找我啊!”

    “嗯。你那边能够联系到秦筝吗?我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关机状态。”

    “我还想问你能不能联系到她呢,都关机两天了,画廊的人说她度假去了!”

    赵弦结束了通话,看来容昭熙这边也联系不到人。

    正思索着秦筝会去哪儿度假的时候,一道妖娆的身影朝着他走了过来。

    吴琳琳端着饭菜在他的对面坐下,看到赵弦并没有发现她过来,低低一笑。

    “小弦,怎么心不在焉的?”

    看到坐在对面的吴琳琳,赵弦突然问她,“我母亲来燕城找上秦筝一事,是因为你吧?”

    吴琳琳一愣,有些不解,随即露出一笑。

    “小弦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阿姨来到燕城这事情我还真不清楚,她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找个时间去拜访她,而且好长一段时日不见她了!”

    “琳姐,我希望你别掺和到我跟秦筝的事情,还有我与她并非男女朋友的关系,你让我母亲突然去羞辱她,可有想过我这颜面该往哪儿放吗?

    我一直以来都将你当做邻家姐姐看待,希望这一份情谊一直如此,至于拜访我母亲的事情那就不用了,她过几天就回去。”

    赵弦也没有再继续吃的打算,收拾了下,便端着吃剩的饭菜离开了位置。

    吴琳琳看向那一道让人着迷的背影,妩媚的眼里隐晦不明。

    她吴琳琳从小众星捧月,如今为了他来到燕城当一名老师,可他竟然还不领情。

    想到那张年轻的脸孔,她就不禁嫉妒起来,她比那个秦筝长得好看许多,赵弦怎么就看上了秦筝,那个干瘪瘦弱的女人有什么好的?

    她除了年轻,一无所有!

    而且好好地在晋城当老师,就为了那个女人跑来了燕城。

    不过从赵弦的口中得知他与秦筝并非男女朋友的关系时,她还是松了口气。

    勾起一笑,她斯条慢理地吃着。

    而另一头,正在吃饭的容昭熙结束通话之后,就看到饭桌上几道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爸,妈,大哥,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容夫人轻哼了声,“你这是跟秦筝吵架了?我告诉你啊,我前些时候才跟未来的亲家母联系上,可是答应了在这边会好好地照顾她的女儿,你可别欺负秦筝在燕城没有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