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先订婚,你们再慢慢谈恋爱
    容昭熙翻了个白眼,“妈,我哪儿跟秦筝吵架了,我就是联系不上她,她那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刚才就是赵弦打电话过来问我能不能联系上她,赵弦也联系不上呢!”

    这个死女人到底去了哪儿,一声不吭地就去度假,去哪儿度假也该说一声,一起去啊!

    容承祯缓缓地开口,“那一定是你惹她生气了!否则好端端地怎么就关机了?”

    容父也觉得自己的大儿子说得有理,于是一副过来人的姿态教导他。

    “对于女人要有耐心,就像我对你们的母亲一样,那秦筝小姐看起来是个好姑娘,脾气也不错,倒是你一点就炸,回头联系上秦筝小姐就好好给人家道歉,该怎么哄不需要老爸教你了吧?”

    容昭熙觉得自己特别冤枉,为什么在他们眼里是他得罪了秦筝?

    他什么事情都没做啊!

    看到容昭熙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容承祯终于开口,“要不要我帮你调查下秦筝去哪儿度假了?你也可以给自己休假几天,感情是需要培养的算了,你们都培养了四年还是老样子,我觉得按照这个速度,再过四年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不如两边的家人商量一下,先给你们订婚吧!”

    说到这里,容承祯觉得自己这个提议还不错。

    容夫人双眼一亮,“我觉得这个提议挺好的,你们两个一直不温不火的,还有那个赵老师虎视眈眈,不如先给你们订婚,将秦筝订下来,回头你们慢慢谈恋爱,等合适了再结婚!”

    容父自然点头,“我也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容昭熙一句话都没说,默默地埋头吃饭,许久之后,突然瞪向容承祯。

    “大哥,你还真没脸这么说我呢,看看你都多大岁数了!”

    一句话轻易地将火点到了容承祯这个万年老光棍的身上,容父与容夫人双双看向他,暂时放过了容昭熙,容父率先开口,“承祯啊,昭熙说得也没错,你是不是该考虑下了?”

    容夫人轻哼了声,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

    “我看他这是打算当一辈子的老光棍了!你们这四人凑到一起看看都是什么样子?姜院长到现在都一把年纪了也是单身,苏焕更别提了,看看都什么样子了,还有顾总这老婆都不见了四年!”

    一下子被这么多人怼着,容承祯有些无辜,但幸好他父母不知道顾琉笙现在妻儿都找到了。

    儿子还已经三岁,否则他在家里也是不可安宁了。

    见容承祯装作没听到的样子,容夫人就觉得来气。

    “你自己看着吧,今年过年之前要是没有带个女朋友回来,那你就好好听我的安排,我给你安排一门亲事!”

    这都快九月份了,距离过年也没几个月了,是不是太急了点儿?

    容承祯一脸的无奈,“妈,我的婚事还不着急,你们”

    一直没有吭声的容父直接打断他的话,“什么还不着急?看看你都多大岁数了?听你妈的话,过年的时候没带个女朋友回来,就听从你妈的安排,看看你们兄弟俩的岁数!”

    说到这里,容父一脸的嫌弃,这些儿子怎么就没一个遗传到他的。

    一个四舍五入也快要奔四了,还没个对象,一个追了人家姑娘四五年,也没追到手。

    看到自己的丈夫是站在她这边的,容夫人笑得一脸的灿烂。

    “就这么说定了,承祯过年的时候没有找到女朋友带回来,我就直接给你安排了,反正我手里适婚的名媛多得去了,总有一个适合当我大儿媳妇的!”

    她看向容昭熙,“而昭熙呢,你的婚事就包在我的身上,回头我找个不错的日子去一趟晋城,找秦筝的爸爸妈妈商量下,咱们两家就给你们订婚!”

    要不是她这几年经常去晋城找秦筝的爸爸妈妈,培养未来亲家的感情,还顺便说说自己儿子的优点,秦家那两口子可是一开始就看中了赵弦,哪儿还有她儿子什么事情。

    不过这几年在她不懈的努力下,秦家两口子对她儿子的印象也挺不错的。

    容承祯与容昭熙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无奈。

    容昭熙将筷子搁放好,又擦了擦嘴角。

    “妈,我的婚事还急不来,再说你们突然给我们订婚,那秦筝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闹呢,感情这种事情就该顺其自然!”

    “急不来,都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也想跟你大哥变成老光棍不成?”

    容承祯立即就有意见了,“妈,我这是单身贵族!”

    **

    饭后,容昭熙被容承祯叫到了书房。

    容昭熙一脸的幸灾乐祸,他走了进去,拉了张凳子坐下。

    “大哥,过年时你要是没带女朋友回来,年后我可就要有大嫂了,就是不知道老妈会给你安排哪家的名媛。”

    容承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秦筝去度假,我猜就一个地方,淮城!”

    “你怎么知道?”容昭熙有些不淡定了。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有一个!”他指了指自己的大脑。

    容昭熙轻嗤,“大哥,这秦筝怎么也跟淮城扯不上关系啊!”

    容承祯却坚信自己的猜测没错,“琉笙近日来去了淮城出差,恰巧遇上了自己的儿子,这一阵子都留在了淮城,那么你觉得秦筝还与淮城扯不上关系?”

    据她所知,这些年来秦筝为了醉桃源画廊的事情,兢兢业业的,就是双休日都很少休息,这突然去度假,必定是为了那个人而去,那么就只有淮城了。

    “顾总遇上了他的儿子?”

    容昭熙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大哥,顾总什么时候有儿子了”

    说到这里一顿,一脸的恍然大悟,“顾总找到嫂子了?”

    “嗯,所以你觉得秦筝除了淮城,还能去哪儿度假?”

    “顾总这苦行僧的日子是不是要结束了?这四年来嫂子当初也真狠心,说走就走,不吭一声的,让顾总这几年真是一番好找,不过嫂子生下的那孩子真是顾总的?”

    毕竟人都离开了这么多年,这突然就来了个儿子,就算是他都觉得有些可疑吧!

    看到容昭熙竟然质疑小昕不是顾琉笙的亲生儿子,容承祯取出手机打开相册,将小昕的照片找了出来,递给容昭熙看。

    “你看看这能不是琉笙的亲生儿子吗?”

    容昭熙将信将疑地接过手机,当看到照片上粉雕玉琢的孩子时,瞪大了双眼。

    “这跟顾总还真像啊,哥,你看这眼睛这眉毛,这鼻子还有这嘴巴这这这实在太像了!”

    这一刻,容昭熙也确定了这个孩子是顾琉笙的孩子。

    容承祯沉下了嗓音,“质疑的话可别当着琉笙的面说出来,否则我都救不了你!”

    容昭熙讪讪一笑,“这还不是因为太突然了,我怀疑下不也是正常?不过你刚才所说的秦筝去了淮城,我想想还真有可能,顾总在淮城找到他的儿子,嫂子也一定在淮城,秦筝突然去淮城度假,定然是收到了有关于嫂子的消息,这个女人隐瞒得还真好!”

    也不跟他说一声,说走就走,怎么说他们也都认识这么多年了!

    见着容昭熙终于想到这一层,容承祯才说,“这几年来交给你的子公司管理得尚可,所以给你几天假期,在赵弦尚未去淮城之前先下手为强,明白大哥的意思了吗?”

    他可真是为了这个弟弟操碎了心,连追个女人都要他出主意。

    “可是我与秦筝又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算了,我去就是了,权当度假!”

    他也好多年没有休假了,成日里都在忙着公司里的事情。

    没一会儿,容承祯将一串地址发送到他的手机上。

    “这是顾总在那边的住址,应当就是三弟妹居住的地方,秦筝若是去淮城度假,一定会在那里,你就去那边住,省下酒店的钱!”

    容昭熙看了一眼地址,“呦,还是别墅区,看起来挺不错的样子!”

    **

    淮城也算是一座古城,名胜古迹也有不少,大街小巷都是美食,很适合游玩。

    秦筝来到淮城三天,这三天的时间简水澜都陪着她,倒是将简昕扔给了顾琉笙照看。

    连续玩了三天,两个女人也有些累了,此时拎着大包小包,找了一处冷气十足的饮料店休息。

    简水澜给自己走得酸疼的小腿按摩,看到秦筝也正在揉着小腿,忍不住一笑,一下子似乎回到了四年前。

    “真好,还能这么跟你一起逛街。”

    秦筝也笑了,“说真的,这几天就跟做梦一样,我都觉得不怎么真实呢!”

    “一会儿我们就先回去吧,休息两天我再带你出来玩,还有大半的景区没去看,淮城虽然不大,但景点还是不少的,小吃街更是别提了。”

    她也好久没有吃到这些美食了,这几年带着简昕,一日三餐都尽量在家里吃,虽然也会带着简昕到外头逛逛,但禁止孩子吃街上的小吃,就担心吃到不干净的食物,坏了肠胃。

    “玩了三天,骨头都要散架了,这几天吃了太多的小吃,回去养个两天,再出来战斗!”

    她难得来一趟淮城,怎么也得将这边的小吃街都吃个遍。

    两人将剩余的咖啡都喝完之后,简水澜看到她们两人购买的东西确实不少。

    “你在这边等着,我去将车子开过来,不然拎着这些东西过去实在累!”

    秦筝很快点头,“行,东西我看着,你开车慢些。”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漫天的霞光。

    简水澜正将车在门口停好,就看到一辆出租车也停在了旁边。

    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男人,推开车门下了车,从后备箱取出行李,简水澜并没有看到对方的长相,但是那背影倒是有些熟悉。

    但是当从后视镜看到对方的那张脸时,虽然四年不见,但对方的容貌几乎没有改变。

    她轻碰了下秦筝的手臂,“你看那个男人是不是容昭熙?”

    容昭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莫不是过来找秦筝的?

    秦筝正困得眯着双眼,听到简水澜的话很快就睁开了双眼,朝着四周看。

    “哪儿呢?”

    她推开了车门,很快下了车果然看到容昭熙拖着一只行李就站在别墅的大门边按门铃。

    我去,这货怎么也过来了?秦筝一脸的不解。

    在容昭熙按门铃的时候,秦筝走了过去站在他的身边,突然就抬手在他的肩上一拍。

    容昭熙并没有发现身后有人,被秦筝这么一拍,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回头一看是秦筝,脸色立即就不好了。

    “你这个死女人,这是要吓死人的节奏吗?”

    秦筝冷哼了声,“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容昭熙一耸肩,一脸的得意,“过来度假啊!”

    果然被他大哥给猜中了,秦筝真出现在淮城。

    “你过来度假,怎么会在这边呢?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还真将应寒的地盘当做酒店了?

    这货会来这边,一定是因为她的缘故!

    “当然知道”

    目光瞥到那一抹整整四年没见的身影,容昭熙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很快朝着简水澜打招呼,“嫂子,好久不见,还是跟当年一样貌美如花啊!”

    简水澜看到这样的容昭熙就觉得好笑,果然跟四年前也没多大变化,按照他这样的性子怎么追得到秦筝,也难怪四年之后他都要成为秦筝的男闺蜜了!

    “确实多年不见了,怎么想着来淮城?”说到这里,她瞥了一眼秦筝。

    容昭熙才不会说自己是因为秦筝而来的,“听我大哥说你给顾总生了个儿子,我大哥不是平日里都忙着,我过来替他看看顾总的儿子!”

    正当简水澜掏出钥匙的时候,大门从里面打开,顾琉笙抱着儿子站在了门边。

    简昕看到简水澜回来,特别兴奋,连忙伸出了双手。

    “妈妈、秦筝阿姨,你们回来了!”

    简水澜接过朝她伸出双手的简昕,“在家里有没有听话?”

    简昕很认真地点头,“有的!不信你可以问顾叔叔,顾叔叔教我弹钢琴、背诗还有算数。”

    这个时候容昭熙看到简昕的时候,双眼都亮了,凑了过去,将他与顾琉笙一一对比。

    “像,实在太像了,比照片上看到的还像,你就是小昕?”

    简昕看到他的时候,整个人就沉默了下来,双手抱住了简水澜的脖子。

    秦筝看到简昕的反应,忍不住一笑,“容昭熙,你这个怪蜀黍!”

    顾琉笙最爱被夸小昕长得与他想,听到容昭熙这么说,自然欢迎他的到来,于是摆出了主人家的姿态来,“快进来吧,难得你也过来,晚上我跟小澜一起下厨宴请你们!”

    简水澜白了他一眼,谁要跟他一起下厨了,这个男人才住进来几天,就将自己当主人了!

    她都快累死了,才不要下厨呢!

    于是摆出了女主人的姿态来,“既然来了就在这边住上几天,正好我跟秦筝打算休息两天再去玩,回头也能将你带上,我去给你准备间房间。”

    别墅虽然不大,但是客房还是有几间的,要是住不下的话,她就带着简昕去应寒那边。

    虽然她更想将顾琉笙赶出去,但是也知道自己赶不了他。

    容昭熙一路走来,将别墅打量了一遍,觉得还挺不错的。

    地方虽然不大,但是收拾得整齐,里里外外透露出一股文艺气息。

    看到走在前面的秦筝,容昭熙拉了下她的手,“喂,你住在哪儿呢?”

    秦筝回头一笑,一脸得意,“我跟水澜住在一起呢!”

    “啧,怎么说咱们也这么熟悉了,有嫂子的消息你都不跟我说一声,突然闹失踪,还关闭手机,要不是去画廊问里面的员工,还以为你这是被绑架了。”

    下意识地,他就是不想说赵弦都找到他那边去了。

    一说到关机的事情,秦筝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想到被赵夫人拿钱羞辱的场面。

    她都三天没有开机了,就是不想接到赵弦打来的电话。

    看到秦筝突然阴沉下来的脸色,容昭熙有些郁闷,他好像没有惹到她吧!

    “怎么这一么一副死人脸的样子,谁惹到你了?”他小心翼翼地问。

    秦筝哼了一声,拖着疲惫的双腿朝着房间走去,随即将房门关上。

    留下容昭熙一脸的懵逼与无辜,这是怎么了?

    他将目光落在抱着简昕的简水澜身上,“嫂子,我没惹到她吧?”

    “没事,她就是有些心情不好。”

    她将简昕放了下来,“小昕,自己去玩,妈妈去给昭熙叔叔整理一间房出来,不可以捣乱,知道吗?”

    “嗯。”他看向容昭熙,乖乖地喊了一声,“昭熙叔叔好!”

    看到这么乖巧的简昕,容昭熙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化了。

    他噙着友好的笑容朝着简昕走去,刚想要将他抱起,没想到简昕却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的怀抱。

    一楼的地方被她用来当做画室,还有一些储藏室,都是些简昕的玩具为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