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简水澜嫌弃他年纪大的时候,他都介意得要死
    他们住在二楼,除去顾琉笙居住的那一间客房之外,还剩余一间客房。

    简水澜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顾琉笙在里面整理,她站在门边看着屋子里忙碌的男人,蹙起了眉头。

    “顾琉笙,这边是我的家,你能不能别一副主人家的姿态?”

    还真将自己当成这里的男主人了?

    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不被主人家欢迎的客人罢了!

    正在整理东西的顾琉笙听到这话的时候勾起一笑,回头看她。

    “你玩了一整天也该累了,这边我来整理,你去休息下,晚餐我已经准备了一些,刚才也订了餐,大概半个小时就能送来,这一次我看秦小姐会过来淮城住一段时日,也不需要这么拼命地玩,不如先休息两天,等过两天再去玩,如何?”

    “不需要你来担心这些问题,既然你爱收拾,那就收拾吧!”权当他的住宿费!

    简水澜也没跟他争,很快就走了。

    顾琉笙笑了笑,觉得自己还能继续住在这里,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简水澜对他的态度,他还不放在心上。

    才刚刚开始,他有的是时间磨平这些年来她对他的成见,与分离多年的疏远。

    简水澜回到客厅,看到容昭熙正在逗着简昕,可是简昕绷着一张小脸面无表情,看容昭熙的时候犹如看着怪蜀黍一样,整个人远远地站在沙发旁,而容昭熙则是拿着篮球在指尖转动。

    “小昕,叔叔厉害不厉害,你笑一个,叔叔教你转球,好不好?”

    简昕并没有理会他,看到简水澜出来的时候,犹如看到了救星,很快朝着她跑了过来。

    “妈妈,我想木叔叔了,木叔叔什么时候回来啊?”

    “木叔叔在外地忙着呢,你要是想木叔叔了就跟木叔叔通电话好不好?”

    她取出手机,拨打了应寒的号码,等到接通之后,才问,“你那边有空吗你等着,小昕想跟你说说话。”

    简昕接过手机,朝着阳台的方向走去。

    “木叔叔,家里来了个怪蜀黍,你什么时候回来?”

    怪蜀黍

    容昭熙被一声怪蜀黍给伤到了脆弱且幼小的心灵了。

    他停止了指尖转球,一脸委屈地看向简水澜。

    “嫂子,你儿子”

    简水澜笑了起来,“小昕平日里都这样,等到你们混熟了就好。”

    容昭熙将篮球往旁边一放,“嫂子当年说走就走,秦筝可是哭得半死,还有这些年啊,顾总为了你可真是花了不少人力财力地寻找,就是我大哥也私下找人寻找,但都一无所获。”

    说到这几年的离开,简水澜也有些无奈,当初走得太过匆忙了。

    她不想再将这话题放到离开的事情上,便转移了话题。

    “你跟秦筝现在相处得怎么样了?”

    她没想到四年的时间,赵弦与容昭熙都是一点儿进展也没有。

    这些人是不是不懂得怎么追求女孩子?

    最起码赵弦那边就是连他母亲都出面了。

    被提到这事情上,容昭熙就有些不大自然了,眼神也有些躲闪。

    “这个嫂子这话我跟秦筝就是好朋友的关系,什么相处得怎么样了!”

    “那看来是我误会了你们之间的关系,唉,赵老师最近不是追秦筝追得紧吗?而且还动用了他的母亲,实在是太过热情了,所以秦筝一下子招架不住这才跑来这边度假。等到她有个心理准备,大概就会回去了。”

    说到这里她观看到容昭熙一下子有些难看起来的脸色,又继续睁眼说瞎话,“我觉得赵老师也挺不错的,既然你跟秦筝不是那样的关系,我就在秦筝的面前多说说赵老师的好话,毕竟赵老师都将电话打到我这边来了。”

    简水澜没有再理会容昭熙,而是回到了房间。

    容昭熙一下子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赵弦出动了他的母亲?

    那么秦筝突然阴沉着脸,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想看到他吗?

    容昭熙觉得自己钻到了死胡同里,开始了胡思乱想。

    顾琉笙就跟个家庭煮夫一样,给容昭熙整理好了房间,回头又将他的行李放到了房间,出来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就住在这一间房,去洗个澡吧,一会儿吃饭了!”

    容昭熙看到这么热情又和颜悦色的男人有些惊悚,要知道过去的四年,顾琉笙沉默寡言,比起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谓是生人勿进的气息。

    他想着自己刚刚过来,确实风尘仆仆的,就回到了房间洗了个澡。

    而顾琉笙在厨房里忙碌着,没多久,就传来门铃声,他朝着外头走去,是刚才订的餐。

    一盘盘大餐摆上桌,此时简昕也跟应寒说了好些时候的话,结束通话之后,他从阳台走了过来,看到一桌的大餐,手脚并用地爬上了椅子。

    看到顾琉笙一手端着一盘菜走来,问他,“顾叔叔,这些都是你烧的?你可真厉害!”这几天他的胃口都被顾叔叔给养刁了。

    顾琉笙将两盘菜摆放到桌上,将他从椅子上抱了下来。

    “一部分是让酒店送来的,小昕,去洗手准备吃饭,然后去喊你妈妈,还有秦筝阿姨与容叔叔吃饭了。”

    “好!”

    简昕应了一声,迈着小短腿朝着简水澜房间的方向跑去。

    顾琉笙看着那一抹小小的身影,眼里溢出来的都是温柔。

    家里难得这么热闹,简水澜也开心,暂时忽略了顾琉笙住进来的堵心。

    秦筝休息了半个多小时,整个人也都恢复起来,特别是看到这一桌的饭菜,双眼都亮了。

    见着顾琉笙还拿了一瓶红酒过来,知道这个人拿出来肯定都不会是便宜货。

    “好久没有喝酒了,今晚上咱们好好喝一杯。”

    简水澜见气氛不错,而秦筝也有些馋了,便点头答应。

    “行,晚上好好陪你喝!”

    容昭熙却有些不在状态,心里想着赵弦的事情。

    顾琉笙给他们都倒了酒,简昕嘟着小嘴看他。

    “顾叔叔,我呢?”

    “等你长大了,爸爸陪你喝,现在你只能喝果汁。”说着给他倒了一杯现榨的橙汁。

    看到容昭熙与秦筝在场,顾琉笙端起酒杯朝着简水澜举杯。

    “小澜,我敬你一杯,之前对你的伤害让你离开这么多年,自然不能因为一杯酒而被释怀,但是能够找到你,还有见着小昕,看到你将小昕教导得这么好,我真的很开心。”

    简水澜也不想场面变得尴尬,端起了酒杯与他的杯子轻轻一碰。

    “我却很不开心,顾总要是在这边住得不舒服的话,还是去酒店住吧,我们这边庙小,容不得你这一尊大佛!”

    “我觉得这里挺好的,也说过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家!”他一饮而尽。

    而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朝着秦筝举杯。

    “这些年来,辛苦秦小姐为小澜打理画廊的事情了!”

    本来他想接手她的画廊,但是简水澜既然将画廊托付给秦筝,他也就没有去插手。

    只是暗中让人照顾着画廊的生意,毕竟那是简水澜花费了不少心血的地方。

    秦筝看向顾琉笙,也举杯敬他,“我打理画廊的事情是为了水澜,顾总并不需要感谢我的!毕竟跟你也没多大关系。不过顾总的厨艺真不错,这几天有幸尝到,辛苦顾总了!”

    顾琉笙低低一笑,“这几年秦小姐的胆子长大了不少啊!”

    他一口饮尽,虽然秦筝的话不得他心,但是看在今天心情还算愉悦的份上,不与她计较太多。

    秦筝也一口喝下了杯子里的酒,笑了笑,“没办法,谁让当年顾总不厚道!”

    她一开始也是被这个男人吓得要死,一个冷冽的眼神,她就想要出卖自己的好朋友。

    顾琉笙倒了一杯红酒,举杯看向有些心不在焉的容昭熙。

    “我也敬你一杯,必要的时候管好你自己的女人,还有既然来到这里就将这边当做你的家,有什么需要问我或是你嫂子!”

    容昭熙被那一句管好你自己的女人,给刺激得想要张牙咧嘴,他们怎么一个个都认为秦筝是他的

    讪讪一笑,容昭熙也举起酒杯,“顾总客气了,我在这边自然是将你与嫂子当做自己的亲人,不会与你们客气的!”

    被忽略的简昕看着自己杯子里的橙汁,一直等着顾琉笙来敬他,可是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他只好主动地端起杯子。

    “顾叔叔,我也要敬你一杯。”

    顾琉笙看向坐在他与简水澜中间的小家伙,端起了酒杯与他的杯子轻碰。

    “爸爸敬你一杯,谢谢你的存在,爸爸会一直对你很好很好的!”

    简昕满意了,“辛苦顾叔叔了,这几天我的一日三餐都是你准备的。”

    他学着大人的样子,喝了好几口的橙汁。

    顾琉笙将杯子里的酒喝下,揉了揉他的浓密乌黑的头发,一脸的怜爱,而后看向简水澜。

    “吃饭吧,一会儿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他亲自给他的妻儿布菜,照顾得极为周到,简水澜却有些不适应,看到那一碗盛放在她面前的汤,有些喝不下去。

    这个男人还真以为自己主人吗?

    都抢占了她的风光。

    面对这一桌美食,秦筝完全没有丝毫的抵抗力,专挑自己爱吃的食物。

    容昭熙吃了几口,看到秦筝吃得不亦乐乎,想了想给她夹了一块酱排骨,碗里突然多了一大块酱排骨,秦筝眯着双眼看他。

    “干嘛呢,我想吃什么自己会夹,不需要你动手!”

    容昭熙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有些藏不住话。

    “那个我妈说说”

    一桌的人全都看向了容昭熙,秦筝等不及了,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

    “你妈说什么了?”

    能不能别说话这么吞吞吐吐的,她听着都着急。

    容昭熙一咬牙,直接将话说了出来,“我妈说她会寻个适合的日子去一趟晋城!”

    秦筝嗤笑,“你妈去晋城的时候还少吗?”

    都跟她妈妈成为闺蜜了!

    “这一次去不一样,是有目的性的。”

    他小心翼翼地盯着秦筝,又说,“我妈说了想先为我们两人订婚,这事情还是我大哥提出来的,你觉得如何?”

    “订婚?”

    此时,秦筝淡定不了了,她将啃了一半的鸡腿放到碗里。

    “谁要跟你订婚了?让你妈妈别乱来啊,咱们这么铁的关系,怎么需要用到订婚呢!”

    他们这都成为好哥们、好闺蜜了,有谁听过好哥们、好闺蜜最后订婚了?

    简水澜忍着笑,她本来还想着浇上点儿油的,没想到容昭熙这一把火就烧得这么旺盛。

    原来也不是没有进展啊,这都到了要订婚的地步了!

    这个女人还不想跟他订婚?他容昭熙在燕城也算是单身贵族,多少个女人想要入他的眼,就是纪家的千金都成日里跟在他的身后想尽办法得到他的注意,这个女人还不屑他?

    容昭熙觉得自己受到了挑战,“你不跟我订婚,你还想跟赵弦订婚吗?”

    连赵弦的母亲都出现了,这肯定是为了两人的婚事!

    一说到赵弦,秦筝就想到赵夫人恶心人的嘴脸,当即就翻了个白眼,将自己啃了一半的鸡腿拿起来继续啃,边道,“我跟随订婚关你什么事情了?反正不会是你就是了!”

    “你这女人跟我订婚怎么了?我容昭熙能看上你算是你的福气,也不看看你年纪还比我大呢!”他轻嗤了声。

    “所以啊,你就别委屈了自己看上年纪比你大的女人,我还嫌弃年纪比我小的幼稚!”她最想要的订婚的人是应寒,不论是年纪还是颜值或是成熟度,那都是她最满意的!

    可惜了应寒压根不给她表白的机会,也让她死了心。

    顾琉笙看着眼前这一出戏,觉得容昭熙就是活该。

    有这么当面说女人年纪大的吗?

    以前简水澜嫌弃他年纪大的时候,他都介意得要死。

    不过看到简水澜看得津津有味,他也就没有出声说什么,只是夹了一块鸡腿放到她的碗里,“多吃点儿!”

    而后自觉地取了工具给她剥蟹,将一叠剥好的蟹肉放到她的面前。

    简水澜看到那一叠堪称完美的蟹肉,一下子就想到以前还在一起的时候,顾琉笙也喜欢给她剥蟹、剥虾,当初觉得满心的高兴,觉得这个男人对她的宠爱当真到了骨子里。

    可是一切都是她想太多了!

    于是将那一叠蟹肉推到了他的面前,“顾总还是自己吃吧,我想吃的话可以自己动手!”

    而后看向容昭熙,“我说容昭熙,有你这么嫌弃女人年纪大的吗?秦筝是大你一岁,可那又如何了?罢了,咱们秦筝还是该找像赵老师那样成熟稳重又能包容人的男人!”

    随即眼睛一亮,“秦筝,我给你介绍几个男人吧,我在淮城待了这么多年,也认识了不少优秀的男人,回头的给你介绍,有几个还真的很不错!”

    这是真话,鬼门关优秀的人才不少。

    果然秦筝双眼一亮,简水澜的眼光高,能让她觉得不错的男人说不定就跟应寒一样。

    “行,回头你给我弄个颜值高的男人,要是都不错的话,我可以接受先订婚再恋爱!”

    感情这东西,培养培养也就有了!

    简水澜很快答应,“行,你要是嫁来淮城,咱们还能经常碰面呢!来,咱们喝一杯!”

    简水澜与她的杯子轻碰,喝下了杯子里的红酒,觉得浓香醇厚,倒是不错。

    “我也这么觉得!”

    秦筝喝了酒之后,瞪了一眼容昭熙,随即一笑,“年纪大的女人配不上你,那个纪晓晓我倒是觉得不错,对你死缠烂打了这么多年,将你放在了心坎里,而且年纪上跟你差不多大吧,毕竟你们还当了一辈子的同学,我看你也别挑剔了,就那纪晓晓!”

    说起纪晓晓的事情,秦筝还真想撮合他们两人算了,纪晓晓可是真的不错。

    家世容貌,哪儿都配得上容昭熙,而且还对他死心塌地的。

    说起纪晓晓,容昭熙直接翻了个白眼,夹了一颗丸子塞到了秦筝的嘴里。

    “饭都堵不上你的嘴吗?”

    明知道他最讨厌的女人就是纪晓晓了,还跟他提起这个口香糖一样的女人。

    看到两人的互动,简水澜觉得容昭熙差不多是没戏了!

    怪不得四年来真的没什么进展,这个男人当真不懂得哄女人!

    她要是男人的话,追起秦筝来,绝对分分钟就让秦筝把持不住!

    可是容昭熙这一副样子,堪忧啊!

    她摇了摇头,觉得有些不看好他了。

    她最近也是为了秦筝到底要跟赵弦还是容昭熙操碎了心,看来两人都不适合啊!

    四年的进展如此缓慢,可能更适合当男闺蜜!

    顾琉笙将简水澜眼底的惆怅看在了眼里,忍不住一笑,这个女人又开始瞎操心了。

    一顿饭吃了好些时候,因为气氛不错,所以几个人都喝了不少的酒。

    顾琉笙喜欢藏酒,偶尔也会喝上几杯,来到这边的时候自然也让人送来了不少的好酒。

    不过比起红酒,简水澜与秦筝更喜欢喝啤酒,喝了几瓶红酒之后,两人便开始喝啤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