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2章、小澜,我还爱你,一直都没有改变!
    饭后,顾琉笙带着简昕到院子里玩了些时候,简昕想到妈妈在里面喝酒,问他,“顾叔叔,妈妈要是喝醉了怎么办?”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妈妈这么会喝酒!

    “没事,有爸爸在呢,一会儿爸爸给你洗澡,你先去睡觉,好不好?”

    简昕点头,“嗯,那晚上还要不要学习算术?妈妈每天晚上都会教我算术的。”

    “那就学半个小时!走,我们先去学习算术!”顾琉笙将简昕抱了起来。

    屋子里简水澜他们还在喝,此时没了他与简昕,两个女人可谓是放开来喝。

    容昭熙偶尔喝上一口,看到两个女人喝了那么多,劝了几句可压根没人听他说话呢!

    顾琉笙在书房里教简昕学了半个小时的算术,就带着他去洗澡,躺床上讲了个故事的开头,简昕就听得呼呼大睡,让顾琉笙很没成就感,他要讲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这几天为了每晚无压力地给简昕讲睡前故事,他恶补了许多这一方面的知识,各种儿童读物不管再弱智的故事他全都看一遍。

    现在脱离书本就能讲,但是每每开个头简昕就睡下了。

    给简昕盖好被子之后,又给他一记晚安吻,顾琉笙这才离开了房间。

    一楼餐厅,桌上的食物少了大半,红酒瓶子比之前多了几个,啤酒罐子更是堆成三排。

    这两个女人倒是能喝,不过此时也看得出来两个女人都有了醉意。

    秦筝正在傻笑,“你说当年应寒怎么就拒绝了我啊!我的表白啊胎死腹中,得不到的总是那么好,我现在还是对他念念不忘,怎么办?急,在线等!”

    简水澜也跟着一脸的同意,“你说当年我要是在跟顾琉笙领证之前就遇上应寒,我跟应寒的孩子估计都能组成一个足球队了!一年生一个,一年再生两个”

    “哈哈哈当年多少小雪花想给应寒生猴子,可是一个都没有成功”

    简水澜点头,“可不是,他突然就消失不见了,所有的小雪花估计都懵了!”

    容昭熙一听到秦筝现在还对应寒念念不忘的话,撇着唇喝着闷酒,那个应寒有什么好的?

    能让她念念不忘这么多年,当初应寒突然从演艺圈消失的时候,这个女人都快内伤了。

    顾琉笙走过来的时候正听到简水澜的那一句:你说当年我要是在跟顾琉笙领证之前就遇上应寒,我跟应寒的孩子估计都能组成一个足球队了!一年生一个,一年再生一个

    他的脸色瞬间很不好看,这个女人还想着给应寒生孩子,生一个篮球队?还一年生两个?

    他冷冷一笑,朝着她们走了过去,将简水澜手里的啤酒罐取走。

    “你醉了,回房休息!”

    啤酒罐突然被抢走,简水澜狠狠地瞪向对方。

    “你谁啊,管我那么多做什么?呦,我去,你怎么长得跟那么讨厌鬼那么相似?不对”

    简水澜突然就笑了起来,“你跟我儿子真像!”

    秦筝一听就乐了,冲着顾琉笙望去,“还真像,水澜,这是你儿子长大版的样子?”

    容昭熙在一旁看得头疼,女人喝醉酒那简直了

    这么多年来他可没忘记秦筝当年醉后对他做出的事情,又撕又咬又抓又挠的,简直让他丢尽了脸面,几年前喝醉了还跟他滚一个被窝里,现在喝醉了

    容昭熙简直不敢想象。

    顾琉笙也有些头疼,看了一眼时间,便将目光挪到容昭熙的身上。

    “管好自己的女人!”

    而后他将醉醺醺的简水澜扶起,“有些晚了,我送你回房休息。”

    然而简水澜确实甩开了他的手,哼了声,拉住了秦筝的手,“我们姐妹接着喝!”

    秦筝又灌了一口,“喝,好多年没有喝得这么畅快了!”

    简水澜看到自己的酒被人抢走,便自己又开了一罐,狠狠地灌下去一口。

    “我也好久没有喝这么畅快了,这些年啊嗝——偶尔想起顾琉笙那王八蛋,你说他怎么那么烦人!”

    “也是个可怜人,你没看到他那一条微博唉,别提了,他多少粉丝都开始骂你了!”

    容昭熙赶紧抢了秦筝手里的啤酒罐,将她扶起,“我的小祖宗,你别喝了,再喝下去,今晚咱们估计得去住马路边了!”

    顾琉笙也将简水澜扶起强拖带拽地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两个女人被强行分离,犹如生离死别一样,又哭又吼的。

    最后还是顾琉笙直接将简水澜横腰抱起,走上了台阶。

    被顾琉笙抱着的简水澜,一点儿都不安分,幸亏他力气大步伐稳,否则只怕都要被她掀了下去。

    一直将她抱到了房间里,看到她醉醺醺的样子,忍不住一笑。

    只是更没想到的是简水澜就这么当着他的面脱下了身上的连衣服,囔着要洗澡,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眼里一片黝黑加深,深呼吸了口气,爱极了她现在这一副模样。

    他赶紧过去将房门关上,看到简水澜进了浴室,整个人才松了口气。

    他可不敢趁着她醉酒的时候对她做出不轨的事情,否则明天不好过的就是他。

    说不定还得面临被她赶出别墅的危机,一切都急不得!

    他这么安慰自己,等到他们的关系缓和之后,他想怎么样都可以,唯独现在急不得。

    里面没一会儿就传来淋浴的声音,顾琉笙却觉得浑身燥热得不行,他解开了领口的扣子,深呼吸了好几次。

    在听到浴室里突然传来的呼痛声,他想也没想直接就冲了进去。

    果然看到简水澜整个人滑到在地上,地上都是泡沫,而她身上也有不少的泡沫。

    姣好的身躯,让他完全无法忽视,但也不敢有太多别的念头,顾琉笙很快走了过去。

    看到简水澜抱着自己的脚丫子喊疼,他在她的身边蹲下,抱着她的脚,果然看到大拇指的地方可能踢到了上面有些发红。

    “怎么这么不小心,起来,我帮你洗,一会儿洗好了再涂药。”

    他搀扶着简水澜站了起来,打开喷头将她身上的泡沫冲洗干净。

    简水澜疼得厉害,越哭越觉得委屈,索性什么也不理。

    她倒是享受了,顾琉笙却在心里暗暗叫苦,给她洗个澡,他可谓汗流浃背。

    伺候好简水澜洗了干净的澡,顾琉笙又用浴巾给她擦拭干净,套上了一条睡裙。

    这才抱着她回到了房间,将她扔到了床上,本来想去洗个冷水澡,又想到她脚上还伤着。

    在桌上找了些时候才找到一只小巧的医药箱,取出一瓶跌打药酒在她脚上的大拇指涂上。

    这个时候简水澜倒是安静了下来,躺在床上缩成一团抽泣着,顾琉笙看了一眼,还是先去了一趟浴室。

    冰冷的水冲在身上,还是降不下被她撩起的体温。

    二十分钟之后,他才觉得有所缓解,简单地围着浴巾就走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简水澜还在小声的抽泣着,看到这一副场面,不禁一笑。

    他走了过去,在她的身边躺下,将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轻轻地哄她,“不哭了,有什么委屈,你告诉我!”

    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这么没有丝毫防备地面对他,所以今晚,他故意让她喝醉。

    可惜了这是醉后的简水澜对他的反应,没有抗拒。

    然而,简水澜什么也没说,只是闭着眼睛抽屉,泪水沾湿了长长的睫毛。

    他凑了过去,轻轻地吻干她的泪水,轻叹了声,“也是我对不起你,当初因为我母亲的事情,落入了唐卿的陷阱里,那一段时日我是挺难熬的,特别是在你离开之后。我妈做出这么让我失望的事情,而你也在那个时候离我而去,当时真的觉得自己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他更加地拥紧她的身子,“你也是狠心,就这么抛下我,说走就走,还隐瞒孩子的事情。你也知道我期盼这个孩子已经期盼了很久,若是这一次没有巧遇上小昕,你是不是要隐瞒我一辈子?”

    简水澜还在小声的抽泣着,似乎完全没有听到顾琉笙在说什么,顾琉笙又叹了声,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罢了,你睡吧,我会永远在你的身边陪着你,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了!小澜,我还爱你,一直都没有改变!”

    他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唇,浅尝辄止。

    没过多久,终于安静下来,似乎也已经沉睡过去,顾琉笙继续轻轻拍着她的背,犹如吼着孩子一样,而她这么多年,依旧是他的心中的那个小女人。

    这边简水澜是安静并且睡下了,外头秦筝却是差点儿将餐厅给掀了!

    啤酒罐被她扔了一地,还有几罐尚未开封的直接砸在了容昭熙的头上身上,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这个女人果然不好惹,喝醉了更是惹不得。

    那简直就是发酒疯,手里的碗都能当做武器,砸得一地碎片。

    噼里啪啦的,在这安静的晚上,声音更是清晰。

    也幸好他们在一楼,加上楼上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所以二楼的人熟睡的完全没有听到楼下的声音。

    顾琉笙倒是听到偶尔听到几声砸东西的声音,但也不去理会。

    容昭熙的女人,就让他自己去处理,他照顾好自己的女人就足够了。

    “我的小祖宗,你回房睡觉好不好?这么晚了,周围的邻居要告你扰民的!”

    他发誓,以后有他在的场合,一定要阻止这个女人喝酒,简直太可怕了。

    秦筝一罐啤酒又砸在了地上,随即坐在了地上。

    容昭熙担心她被碎瓷片伤到赶忙走了过来将她拉起,却不料秦筝的手里不知道何时抓了一只喝完的红酒瓶子,直接朝着他的脑袋砸了过来。

    “砰——”

    容昭熙觉得自己眼冒金光,摇摇欲坠,整个人足足三秒钟处于当机状态。

    他捂着发疼的额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幸好没有流血。

    但还是疼得眼前有些发黑,摇了摇头,情况才好一些。

    “秦筝你大爷的,你这是要砸死小爷才甘心吗?”他终于爆了粗口。

    秦筝却是突然发了狠地将他压在了地上,“你以为你有钱了不起,是吗?区区五十万,我告诉你我还不看在眼里,你这个死婆娘,要不是看在你的他的母亲的份上,我早就撕了你,今儿你这死老太婆落在我秦筝的手里,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一巴掌甩了过去,容昭熙被她打得更是发懵,这个女人醉后是不是太可怕了?

    他想要挣扎起来,却让秦筝死死地按住,醉后的女人力气竟然比他还大。

    容昭熙有些欲哭无泪了,今晚他受伤得太严重了!

    “秦筝,你能不能清醒一些,我是容昭熙,容昭熙,不是你说的死老太婆!”

    这是哪个死老太婆惹到她了,为什么要让他来承受她的怒火?

    什么五十万,他完全听不懂啊!

    然而秦筝还是不撒手,对着他又抓又挠的,容昭熙只能躲着,尽量不让自己的脸被她给抓伤了。

    好不容易才抓到她的双手,将她控制住,他大大喘了口气。

    “秦筝,你给我起来,我是容昭熙,你看清楚,我是容昭熙啊!”

    这个时候秦筝似乎有些冷静了下来,眯着双眼将他细看,细看了许久,从他的手里抽回手,摸着他发红的脸。

    “谁对你下的手,这么重,要毁你的容吗?”

    这是清醒了?

    容昭熙有些欲哭无泪,“小祖宗,你先起来好不好?慢点儿,万一砸到了瓷片有你哭的!”

    没想到的是秦筝还真老老实实地从他的身上起来了,只是起来的时候顺便还用脚踹了踹他的腿。

    “快起来陪我喝酒,水澜呢?水澜刚才不是还陪着我喝酒吗?”

    她的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番,都没有看到人,想着她一定是回房了,便踉踉跄跄地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容昭熙很快就起了身,本不想去打理秦筝,但是看到她踉踉跄跄的样子,还是朝着她走去,顺手捂住了自己被打疼的脸。

    “秦筝,我送你回房,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