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他凑了过去,迅速地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吻
    “我能自己回去!”秦筝甩开了他的手。

    力道有些大,容昭熙差点儿让她从楼梯上甩下去。

    站稳之后,他赶紧抓住了扶梯,吓了一层冷汗出来。

    回到了自己的房门前,秦筝敲着门,“水澜,你开门,咱们接着喝!水澜”

    里面正要睡下的顾琉笙听到秦筝的敲门声忍不住皱了下眉头,今晚谁敢来吵他,绝对二话不说不留情面地直接将对方给灭了!

    已经睡下的简水澜,这个时候听到秦筝的敲门声又被她吵醒,哼哼了两声,“好”

    她说着就要起身,顾琉笙很快将她按在怀里,“乖,我在呢,咱们睡觉好不好?”

    “好”她轻轻地应了一声,便又睡了过去。

    “水澜,开门啊,水澜,水澜”

    容昭熙想着顾琉笙很有可能也在里面,这个时候秦筝去打扰他们,估计也不会有好下场。

    急得上前将秦筝给拉开,“我我那房间今晚让给你住,好不好?”

    “不好!我要喝酒,要水澜陪我喝酒!”秦筝甩开了他的手。

    “我陪你喝,好不好?乖,咱们去喝酒,水澜已经睡下了,一会儿将顾总吵醒,咱们两人都没好果子吃呢。”容昭熙试图要将她拉走。

    然而秦筝还是将他给甩开了,将房门拍得乒乓作响。

    “水澜,你出来啊,顾琉笙你这个混蛋,你可别对水澜下手,否则我绝对不会看好你,不会原谅你的!水澜,出来啊——”

    秦筝喊得声嘶力竭,容昭熙脸色大变,赶紧去捂住她的嘴。

    “顾总,您继续,我一定不会让她吵着你的,顾总您继续啊!”

    谁知道紧闭的房门里面两人正在做什么,万一中途被秦筝吼停了,他们两人估计真要交代在今晚了。

    “唔唔唔唔”

    秦筝挣扎着,想要继续拍门,奈何容昭熙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

    到最后容昭熙连拖带拽地将秦筝弄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很快就将房门给关上并且反锁。

    这么一番举动下来,容昭熙觉得自己也差不多废了,遇上醉酒的秦筝太折腾人了。

    他决定不能跟她订婚,这要是真成了,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

    看到秦筝又要去开门,他一口气都还没喘过来赶紧又过去阻止。

    “祖宗,这么晚了,睡觉好不好?顾总跟嫂子都睡下了,你这么吵,万一吵醒了小昕怎么办?”

    一说到简昕,秦筝倒是安静了,神神秘秘地做了个“嘘”的动作。

    “对,不能吵,小孩子要早点儿睡才能长个子走,睡觉去!”

    她拽着容昭熙的手,将他朝着大床拽了过去。

    见她不吵着喝酒,容昭熙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看来还是简昕有效果。

    秦筝很快躺到了床上,四肢敞开占据了整张大床,一沾枕头整个人就沉沉睡了过去。

    倒是苦了容昭熙,被她用酒瓶砸了脑袋,还被甩了一巴掌不说,现在连床都被霸占了去。

    想着去卫生间洗把脸,才发现额头上一片红肿,脸上还留着清晰的五指印记,也难为这颗脑袋了,被她的酒瓶这么一砸竟然没有被砸的脑浆迸裂。

    他找来手机,给秦筝的罪证拍摄下来,等她明日清醒之后再与她算账。

    想到外头还一片狼藉,明天要是简昕起床踩到碎玻璃,他这个清醒的人就得背罪。

    容昭熙死了心,认命地来到了一楼的客厅。

    看到狼藉不堪的地板,在心里先将秦筝给问候了一遍,觉得这样还不解气,又将她的祖宗十八代全都问候了一遍。

    这个女人发起酒疯,简直无人能及!

    又将罪证拍摄下来,这才开始打扫,他本就是养尊处优的少爷,哪儿干过这样的粗活,就算在空调底下,但没多久还是累出了一身的汗水。

    容昭熙擦着汗水,看着满地狼藉,觉得自己今天不应该来啊,起码得明天再过来!

    下回他要是再让这个女人碰酒,他一定事先远离。

    等到将地板上的狼藉清理干净,又看到满桌子的剩菜与瓶瓶罐罐,他取来了一只垃圾桶,将桌上所有的剩菜全都一骨碌倒了进去,最后拎着满满的垃圾朝着外头走去。

    所有的碗筷放到厨房水槽,他已经累得不想再动了。

    此时他才开始佩服顾琉笙,这个男人比他还养尊处优,可是干起家务活,简直是钟点工。

    等他忙碌完又洗了个澡之后,已经凌晨两点了,容昭熙觉得一辈子真没这么累过。

    明天他一定要找秦筝算账!

    只是算账之前,他想着今晚要睡哪儿?

    房间已经让给秦筝,他总不能去跟她窝上一晚上吧,万一睡到一半她又发酒疯,他就是找死了!

    可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食物与啤酒的味道,一开始的时候是香的,但现在臭得不行,他将所有的窗子打开之后,目光落在紧闭的房门上,突然露出一笑。

    简昕那么丁点儿大,不占床位,他今晚就与他凑合着。

    房门果然没有反锁,他推开门进去,在墙壁上摸索了阵,就找到了开关。

    摁下开关之后,满屋子明亮,而床上简昕小小的身子睡到床中间,旁边还空出了大块的地方。

    这个时候,容昭熙才露出今晚上第一抹笑容,他走了过去,在简昕的身边躺了下去。

    **

    这几年几乎都是早上六点醒来,所以当醉酒之后还困顿得很,但是生物钟已经习惯,所以大清早的简水澜还是醒了过来。

    醒来的时候脑袋疼得厉害,特别是太阳穴的地方一跳一跳地,动一下就觉得脑袋犹如积水一般,又疼又晕。

    身边的温度还有鼻翼所触及到的熟悉而陌生的气息,让她整个人警惕起来。

    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堵结实的胸膛,简水澜忍着头疼往后退开。

    在看清楚那一堵胸膛的主人的时候,她几乎目眦欲裂,更是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如此惊悚。

    什么时候她爬上了顾琉笙的床,而且还如此亲密地睡在了一起,他们之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她迅速地将身上的被子踢开,开始检查自己。

    身上是一件纯棉的白色宽大睡裙,身体也没有什么异样让她整个人松了口气。

    简水澜如此大的动静,顾琉笙睡得再死也被她给吵醒了,况且他本就是个浅眠的人,就算昨晚上难得睡得这么香甜,可在简水澜退开的时候就已经醒来了。

    他睁眼的时候,就看到简水澜正惊悚地盯着他看,双手捂着胸口,见此,忍不住低低一笑,这还是四年来他第一次醒来一睁开双眼就可以看到她,感觉真好。

    “顾琉笙,你怎么会在这里!”环视四周,这是她的房间没错。

    也就是说不是她爬上这个男人的床,而是这个男人爬上了她的床!

    简直不可饶恕!

    顾琉笙好心情地揉了揉还惺忪的双眼,打了个呵欠,觉得昨晚睡得真香,可谓一觉睡到现在,怀抱温香暖玉的感觉,还跟四年前夜夜抱着她的感觉一样。

    而且生了孩子,那手感与四年前也是一样的,想起昨晚上的事情

    虽然最后还是忍住了,可毕竟有些豆腐在面前也不能白白放过了。

    他平躺着,将她的愤怒与惊悚看在眼里,觉得格外赏心悦目,于是开启了瞎扯模式。

    “昨晚上你喝醉了,拉着我说了好多的话,说一个人害怕非要有个人陪着你,还说这几年来都是独自一个人睡觉,让你觉得非常没有安全感,拉住不让我走,我只好留下来陪你了。”

    胡扯!

    这个男人一定是在胡扯!

    她怎么可能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来,就算她喝醉了,也不会这么胡说八道的!

    简水澜才不会去相信他的鬼话,看到身上的白色睡裙又扯着睡裙问他,“那这是什么?”

    顾琉笙翻了个身,面对着她,笑道,“我送你回房,你就囔着要洗澡,我让你进去了浴室还留在外头等着呢,谁能想到你这么笨,洗个澡就能摔在地上,我只好帮你不相信的话你自己看看右脚大拇指是不是还有些疼?我昨晚上给你上药了!”

    他顺手指了下桌上那一瓶还未放回药箱的铁打损伤的药酒。

    简水澜抬眼去看果然看到了桌上有一瓶前不久才买来的铁打损伤的药酒,而她右脚上的大拇指还真有些疼那

    如果说她在洗澡的时候摔倒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简直不堪设想!

    看到简水澜瞪圆的双眼,顾琉笙忍不住觉得好笑。

    “一切如你所想!”

    他将被踢开的毯子拉高,盖住了胸膛。

    “那么你昨晚上是不是趁着我醉酒的时候”

    “是你醉酒的时候看到我差点把持不住,对着我上下其手,还一直朝着我说胡话,哭得不能自己,硬是要我安慰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问问昭熙,估计秦小姐昨晚上也没少折腾,就是不知道昭熙能不能受得住,那鬼哭狼嚎的,真应该喊你起来欣赏一番。”

    昨晚上算容昭熙还有点儿眼色,及时控制住秦筝没有来打扰他们。

    头痛欲裂,特别是听到顾琉笙的话,她醉酒之后怎么可能做出那些事情

    简水澜头疼地一脚踹向了顾琉笙,“你给我滚开,你以为你的鬼话我会相信?最好昨晚上咱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还不下去!”

    “有什么可羞辱的?咱们以前什么都做过了,否则怎么会有小昕的存在?”

    他掀开了身上的毯子,从床头柜拿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六点多了,我去准备早饭,你要是觉得累就再躺一会儿,小昕那边交给我,等早饭准备好了,我再来喊你起床。”

    他凑了过去,迅速地在她的脸上落下一吻,好心情地下了床。

    然而,简水澜觉得风中凌乱,特别是他这突如其来的一吻。

    拿起枕头朝着他扔去,他已经没了影子。

    昨晚上

    断断续续的片段拼凑不齐,完全凑不出顾琉笙所说的那些事情。

    一定是他瞎扯的吧!

    但是身上这一件衣服

    她觉得一定不是自己换上的,也就是说

    简水澜狠狠拍了下自己的额头,以后绝对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喝酒,一滴酒都不沾!

    梳洗完,顾琉笙心情愉悦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唇角是上扬的。

    想到昨晚上发生的事情,还有相拥而眠的一晚,他就觉得人生妙不可言。

    果然这样的感觉,唯独这个小女人可以带给他。

    出了房间,看到几个窗子都是打敞开的,屋子里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

    他下了楼,发现地板有些油腻,应该是昨晚上容昭熙有打扫过,但是没有打扫干净。

    他想着等准备好早饭,就将地板好好地清洗一遍,当一个称职的家庭煮夫。

    回到厨房,一下子就看到了水槽里堆满了昨晚上的盘子碗筷,剩菜剩饭已经处理好,但水槽里的盘子没有泡水,食物的残渣都留在了上面,这个容昭熙果然没干过家务活。

    顾琉笙难免想到这个世界上像他这样的好男人,估计都快灭绝了。

    所以,简水澜最好要好好地珍惜他!

    将水龙头拧开,一直到淹没上盘子,这才又关上,而后开始忙碌早餐的事情。

    简水澜哪儿还睡得着,一想到昨晚上顾琉笙可能亲自给她换了衣服,甚至有可能发生更为亲密的举动,她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头疼更是剧烈。

    她抱着头下了床,到了浴室梳洗,就看到里面自己替换下来的衣物扔在地上,昨晚上在浴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乱糟糟,整个人萎靡不振,她只好将头发扎起,开始洗漱。

    简昕的作息习惯很不错,一般早晨六点半就会自动醒来,当他揉着眼睛看到身边躺着的人时,不禁大叫出声,“你怎么会在我房间里?妈妈,有怪蜀黍要偷小孩啦!你快来啊!”

    容昭熙是被这小孩子的尖叫声给吵醒的,醒来后看到是简昕站在床上,他笑了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