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4章、只要能博你一笑,我甘愿为你做牛做马
    “乖,叔叔再睡一会儿,还早着呢”说着,闭上眼睛又沉沉睡了过去。

    第一个赶来现场的是顾琉笙,他人虽然在楼下,但是听力极好,很快就冲了上来,推开房门,看到简昕站在床上,而他的床上还有个人。

    看到是容昭熙的时候,松了口气,他走过去将简昕抱了下来。

    “是你容小叔叔,别怕!”

    “顾叔叔,他怎么会在我这边?”简昕不满地指着那个睡得跟猪一样的男人。

    顾琉笙也看到了容昭熙脸上的伤势,特别是额头上的淤青,看来昨晚他并不好过啊!

    “昨天你秦筝阿姨一定是睡在他的房间里,所以你容小叔叔没地儿睡才过来跟你窝着。”

    “哼!我才不要跟他睡一起呢!”简昕气愤地抱住了顾琉笙的脖子。

    “那跟爸爸睡一起,你愿意吗?”顾琉笙带着一丝期盼问他。

    简昕歪着头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了重重点头。

    于是大清早心情愉悦的男人,抱着简昕到了浴室,还耐心地给他挤牙膏,看着他刷牙。

    简昕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刷完牙接过他递来的湿毛巾问他,“顾叔叔,你很高兴?”

    “嗯,今天特别开心,所以给你准备了你喜欢吃的早餐。爸爸跟你妈妈要是和好了,你会高兴吗?”

    正在擦脸的简昕突然顿下了动作,想了想,“可是木爷爷说木叔叔会成为我爸爸的!”

    木爷爷

    木庭

    顾琉笙的眼里闪过一抹阴骘,随即露出一丝笑意。

    “你木叔叔只是木叔叔而已,我才是你的亲爸爸,往后只会对你一个人好,若是你木叔叔当你后爸,往后肯定会给你生弟弟妹妹的,到时候就不会这么疼着你了。”

    一想到简水澜会与别的男人生小孩,他就恨不得撕了那个男人,特别是想到了简水澜还想着给应寒生一堆的孩子!

    “可是木叔叔说会一直对我很好很好的!木叔叔他不会骗人!”

    “那你说是亲爸爸比较好,还是后爸比较好?”顾琉笙怀着期盼问他。

    简昕歪着脑袋想,这个亲爸爸对他是挺好的,可是他妈妈不喜欢啊!

    木叔叔对他一直都很好,而且妈妈很喜欢木叔叔的,妈妈从来不给木叔叔脸色看。

    到最后,顾琉笙也没有从简昕的口中得到答案,但也知道应寒对现在的简昕来说存在着一定的重要性。

    但是简昕的不回答也足以证明了一点,他顾琉笙在他的心里头也有一定位置。

    毕竟从他出生之后,应寒就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而他这个父亲才出现在他的身边几天。

    顾琉笙也不打算为难他,就没有再问他了,在他的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给他洗干净脸又换了一身之前买的那一身红色的亲子装,打算一会儿自己也去换上。

    因为一楼的地板太滑,顾琉笙担心简昕滑到,先让他在二楼自己玩耍,而他很快将一楼的地板清洗干净,而他清洗好地板之后,简水澜这才抱着发疼的脑袋出来。

    而顾琉笙已经将早餐都放到了桌上,看到简水澜萎靡不振的样子,他体贴地端了一杯调好的蜂蜜水到她的面前,温柔一笑。

    “刚醒来头疼着,喝一杯蜂蜜水调解下。”

    实在疼得厉害,简水澜也就不去想这是顾琉笙断来的,接过去就喝,几口喝完。

    简昕看到他的妈妈皱眉,小跑了过去,抱住了她的腿。

    “妈妈,你头不舒服吗?我给你揉揉好不好?揉揉就不疼了。”

    面对简昕的懂事,简水澜觉得特别欣慰,蹲下来将他抱起。

    “不疼了!跟妈妈吃饭去!”

    顾琉笙给他们母子盛好饭,将一碗熬得香糯的粥推到她的面前。

    “小澜,喝点儿粥,等吃饱了再去睡一会儿,昭熙与秦小姐怕是没这么早起来,咱们一家三口先吃早饭。”

    简水澜看到他推来的那一碗粥,看起来还真有些可口,可是想到他大清早的话

    神色很快就拉了下来,她轻哼了声,傲娇姿态地接过。

    “谁要跟你一家三口了?在这里我只跟小昕一家两口!我喝你端来的粥,不代表我跟你没有芥蒂了,请记住你的身份!”

    一家两口

    顾琉笙露出一笑,“只要能博你一笑,我甘愿为你做牛做马!不过是顿早饭而已,我也没想你因为一顿早饭就跟我没有芥蒂了,还有我觉得在孩子面前还是别说出一家两口这样的话,小昕虽然小,但是他很懂事。”

    而后他看向简昕,“小昕,还剩没几天就要开学了,你有没有什么开学的愿望,说不来,爸爸妈妈尽量帮你实现。”

    学习用品,这几天他给他准备了许多,虽然想着简昕在这边读书的时间不会长,毕竟是要回到燕城的。

    但他还是给简昕要读的幼稚园,捐了一笔不小的款项,他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在学习里受了委屈。

    一说到开学愿望,简昕双眼一亮,“开学那天,顾叔叔和妈妈一起送我去上学好不好?”

    顾琉笙面对他这么简单的开学愿望觉得特别心酸,别的孩子都是爸爸妈妈接送。

    而他顾琉笙的儿子竟然将这样平凡的事情当做了愿望,但一切始作俑者还不是因为他!

    他看向简水澜,“你看孩子的愿望多么简单,总不能连这么点儿的愿望都满足不了他吧!”

    简水澜也觉得有些心酸,她想起自己当年读书的时候,始终都是她的母亲或是司机接送,从来就没有父亲的存在。

    小小年纪的她也希望有父亲接送,可是云盛的眼里从来就没有她。

    也许自己从出生的那一刻就不被云盛所喜欢,云盛与她母亲在一起也不过是因为她母亲的能力罢了,既然没有爱,对她的孩子又怎么会喜欢得起来?

    简昕满怀希望地看向简水澜,拉了拉她的手。

    “妈妈,可以吗?”

    她轻轻地颔首,“自然可以的,还有什么愿望,妈妈也给你实现。”

    简昕很快摇头,“没有了,就是有些遗憾我开学的时候木叔叔没有办法赶回来。”

    没有木叔叔,但有顾叔叔也是一样的。

    他可是听丸子姐姐说了,开学那天爸爸妈妈没有一起出面要被别的同学笑话的,还会被孤立,特别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他虽然不怕被孤立,但不想被人笑话没有爸爸。

    不过,木叔叔昨天讲电话的时候答应了他,等他上学了,也会抽时间去接他上下学的。

    顾琉笙拿了一块土豆煎饼给他,“有爸爸也是一样的,多吃点儿,才会更快长高。”

    简水澜看着他们父子互动,眉头忍不住一皱,想要制止,但想到简昕刚才令人心酸的那一个简单而平凡的愿望,也就只好随了他们。

    不管怎么说,顾琉笙确实是他的亲生父亲。

    **

    秦筝是直接睡到午后才醒来的,整个人还有些萎靡不振,脑袋也是一抽一抽地疼着。

    她看着陌生的房间,又见自己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内衣都没脱,怪不得睡得这么难受。

    她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拔掉内衣,总算让她松了口气,差点儿被憋死。

    虽然是平胸,但是被一件内衣束缚着睡了这么久,也足够让血液无法循坏了。

    秦筝很快下了床,打开了房门朝着外头探出了脑袋,也没见个人影。

    不过从自己的位置来看,这是顾琉笙给容昭熙准备的房间啊!

    她很快关闭房门,除了看到容昭熙的那一只行李箱,倒是不见他人影。

    昨晚上她睡在这里,那么容昭熙那货哪儿去了?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快两点了,那么昨晚上该不会与容昭熙他

    几年前的那一次醉酒,她与容昭熙抱成了一团,该不会昨晚上也如此吧?

    不过她记得容昭熙昨晚上似乎没有喝多少,还清醒地劝她们两人少喝一些的,也就是说容昭熙还是清醒当中,那应该不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才对。

    想到自己之前衣着整齐,秦筝还是松了口气,最糟糕的酒后事件并没有发生。

    不过自己全身臭烘烘的,她还是回到简水澜的房间打算洗个澡。

    推开房门才见着简水澜还在睡,也不知道是午睡还是跟她一样从昨晚上睡到现在。

    看到她睡得这么沉,秦筝找到了自己的换洗衣物也没在这边的浴室洗,而是到而来外头的浴室,她看着精致里乱糟糟的自己,浑身的臭味更是让她难以忍受。

    最后一身清爽地出来,就是头疼得要死,她揉着抽疼的太阳穴,觉得许久没有进食肚子饿得厉害,此时正咕噜咕噜地叫唤着。

    刚想去一楼的厨房看看有没有剩饭剩菜,就看到容昭熙从楼梯口走了上来,造型还有些搞笑,脑袋上缠着纱布,眼袋有些深。

    她很快笑了起来,“呦,容昭熙你这是什么造型?脑袋这是怎么了?”

    刚从医院回来的容昭熙看到她笑得灿烂,眼里都是怨气。

    “秦筝,我要是让你在我跟前再喝酒,我就跟你姓!”

    他醒来的时候,额头上的伤口就疼得厉害,昨晚上是肿起来的。

    但是今天一照镜子竟然隐隐有些破皮,还流了点儿血,吓得他午饭都没吃就赶去了医院。

    鉴定结果,轻微脑震荡,他昨晚上竟然被秦筝用酒瓶砸出脑震荡了。

    而这个女人现在竟然还一脸的幸灾乐祸,没想到自己来淮城的第一天就如此遭遇。

    秦筝笑得更灿烂了,“可以啊,秦昭熙,你好!”

    容昭熙差点就吐血了,“你都不记得昨晚上对我做出了什么?”

    秦筝就懵了,“我还能对你做什么?早上醒来我衣着完好,你总不能以为我对你”

    她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发现这个男人的脸蛋与身材还是很不错的。

    “我不至于真把持不住将你给怎么了吧?哎呀,我觉得可能是你想太多,我秦筝的品味没这么低!”

    最多就是两人在那张床睡了一觉,一如当初他们醉酒之后。

    不过当时容昭熙处于清醒状态,还能跟她睡一起,可见这男人对她一定居心不良!

    以为这样她就会跟他订婚?

    啧,她秦筝可不这么随便,没有感情基础绝对不会订婚。

    容昭熙翻了个白眼,她果然一觉醒来什么都给忘记了,幸好昨晚上她的罪证拍了不少。

    于是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打开相册,将照片调了出来,递给秦筝。

    “自己看看,有助于帮你恢复昨晚上的记忆,看完之后你就会明白你是个多么糟糕的女人了!”

    品味没那么低?他容昭熙可是燕城炙热的黄金单身汉之一,看上他的女人如过江之鲤。

    秦筝嗤笑了声,一手揉着疼痛不堪的额头,一手接过他递来的手机。

    看了一眼屏幕,上面是一张狼藉一片的照片,场面有些熟悉似乎是一楼餐厅的地方。

    容昭熙看到她的表情微微一变,站在楼梯旁扶着栏杆,又说,“还有呢,往下看!”

    接下来还是狼藉一片的照片,再之后就是容昭熙凄惨的模样了。

    这额头伤得不轻啊!

    还有那脸上的巴掌印

    她盯着手机屏幕上看了一会儿,又去看他的脸,发现虽然不明显,但仔细看还能瞧出一个大概来,微微有些泛红。

    容昭熙冷哼,“别以为是嫂子的杰作,嫂子早早就让顾总带回去了,这些都是你一个人折腾的,看到那个额头受伤脸上还有明显巴掌印的美男子了吗?额头上就是被你用酒瓶给砸伤的,脸上是被你亲手甩出来的,这些可都是证据!”

    秦筝的唇角抽搐了下,没想到自己醉后这么暴力,还打人了!

    随即,容昭熙又掏出一纸刚从医院出炉的病历,递给她。

    “看清楚了吗?脑震荡!”

    秦筝接过看了一眼,不是脑震荡,是轻微脑震荡!

    她的唇角再次抽搐起来,有些尴尬,看来昨晚上她还真发酒疯了!

    于是夸张地出声,“哎呀,我发酒疯的时候,你就离我远点儿呗,你说一个醉酒的女人下手没个轻重呵呵,多少医药费,我给你出就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