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只要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哪儿来的委屈?
    说着,将手机与病历全都还给了他。

    他哼了声,什么话都没说就朝着房间走去,刚一开门就被里面的气味熏得连忙退了出来,一脸嫌弃地盯着秦筝看,“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臭,都将房间熏臭了!”

    秦筝尴尬一笑,“你能期待一个醉酒的女人,一宿之后能多香甜啊!那是偶像剧!”

    说着也不管他了,朝着楼下走去,打都打了,还能怎么样?

    大不了医药费她全出。

    容昭熙站在门边龇牙咧嘴地盯着那一道消失在楼梯口的身影,跟这个女人订婚?

    往后与秦筝生活一辈子,他觉得自己的寿命一定会被缩短一大半的!

    最后他还是认命地推开了房门,屏住了呼吸朝着窗子走去,将所有的窗子都打开透气。

    秦筝在厨房里果然找到了给她留下的食物,虽然已经凉了,但是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应该是顾琉笙烧出来的饭菜。

    能吃到顾琉笙亲手烧的饭菜的人还真不多,她就是其中之一。

    肚子里饿得难受,她也懒得再热一遍,倒是锅里煲着的汤还是热乎乎的,她盛了一碗直接在厨房里喝了好几口,才觉得肚子舒服了点儿。

    将食物一样样端到了餐桌上,容昭熙也下来了,他中午没吃就直接去了医院,此时看到一桌的食物也觉得饿了,朝着秦筝一努嘴。

    “我中午没吃就去医院了,你去给我准备碗筷。”

    “你是手残还是脚残了?”

    秦筝白了他一眼,没打算去给他装备碗筷。

    容昭熙在她的对面入座,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脑震荡,你看到我这样,你就不心虚?”

    秦筝将碗里的汤给一口气喝完,然后将瓷碗递到他面前,另一手指着自己的脑袋。

    “来,你用这瓷碗往我这边砸,给你砸出个轻微脑震荡,如何?”

    容昭熙唇角一抽搐,这个女人果然比他狠多了!

    他终于死心,起身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秦筝冲着她的背影啧了声,“我秦筝是个你使唤得了的人?”

    不过这脑袋还真疼,她好想用手里的碗将自己的脑门敲上几下。

    容昭熙端了碗筷过来,在秦筝的对面入座,夹了一块烤翅吃了一口,一脸的嫌弃。

    “凉的,你怎么就不去热上一番再吃?”

    这个女人对待生活是不是太随便了?

    秦筝嗤笑了声,“大热天的吃点儿凉的又怎么了?你就是毛病多,想吃热的你自己去!”

    “我是病患咧,秦筝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容昭熙立即有意见地大叫出声。

    “嫌弃你就别吃!”看到那一盘烤翅并没有多少,她直接将盘子端到了自己面前。

    这一副护食的举止还有没有女人的样子了?

    容昭熙想到自己都被她打成这样了,这个女人连热个饭菜都不可以吗?

    一句道歉都没有,就那几个医药费

    他容昭熙最不缺的就是钱!

    “秦筝我告诉你,你把我打成这样,你就不能、不能将姿态放低一些吗?”

    秦筝冲着他翻白眼,“不能!首先我打你那是我发酒疯,完全不懂得自己在做什么,而你是个清醒的,我打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跑?你自己眼巴巴地凑过来让我打,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是很无奈啊!”

    她双肩一耸,觉得自己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这还有理了?要不是我昨天晚上拦着你别去敲顾总与嫂子的门,你昨晚上估计都被扔出去了!”

    这个女人竟然还有脸理直气壮了,真是要气死他了,想到昨晚上的秦筝,真想分分钟将她消灭。

    别去敲顾总与简水澜的门他们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筝觉得事情有些不妙,忙问他,“昨晚上他们睡一间房?”

    若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之间的关系岂不是要缓解了?

    他们本来就是夫妻,睡一间房怎么了?

    秦筝冷哼,“让水澜这么快原谅顾总,实在是有些便宜顾总了!”

    以她对简水澜的了解,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原谅一个让她失望的男人才是,但他们是怎么就睡到一间房的,该不会昨晚上还发生了她不知道的事情?

    想到简水澜这个时候还在睡觉,她就觉得应该是发生关系了!

    “顾总这几年也不好过,好不好!”容昭熙觉得自己得为他说几句话。

    “那还不是他活该!啧!”

    秦筝懒得再理会他,反正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简水澜醒来不就知道了,如果他们夫妻之间能因为昨晚上醉酒之后而有缓解,她也乐见其成。

    容昭熙还想为顾琉笙多讲几句,但想到秦筝的态度也就沉默了。

    食物已经凉了,一个吃得津津有味,一个有些嫌弃但最后也就没再说什么。

    所以这一顿饭,两个人也算是吃得和谐。

    **

    这一觉,简水澜是睡到了晚上,觉得整个人都舒坦了许多,头疼症状也在减少。

    两个女人终于碰面,都从对方的眼里感受到了对方的萎靡不振。

    秦筝看向正在喝水的简水澜,想起容昭熙的话还是觉得好奇得很,眼珠子一转,她问,“据说昨晚上你跟顾总睡一块儿了,现在你们是什么关系?”

    简水澜还算淡定,最起码没有将口中的水给喷了出来,吞下之后,看向秦筝,“没关系!”

    秦筝可不相信,朝着她走近,“老实交代,你们之前肯定发生了什么,毕竟都已经”

    简水澜直接白了她一眼,“醉后的事情当不得真,况且我与他没有感情了!昨晚上是睡在了一张床上,但是什么都没发生,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发誓!”

    也算顾琉笙识相,若是真敢趁她喝醉之后与她发生了什么事情,绝对将他赶出去。

    她可不会因为他是简昕的亲生父亲,就对他手下留情的。

    听到简水澜都这么说了,秦筝也相信了她的话,就是有些不死心。

    “都睡到一起了,怎么就没发生点儿事情呢,顾总他”

    秦筝的目光在屋子里扫视了一番,神秘兮兮地问,“顾总他该不会是不行了吧?”

    毕竟这么多年不近女色,这突然就碰上了一下子接受无能?

    “你怎么不去问他行不行?”

    她一耸肩,将杯子里的水全数喝下。

    “我要是去问顾总,你觉得我还能有命吗?”她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简水澜笑了笑,问她,“昨晚上你跟容昭熙怎么样了?”

    她走了过去,将手搭在秦筝的肩膀上,“是不是太过激烈了,看看容昭熙大中午的都赶不上吃饭就去了医院。”

    “还能怎么样,就是我发酒疯将他给砸成脑震荡,也算是他活该!别想转移话题,现在正在谈论你跟顾总的事情呢,我觉得吧,你看看这几天顾总又是在家里带孩子的还将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一日三餐都是由他来。

    说真的,在这点上面我还真有些佩服他了,而且这几年顾总一直都在找你,身边并没有别的女人,你能不能给点儿好脸色看?”

    如若几年前她也不会这么为顾琉笙说话,但是这几年顾琉笙对简水澜的感情她还是看在眼里的。

    而且他们之间早就没琉璃什么事情,如今的琉璃压根不成气候,成不了威胁。

    简水澜默默地盯着秦筝看,许久问她,“你被他收买了?”

    “怎么可能,我就是觉得在我眼里顾总还是个挺不错的男人,不过选择权在你手里,要是举得应寒比他更适合的话,我也支持你跟应寒在一起!”

    应寒她是得不到了,与其将来便宜别的女人,还不如便宜自家姐妹。

    简水澜却不想多谈关于顾琉笙的事情,“这些事情顺其自然吧,我与顾琉笙怕是不会再走下去,而与应寒我觉得也不适合,我已婚,而且还生过孩子,应寒那么完美的一个恩,你不觉得我若是跟了他,实在是委屈了他吗?”

    秦筝却不这么认为,“只要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这就足够了,哪儿来的委屈?”

    “不说这了,你这手机已经好些天没开机,有些事情躲避也不是办法,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难不成你就永远躲着他?这事情你是受了不少的委屈,但毕竟是赵夫人的错,有什么事情你好好跟赵弦说清楚,要是不适合的话也说清楚了,毕竟你们现在年纪也都不小了。”

    四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她们都不是当初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的女生,而四年后赵弦的年纪也大了,如果不能与赵弦走到一起,那就斩断了他的希望,这样对谁都好。

    秦筝沉默了下来,取过桌上的玻璃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喝了几口,而后将杯子往桌上一放。

    “你说的没错,我逃避也不是办法,事情总是要解决的,我对赵老师也许从一开始就少了男女之情,所以这么多年之后也没有进展,看来他是不适合我的,特别是现在赵夫人对我意见这么大,我若是强行与他在一起,往后我爸妈也要被这个老女人看不起的!”

    赵夫人那样尖酸刻薄的女人,若是见着了她父母,肯定也是冷嘲热讽。

    秦筝回到了房间,找出被她关机好几天的手机,拿着手机犹豫了好几下,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终于决定开机。

    不管怎么说,她也逃避了好几天,可是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赵弦对她好,对她有情,也追了她这么多年,她确实耽搁了他。

    既然觉得自己不会接受他,那就趁早断了他的心思。

    往后也许还能再当朋友,也许什么都不是了。

    与赵弦当朋友,她还是很乐意的,抛开赵弦的母亲,赵弦还是很不错的一个人。

    按下开机键,当手机开机之后,一条条的信息进来,滴滴答答响个不停。

    当看到大部分都是赵弦的未接来电与他发来的信息,秦筝几乎可以想象出赵弦找疯了她。

    而其中也有好几个容昭熙的未接来电与他发来的一条信息:秦筝,有你这么一关机就关上这么多天的吗?还活着的话,就赶紧吱一声。

    而后几乎都是赵弦发来的信息,一条条,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他的担忧与歉意。

    赵弦:我知道这事情我母亲太不厚道,错在于她,给你造成的伤害我真的很抱歉,秦筝,接我电话,我想跟你好好说清楚,别因为我母亲的行为你就将我拉入黑名单。

    赵弦:咱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为人如何,对你如何,你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件事情我站你这边,我也跟我母亲解释清楚了,你接我电话,好不好?

    赵弦:秦筝,你已经好些天没有开机了,我找了你好久,去画廊找你也找不着,你到底去了哪儿?不管事情如何,你总不该如此逃避,很多事情都是要当面解决的。

    赵弦:画廊里的员工说你去度假了,既然如此,我等着你回来,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

    赵弦:我母亲误会你跟我的关系,还如此羞辱你,我想是因为吴琳琳在我母亲面前挑唆才会如此,我已经警告过吴琳琳了,看到消息后,请你务必联系我。

    赵弦的消息发了不少,几乎每天都发,除了短信还有一些社交软件都发了。

    她刚将信息读完,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秦筝也被吓了一跳。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赵弦的。

    还真会找时间呢,她这才刚开机,他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等到铃声响到了尾声的时候,秦筝才慢悠悠地接起。

    “什么事情呢?”

    那边传来赵弦低低一笑又类似松了口气的声音,“你总算是开机了,我找了你好久,秦筝,你这是去哪儿度假了?我问了画廊的员工,她们都并不清楚。”

    “赵老师家里有钱,动不动就是出手五十万的支票,我想你要是真想知道我去哪儿的话,也不难吧,我想赵老师也不过是嘴巴上说说想知道我去哪儿的吧!”

    面对秦筝冷漠的声音,赵弦苦笑。

    “我没有去查你,担心让你反感了,所以我在等你。虽然等了好几天,但是现在你愿意开机,愿意接听我的电话,我还是很开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