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7章、小澜,咱们的婚礼可以请秦小姐当伴娘
    顾琉笙订了包间,也提前点好了餐,等他们到的时候,精致可口的饭菜正上桌。

    还有一束包装雅致的香槟玫瑰,与两只用好看的包装纸包着的礼物,他将两个礼物各推到他们的面前。

    “拆开看看是什么礼物!”

    简水澜看了一眼礼物,并没多大兴致。

    简昕倒是一双眼睛都亮了,“顾叔叔还给我准备了礼物?”

    “嗯,你拆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简昕接过精美的礼物盒子,很快就拆开了包装纸,等包装纸都拆开之后露出一只高质量的蓝色盒子,上面还有可开的卡通图案。

    在顾琉笙的鼓励下,简昕将盒子打开,看到一只蓝色的手表,简昕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奇地拿了起来要戴在自己的手腕上。

    顾琉笙取过他的手里的手腕给他戴上,“这是电话手表,要是想爸爸妈妈的话就给我们电话,知道吗?要是爸爸妈妈找你的话,也可以打给你。来,爸爸教你怎么使用。”

    简昕安静地听着顾琉笙给他讲解,没一会儿就懂得如何使用了。

    父子两人还尝试了几次,简昕得到这一份礼物特别开心。

    “谢谢顾叔叔!”

    看到简昕是真的喜欢,也不枉他亲自去商场挑选还将这儿童手表研究了一遍。

    儿子是满意了,可是老婆似乎还不满意,而且也没有拆开礼物的想法。

    顾琉笙给简昕投了一记眼神,简昕立即明白,将桌上的礼物拿到简水澜的手里。

    “妈妈,你拆开看看是什么东西好不好?我很好奇!顾叔叔送给我的手表,我很喜欢!”

    简水澜瞥了一眼顾琉笙,投给他一记眼神:你这么献殷勤,也不过是白费力气。

    顾琉笙回她一笑:我会继续坚持,继续努力。

    简昕没有看明白他们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拉了拉她的手,撒娇出声,“妈妈——”

    简水澜轻轻一笑,轻轻握住了简昕的手。

    “我看就是了!”

    她拆开了包装盒,看到里面是只墨蓝色的盒子,看到那牌子的时候自然清楚里面是价值不菲的珠宝。

    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一条很漂亮的玉手链,冰花芙蓉玉。

    每一颗大小一致,色泽温润纯净,粉紫色分布得很匀称。

    “东西不贵,但是看着很别致,你的手腕纤细白皙,戴上一定很漂亮!”

    然后简昕听到这话的时候,满怀期待地盯着她看,简水澜知道他的意思,但最终还是没有让他如愿以偿,她将盒子盖上放到一旁。

    “再不吃饭就要凉了,吃完饭还要午睡。”

    简昕只好点头,默默地接过简水澜盛给他的一碗汤慢慢地喝着。

    顾琉笙虽然想看看她佩戴上的模样,但也知道可能性不大。

    不过简水澜没有直接将礼物扔还给他就已经很不错了,剩余的,他再慢慢努力就是。

    **

    这一天,一直到晚上很晚了,应寒还是没有给她回复信息。

    简水澜想着此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应寒在忙也该到了休息的时间。

    她又给应寒发了一条信息:这么晚了,你在吗?

    等了几分钟之后,还是没有收到应寒的回复。

    于是给他拨打了电话,才发现对方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也许手机没电了,她想,等到明天应寒看到信息还有未接来电一定会联系她的。

    这个时候简昕已经早早睡下,她穿着睡衣走到客厅,见着客厅里还坐着三人。

    顾琉笙与容昭熙正在看体育频道,两人也算看得津津有味,而秦筝独自坐在一旁捧着手机看偶像剧。

    顾琉笙最先看到简水澜走出来,问她,“肚子饿不饿,我给你准备点儿夜宵!”

    简水澜没有理会他,朝着冰箱的方向走去,从里面取出两个蛋糕,将其中一个递到秦筝面前。

    “给你,饿的话,冰箱里还有面包之类的。”

    秦筝接过,目光不离手机屏幕上,吃了一口含糊不清地出声,“好,知道了。”

    顾琉笙看到她打算吃一块蛋糕将就,起身走了过来将她手里的蛋糕取走。

    “我去给你煮一碗面条,这么晚了还吃这么甜的食物不好!”

    简水澜嗤笑,“我吃了这么多年也没觉得它哪儿不好!”

    秦筝看着手里的蛋糕,又吃了一口,决定帮顾琉笙一把。

    “顾总,麻烦也来一碗呗,我陪着水澜一起吃!我记得冰箱里还有虾,我要八只虾,还要八颗丸子,火腿肠两只,荷包蛋两个,牛肉麻烦也帮我多放一些,谢谢顾总了!”

    正好,她也有些想吃了。

    容昭熙一听也有些饿了,“我也来一碗,跟秦筝的一样,辛苦了顾总!”

    顾琉笙看向简水澜,“你要是想吃的话,我顺便煮他们的,若是不愿意吃,也就不煮了!”

    他顾琉笙除了给自己的妻儿煮饭,什么时候如此伺候过别人了?

    所以说这是**裸的威胁?简水澜多想从他的手里抢走蛋糕直接糊他脸上。

    一番话,秦筝与容昭熙眼巴巴地朝着她这边看过来,简水澜深呼吸了口气,反正她也饿着。

    既然顾琉笙想要献殷勤那就献吧,反正一开始就已经跟他说过别白忙活了。

    “好,我跟秦筝也要一样的,再多加点儿青菜,没有达到五星级的级别,我不吃!”

    她却不知道她傲娇地说完这一番话,对于顾琉笙有多么受用,他简直爱死了她这一副样子,比起压根当他不存在的时候顺眼了许多。

    “好,你在这边陪着他们看电视,我很快就会煮好。”

    他好心情地吃了一口手里的蛋糕,眉眼里都是笑意,便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择菜,清洗青菜,将牛肉切好片,清洗了半盘的大虾,还有一盘的丸子,火腿肠与鸡蛋也都取了过来。

    他很快开火,动作训练有素,没一会儿厨房里就散发出一股食物的香气。

    秦筝来淮城也没几天,但是顾琉笙的表现她还是看在眼里的,这些天家务活几乎都是他全包,一个大男人干起这些活来,压根不比女人逊色。

    一日三餐也都是顾琉笙准备,甚至是简昕的衣服,原本是简水澜手洗,但自从顾琉笙来了之后,都是他手洗的。

    可是对于这些反锁的家务活,顾琉笙可谓任劳任怨,还乐在其中。

    刚过来淮城的几天,简昕都是跟在顾琉笙身边,顾琉笙虽然没有照顾孩子,但还是将简昕照顾得很好。

    这些事情,秦筝是看在眼里的,也替简水澜感到欣慰。

    容昭熙看到顾琉笙很快就下楼,夜深人静时,可以听到厨房里锅铲相碰的声音,丝丝的香气萦绕在空气中,让他忍不住深呼吸了口气。

    他看向坐在一旁的简水澜,想了想觉得自己真该为顾总说几句好话,毕竟过来吃了好几天的白食。

    “嫂子,我觉得你真该好好考虑下顾总,这世上真没顾总这么好的男人了!”

    这话还真是出自肺腑之言,这么能干的男人只怕普天之下真的没有了,别说权势熏天,就是他干起家务活这一点,就让容昭熙佩服。

    他们容家的男人也都算不错了,但是比起顾琉笙还是差远了。

    秦筝也点头,“能在家带孩子,能下厨,能干家务活,还能招待客人,对你也算长情,除了一开始犯了点儿傻之外,我还真觉得这个男人适合过一辈子,要不你也别考虑应寒了,直接跟顾总在一起得了,反正你们结婚又生了孩子,大不了之后拿乔一些,如何?”

    她是真担心简水澜错过这么好的男人,往后后悔莫及。

    简水澜看向他们两人,“你们也别顾着说我,最起码我孩子都已经读幼稚园了,而你们的年纪与我差不多,目前可还是单身呢!”

    她巧笑倩兮地看向容昭熙,“容昭熙,容伯母应该催你催得紧吧?”

    这可是四年前容夫人就开始撮合他与秦筝,可四年之后呢?

    她又看向秦筝,“你的初恋呢?除了几年前对应寒有过喜欢,可是真正交往的也没一个吧!你还好意思说我呢,你说说你现在都几岁了,还不去谈一场恋爱!”

    秦筝觉得隔了几年之后,跟她的好朋友也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了。

    有这么戳人伤口的吗?

    她默默地移开了视线,看着手里剩余小半块的蛋糕,全部塞到了口中。

    一杯水递到了她的面前,“可别噎死了!”

    秦筝哀怨地接过水,等到将蛋糕艰难地吞咽下去,又喝了好几口的水才出声,“

    咱们说到底还是生疏了,以前你哪儿会这么插我刀子呢!”

    “不插你刀子,你还以为自己刚大学毕业呢,说真的,去找个男人好好谈一场恋爱,要是觉得容昭熙不符合你的要求,我真给你介绍几个不错的,如何?”

    容昭熙冷哼了声,“嫂子你这话不是在埋汰我吗?什么叫我不符合秦筝的要求了?我容昭熙洁身自爱,家世清白,又是个年轻有为的踏实青年,怎么就不符合秦筝的要求了?是她不符合我的要求好不好!”

    “呦——”

    秦筝立即就有意见了,一脚直接朝着容昭熙的小腿踹了过去。

    “我这样貌美如花的美少女,怎么就不符合你的要求了?”

    她踹过去的力气不小,容昭熙被她踹中,疼得一阵龇牙咧嘴。

    “你这样暴力的女人娶回家,我还能长寿吗?秦筝,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就不能温柔似水吗?”

    “说得好像我就愿意嫁给你似的,啧——你想要温柔似水的女人,怎么就不答应了纪晓晓的追求?人家小姑娘都追了你二十多年了,你怎么就不去成全了她?

    我瞧纪晓晓就挺好的,肤白貌美,家世与你也算是门当户对,还对你一心一意,错过她,你估计就得单身一辈子了!”

    秦筝还是忍不住想为纪晓晓说几句话的,毕竟这几年纪晓晓对容昭熙的感情,她还是看在眼里的。

    能这么固执地喜欢一个人如此长久,当真不容易,奈何容昭熙死活觉得厌烦。

    要是有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男人,无怨无悔地追了她二十几年,而且还对她一心一意,她绝对不会像容昭熙这般。

    一说到纪晓晓,容昭熙干脆不说了,他说不过。

    三个人聊了些话,顾琉笙已经端来了两大碗面条,一碗是他自己的,另一碗则是放在了简水澜的面前。

    “你尝尝看合不合你的胃口,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再重新煮就是。”

    秦筝与容昭熙则是眼巴巴地望了过来,“顾总,我们的呢?”

    顾琉笙看向他们两人,“你们自己去盛,锅里还有不少。”

    能给他们煮夜宵就已经很不错了,两人也不敢指望让顾琉笙盛好面条端到面前,很快就起身朝着楼梯口跑去。

    秦筝担心容昭熙将料都捞走,迅速地跑下了楼。

    简水澜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觉得这两人放在一起也算挺热闹的。

    她看着碗里的面条,看起来确实很不错的样子,特别是放在上面的青菜与两个荷包煎蛋,颜色搭配起来极为好看。

    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顾琉笙则是期盼地看着她的反应。

    他觉得今晚上这厨艺发挥得不错,在楼下的时候他也先尝过了,连他向来挑剔的人都觉得不错。

    简水澜应该会给他点儿面子吧!

    简水澜先喝了一口汤,觉得这浓汤还不错,又吃了口面条,劲道也好,吃起来不会软塌塌的有一种糊掉的感觉。

    又挑剔地尝了一口牛肉,入口的牛肉带着一股浓香,吃起来倒是挺美味的。

    但是在顾琉笙期盼的目光中,她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勉勉强强算你合格吧!”

    虽然评价不高,但顾琉笙已经很满足了。

    只要她愿意吃就好!

    他加深了脸上的笑容,将自己碗里的牛肉又挑了几片放到她的碗里。

    “多吃点儿,你带着孩子很辛苦,往后想吃什么都告诉我,我来下厨,这么晚了吃蛋糕太甜腻了。”

    “吃得这么好,我怕胆固醇太高死得早!”简水澜翻了个白眼给他。

    顾琉笙轻笑了声,“不会的,要是真有那么一天的话,你也别怕,我陪着你,咱们上天入地都会在一起的!”

    这个时候说这么深情的话,他应该伸出手握住她的手,或是给她一记深情的热吻或是拥抱。

    但是顾琉笙可不敢有这样的举动,否则一定会惹恼了这个女人。

    “我却没打算跟你死在一块儿,我儿子还小,必须好好活着。”

    说完这一句话,简水澜就不打算再理会他,埋头吃着面条。

    没多久秦筝与容昭熙就上来了,一人端着一只大碗,走在后面的容昭熙还在喋喋不休。

    “说好的八只虾,为什么我只有六只,丸子就只有五颗,荷包蛋都少了一个,牛肉也这么少,倒是一碗里全是面条,秦筝,一定是你黑了我的荷包蛋,对不对?”

    他不过就是晚了几步到厨房,结果秦筝估计将大部分的料都捞走了,剩余一个锅底都是面条。

    秦筝冲着他吐舌头,“有本事来抢啊!”

    边说边喝了一口汤,“我都吃过了,你敢吗?”

    没想到容昭熙却来了一句:“亲都亲过了,有何不敢?”

    秦筝被他一句话堵得死死的,站在楼梯口瞪他。

    容昭熙满足了,他总有法子治好这个女人的。

    然而容昭熙的这一句话,却被简水澜给听到了,她的目光暧昧地在两人之间打量,最后率先出声,“原来你们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秦筝,你还隐瞒我!”

    秦筝,“”

    容昭熙,“”

    顾琉笙看向他们两人,“我觉得你大哥的提议很不错,还真可以先订婚,好久没有热闹过了,不如挑个日子回去燕城如何?”

    这样一来,秦筝订婚,简水澜一定也会带着简昕回到燕城,简昕从出生后就没有回过燕城,而简水澜也好几年没有回去燕城了。

    若是他们母子回到燕城,正好让他爷爷看看他们母子。

    老人家年纪大了,虽然身体看起来还算硬朗,但是飞机几个小时也有些吃不消。

    秦筝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一声不吭地埋头苦吃。

    容昭熙也端着面条走来,“这事情再说!”

    秦筝终于忍不住了,“我认为没有说的必要!”

    简水澜惆怅,这么两人何时才能在一起?

    顾琉笙倒是不理会他们了,看向简水澜,“小澜,挑个时间咱们回去一趟燕城,结婚这么多年一直欠你一场婚礼,正好目前秦小姐尚未结婚,咱们可以请她当伴娘。

    四年前,在你离开的几日后,婚纱终于送了过来,可是新娘却不见了!这四年来你的身材并没有改变,我想你穿上去一定很合身,那一套婚纱,可以说是举世无双。”

    因为设计者是他。

    简水澜侧过脸看他,眼里染上几分嘲讽,“你确定那婚纱就是给我准备的?”

    自然不假,很多年前就想给你一场婚礼,只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实现。

    简水澜不想提起琉璃,索性也就不再说话。

    顾琉笙知道她的心结所在,轻叹了声,抬手轻轻地覆上她的左手。

    “从咱们结婚之后,我对你有了感情,我所想的都是你,并没有别的女人,那一套婚纱真是只为你设计的!等到你看到了婚纱你就会明白了,都是按着你的喜好设计的。”

    秦筝一脸的艳羡,“以后我也要找一个能为我亲自设计婚纱的男人,否则就不嫁了!”

    容昭熙瞥了一眼秦筝,唇角微微一动,到底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简水澜抽回了自己的手,甚至嫌弃地擦拭了几下被他碰过的手背,一句话也没说。

    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顾琉笙也没有再说什么,吃上几口,偶尔默默地看一眼身边的女人。

    他觉得这样子也挺好的,起码不再是回到家里单独一人,那样的落寞他真不想体会了。

    如今在这边有妻有儿,每天热热闹闹的,让他觉得特别充实。

    **

    隔日一早,简水澜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手机,发现还是没有收到应寒发来的信息。

    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很快给应寒拨打了个号码,然而应寒的手机依旧是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这几年来,她拨打应寒的手机,从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

    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她又给应寒拨打了号码,还是无法接通。

    简水澜想着也许应寒是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或者手机没电他尚未发现。

    只是当中午的时候又给应寒拨打了号码之后,应寒还是无法接通的状态,她就有些急了。

    一整个中午,她有些魂不守舍的,就是吃饭的时候也是如此。

    顾琉笙也发现了她的异常,给她夹菜的时候,顺便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看你一整天都有些魂不守舍的?”

    其余三个人也都朝着简水澜看来,秦筝也问,“你怎么了?中午这汤你都喝了三碗了!”

    “妈妈!”

    简昕朝着简水澜看了过来,拉了拉她的手。

    简水澜这才回过神来,看到简昕碗里的汤就剩余一个底,便往碗里盛了一大勺的汤。

    “没什么,都吃饭吧!”

    顾琉笙却不相信她所说的没什么,但既然她不想在这边说,等下他再问就是。

    秦筝也不相信,但看到她不想说,也就作罢。

    反正有个人会比她还要担心,她瞎去凑什么热闹。

    吃过午饭之后,顾琉笙收拾碗筷,秦筝像个大家闺秀一样坐在钢琴前弹钢琴,但她毕竟对钢琴不在行,所以弹出来的声音有些不堪入耳,容昭熙被她吵得烦,便回了房。

    简昕看到秦筝弹得比他的还要烂,倒是有了兴致,坐在一旁看着,偶尔伸手捣乱几下。

    简水澜回到了房间,又尝试给应寒拨打电话,听到还是无法接通的状态,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

    她很快从通讯录里找到了木庭的联系电话,犹豫了下,拨打了出去。

    木庭是个严肃的男人,她是有些发悚的。

    电话响了好几声,木庭才接起,“怎么想着给我电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