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她在为别的男人担心,让他难以接受
    秦筝立即露出一脸讨好的表情,“你就帮帮我吧,顾总答应我了,只要知道你在烦恼什么,晚上就给我炸虾球吃,还有东坡肉与爆炒小龙虾,你也知道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菜,可是好久没有吃到了,特别是我想经过顾总的厨艺,一定比外头的还美味,没就告诉我吧!”

    所以说,秦筝这是打算为了三盘菜出卖她?

    简水澜有些无语一笑,“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我一直都联系不上应寒,已经有十来天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之前的还觉得联系不上应寒没什么,可是现在木庭也没接过我电话,我就有些担心了,木庭就是应寒的父亲。”

    事关应寒的事情,秦筝也着急了起来,“十几天联系不上人,怎么会这样?”

    怪不得这几天简水澜心不在焉的,特别是这几天就是说话都少了起来,成日里将自己关在画室里。

    简水澜摇头,“我也不知道,小昕开学那天我给他发了几张简昕开学时候的照片,但是应寒没有回复,平日里我给他信息他都回复得很及时的,而小昕开学的事情应寒是知道的。

    应寒这些年来也几乎将小昕当成他的孩子,参与了他这三年来的生活,对于应寒来说,不能参与简昕的开学典礼,可以说是遗憾的,可是那一天之后,我就联系不上应寒了。”

    特别是现在木庭她也联系不上,她便开始胡思乱想,就担心应寒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她想起几年前,顾琉笙联系不上的时候,在江城发生了爆炸案。

    秦筝也担心了起来,“应寒这一次到底是去哪儿执行任务?怎么会这么长时间?”

    她对鬼门关并不怎么了解,也就知道一个朗月,之前是作为简水澜保镖的存在。

    “我也不是很清楚,鬼门关的事情我知道得不多,平日里应寒也只是稍微提起一些。”

    秦筝想了想,“既然连你也不清楚,不如这事情还是告诉顾总吧,你也知道他的能力,想要查下应寒现在在哪儿应该不是难事,总比你担忧了这么多天,如今我也知道了也要开始担心了!应寒现在虽然不当明星了,可我毕竟还是他的小雪花!”

    这些年来她的一些昵称都是应寒手里的风筝,可是一直都没有变过的,她要当应寒一辈子的小雪花。

    简水澜也清楚顾琉笙的能力,然而

    她实在不想与他有过太多的牵扯,也不想欠他人情,可如果不知道顾琉笙的话,她现在又联系不上应寒。

    其实之前她也在犹豫要不要找顾琉笙帮忙,但是一直拉不下这一张脸。

    看到简水澜还犹豫不决,秦筝便帮她拿定了主意,“现在我现在为了那几盘菜都打算出卖你了,应寒的事情我肯定是要告诉顾总的,至于顾总知道后要不要帮忙还不一定呢!

    毕竟这四年来你跟应寒一直都待在一起,还住他的房子,让顾总找了你这么多年,他现在对应寒一定充满了敌意,也许知道应寒现在联系不上,还在心底骂他活该呢。”

    简水澜一想也是,顾琉笙就算知道现在应寒联系不上,估计暗中偷乐。

    她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秦筝就已经离开了画室。

    她轻叹了声,想着或者该找顾琉笙帮忙。

    秦筝在客厅里没有找到顾琉笙,问容昭熙,“顾总呢?”

    容昭熙瞥了她一眼,指了指顾琉笙的房间,一声不吭地继续打游戏。

    敲响了房门,没一会儿顾琉笙就过来开门,看到是秦筝,问她,“套出话来了?”

    秦筝笑了下,“我秦筝出马,没有什么是搞不定的!不过这一次事情有些棘手了!”

    毕竟还得依靠他,所以秦筝的态度还是挺好的。

    棘手

    对他来说除了现在简水澜不跟他回去燕城是最棘手的事情,还真没遇上多少棘手的事情。

    “你也别卖关子了,说吧,小澜是为了什么事情忧心忡忡的?”

    秦筝就这么站在了门边,将刚才简水澜说的事情完完全全地告诉了他。

    之后,一双眼睛晶亮地盯着他看,“顾总,您一定会出手帮忙的吧?现在应寒联系不上,我们能指望的也就只有你了,你总不能看着水澜一直都这么忧心忡忡下去吧?她现在将自己关在画室里,可是压根没有画上什么东西,我去看她的时候都在走神,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四年的相处,这一份感情一定比她对应寒的还要深厚,而且应寒对简昕也那么好。

    容昭熙在一旁打游戏,听到秦筝这话的时候,本来想脱口而出一句:也可以指望我啊!

    可一想到这说不定是个顾琉笙赢取简水澜信任的一个契机,也就只好当做事不关己了。

    以容家的势力想要查找一个人的处在也不难,不过这事情跟他似乎没有多大的关系。

    应寒失踪他怎么就有那么点儿窃喜呢?

    想到这几年来秦筝心心念念的男人不见了,他就莫名觉得松了口气,每次跟秦筝互相发消息的时候,看到她使用了这么多年也没换过的昵称,就觉得碍眼。

    顾琉笙也没想到简水澜心不在焉了这么多天是因为应寒,应寒失踪

    他没有回答秦筝的话,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话:“答应你的那三道菜,晚上会实现。”

    然后他将房门关上,秦筝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又想到应寒的情况,忍不住有些忧心忡忡。

    这应寒这么多天联系不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琉笙躺在了床上,想起应寒这四年来与他的妻子,虽然没有住在一起,但是那一份感情一定极为深厚。

    他与简水澜从认识到结婚到相处也不过是两年的时间,中间分开的四年。

    她与应寒的联系最多,可以说应寒认识简水澜的时间比他顾琉笙的还要长。

    这一点就足够让他嫉妒了,此时应寒的失踪,他自然有些开心。

    可是又真正地开心不起来,因为不过是联系不上人,简水澜就忧心忡忡了这么多天。

    她在为别的男人担心,这一点,让他难以接受。

    顾琉笙躺了没一会儿就做出了一个决定,也许这一次是他亲近她的一个契机。

    虽然不想管应寒的事情,可是能让简水澜信任他,接纳他,区区一个应寒又如何?

    而且,若真是应寒出了事情,他将应寒救出,也算是应寒欠了他一个人情。

    顾琉笙很快重新打起精神,给宋微打了个电话。

    “马上去查木映晗与木庭的下落,一旦有消息立即给我。”

    既然是应寒那边极有可能出事了,那么接下来,他怕是不能继续在家里相妻教子了!

    宋微的消息两天之后就送来了,应寒是在l国失踪的,这一次应寒的任务是亲自保护一批稀世珍宝安全送到l国的南宫家,可是珍宝已经送到了南宫家,但之后应寒就失踪了。

    这一次出席任务的好几个鬼门关的成员,也在这一次的任务中也失踪了。

    其中除了应寒还有朗月,可以说是鬼门关的第一与第二加上排行前几的好几个都不见了人影。

    而木庭就是为了这一件事情赶去了l国,毕竟若是这次出席任务的人若是遭遇到不测,那么对鬼门关来说是个致命伤。

    不得不引起木庭的注意,特别是木映晗还是鬼门关少主,将来是要继承鬼门关的一切。

    l国,南宫家,顾琉笙并不陌生,顾家与南宫家在生意上也有一些来往。

    南宫家在l国的存在,犹如顾家在燕城的地位一般,南宫家的生意做得很大,可以说几乎与顾家要不相上下。

    既然应寒是在将珍宝送到南宫家之后才出事的,那么他该去一趟l国会会南宫家的家主了。

    南宫家这一任的家主还挺年轻的,年纪比他小上几岁,但自幼天资聪颖,所以被选上当了南宫家的家主。

    合作过几次,所以对于现任南宫家的家主并不算陌生。

    几次的接触,他倒也欣赏南宫家的现任家主。

    既然打定了去l国的主意,顾琉笙打算明天一早就离开,就是有些舍不得他的妻儿。

    晚上的时候,一家三口聚在一起,还有两个来这边一住就是二十来天的客人。

    饭后顾琉笙让简昕回房间做他出了几道算术题,看到简水澜就要跟着简昕过去,便出声留住了她。

    “小澜,我想跟你说说应寒的事情!”

    若是说说他们两人的事情,简水澜怕是不会有任何反应,可是事关应寒的事情,他相信简水澜必定不会对他无动于衷。

    所以当看到简水澜停下脚步的时候,他的心里极为复杂。

    快跟到房门口的简水澜听到关于应寒的事情,心里一咯噔,回头朝着他望去。

    顾琉笙看了一眼秦筝与容昭熙,容昭熙很自觉地回到了房间。

    秦筝也很想知道关于应寒的消息,但接到顾琉笙这一记眼神的时候,只得认命地回到了与简水澜的房间,但还是有些不满地嘟着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