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我无需你以身相许,一个吻就足够了
    “好!爸爸看到你木叔叔就会让他赶快回来!”

    “那你也要赶快回来,送我上下学。”

    “好!时间不早了,爸爸给你洗澡,今晚上陪你睡觉好不好?”

    其实他更想陪着简水澜睡觉,但也知道简水澜是不可能答应的,偷偷摸摸的话现在也麻烦,毕竟还有一个秦筝。

    将简水澜抱到他的房间里,动静太大,容易惊醒了她。

    给简昕洗过澡,换上了干净的睡衣,让他躺在了床上,给他完整地讲了个故事。

    这一次简昕倒是很给面子地听完了整个故事才睡着,顾琉笙想到东西尚未整理,等到简昕睡着之后,便离开了他的房间。

    看到简水澜与秦筝正在聊天,他什么也没说,就回到了房间里开始整理东西。

    秦筝推了推简水澜,“他明天就要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就不去跟他说一声?不管怎么说,人家顾总虽然说是去找顾总,但也是为了你才去的!”

    简水澜看向秦筝,“我又没求着他去!”

    可是你现在除了依靠他去找应寒,还能别的办法吗?

    简水澜沉默了,其实她也想去找应寒的,但是自己会的几招都是简单的,对付普通人还说得过去,但是连应寒都有可能遇上危险,她去的话不过就是添乱,况且她也放心不下简昕。

    秦筝翻了记白眼,“顾总有些时候还挺可怜的,老婆不承认他,儿子也不喊他爸爸!”

    说着觉得自己也得当个神助攻,便推了推她的肩膀。

    “去跟他说几句话呗,也不知道这一次他会去多久,应寒始终怕也不好找到,这一趟过去一定要去好长一段时日的。”

    说着,她拉上秦筝的手,朝着顾琉笙的房间方向走去,将房门推开,直接就将简水澜推了进去。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秦筝笑得一脸的得意。

    这一举动算是报答了顾琉笙这几天的伙食费用,许是之前帮了他一个大忙。

    这几天的伙食都很不错,而且不少都是她爱吃的,这让秦筝吃货特别受用。

    她也只能帮他们到这里了,她拍了拍手,朝着沙发走去,此时容昭熙正盯着她看,秦筝嗤笑。

    “看什么看,没看过绝世大美女?”

    “就你?要脸没脸,要身材没身材,你也好意思自称绝世大美女?”容昭熙嗤笑了声。

    “你意见不小啊,我说容昭熙你来这边也这么多天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成日来这里混吃混喝,就这么窝在家里,你不觉得无聊吗?况且我就搞不明白了,水澜跟你关系一般,四年不见了,你怎么就好意思来这边白吃白喝的?”

    她来这边住上多久那都是很自然的事情,毕竟她与简水澜情同姐妹,整整四年的时间没有联系,但是感情依旧,一见如初。

    可是容昭熙就不一样了,他与简水澜的关系还真是一般,与顾总的关系也不算深厚。

    “我”

    他还不是为了这个女人而来的,只不过他也拉不下脸承认。

    “你该不会是为了我而来的吧!”秦筝得意一笑。

    “我就是为了你而来的怎么样了?”容昭熙索性承认。

    秦筝反倒有些不好接话了,这个人怎么就承认了,之前一直不肯承认的!

    趁着秦筝无话可说的时候,容昭熙觉得自己应该再扔一枚炮弹。

    “秦筝,我喜欢你,你要是对我也有点儿感觉的话,咱们就交往,反正我妈也想着咱们两人早点儿订婚,你觉得如何?咱们两人的年纪也都不小了,我想你父母也一定这么想的,正好咱们两家都认识!”

    这一枚炮弹炸得秦筝都反应不过来了,这个男人今晚是不是忘记吃药了,这突然表白的是在闹哪样?

    之前不是还口口声声地说不会喜欢她吗?

    怎么就

    她觉得一瞬间就起了鸡皮疙瘩,呵呵一笑,“容昭熙,你这笑话有些冷。”

    然后,秦筝就回房了!

    容昭熙本想追过去的,但是一想到那一间房除了秦筝还有简水澜,便有些不敢了。

    毕竟也有一半是别人老婆的房间,让顾琉笙看到了,绝对没他好果子吃。

    忍不住有些泄气,他第一次跟个女孩子表白,就这么失败?

    他没有再讲笑话,他是认真的好不好?

    还是秦筝觉得他太过随便了?

    什么都没有准备就突然表白!

    女孩子

    还真是麻烦,他想着要不下回事先准备下!

    简水澜被秦筝推到了房间里,不知道外头发生的事情。

    但是有些忐忑地看着正在整理东西的男人,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出去。

    奈何那边顾琉笙已经看了过来,在她有所反应之前,就已经出声,“既然都进来了,咱们就好好说会儿话,毕竟是秦小姐的心意。”

    他也没想到秦筝会这么明白事理,直接就将简水澜推到了他的房间里。

    想到这几天秦筝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逮住了机会就说他的好话。

    简水澜也就断了离开的心思,将背抵在门上。

    “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她推我进来!”

    顾琉笙将一件衣服折叠整齐之后放到了箱子里,便起身朝着她走来,他本来就高她许多,就这么站在她的面前,让简水澜无端感觉到一阵压力。

    此时才发现自己将背靠在门边是个错误,她连逃的后路都没有了。

    顾琉笙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看,距离她只有小小的一步之遥,他看着那个明显有些不自然的女人,唇角的笑容加深了不少。

    “其实你在担心我,对不对?毕竟应寒的功夫不错,可是他都可能出事了,还是失踪的状态,你担心我这一去会不会也跟他一样?”

    简水澜低头不语,不去看他炙热的双眼。

    然而顾琉笙却不打算放过她,“你不说,我就当你默认了是在担心我,应寒的失踪,你是不是想起了几年前我在江城发生爆炸案的事件?”

    “没有!”

    她突然抬起来头,却没想到顾琉笙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面前,两个人几乎贴靠在一起。

    而他此时的头是低头下来的,所以当她抬起脸的时候,光洁的额头直接碰在了他的唇上。

    一瞬间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她忘记了要避开,而顾琉笙也没有后退离开。

    两人就保持着足足三秒这样的姿势,顾琉笙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是不经意的举动,但是一颗心还是雀跃得几乎要飞上天。

    就是有些遗憾,如果亲吻住的地方是她的唇,那就太完美了!

    简水澜最先反应过来,侧过脸躲避开他的吻,脸上有些发烧起来。

    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不是顾琉笙故意的?

    一定是他故意的!

    她深呼吸了口气,朝着一旁挪开,抬手擦拭额头上他留下来的残温,怒目瞪他。

    “你是故意走过来靠得这般近的?顾琉笙,我跟你是不会再有可能的,你愿意亲自去找应寒,我很感激你,但是我不会因为欠你这么一个人情,就以身相许了!”

    以身相许

    他笑了笑,抬手摸了摸唇上,突然就朝着她走进,低头覆上她柔软的唇瓣。

    一翻辗转,不给她挣扎的机会,一直到对方有些透不过的时候,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好久没有尝到的滋味,还是如此甘甜美妙。

    正当简水澜抬手一巴掌要挥过来的时候,他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这样一个人情,我也无需你以身相许,一个吻就足够了!”

    他突然邪魅一笑,又说,“还是一样的味道,让人着迷!”

    看到她脸色绯红的样子,顾琉笙只觉得一阵赏心悦目。

    看到那一副轻佻的模样,简水澜气得恨不得一巴掌拍向他的脸,可惜了她的手被他制止住,否则这一巴掌一定甩得他明天出门只能戴口罩。

    看到她生气的样子,顾琉笙有事一笑。

    “行了,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我,有些晚了回去睡觉吧,今晚我陪着小昕一起睡,我不在的这些天就要辛苦你接送小昕上下学的了!”

    简水澜恨恨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盯着他看,“顾琉笙,你少耍流氓!”

    “还是你觉得今晚想跟我睡?睡我这边也是可以的,我很欢迎!”

    简水澜打开了门,离开的时候不忘一脚踹向他的小腿,随即出了门,并将房门关上。

    这一脚顾琉笙完全可以避开的,但是一想到她这么生气,不发泄出来憋着不好。

    所以他结结实实地接了这一脚,踢在小腿的正中间,还挺疼的。

    他深呼吸了口气,再疼他都可以接受,只要她的心里有他,就足够了。

    简水澜出来的时候,客厅里并没有人,她便回到了房间,秦筝就窝在大床上玩手机。

    看到她的时候,目光直直地盯着她的脸。

    简水澜想到刚才那一记吻,忍不住觉得脸有些烧了起来,她能感觉到顾琉笙的渴望与热情,到最后的压制。

    这么多年不见,以为自己对他已经没有了感情,可是一记吻就让她乱了一颗平静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