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顾琉笙这几年也算是守身如玉,对你一心一意
    秦筝直直地盯着她的唇上看,跟刚才进去的颜色不大一样啊!

    嫣红、微肿,她虽然没有尝试过这么激烈的吻,但是电视剧、看得比谁都多,哪儿能不清楚刚才屋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总真是

    不怕被挠死啊!

    简水澜被秦筝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有些尴尬地撇过了脸,躲避开她的视线。

    秦筝却是不依不饶地问她,“刚才挺激烈的嘛,看看你那小嘴都肿了,顾总也真的是哎,我说你们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你就不打算跟他复合?哎,好像用复合来形容也不对,毕竟你们没有离婚,不过就是你离开了四年,你们这是可以用和好来形容。”

    说着,秦筝还来了劲,“我觉得吧,顾总这几年也算是守身如玉,对你一心一意,一开始被琉璃给蒙蔽,但后来他也后悔过,况且你离开四年的时间还藏了他的儿子,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惩罚。

    如今顾总表现挺不错的,每天任劳任怨,将你当成太后娘娘一般伺候着,我看你也别太过拿乔了,万一他的耐心被你磨光了,你可怎么办?”

    毕竟是原配,能够继续在一起,那是再好不过的,应寒是挺好的,但是简水澜因为有了孩子,也不愿意跟应寒在一起。

    “磨光了就算了,他总是要回到燕城的,而我在这边生活得很好,我也没有想过要跟他继续生活下去。”

    她捂着有些发热的嘴唇,又说,“秦筝,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也别太一直想着将我跟他撮合在一起,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我若是想着跟他在一起,四年前我知道怀有简昕的时候,就不会还想着要离开了,也许是我跟他的缘分真的走到了尽头吧!”

    **

    隔天一早,天才刚刚亮,简水澜就已经醒来了。

    没想到的是顾琉笙这个时候还没离开,而是在厨房忙碌起来。

    行李已经准备好了,放在了一楼楼梯口边上。

    简水澜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朝着厨房走去,里面顾琉笙正在忙碌。

    她轻蹙了下眉头出声,“不是航班的时间快到了,怎么还在这里?”

    看到是她,顾琉笙露出一笑,“还有一些时间,所以就将早餐给准备了,你怎么这么早起来了?现在还早,再去睡一会儿,早餐我准备得差不多了。”

    看到顾琉笙正在烙饼,都是她与简昕喜欢吃的。

    其实简昕本来不喜欢吃烙饼的,但是顾琉笙烙的饼带着一股麦香,吃下去味道也比外头卖的好吃,所以简昕也挺喜欢吃的。

    见着简水澜还站在厨房门口,顾琉笙回头去看她。

    “小澜,其实你这么早起来,是想着来给我送行的,对不对?”

    也许她在心里对他的感觉并非表面上这么冷漠的。

    简水澜不屑一笑,“你想得太多了,我只是听到楼下太吵,所以下来看看。”

    顾琉笙却不相信这样的话,这里是一楼,而房间里的隔音效果不小,加上他的动静尽量放轻,在楼上的房间里基本上是听不到厨房这边的声音。

    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担心他、舍不得他,直接告诉他就是了!

    顾琉笙很快将饼烙好,整齐地摆放在盘子里,又将几样已经准备好的早餐都盖上,这才解开了身上的围裙挂好,朝着简水澜走去。

    “我去换身衣服就要走了,你在家里好好带着小昕,秦筝他们这几天都会留在这边,你要是忙起来的话,就让他们两人帮忙带着小昕,总不能让他们白吃白喝这么久!

    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给我电话,我的手机一天24小时都会为你开机,每天我都会给你电话,希望你能接,还有我每天都想跟小昕说说话,这一点你不能阻止。”

    其实顾琉笙的要求并不过分,简水澜一开始阻止不了他们父子的相遇,现在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她轻轻点头,表示答应。

    看到简水澜答应,顾琉笙心情大好,觉得这一段时日里的辛苦没有白费,他勾起一笑,回房换好了衣服。

    来到楼梯口看到简水澜还在,心情出奇地美妙,这个女人一定是在舍不得他。

    “我走了,你再睡一个小时,除了这边的早餐,锅里还熬了粥,这几天你要是不想下厨,就让秦小姐或是容昭熙下厨,任何家务活都可以让他们分摊。”

    “你不吃过早饭再走?”她以为他准备了早饭会吃过再走的。

    “不了,时间快来不及了,飞机上再吃早饭。”

    他走近她,低头很快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随即在她发作之前拖着行李箱离开,一路上心情是愉悦的。

    他想,也只有她可以这么轻易地改变他的情绪。

    简水澜想要发作的时候,哪儿还有顾琉笙的身影,只听到外头汽车发动的声音。

    她轻轻抚摸被他亲过的地方,这两天顾琉笙真是越来越胆大了!

    抿着唇,简水澜无力地靠在身后的墙壁上,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

    淮城凌晨的时候,飞机在l国的首都机场降落,顾琉笙看了一眼时间,这个时候简水澜一定已经睡下,也就没打算给她电话。

    而他这边的时间还是傍晚的时候,不过在飞机上睡了好几个小时,倒是没有了睡意,所以也算是适应这样的时间差。

    因为之前过来并没有与南宫家的人说过,所以这一次来l国,并没有人过来接他。

    顾琉笙自己打车到了南宫山庄,南宫山庄占地不小,奢华极致,远远望去,就像一座皇宫,与燕城顾家老宅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南宫山庄更趋向西方建筑。

    山庄外自有守卫,因为顾琉笙曾与南宫家有过合作,也来过南宫山庄几次,所以这边当值多年的守卫倒是认得他这位贵客,很快恭敬地将他请进了山庄。

    很快有人去通知了南宫山庄的池管家,池管家又让人去通知了南宫现任家主南宫玖。

    池管家是个很年轻的人,名为池栩,很得南宫玖的信任。

    顾琉笙也见过几次池管家,对于这个池管家的能力也是信服的。

    池管家对于南宫玖来说,就像宋微对他来说是一样的。

    据说这个池管家也是特种兵出身,但是后来被南宫玖所救,之后便跟在了南宫玖身边为他卖命,他虽是南宫山庄的管家,但南宫玖不少事情也都安排给了池栩。

    池栩亲自泡了一壶茶,端到了顾琉笙的面前。

    “顾总来得这么突然,怎么也不先给一个电话,也好让我们安排人去机场接您!”

    顾琉笙接过茶杯,品着茶香,好一会儿才喝了一口,池栩泡的茶自然不差。

    “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想着这边还有许久不见的朋友,便过来看看。你们南宫家主不在吗?”

    若是事先通知过来,怕是南宫玖就要猜测他此趟来这边的目的,怕是要让人去查他一番了。

    他觉得应寒的失踪怕是与南宫家脱不了关系,如今他来这边必定怀疑是来找应寒的。

    既然是与南宫家脱不了干系,也不能明着来,他只能暗中调查。

    毕竟只要南宫玖愿意查,还是可以很快查出他是为应寒而来,应寒才失踪没多久,木庭就出现在l国的首都。

    几天之后他顾琉笙又过来,若不是与应寒有牵扯,那就过于巧合了。

    池栩点头,“家主今天出门了,在安排三日后的一场拍卖会,既然顾总来了,我也不瞒你,之前得到一批珍宝,所以家主打算拍卖,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就不知顾总有没有兴致?

    据说有一条项链堪比海洋之心的存在,是陨石项链,独一无二,我听说顾总已经结婚,那陨石项链的价格自然不会低,但对于顾总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不如也去拍下来送给少夫人?”

    顾琉笙自然对陨石没有什么兴致,但是听到独一无二的时候,心中一动。

    简水澜就是他的独一无二,若是用陨石项链送给她,不知道会不会开心。

    女人似乎就挺喜欢这些珠宝的,不过简水澜倒是不怎么喜欢戴贵重的珠宝。

    于是顾琉笙倒是对那一条陨石项链有了几分兴趣,“不知道三天后的拍卖会在哪儿举行?”

    她戴不戴是她的事情,他送不送就是他的心意问题了。

    全世界的宝贝,他恨不得全都捧到她的面前,只为博取她一笑。

    看到顾琉笙感兴趣,池栩便道,“晚点儿我会亲自给顾总送一份邀请帖,这次除了最为贵重的陨石项链之后,还有不少宝贝,顾总可以顺便看看可有喜欢的!

    家主若是知道你过来一定会很高兴,前不久还跟我说起您呢,已经差人去通知家主了,家主很快就会回来。”

    顾琉笙点头,“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了!”

    “不敢!”

    池栩轻轻一笑。

    南宫玖回来得很快,半个小时之后就回来了,当他知道顾琉笙突然来访,还真有些意外。

    见着是他,平日里冷峻的脸上,此时多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顾琉笙见着是南宫玖到了,起身伸出了手,两人的手握上。

    “让南宫家主百忙之中还赶回来,看来下回要过来还是需要先提前预约的,只是我这一次来l国有些事情要忙,想着这边还有认识的人,所以就先过来拜访南宫家主了!”

    南宫玖似乎很高兴他的到来,“无妨,只不过若是提前告知一声,我好亲自去机场接你,自从两年前一别,就不曾再见,如今顾总春风满面,与两年前差别甚大,该不会是找到少夫人了?”

    他可是没有忘记两年前顾琉笙也来过l国,那时候的他带着一股拒人千里的冷漠气息,两年之后,倒是犹如春天降临,让人有些诧异。

    他虽然远在l国,但是对于顾家也是有些关注的,特别是这几年两家都有生意来往。

    他之前也听闻顾琉笙的妻子失踪了,花费了不少的人力物力寻找,但一直都没有消息。

    如今顾琉笙这一副姿态,怕是妻子已经找到了。

    说起简水澜,顾琉笙自然不意外南宫玖会知道,他回到刚才的位置上,见南宫玖也在一旁入座,才说,“嗯,已经找到了我的妻子,还有我的儿子已经三岁了,若是有机会的话,一定让你们认识一番!”

    “那可真是双喜盈门!恭喜顾总了!”

    怪不得这个男人现在这么好说话。

    池栩又冲泡了一壶新茶,见这边没他什么事情就先退下了。

    “多谢!”

    顾琉笙想到家里的妻儿,还有早上简水澜恋恋不舍的样子,就觉得一颗心柔软了起来。

    那个女人明明心底舍不得她,却还要别扭着不肯说出口。

    而后顾琉笙看向南宫玖,“南宫家主年纪也不小了,不知道有没有寻觅上适合的姑娘?”

    南宫玖虽然小他几岁,但也已经三十出头的年纪了。

    要知道他在南宫玖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已经和简水澜登记,那时候简水澜还一直嫌弃他年纪大她那么许多。

    因为介意被简水澜嫌弃年纪大,所以顾琉笙一副过来人的姿态。

    被说到这一件事情上,南宫玖笑了笑,但有些神秘。

    “近日来倒是寻觅上适合的了!”

    顾琉笙听他这么说,立即露出一丝笑意。

    “那真是恭喜南宫家主了,人生在世能够遇上一个适合,并且喜欢的姑娘,确实很不容易。”

    姑娘

    如果他看中的那个人是的话,确实挺不容易的!

    “顾总说的是,不过我这边有件事情顾总应该会有些兴趣,三日后有一场拍卖会,我想顾总应该会想要参加,这一次拍卖会的珍宝不少。

    其中就有一条独一无二的陨石项链,虽价值不菲,但送给心仪之人,倒是适合得很,顾总既然找到了少夫人,是不是也该有些表示,女人最喜欢的还不是这些珍贵的珠宝!”

    南宫玖一番话下来,倒是与池栩的话相差不多。

    倒是比他更像个生意人,看到他之后,南宫玖与池栩的话几乎一致。

    “刚才池管家已经跟我大致上提起过了,看来这一场拍卖会是非去不可了!”

    南宫玖让池栩过来,吩咐了一番,“顾总难得过来一趟,今晚好好准备给顾总洗尘,你再去准备一间房给顾总,顾总素来喜爱干净,让人好好打理一番,所有东西全都换最新、最好的!”

    说完他看向顾琉笙,“顾总可有什么要求?”

    顾琉笙看到南宫玖的安排还是满意的,“原本我打算住酒店就好,既然南宫家主如此热情,那我就直接在南宫山庄住下了,上回来这边并无心情参观景色,这一次倒是可以好好参观一番了,据说这南宫山庄已经成为l国的一景,刚才一路进来已经看到不少惊艳之笔。”

    顺利入住南宫山庄,接下来想要查找应寒始终一事,倒是方便了许多。

    “那是顾总谬赞了,我却是记得顾家老宅那才是真正的一景,古香古色,实在难得!”

    相比起来,顾家老宅的独栋别墅那才是真正的蕴含着历史文化,而他这边的山庄都是新建的建筑,更贴合西方建筑。

    晚饭之后,顾琉笙被安排到了山庄里独栋的小楼居住,虽然只是一个人居住的地方,但地方却不小。

    朝着外头望去,都是山庄的景色,水色湖光,郁郁葱葱的树木,加上山庄的夜晚犹如白昼,外头的美景看得一清二楚,更有一种不同于白日的景色。

    这个时候,淮城的时间是早晨7点多,简水澜已经准备好早饭。

    他给简水澜拨打了电话,那边倒是几声铃声之后就接听,顾琉笙听到那轻轻的一声,“喂——”

    一颗心就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他爱极了这样的美妙感觉。

    看着外头的景色,顾琉笙勾唇一笑。

    “小澜,我已经到了l国的南宫山庄,现在是晚上时间9点20分,我是傍晚的时候到的,你那边天尚未亮,所以我到现在才给你电话。”

    “到了就好。”

    她那边,憋了好一会儿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嗯。南宫山庄挺漂亮的,我明天拍点儿照片给你看,有机会的话,我带你来这边看看,不同于我们那边的东方建筑,这边偏于西方,但也还算不错,特别是南宫山庄极尽奢华。你等下,我们打开视频!”

    顾琉笙很快操作了几下,打开了视频,让摄像头的方向对准了外头的景色,问她,“好看吗?”

    问这话的时候他对准了自己的脸,同时奉送一抹笑容。

    另一头简水澜看到手机屏幕里那一张俊脸时,眉头微微一皱,他这话问得让人难以回答,到底是问景色好看?

    还是他顾琉笙那一张脸好看?

    见简水澜没有回答,顾琉笙也意识到自己那个问题让她为难了。

    “就不能将手机对准你的脸,我想看看你!”

    “不能!”

    这一次简水澜拒绝得特别干脆。

    顾琉笙洒然一笑,又问,“小昕呢?这个时候也该吃早饭送他上学了,小昕有没有想我?”

    没有!简水澜很快回答,似乎不想与他纠缠下去,便喊来了还揉着眼睛一脸睡意的简昕过来。

    “小昕,顾叔叔想跟你说说话!”

    那边简昕很快跑了过来,刚才还一副刚醒来困顿的样子,一听到顾叔叔的时候,整个人就精神了起来。

    他接过电话,看到是可以视频的,立即将摄像头对准了自己的脸,看到自己小小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方的一个框里。

    而顾琉笙的脸则是占满了大大的屏幕,他很快就露出甜甜的一抹笑容,清脆的声音里都染上笑意。

    “顾叔叔,你什么时候要回来?有看到木叔叔了吗?看到木叔叔的话,一定要告诉木叔叔我想他了,很想很想,我都上学这么久了,木叔叔都没有去过我的学校看过,之前木叔叔还说了等我上学之后,要送我上下学呢!”

    简昕一口气说了不少的话,眨巴着一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看着屏幕。

    顾琉笙还想跟简水澜说几句话的,见她急急将手机扔给简昕不由觉得好笑,但是一看到简昕那一张酷似他的小脸时,一颗心也柔软着。

    “等爸爸将这边的事情办妥就会回去,现在还没有看到你木叔叔,等看到了你木叔叔爸爸一定跟他说的,让他联系你好不好?”

    “好!顾叔叔,我今天上课很认真,老师教的算术题我都会,还得到了一朵老师给的小红花,等顾叔叔回来了,我就拿今天得到的小红花给你看,好不好?”

    顾琉笙是有见过幼儿园的算术题,都是特别简单的,简昕现在所学的算术题可比那些题目要难上许多。

    他想着再观察一两年的时间,若是可以的话,就让他直接去上小学。

    当初他与苏焕等四人也都是跳级过来的,对于那些浅显的课程有些时候是浪费时间。

    不过这事情还是需要跟简水澜商量一番,毕竟她才是简昕的妈妈。

    想到幼儿园报名的时候,简昕的证件上写的名字是木昕,他就有些郁闷。

    虽然简水澜在淮城化名木映暖,简昕姓木也没什么。

    可是一想到应寒的真实身份木映晗,他就觉得难以接受,看来得早日让简昕跟他姓顾才行!

    顾昕,那比什么名字都好听!

    他低低一笑,轻轻点头,“好!那小昕可要将小红花给收藏好了,等爸爸回去你就将小红花拿给我看看!”

    那可是他儿子在幼儿园得到的第一朵小红花,必须珍藏起来当纪念。

    父子两人说了许多的话,顾琉笙对于简昕表现出极大的耐性,不管他说的什么话题,都能接上几句。

    并且听他一点一点地说,就算是儿童电视剧的剧情,都能听得津津有味。

    一直到简水澜眼看时间就要来不及了,可简昕尚未吃早饭,一会儿她还要开车送他去幼儿园,便出了声制止他们父子再继续聊下去。

    “小昕,时间要来不及了,不想迟到就赶紧结束通话过来吃早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