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顾琉笙宠溺一笑,这个女人就是听不得情话
    丢下这一句话,他头也不回地离开。

    南宫珮看向那一道身影的时候,目光也是一片阴郁,她想着刚怎么救出她心仪的男人,可是对手是南宫玖,她完全没有胜算的可能。

    南宫珮将唇角的血迹擦拭干净,轻叹了声,却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顾琉笙回到住处,看了一眼手里的盒子,珍重地放到了柜子里。

    南宫山庄层层守卫,周围都是监控,他倒是不担心东西会丢,特别是他这一处地方,南宫玖派了好几名守卫。

    顾琉笙回来没多久便出去了,但是并没有离开南宫山庄,而是借着欣赏环境的借口查看南宫山庄的构造。

    这一次在l国除了他之外,外头也有不少让宋微调来的帮手查找。

    但两天的时间外头并没有找到应寒等人的下落,所以他猜想极有可能他们可能还在南宫山庄。

    不可能这么多功夫都不错的人,突然间消失无踪,特别是其中有应寒与朗月。

    他们两人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应寒的功夫与他不相上下,朗月略差一些,但也不好对付。

    鬼门关十几个人突然全军覆没,还消失得无影无踪,还真是一宗怪事奇闻。

    过往南宫玖并没有传出有走得近的女人,可这几日他却是承认了已经有心仪的姑娘。

    这一次鬼门关执行任务的人当中,除了朗月再无其他女子,难道南宫玖是看中了朗月?

    顾琉笙边走边沉思着,目光落在南宫山庄的建筑上,看似平常,但是几个细节上还是让他不禁蹙眉,总觉得并不是他所见到的那么简单。

    这几天他几乎将南宫玖重新认识了一遍,各种查找南宫玖的资料,发现他确实是个不简单的人。

    他甚至查到南宫玖还是个机关高手,南宫山庄甚至可以说是机关重重,那么刚才他所见到的疑惑的细节便是机关之处?

    这么想着,顾琉笙朝着长廊的地方走去,盆栽下方有一石雕托着,他将手放在上面刚打算不动声色扭动尝试的时候,突然听得一道声音自身后响起。

    “顾总怎么来这边了?”

    顾琉笙停止了动作,但还是将手自然地放在石雕上,转身去看,见是南宫玖朝着他这边走来。

    “南宫家主的山庄真是别致,处处都是怡人风景,我还想着有机会的话就带我妻子过来看看,平日里她就喜欢艺术,看到这一处山庄一定喜欢!”

    南宫玖笑了,“随时欢迎,或者现在可以让你妻儿过来认识一番,我让人去机场接待,或是直接前往淮城接他们母子如何?”

    他也想见识见识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这个男人寻找了整整四年的时间,并且四年里不近女色,怕是个不平凡的女人才是。

    顾琉笙收回了手,“我儿子才开学没多久,这几天对于去学校还在兴奋期,结识了几个小朋友,只怕也不愿意离开,等到有机会的时候一定带他们过来参观山庄。”

    见他都已经这么说了,南宫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顾总真是好福气,儿子都读书了!”

    一说起他的妻儿,顾琉笙的话就多了起来,两人也就在长廊的方向多聊了几句,之后,南宫玖又说,“这里是小妹的住处,不如到外头走走?”

    “原来是令妹居住的地方,园子倒是别致得很。”

    南宫玖露出一笑,“小妹平日里就喜欢种些花草,园子里的花草都是她亲手栽种的。”

    顾琉笙点头,“不如南宫家主就带我四处走走,这山庄不小,一时半会也无法全部欣赏。”

    走出长廊的时候,顾琉笙不动声色地回头又望了一眼刚才看到的石雕,看来那边确实有猫腻。

    刚才南宫玖出现得太过突然了,却不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有没有引起他的怀疑。

    **

    来到l国已经第五天了,顾琉笙打算离开南宫山庄再进行暗地里查找,他现在既然知道南宫山庄有古怪,继续住在这里查找起来有些束手束脚。

    除了周围的监控之外,外头好几名守卫,他夜里离开要避开他们的目光,还是有些困难的。

    隔天一早,他给简水澜打了电话,那边倒是很快就接听,他问,“小昕睡下了吗?”

    “嗯,刚睡下。”简水澜很简单地应了一声。

    顾琉笙勾起一笑,他虽然也想跟宝贝儿子说说话,但是宝贝儿子若是在的话,简水澜跟他说上几句就直接将手机扔给了简昕。

    现在宝贝儿子睡下了,他倒要看看简水澜能将手机扔给谁。

    想到这里顾琉笙说道,“我应该早点儿打过来的,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想我?”

    此时正朝着阳台走去的简水澜,听到这话的时候,想到这几天一回到家里,便有些闷闷不乐的简昕。

    自然清楚他在期待顾琉笙回来,当然也有多日不见应寒而想念。

    毕竟从他出生之后,应寒就算执行任务,也从来没有这么将近一个月不跟她联系的。

    平日里在淮城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能碰见,若是出任务的话,那也能够保持两三天一通电话。

    尽管简昕说的话都是孩童的事情,但是应寒还是耐心地听着,陪着他说话。

    简水澜犹豫了下,她自然不想告诉顾琉笙简昕想他。

    “你想多了,他现在认识了不少的同学,在学校的时候玩得好,回来的时候还要说上几遍他认识的哪些同学,还有在学校里的趣事,以及受到老师表扬的事情。”

    也就是说,压根没时间想他!

    顾琉笙却不相信,昨天才与简昕接听电话,小家伙想他可是想得紧。

    奈何还是一口一个叔叔地喊着,只有他带着简昕去学校的时候,才会喊一声爸爸。

    “那你这么多天没有见我,可有想我了?”他低沉着嗓音问她。

    简水澜被这一句话噎住,差点儿就挂了通话。

    “顾琉笙,你倒是想得挺美的!”

    “嗯。确实一直都想得很美,也一直都很想你,要不是现在尚未清楚应寒的具体位置,我都想飞回去看看你们母子了,这么多年才找到你们,我真是一刻都不想离开你们”

    “嘟嘟嘟——”

    很明显,简水澜已经不耐烦地挂了他的电话。

    顾琉笙宠溺一笑,这个女人就是脸皮薄,听不得情话。

    他朝着大床走去,舒坦地躺在上面,很快又拨打了她的号码,这一次许久之后简水澜才接起,语气很是不好。

    “顾琉笙,你到底有什么话要说?麻烦你讲重点好不好?”

    这边的顾琉笙都能想象出简水澜气愤的模样,那一定极为生动,不禁一笑。

    “重点就是事情好似有些突破了!我明天会离开南宫山庄,再暗中调查,南宫山庄并不一般。”

    见他终于扯到了正事上,简水澜蹙着眉头一脸的若有所思。

    “你的意思是应寒的失踪极有可能与南宫山庄有关?你在那边有联系上木叔叔吗?也就是木庭。”

    “木庭已经带着人前往m国追查,若是那边找不到自然会到l国而来,我怀疑应寒等人的失踪,应该如你所猜测的与南宫山庄有关。”

    见简水澜在这一方面有兴趣,虽然不喜她提起别的男人,但毕竟现在也就这个话题她愿意与他聊下去了,所以顾琉笙不想结束话题。

    简水澜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灯火阑珊,问他,“这事情是不是很棘手?”

    问完之后才觉得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若是不棘手的话,应寒等人也不会失踪了。

    那边顾琉笙却说,“对我来说最为棘手的是,你不愿意跟我在一起,还有小昕不愿意喊我一声爸爸!小澜,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你才能回心转意?咱们回到当初好不好?”

    突然将话题转到这边来,简水澜有些反应不来,脸色也很快阴沉一片。

    “顾琉笙能不能谈正事?我对你说的这些没有兴趣,你愿意去找应寒这一点,我很感激你,但是别以为你这么做我就会跟你回到当初,我跟你已经回不到当初了,我想要的只有离婚。

    当然了,既然你现在已经和小昕相认,离婚之后我也不会阻拦你跟小昕见面,但是小昕他只能跟在我身边。”

    这是她最大的让步,不管顾琉笙势力多大,顾家人如何想要简昕,她都不会对孩子放手。

    这一刻,顾琉笙觉得有些无力,让他们母子真正回到他的身边,确实很棘手。

    “小澜,那你听好了,我对你不会放手,就像你不会对小昕放手是一样的,还有我说过多次地不会跟你离婚,你就死了这一条心思。

    应寒的事情我会尽快查到他,我知道你现在可能心情很不好,就不吵你了,晚上早点儿睡觉,我一会儿就去跟南宫家主辞别,这些天辛苦你了,又要照顾小昕还要接待那两个打算长久居住吃白食的客人。”

    结束通话之后,顾琉笙无声一笑,几分无奈。

    但他并非会轻易放弃的人,特别是对自己的妻儿。

    他突然就脱了身上的衣服,对着自己的俊脸还有身材自拍了好几张的照片。

    之后穿上了衣服,将照片一张张看去,这几年他还是很经常锻炼的,所以跟四年前的身材并无差别。

    这张脸,岁月还算厚待他,一条皱纹都没长出来,依旧矜贵帅气。

    于是他将自己的大部分一丝不挂的照片发送到简水澜那边,随即就笑出了声,他能想象得到简水澜看到这些照片时生气而抓狂的样子,只怕恨不得宰了他。

    不过抓狂恼怒的样子,总比对他冷冰冰的态度要让他好受许多,他就受不了简水澜对他那一副冷漠的姿态,犹如对待陌生人或是仇人一般。

    他换了一身衣服,稍微收拾了下带着行李就朝着外头走去。

    而此时简水澜才气呼呼地刚回到客厅,就听到来信息的声音,她打开一看,是顾琉笙发来的信息,而且还是图片。

    当她看清楚发了什么图片的时候,整个人差点儿就气炸了。

    这个暴露狂,他怎么就这么不要脸了?

    连发了好几张都是他寸缕不着的照片,简水澜气得直接将他给拉黑了。

    秦筝感觉到简水澜的情绪不对,朝着她望去,见着她的眼里几乎要冒出火花来,能让她情绪变化如此大的,也就只有那个男人了!

    于是用脚丫子碰了下她,问道,“顾总又怎么惹你了?”

    “不要给我提起那个不要脸的家伙!”

    简水澜看向秦筝,眼里都是警告的意味。

    秦筝笑了起来,抓住了重点。

    “不要脸他怎么不要脸你了?快说说,顾总说什么了?”

    简水澜懒得理会她,起身就朝着房间走去。

    这一对夫妻

    她看有戏呢!

    一旁的容昭熙很快出声,“人家夫妻说了什么不要脸的话,你还想听?”

    “我就想听怎么着了?”

    秦筝嗤笑了声,神色却有些不大自然。

    容昭熙哼了声,“喂,明天晚上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饭!”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突然想请我吃饭”

    秦筝觉得这个男人可能要下毒!

    看到她这一副戒备的神色,容昭熙突然就有了一些挫败感,怎么追个女人这么麻烦?

    他想了想,念出了一长串的菜名,“炸虾球、东坡肉、蒜香排骨、剁椒蒸鸡、红烧狮子头、红焖猪蹄、爆炒小龙虾、香菇蒸蛋、紫苏炖鱼”

    秦筝突然就觉得这么多的美食,就算下毒了,也无妨!

    “去!咱们也别等明天晚上了,明天中午如何?”

    “不行,就得明天晚上,我明天白天忙着呢,晚上的时候我过来接你,怎么样?”

    他就不相信秦筝能抵抗得了这么多的美食!

    秦筝最后还是受不住美食的诱惑,没骨气地点头答应了。

    “行吧,那就明天晚上!能带上水澜跟小昕吗?你也在这边白吃白住了这么长时日了,请我们吃一顿如何?”

    “这”

    容昭熙迟疑了下,才说,“改天我再请他们,明天晚上先请你,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