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你敢不敢踏出这一步,跟我尝试着交往?
    不过想到今天的准备,他觉得自己应该绅士一些,于是不跟她一般见识。

    车子一路开到了淮城最好的酒店,容昭熙将车钥匙递给安保人员,便带着秦筝进去。

    酒店自然是最好的,像这样的酒店秦筝这几年也不过进去几次,而且还都是为了公事。

    服务员的态度极好,看到他们都是一副恭敬礼貌的姿态,秦筝便觉得有些不大自在,特别是这个时候容昭熙还牵着她的手。

    她挣扎了几下总算挣脱开,问他,“怎么请我吃个饭排场还这么大?今晚一定要花上不少钱吧?”

    一出手就给了她一万,还是这么高档的地方,今天晚饭一定也要花不少钱。

    她反倒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了,其实随便个小餐馆也挺好的。

    牵她的手,容昭熙还是下了不少的决心才牵手的,如今被她这么一挣脱,反倒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再去牵她的手。

    毕竟他活了这么多年也没正经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怎么谈。

    以往他与女生接触得不多,除了纠缠他不清的纪晓晓之外,就是秦筝接触最长时间了。

    “正式请你吃饭,自然不能马虎。”他带着秦筝到了电梯口。

    服务员将他们带到了17楼的地方,来到容昭熙提前预定的包间,进去之前,容昭熙还有些紧张。

    也不知道今晚上的成功率有多大,毕竟这个女人似乎缺了根筋,眼里只有美食。

    深呼吸了口气,他推开了包间的门,里面星光璀璨,犹如童话世界。

    秦筝站在门边,有些发懵,问他,“不是来吃饭吗?这是”

    她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口看着屋子里的一切,一颗颗璀璨的灯光就像布满繁星,而容昭熙先一步进去,一手拉住了她的手。

    打开了其中的一盏灯,可以看到摆成一个心形的大片玫瑰,中间是一大块蛋糕,还事先点燃了蜡烛,秦筝想了想,发现不是她的生日啊!

    况且过往几次生日容昭熙也有参加,可是完全这么隆重过呢!

    容昭熙是不是记错了?

    还是今天是容昭熙的生日?

    但一想也不对啊,他的生日已经过了。

    将秦筝眼里的疑惑看在眼里,容昭熙露出一笑。

    “这是我今天精心为你准备的,喜欢吗?”

    “你是不是记错日子了?今天可不是我生日!”这个排场是不是太大了?

    不是说好要请她吃完饭的,昨天晚上念出来的那一长串的菜单端上来就可以了,怎么还弄成这样。

    还有那鲜艳的红玫瑰花,是怎么回事?

    秦筝突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容昭熙不会是还想跟她表白吧?

    上回表白了一次,两人可是尴尬了两天才好呢!

    容昭熙带着秦筝走了进去,满屋子星光,还有浪漫的彩色气球与鲜花,布置得很温馨。

    秦筝有些忐忑,特别是当容昭熙关上门的那一刻。

    这个男人这是真打算跟她表白?

    上回那一次的表白都无疾而终了,他怎么如此想不开?

    他们两人真的好像不怎么来电啊,平日里吵吵吵的,都这么多年了,依旧如此。

    如果她今天答应了,纪晓晓能放过她?

    以后必定将她视为头号敌人。

    况且纪晓晓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放手的人,估计就算他们结婚了,她还想着要当小三。

    她可不想惹上这么疯狂的女人,毕竟简水澜那边就有好多前车之鉴。

    当初一个沈蓉蓉、一个苏燃、一个琉璃、一个海蓝蓝,还有差点儿误入歧途的华楚楚!

    这么一想,容昭熙还算好的,只招惹上一个纪晓晓,顾琉笙那简直就是招蜂引蝶啊!

    不过这个纪晓晓疯狂起来的时候,怕是杀伤力也是不小的!

    她可不想摊上事儿啊!

    一进去,容昭熙松开了她的手,将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送到她的面前,有些紧张地开口,“秦筝,你看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妈跟你妈也都成为闺蜜了!我父母希望咱们能够在一起,这一点你早已清楚,咱们两家这么多年也算是知根知底了。

    既然父母都有这样的想法,不如不如咱们就在一起吧,我对你虽然谈不上爱,但是也不讨厌,甚至有些喜欢,我觉得咱们可以尝试着交往看看,也许彼此都会发现原来咱们还挺适合的!”

    其实他准备的台词并不是这样,但是一紧张,之前准备好的台词全都忘记了!

    还真的是告白啊!

    秦筝瞪大了双眼,觉得自己犹如小白兔跳进了这个陷阱里!

    她想起简水澜突然带着她买礼服买鞋子,该不会也知道容昭熙的阴谋吧?

    面前的花束鲜艳如火,包厢里一切犹如童话世界一般,眼前的男人也眉目清俊,身高挺拔。

    秦筝觉得此刻的容昭熙犹如男主,而她也有幸成为女主。

    可是

    完了完了,心跳这么快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抬手捂住了心口,怎么突然就跳得这么快了?

    还有这一束花她到底接不接,接了的话会怎么样?

    秦筝就想着这个时候有个人来解救她好了,可是那个可能会来解救她的人,此时正在表白啊!

    这么一想的时候又是一阵懊恼,凭什么觉得容昭熙就会救她了?

    这个男人不是看到她发糗的时候最开怀了吗?

    看到秦筝没有接过鲜花,容昭熙更是紧张了,他都这么表现了这个女人就不能接句话?

    这么站在他面前捂着心口是几个意思啊?

    该不会是太过激动了,要心脏病发作了?

    不行,他得想点儿台词让她吱声,“秦筝,我们可以”

    然而他刚一开口,秦筝的手机铃声就突然响起,这个时候秦筝觉得终于有人来解救她了,再不来的话,她一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抱歉啊,我接个电话!”

    她直接打断了容昭熙接下来的话,从包里取出手机,看到是赵弦,要是平常的时候她压根不想接他的电话,可是现在已经管不住那么多了。

    她心跳如雷得先解决啊!

    很快接听,话筒里传来赵弦的声音,“秦筝,我在淮城机场了,你能不能来接我?”

    我去,赵弦这也太狠了吧,突然就来淮城了!

    他怎么知道她在淮城的?

    “我我马上去!”

    只要让她赶紧离开这里,什么都可以!

    很快挂了对方的号码,秦筝尴尬一笑,“那个我还有事情,这事情咱们改天再说,改天再说哈!今天算我对不起你了!”

    她捂着狂跳的心口打开了门跑了出去。

    容昭熙看着她一阵风一样跑得没了人影,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啊!

    他精心准备了一天,结果是这样的结局?

    女主角都跑了!

    容昭熙觉得自己还挺受伤的,第一次告白的时候,秦筝直接跑了。

    这第二次告白,他精心准备着,结果告白之后她也跑了!

    不过刚才她接的是谁的来电?要不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说不定秦筝都已经答应了!

    这个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敲响,他双眼一亮,以为是去而复返的秦筝,打开门的时候看到是服务员,当时一张脸都直接拉了下来。

    “先生,要不要上菜?”

    容昭熙没好气地摔门离去,吓得服务员脸色一阵阵苍白。

    女主角都跑了,他上菜给谁吃?

    秦筝几乎是一路逃了出来,一到外头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才觉得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太特么吓人了,容昭熙又跟她表白了!

    还说对她谈不上是爱,但有些喜欢,这个男人可真够实诚的!

    一直到了她招来一辆出租车之后,上了副驾驶座才觉得一颗跳得乱七八糟的心脏总算补在跳得那么厉害,刚才她真怀疑自己会把心脏给吐了出来。

    赵弦也曾经与她表白过,她都没这么慌张,果然容昭熙的威力够大!

    吓死她秦筝了!

    此时冷静下来,才意识到自己又面临了一个大问题,赵弦在淮城的机场啊!

    这人怎么也过来凑热闹了,她虽感激赵弦突然的电话让她能够迅速脱身,可是赵弦对她来说也是挺头疼的问题,他怎么就来淮城了呢?

    还有自从之前的那一通电话之后,赵弦还打了好几个电话并且发了好几条的信息,可是她都没有理会。

    也就是说从没有告诉赵弦她在淮城,如今赵弦突然找上淮城,也就是说赵弦到底还是去调查了她!

    **

    此时正在淮城机场的赵弦听到秦筝说马上过来,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他还以为今晚秦筝不会过来,甚至也不会接他的电话,没想到她不止快速接了还要亲自过来。

    他在机场出口大厅等候着,之前本来不想动用自己的力量去调查她的具体位置,但是这么长时日秦筝不接他电话也不回复他信息。

    实在是急了,所以在查到她的具体位置之后,他便打算休息几天,来一趟淮城,有些事情他觉得必须当面说才能清楚,也才有诚意。

    赵弦安静地坐在休息区,干净清俊的形象很容易吸引人的视线。

    所以当秦筝来到淮城机场的旅客出口大厅,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年轻干净的男人。

    这么多年了,赵弦似乎也一直都没有改变,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

    赵弦也看到了秦筝,今日的秦筝与往日的有些不同,脸上轻扫淡妆,一身清新淡雅的漂亮短款礼服,露出一双修长纤细的腿,高跟鞋有些高,但是跟衣服搭配起来很有气质。

    秦筝本来是不打算来的,但是想到回去面对容昭熙估计还得尴尬,索性就来了。

    反正逃避也不是办法,有些事情总是要解决清楚的!

    她一脸傲娇地走到了赵弦的对面,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赵老师怎么就来了?”

    赵弦起身,露出一丝笑意,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很漂亮,很适合你!”

    好吧,她秦筝就是喜欢被人夸赞,特别像赵弦这么真诚地赞美。

    虽然不想给他好脸色,可毕竟人家都夸到她心坎上了。

    她今天可是穿了不便宜的礼服,而且还特别上了妆,就是高跟鞋也都是新买的。

    赵弦拉过一旁的行李,又说,“晚饭吃过了吗?我还没吃!”

    机场的餐馆又贵又难吃,秦筝来到淮城也有近一个月了,虽然后来几乎都喜欢宅在家里。

    但是刚过来那些天还是将淮城逛了个遍,对于淮城的美食更是与简水澜去过不少地方。

    两人打车到了一处餐馆,她之前与简水澜来吃过味道挺不错的。

    本来以为今晚上有大餐可以吃,她还期待了一整天,结果是被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这个时候秦筝也饿了,觉得不管什么事情还是等吃过饭再说。

    赵弦也有很有默契,吃饭的时候没有提起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倒是一直给秦筝夹菜。

    **

    容昭熙回到翡翠别墅区9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的时候了。

    想到刚才在酒店里秦筝逃走的场面,就气得咬牙切齿,这个女人怎么总是关键时刻,就扔下他一个人了跑了?

    客厅里,简水澜正在给简昕讲故事,看到容昭熙一身西装革履单独回来,不见秦筝的身影,特别是看到容昭熙的脸色不怎么好看。

    不禁心里一咯噔,难道是被秦筝给拒绝了?

    她将故事书递给简昕,“你先自己看着,妈妈一会儿再给你讲故事。”

    简昕乖巧地点头,看到容昭熙回来,打了个招呼,“容小叔叔回来了!”

    简水澜朝着容昭熙走去,“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秦筝呢?”

    一听到这话,容昭熙的脸色一变,反问,“秦筝还没回来?难道刚才给她电话的不是你?”

    他猜测了好几个可能性,觉得简水澜的可能性最大。

    简水澜摇头,问他,“告白失败了?”

    “算不上失败,就是中途秦筝接了个电话就跑了!”

    说到这里,容昭熙有些挫败。

    中途跑了!简水澜忍住笑,不过还是有些担心秦筝。

    “她倒是没有回来过,我跟小昕在外头早早吃过晚饭就回来了,秦筝有没有说去哪儿?”

    说着她取出手机拨打秦筝的号码,却发现对方无法接通的状态。

    “无法接通!”简水澜蹙了下眉头。

    容昭熙也有些着急了,怎么就无法接通了?

    他很快取出自己的手机,也拨打了秦筝的号码,果然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我去找她!”

    于是刚刚回来的容昭熙又急匆匆地离开了。

    简水澜看着他风风火火的样子,耸肩一笑,想着也许一会儿秦筝就能回来了。

    她才回到简昕的旁边,手机铃声就响起,以为是秦筝的,结果看到了顾琉笙的名字。

    于是就想到他发来的那些儿童不宜的照片,脸色一变,直接将手机递给简昕。

    “你顾叔叔打来的电话,你来接,他要是找妈妈的话,就跟他说妈妈不在。”

    简昕一脸的狐疑,“可是老师说了要当个诚实的孩子,不可以说谎。”

    “这是”

    简水澜想了想憋了一句,“这是善意的谎言!”

    简昕很快接听了电话,“顾叔叔是我!”

    酒店里听到这童稚的声音,顾琉笙便明白了一切,看来简水澜这是害羞了!

    害羞到都直接将他给拉黑了,不过拉黑而已,他很快就能重新将她加为好友的。

    “小昕,你妈妈在你身边吗?让你妈妈接个电话好不好?”

    “妈妈说她不在。”简昕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简水澜。

    这熊孩子

    谁教他这么说话的?

    不过简水澜还是没打算接电话,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顾琉笙听到简昕的话忍不住一笑,“嗯,你妈妈既然说她不在,那爸爸跟你说一会儿话,好不好?”

    看来得赶紧找出关于应寒的消息,这样一来,简水澜就不会躲着他了。

    虽然他挺郁闷两人的沟通是建立在应寒的消息上,但这个时候他必须忍着。

    **

    餐馆里,秦筝终于吃饱了饭,饭桌上好几只盘子的食物都被吃得干干净净。

    她舒坦地喝了一口果汁,这才看向赵弦,“说吧,有什么事情咱们就当面说清楚,也省得耽误了你宝贵的时间,一会儿还能去买张回去燕城的机票。”

    之前有许多的话想对她说,但是现在真正见面了,却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

    沉默了些时候的赵弦终于出声,“对不起,我母亲找你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

    秦筝想到赵夫人当时不可一世的嘴脸,就立即反感起来,冷笑了声。

    “对不起我的人不是你,是你母亲,是她太过分将我羞辱得太过彻底,该来向我道歉的人也不是你,是你母亲,不过我也没打算原谅她,我跟她最好的结果就是老死不相往来!”

    当然了,那死老太婆肯定比她早死,她秦筝现在还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而那死老太婆已经要凋谢啦!

    他母亲本就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为人也算势力,就算不在现场,他也能想象得出他母亲羞辱秦筝的话。

    特别是之前还有吴琳琳在他母亲跟前煽风点火。

    “我只想娶自己喜欢的姑娘,不会因为家里的压力就放弃的,秦筝,在这一点上面你可以放心,我们若是在一起了,我不会让他们再来羞辱你的,我们一起共进退,好不好?”

    秦筝有些头疼,刚从容昭熙那边逃了出来,来到赵弦跟前又直接撞在枪口上。

    她今天是桃花运旺盛吗?

    一晚上尽是桃花!

    于是秦筝直接摇头拒绝,“赵老师,我觉得我们并不适合,我想我们更适合当朋友!”

    很神奇的是赵弦跟她表白的时候她并没有那么慌张,甚至可以说是冷静的。

    可是到了容昭熙跟她表白的时候,她完全是忐忑的,一颗心砰砰砰地跳着,都让她控制不住了。

    这已经不是秦筝第一次拒绝他了,以他赵弦的骄傲在被人拒绝之后,是绝对不会死缠烂打的。

    可是面对秦筝,他就总是放不下,他想要争取!

    若是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的遗憾。

    赵弦的脸色有些不好,垂着眼眸,长长的睫毛往上翘起,皆是风情。

    秦筝却无暇心上,看到这样的赵弦她心里也不好受,但有些话还是该说明白了,赵弦在她身上耽搁的时间已经够长了。

    “赵老师,我并不讨厌你,很多年以前也觉得也许咱们可以好好地培养下感情,可是你看,咱们当了这么多年的朋友,但关系一直都止步不前,这一次赵夫人对我的羞辱也让我明白了自己有些过分了,一直都吊着你,对你暧昧不清,明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可是我却无耻地享受着你对我的好,但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只将你当成很好的朋友。”

    她看着眼前优秀的男人,深呼吸了口气,“赵老师,我们没有办法当情侣,怕是也无法再当好朋友了,往后可以的话就当个普通朋友吧!你年纪大我几岁,也不小了,该去找一个适合你的女人好好过日子,别将心思放在我的身上,真的不值得!”

    这些话她说得也算很清楚了吧!与赵弦多年朋友,想到往后只能是普通朋友或是陌生人,她也难受!

    秦筝的话,字字句句都像刀子,凌迟着他的心,赵弦的脸色比起刚才更是苍白了几分。

    似乎他们之间的决定权一直都在她的身上,他怎么努力,也似乎一直都走不到她心里。

    这一点的认知,让赵弦有些无可奈何。

    之前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今他母亲这一出更是让他无措。

    “你也说了咱们的关系一直都止步不前,那你有想过是什么缘故吗?因为你一直都在拒绝我,如果你尝试着走出这一步,也许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勉强露出一丝笑意看她,“秦筝,你敢不敢踏出这一步,尝试一番,如果最后真如你所言,我就对你死心!”

    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他必须好好把握!

    这一刻,秦筝还是想逃,当她想着会不会有人给她电话将她解救的时候,发现手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