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他是只见过一眼,就入驻在她心尖上的男人
    赵弦低笑,对于秦筝的话也不生气,“有些累了,你先送我回房休息吧!”

    顾琉笙回来那是顾琉笙回来之后的事情了,只要他现在先留在这边,起码机会更多一些。

    容昭熙又怎么会让秦筝送赵弦回房休息,很快主动地出声,“秦筝不早了去洗洗睡吧,我送赵弦回房睡觉,这不是正好就在我隔壁房间吗?”

    想了想,他还主动地拉过赵弦的行李箱。

    有容昭熙招待赵弦,秦筝倒是也不担心他们两人打起来,毕竟这边是简水澜的地方,他们也得注意下自己的言行举止。

    所以也不搭理他们,直接朝着楼梯口走去。

    赵弦虽然更想让秦筝送她回房,顺便跟她说一会儿话。

    但容昭熙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只好跟随他的脚步,也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心想与秦筝说话的机会这几天还有很多。

    找赵弦居住的房间是顾琉笙的房间,这客房原本是应寒偶尔过来居住的,但是顾琉笙入住之后便将房间里的生活用品全都换成新的,加上他平日有洁癖,这里面更是一层不染。

    赵弦虽然也有些洁癖,但已经这么时候了,况且能让他留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也就不计较这么许多。

    再说这屋子里也算挺干净的,除了被褥是有人用过之外。

    将行李箱往桌边一放,容昭熙一进来之后就顺手也将房门关上,看向赵弦冷哼了声,“赵弦,我晓得你对秦筝的感情,但是你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母亲就不会被秦筝所接受,加上她曾经对秦筝的羞辱,若是秦筝的父母知道这一件事情之后,更是不可能如此委屈了自己的女儿,就算他们对你再欣赏那又如何,他们只有秦筝一个女儿!”

    在他母亲的压迫与威胁之下,这几年他也见过秦筝的父母几次面,那一对夫妻倒是明白事理的人。

    赵弦轻靠着身后的柜子,也看向了容昭熙,自然清楚容昭熙所言并非虚假。

    秦筝的父母跟他曾经是同事,自己也得到他们夫妻的赏识,一直都将他当成未来女婿一般,甚至给他与秦筝制造了不少的机会在一起。

    可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母亲对秦筝羞辱一事,被他们夫妻知道之后,或许不会迁怒到他身上,但是也会重新考虑这一门亲事。

    见赵弦不语,容昭熙又说,“我喜欢秦筝,今天正在跟她表白,没想到你会突然杀过来,否则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不管是我的为人,或是我的父母,都已经得到秦筝父母的认可。

    我母亲与秦筝的母亲更是如同闺蜜,我母亲也很喜欢秦筝,这一点上,我觉得你完全比不上。胜负已分,赵弦,我劝你还是早点儿死心,别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边。”

    在燕城的时候,三天两头地请秦筝吃饭,他早就看不惯了!

    胜负已分

    赵弦浅笑,看向容昭熙的时候眼里都是不认同,“我母亲所做的事情确实羞辱了秦筝,对于这一件事情我也感到了很抱歉,但是容昭熙,我觉得你所说的胜负已分还尚早,秦筝最后该如何选择,咱们可以说是五五可能。

    但凡还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我就不会放弃,既然你也喜欢秦筝,你父母对秦筝也不错,而我也同样喜欢秦筝,不想放手,并且也得到她的父母的认可,那我们便公平竞争吧!”

    公平竞争

    赵弦嗤笑,但也没有反对,“好!今日起,咱们就公平竞争!”

    他容昭熙还从没有输过,这一次也不会输了这么个

    老男人!

    **

    夜里,寂静一片,然而l国的秋天来得更早一些,风带着几分萧瑟,树叶哗啦啦地响。

    可也正因此,让人觉得这亮如白昼的地方更是冷清寂静。

    当天离开南宫山庄的顾琉笙,此时着一身轻便的夜行衣,避开所有的监控与守卫,顺利地潜入了南宫山庄。

    因为之前几天他都居住在南宫山庄,几次借着欣赏景色的借口,加上他高超的计算机水平,他已经将南宫山庄的监控明的暗的都知道了个遍,自然也清楚如何避开。

    他一路朝着南宫珮居住的方向迅速跑去,觉得南宫珮住处的那一条长廊有些诡异。

    长廊的地方自然没有办法直接过去,虽然没有守卫驻守,但那边有好几个监控。

    顾琉笙算着监控所能拍到的方向,西南方向有个死角是监控拍摄不到的。

    他很快一番跳跃直接攀爬上了墙壁,躲在巨大的石柱旁边避开。

    他取出随身携带的轻薄的小型笔记本,很快操作起来,将长廊的监控画面都修改为半个小时一致的画面。

    因为都是静物,所以修改起来很方便,他只要在他办完事情之后再修改过来,加上他高超的技术,就算南宫玖去看了监控,也不会找到被修改的地方。

    当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他就跳了下来,此时周边能监控到此处的地方已经被他都修改过,加上此处的灯都亮着,倒是有利于他检查藏在这一条长廊的秘密。

    顾琉笙直接来到石雕旁,细细地检查了一遍,他几乎有九成的把握,断定这边就是一处机关,不过这一处机关一旦被打开到底是一处暗室之类的或是天罗地网他尚未清楚。

    在这边观察了十来分钟之后,顾琉笙又在长廊别处寻找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但他并没有去触碰那一处的机关。

    因为昨天南宫玖就在他即将要触动机关的时候出现,如果今晚上这一处的机关被触动,那么南宫玖第一个要怀疑的对象就会是他!

    知道南宫山庄有机关,而南宫玖又是个机关高手,那么南宫山庄就肯定不止这一处机关了,顾琉笙打算去看看这几日回想起来几个可疑的地方。

    离开这一处的长廊之后,顾琉笙很快就将监控画面修改回原来的样子。

    这一晚顾琉笙去了几栋楼,查到了好几处类似机关的地方,他一一将地方记录下来。

    一直到一处较为隐秘的地方,顾琉笙最终还是有些按捺不住,触动了机关。

    身后一扇石壁门被突然推开,声音倒是轻微,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站在石壁门外,看着里面漆黑的一片,最后还是走了进去,取出小巧的手电照向里面,发现只是一处收藏室。

    里面倒是藏了不少的名贵画作,还有一些有些年代的瓷器古董。

    类似这样的收藏室,他想也许南宫山庄就有不少,南宫玖除了是机关高手之外,还是一个专业鉴定古董与珠宝的大师级别人物,不过这一点知道的人并不多。

    对外而言,更多人只知道南宫玖是南宫山庄的家主,是个头脑精明的经商人物。

    他能拍下那一块陨石项链,更多的原因就是因为它出自南宫玖的手里,必定不会是假物。

    顾琉笙的目光在诸多珍宝上扫了一遍之后,见没有异常就收回了目光,也关闭了石壁门。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要天亮的时候了,今天虽然没有查找到应寒的下落,但得到的能用的消息还是不少的。

    他打算等明天夜里再过来一趟,这边应当还有不少被他忽略的机关。

    顾琉笙没有再多做停留,很快就离开了南宫山庄,没有惊动任何一人。

    **

    隔日一早,南宫玖用过了早饭,并没有外出,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南宫珮坐在餐桌上看着南宫玖之前坐过的位置,神色阴郁一片。

    她知道自己的大哥是个机关高手,南宫山庄明里暗里都有好几处机关,可是她压根就是个机关白痴。

    加上机关的位置隐秘,她所知道的几处机关也不过是些不重要的密室。

    甚至有些机关还存在一定的危险,几次被南宫玖告诫之后,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但她相信南宫玖一定是将人给囚禁在了山庄里,只是她不知道怎么找到他。

    木映晗,那个只见过一眼,就入驻在她心尖上的男人!

    想到他,南宫珮无奈一笑,那个男人看她的目光冰冷无情,可是她却怎么也忘记不了那一张脸。

    那简直就是一张鬼斧神工的脸庞,让她看了一眼就再也忘记不了。

    而此时回到房间里的南宫玖朝着床头边的一盏台灯走去,轻轻转动台灯,另一边的两只柜子被从中推开。

    他很快朝着里面走去,才刚进去之后,柜子很快又合上,看不出任何异常。

    里面灯光璀璨,明亮一片,简直就是个地下宫殿一般的存在。

    南宫玖下了楼梯,一番寻找,并没有找到被他囚禁在此的人。

    倒是在一处回廊的地方嗅到了阵阵食物的气息,有些难闻,似乎是烧焦的味道。

    他朝着食物烧焦味道的方向走去,发现是一处厨房,而一道高大的身影就在里面忙碌。

    木映晗毕竟功夫在鬼门关里排上第一,耳力自然也不错,再细小的声音也难逃他的耳力。

    听到细微的声响,回头一看,见着是南宫玖之后,木映晗没有理会,继续翻炒烧焦的菜。

    他被囚禁在这一处地方已经有好长一段时日了,心中虽然焦急,但这边他寻找了不少地方都没有找到出口,只好持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

    这几日看到这边有厨房,便跟南宫玖要了素材,打算趁着这一段时日好好学习下厨。

    简单的他还是可以胜任,难些的就不行了。

    他想起简水澜的厨艺,虽然在这边南宫玖并没有在食物在虐待他,但他还是想念着简水澜亲手烧煮的饭菜,几样寻常的家常菜,让他有家的味道。

    失踪这么多天,身上所有能联系到外界的都已经被没收,简水澜压根没有办法联系到她,不知道是不是要担心他。

    他给过简水澜承诺,最早十几天就能回去,最迟一个月的时间,可是如今已经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回去。

    应寒想起错过了简昕的开学典礼,当初亲口答应小家伙要亲自送他去上学的,不知道简昕是不是觉得他这个木叔叔言而无信了。

    还有一件让他更为担心的事情,顾琉笙如今入住翡翠别墅区9栋,他人又不在淮城。

    不知道顾琉笙是不是想着要趁虚而入了?

    而简水澜好不容易才对顾琉笙死了心,会不会在这一段时日里又死灰复燃?

    这些都是他所担心的,此时却又无能为力。

    他等简水澜已经等得太久了,也不想再等下去了,可是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南宫玖朝着厨房走了进来,发现烧焦的味道越来越是明显,他走近了厨房,发现应寒似乎想事情出了神,而锅里的牛排已经烤焦了,他冰冷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你这厨艺练习了几日,也不见长进,看来并不适合你。”

    听到南宫玖的声音,应寒很快回过神来,牛排已经烧焦,此时正冒着焦味的白烟。

    他索性将火关掉,将煎焦的牛排倒入了垃圾桶里。

    回头看向南宫玖,“你打算将我囚禁到什么时候?”

    南宫玖终于扯出一丝很浅的笑意,“到我愿意放你走的时候。”

    应寒却有些不明白了,“还真不知南宫家主为何想要囚禁我?”

    他想了好长一段时日,但都不明白,不过却清楚一件事情,南宫玖的妹妹南宫珮看上他了。

    他带着朗月等人将那一批从m国护送过来的珍宝,安全送到了l国的南宫山庄。

    交易完毕之后,却没想到碰上了南宫珮,南宫珮看他的那一眼,他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毕竟他曾经当过应寒的身份,是红遍大江南北的明星。

    如今他在那圈子里已经隐退了整整四年多,但还是有不少痴迷他的粉丝一直都没有忘记,甚至还有媒体报道曾经的应寒。

    粉丝对他的痴狂,还有看他痴迷的眼神,大概就是南宫珮看他的时候了。

    南宫玖就这么站在应寒的对面,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随即勾起邪魅的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