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那我就将你囚禁到忘记她的时候吧!
    “没什么,想囚禁你就囚禁了,也没什么理由。等我想放你走的时候,你就自由了,这些时日还委屈了木少主,不过我想木少主在这边也住得很悠闲呢!”他双手环胸,倚着冰箱。

    所以自己这是被他当宠物给圈养了?

    应寒嗤笑,“南宫家主还真是特别,难道就不担心鬼门关的人查到我是在你这边出了事情,与南宫山庄为敌?”

    这一次他带领十几个鬼门关的兄弟来此护送珍宝,虽然都出了事情对于鬼门关来说损失不小。

    但是他相信他的父亲一定不会放弃他们,必定会寻找到底,若是查到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与南宫山庄为敌。

    南宫玖将他囚禁起来,生活上倒是没有苛刻了他,甚至还好吃好喝地将他供养着,想必朗月他们几人此时也只是被他们给控制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才是。

    南宫玖悠悠说道,“当初那一批珍宝找你们鬼门关出面,便是因为相信鬼门关的实力,若是与鬼门关为敌,正好尝试下南宫山庄的实力如何,你说是不?”

    然而这本来是应寒先提起的话题,此时他却已经不想再继续了。

    “手机还给我,我想跟我朋友打个电话,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到人,她会很担心的。”

    再不跟简水澜联系,就不知道她会不会胡思乱想,还有这么长时日没有见着简昕,不知道小家伙该怎么想念他了。

    从来没有一次这么长时间地离开过他们母子,这个时候顾琉笙又恰巧出现。

    他担心简水澜与他死灰复燃,也担心简昕与他相处出父子之情,这些都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可是该死的这个南宫玖竟然将他囚禁于此,南宫玖过来看过他几次。

    一开始他还打算直接将南宫玖拿下他就能离开这里,但没想到这地下也有不少机关。

    第一次他就因为南宫玖碰到了机关,被他直接关在了一处笼子里,有过那一次经历,便知道这南宫山庄并不好离开。

    看到应寒被囚禁在这边已经二十来日了,但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南宫玖更是欣赏他。

    怪不得他的傻妹妹对他一见倾心,不惜想要花费大价钱购买下陨石项链。

    如果那陨石项链只是南宫珮自己想要佩戴的,给她又何妨?

    然而他知道南宫珮是打算拿下这一块陨石送给她的心上人,这一点让他很不爽,所以宁可对外拍卖也不愿意给她。

    对于应寒口中的那个他,南宫玖还是很有兴趣的。

    “那个“他”是什么人呢?”

    那个她

    应寒想到简水澜,眸光里突然一柔,南宫玖看到对方那一副表情便有些明白了。

    看来这个“他”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存在,也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就充满了陌生的嫉妒。

    他南宫玖几乎可以说没有嫉妒人的时候,他从出生就是南宫家的大少爷,是要继承南宫家的一切,加上自幼聪颖,学什么东西都极快上手。

    后来更是当上了南宫家的家主,不管是南宫家的上上下下,还是外头的人都对他只有羡慕嫉妒恨的时候。

    可是这会儿竟然让他有了嫉妒的心思,还真是有些

    特别与怪异。

    应寒也没隐瞒,“是我深爱的女人,所以也希望令妹别将一腔心思放在我的身上,我木映晗看中谁就是奔着长久而去的,不会轻易放弃,现在就希望南宫家主将我的手机还给我!”

    深爱的女人?

    很抱歉,他南宫玖就专门喜欢做棒打鸳鸯的事情!

    南宫玖站直了身子,嗅到厨房里还有严重的焦味,他向来喜欢干净,如今进来厨房这么一会儿,浑身上下都沾染上了这一股焦味,于是蹙着眉头朝着外头走去。

    木映晗本不想跟上,但是想到自己被囚禁在这边这么多天了,这个人还是有必要与他周旋一番的。

    深呼吸了口气,纵然不愿意,可他必须离开这里,也必须让简水澜知道他的下落。

    他不想那个小女人成日里为了他的事情担惊受怕,还要照顾着简昕。

    “南宫家主将我囚禁在这边,似乎也没什么好处,或者南宫家主想要从我鬼门关得到什么?你说出来若是可以商量的话,鬼门关会尽力满足你的要求,如何?”

    这是他最大的让步了,若不是这边机关重重,而他对于机关的研究不深,压根就不会被困在这里。

    “刚不是说了,想囚禁你就囚禁了,没有因为别的什么,纯属我高兴吧!”

    说到这里,南宫玖勾起一笑,回头看了一眼跟上来的应寒,挑眉加深了脸上的笑容,眼里却是冰冷一片。

    “木家主既然有了心仪的女人,那我就就将你囚禁到忘记她的时候吧!”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个想法还挺有意思的,好久没有碰上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了。

    应寒的脸色顿时阴沉一片,看着南宫玖那张无可挑剔的脸,突然就是一拳揍了下去。

    南宫玖的功夫自然不错,但是比起应寒还是差了许多。

    但他熟悉这边的机关,不过刚才那么一拳下来,并没有防备,此时被揍了个正着,就是牙龈都隐隐发疼。

    他的脸色也是阴郁着,看向应寒的时候眼里都是冷意,抬手擦拭了下唇角的血迹。

    “木少主下手倒是快准狠,可惜了”他嗤笑了声,带着几分嘲讽,“你还是不能离开这里呵!”

    应寒也同样嗤笑一声,“不如咱们再来打上一次如何?同样你可以使用你的机关,三局两胜,若是我赢了,就让我离开这里,若是我还是输了,那就给你囚禁到你想放再放!”

    然而南宫玖并没有答应,“之前已经有过一次了,机关设置如何,你也已经有所防备,再说我的功夫不如你,真打起来吃亏的还不是我,你想离开这里做梦吧!”

    南宫玖并没打算逗留在这里,很快便离开了。

    应寒想要追上,一道玻璃突然从地底衍生出来,隔绝了他的去路。

    他气得一拳头砸在了上面,那一道玻璃门却毫无损坏。

    透过玻璃,他看着远去的那一抹身影,一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不见,玻璃也缓缓下降至地面。

    然而这个时候追上去也已经迟了,南宫玖已经离开这地下密室。

    应寒想着不能继续再坐以待毙了,他必须离开这里,不为别的,他想要联系上简水澜。

    然而这边机关重重,想要离开又谈何容易,除非南宫玖放他离开,或是他自己懂得机关。

    应寒看着周边的一切,在这里除了不能见着阳光,不能接触到外界,简直是个奢华的地下山庄。

    所有山庄有的这地下应有尽有,包括游泳池、偌大的运动器材室、练功房、篮球场等与各种假山喷泉。

    还有一处花开正好的园子,植物需要的光合作用,这边全都以灯光代替。

    而这么大的一个地方,只有他一个人。

    当初进来的时候是从地上突然掉落下来,可是南宫玖离开的方向

    他朝着南宫玖离开的方向望去,发现也许这个地方的出口并非只有一个,也或者入口有许多个,但是出口只有一个

    南宫玖觉得或许他可以尝试,若是不幸触碰到危险的机关,大不了一条性命。

    与其等着南宫玖放他离开,他自己在这里赌上一把。

    若是赢了,离开这里,若是输了,死在这里!

    柜子的门被打开,南宫玖从里面走了出来,随后柜子缓缓合上。

    南宫玖坐在了柔软的真皮沙发上,看着对面的屏幕,取过桌上的遥控器。

    打开之后,大屏幕上显示出来的是地下密室,他以遥控器进行360的调整。

    终于在一个大厅里找到了应寒的身影,而他正在到处敲着墙壁,看到可疑的地方都会去转动看看。

    寻找机关的出口?

    南宫玖看到应寒如此举动,嗤笑了声,他对于自己的机关术还是很有自信的。

    出口的机关只有一个,而且设置得极为隐秘,整个山庄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更别提他木映晗了。

    不过南宫玖盯着屏幕看的时候,却只是在欣赏着那一张脸。

    看久了之后,突然就觉得与另外一张脸重叠一起,五分的相似,然而五官与线条都有些不大一样了。

    他想起那个曾经风靡一时的明星应寒,四年多前却因为一件小事隐退演艺圈。

    应寒,木映晗

    会是同一个人吗?

    他虽然对影视没有多少兴趣,但也投资了不少,所以对此倒是有点儿关注。

    当初的应寒在l国也是极受欢迎的,那一张脸完全无可挑剔。

    而这个时候的木映晗脸上的线条要硬朗一些,五官也稍微有些变化,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多看几眼也能认得出来,况且印象中两个人的身材似乎

    目光从大屏幕上挪开,南宫玖取出手机很快搜索“应寒”,很快点开关于他的图片,一张张看了下来。

    最后目光索性一张全身照,将应寒的身材与大屏幕里木映晗的身材对比了一番,发现两个人的身材可以说是一致。

    看到这里,南宫玖微微勾起唇角,看来确实如他所想,当初的应寒就是木映晗。

    没想到向来神秘的鬼门关少主,也曾经是个红极一时的大明星。

    关闭了这一处的动静,南宫玖又调出了另一处的监控,发现被关在一起的另外一批鬼门关的人,倒是都还算正常。

    但他们每天所做的事情都是一致的,寻找可以离开的出口。

    **

    第二天夜里,顾琉笙依旧是避开了所有的耳目与监控,来到了南宫山庄。

    查了几处机关之后,他就放弃了,这些机关也许不过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

    偏暗的角落里,顾琉笙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座高楼上,那是南宫山庄最高的楼层,也是南宫玖居住的地方。

    那个地方他倒是进去过几次,周边依旧是各种监控,还有守卫。

    想要从那些人的眼皮底下混过去并不简单,但也许真正的机关就在那边。

    虽然危险,但他今晚必须去探一探,只有尽快找到应寒的下落,他才能早日离开l国。

    这么多天没有见到简水澜与简昕,他都快要想疯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的妻儿,结果没相处多久,就遇上了应寒的事情,他心里虽然膈应得厉害,但也知道这是一个契机。

    他只有抓住了这个契机,才能断绝应寒对简水澜的心思,也才有可能让简水澜回心转意。

    深呼吸了口气,顾琉笙取出轻巧的笔记本电脑,很快操作起来,五分钟之后,周边的监控都被他控制住,现在就剩余如何避开那四个守卫了。

    见那四个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顾琉笙觉得从那边是不可能安全进入了,他只能再找别的地方。

    不过这边的建筑都属于西方建筑,具有严密的几何性质,这一点上给了他很大的帮助,起码可以隐藏他的身影,而周边都是光亮照耀,他只能藏于暗些的地方。

    顾琉笙的身形很快,躲在了几根粗大的柱子后面避开了他们的视线,随即朝着一处窗子飞跃过去,倒是安然地进了里面的长廊。

    一番搜寻与查看,顾琉笙依旧将几个可疑的地方都一一记下,一直到了南宫玖的卧室门前,他停下了脚步。

    知道那是南宫玖的卧房,虽然不曾进去,但之前来的时候南宫玖介绍过。

    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想进去看看,也许里面有更重要的机关。

    但也知道这个时候南宫玖一定在里面,若是贸然进去,想再进来就麻烦了。

    顾琉笙想着,最后还是先行离开,南宫玖的这一处地方不急于一时,得等白天再来了。

    现在最为重要的就是先知道南宫玖白天的行程!

    顾琉笙也只是离开了南宫玖的住处,却在离开的时候脚下踩到了一块诡异的砖板,整个地面凹陷下去。

    若不是他反应极快,只怕整个人都要跟着陷下去。

    他想,刚才他所踩到的应该是一处机关,声响不小,此时怕是引起了外面守卫的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