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他以为顾琉笙打算乘人之危,与简水澜死灰复燃
    顾琉笙很快离开,有了刚才的前车之鉴,这次很注意脚下的动静。

    顾琉笙前脚才离开这里,便已经有守卫的脚步声传来,而此时南宫玖更是已经醒来。

    身穿一身宽松的睡袍,朝着这边疾步走来,当看到一块地板深陷下去的时候,双眼危险眯起。

    两名守卫很快赶了过来,发现南宫家主已经过来,目光冰冷地扫过他们的身上,令人不寒而栗。

    其中一人率先开口,“家主,外头一切正常,没有发现异常!”

    南宫玖嘲讽一笑,“没有发现异常,那么这个机关被触动是怎么回事?”

    他的目光落在已经被触动的机关,往下望去却是空无一人的场景,很显然已经被逃了。

    能一脚踩中了机关还能够全身而退的人,怕功夫还真不错,最起码在他之上。

    很明显刚才有人靠近他的房间,还被他全身而退了。

    两名守卫也无话可说,但他们真的没有感觉到异常,外头一切都正常的。

    听到这边有人触动机关的声响,留下两人守在外头,他们两人就冲过来,一路上都很正常。

    南宫玖冷眸看了他们一眼,“马上给我搜!”

    他可不相信没有人接近他的房间,他房间周围设置了不少的机关,今天机关被触动,一定有人来过,只是那个人狡猾得很。

    倒是让他有了那么点儿兴趣,该不会是被他囚禁着的应寒所为?

    想到这里随即他很快否认,那一处的机关可以说是南宫山庄里面,最为精细的机关。

    应寒就算是功夫不错,可是他并不熟悉机关,否则也不会死了心,这几天都在厨房里研究厨艺。

    看到守卫应声离开,南宫玖也没停留多久,将机关复位之后,很快就回到了房间。

    打开了大屏幕,360调出了应寒所处的位置,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应寒也已经熟睡。

    睡着的他眉目间少了几分凌厉,与他是应寒的身份的时候,更是相似了几分。

    南宫玖一下子就没了睡意,就这么盯着应寒熟睡的脸看着,许久许久。

    许久之后,他才想起刚才被触动的机关,很快将他房间周围的监控视频都调了出来,然而一切都显示正常。

    包括刚才被触动的机关,突然地机关就被触动了,可是看不到有人触碰。

    真是见了鬼!

    南宫玖并不会真相信了监控视频上的影像,这监控一定是被人动过,并且对方还是个计算机高手,可以将监控改动得让人看不出来。

    若不是他相信自己的机关如果没有人为,绝对不会随便被触动,还真要相信了监控视频看到的一切。

    什么人竟然有这样的能力,倒是让他有些意外,随即想到了被他囚禁了这么长时日的鬼门关的几个人。

    莫不是这一次也是鬼门关的人所为?

    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木庭,木庭身为鬼门关的创始人,功夫自然不低。

    能够触碰到机关还可以全身而退,必然是个高手。

    但木庭前不久往m国去调查,不会这么快就来到了l国,并且怀疑到南宫山庄,就算是木庭怕也很难发现他南宫山庄的机关。

    **

    这一晚,南宫玖并没有再睡,而是一大早就离开了房间,让池栩准备了早饭,单独用过早饭就离开。

    南宫玖离开了餐厅之后,南宫珮也出现了,看着尚未收拾走的碗筷,莫名觉得松了口气。

    与她大哥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是顶着巨大的压力。

    不可否认,她挺害怕她这个大哥的。

    因为昨夜里来过一次,知道地板也暗藏机关,这一次顾琉笙警惕了许多深怕出动脚下的机关。

    这个南宫玖倒是有意思,整个山庄都是他布下的机关。

    而他房间周围的机关怕也有不少,昨夜里就踩中了一次,要不是他反应快,估计都掉下了陷阱里,南宫玖正好瓮中捉鳖。

    越是接近南宫玖的房间,顾琉笙按着昨夜里的记忆来走,昨夜里踩中的机关如今已经恢复原样,他倒是一路顺畅地来到了南宫玖房间门口。

    因为知道大清早他已经离开,而这边几乎可以说是禁地,顾琉笙倒是不担心会突然有人过来,他轻轻转动门把,发现房门被反锁了。

    眉头轻蹙了下,取出一把自己连夜鼓捣好的万能钥匙,轻轻地转动了几下,听得“咔嚓”一声,他的唇角微微勾起。

    将房门打开,他进去之后,很快又将房门关上,并且从里面反锁。

    他看了一眼南宫玖房间的布置,倒是符合他这个人给人的感觉,洁净而神秘!

    大床的对面,是一处大幕布,但顾琉笙可不认为他有兴致,躺在床上看新闻之类的。

    这一处大幕布也许有别的用处,在沙发上看到一只遥控器,顾琉笙将其打开,看到的是各种监控录像的播放。

    见几个监控录像,顾琉笙心里一喜,看来这一趟应该可以知道应寒的下落了。

    已经连续两夜过来查探,如今是第三趟,再查不到应寒的下落,南宫山庄就邪门了!

    如今有了这一处监控视频可查看,顾琉笙也就不着急找机关,而是将几个监控视频调开查看,十几个监控查看之后,他终于在一间类似古代牢房的大密室里,看到了朗月的身影。

    除了朗月之外,还有12名男子,看样子也是这一批护送珍宝的鬼门关的成员。

    此时他们这一群人正对着墙壁敲敲打打,还有的直接敲着地面,试图寻找机关。

    果然这事情与南宫玖脱不了干系,他却是有些想不明白南宫玖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顾琉笙将那些鬼门关的成员一一望去,然而却唯独不见应寒。

    是应寒没有落在南宫玖的手里,还是被南宫玖单独关在一处?

    地下密室的构造,顾琉笙也没有办法从这些密室判断出在哪儿,但还是很快将这一处的监控视频截取下来。

    拷贝到自己带过来的小巧的笔记本里,随即发送给宋微,并且附加一句:马上发送给木庭,并且告知此事与南宫山庄脱不了干系。

    有了这个凭证之后,就算他不能顺利带他们离开,木庭也有证据质问南宫玖。

    鬼门关的事情他并不想插手,但事关应寒他不得不去插手,还想着简水澜经过这一件事情对他的态度有所改变,也想应寒欠他一个人情,看他还好意思跟他抢女人?

    关闭掉这一段监控视频,顾琉笙又继续找,翻找了将近半个小时的监控,才看到一处布置得很高档雅致的房间,几乎可以与南宫玖这一间房相提并论。

    他看了一眼遥控,发现是个可以调整的监控视频,而且还是360调整,摸出门道,他便直接用遥控器调整。

    见着这一处的被监视的地方,似乎是一座地下山庄,里面应有尽有,唯独看不到天空,没有阳光,但是所见之处都是灯光照耀。

    他甚至还看到了一处百花开得正艳的园子,周围都是灯光代替了阳光,所有的花朵都朝向灯光绽放。

    这一处山庄里,果然别有玄机!

    一直到了一处角落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而那人正是应寒。

    此时应寒也正在耐心地寻找机关,对着一些墙壁敲敲打打,看到可疑之处就去转动看看,却不知是触动了哪儿的机关,一只利箭无声地朝着他的后背射来。

    就是顾琉笙看着监控都以为应寒这一次难以避开,不想应寒突然矮下身来,恰巧避开了那一支利箭。

    也许可以说这一次应寒命大,他矮下身来的缘故并非知道那一支利箭,而是发现脚底下有异常,正好蹲下身来想静听是否有机关。

    一直到那一支利箭射空落在地上之后,应寒才发现利箭的存在。

    他蹙了下眉头,回头去看,这一次是三支利箭朝着他各处要害射来,冷箭无声,应寒直接朝着地面趴去,一个翻身站起,迅速离开此处。

    “倒是命大!”顾琉笙嗤笑了声。

    他想着,很快给简水澜编辑发了一条短信:应寒还活着,我看到他了!

    他想到简水澜看到这一条短信的时候,一定是欣喜若狂的,忍不住有些醋意。

    不过这个时候简水澜那边是夜里,也许等到天亮的时候,才会看到这一条短信了。

    顾琉笙将大幕布关闭,开始寻找屋子里的机关,囚禁应寒的地方是一处可以与南宫山庄媲美的地方,机关一定隐蔽,说不定就在南宫玖的房间里面。

    他四处查看着,就是墙壁上的壁画也没放过,几只柜子也一一被他打开。

    期间碰到了几处机关,不过被打开的都是一些小机关,是用来装一些重要资料的地方。

    对于那些资料,顾琉笙并无兴致,很快就将小机关给关闭。

    但是南宫玖如此精湛的机关术,还是让顾琉笙欣赏了一番。

    几处地方都找过,就是那一张大床也暗藏了机关,却不是他想要的。

    目光落在床边一盏台灯处,他走了过去,轻轻地转动,倒是没有什么声响。

    但是顾琉笙却看到对面不远处的柜子,从中间分开,露出一道犹如门大的入口,里面光亮一片,远远望去,还有台阶。

    难道这里就是囚禁应寒的那一处奢华的地下山庄?

    顾琉笙很快朝着里面走去,刚一进去,两道柜子就被关上。

    声音很细微,但是看到出口的地方被关上,顾琉笙蹙了下眉头,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抬手在墙壁上摸索了一阵,几样看起来可能暗藏玄机的地方都没有放过,然而都没有找到机关。

    看到那一处紧闭的石壁门,顾琉笙也没有多想,既来之则安之,还是先将应寒找到再说,他还不相信出不去这里。

    不过顾琉笙还是取出了手机查看了下信号,倒是有信号,他很快将自己的所处位置发送出去,特意还发送一份给宋微,而后又去查看了下小巧的笔记本,倒是能正常使用。

    就算他出不去,跟应寒被囚禁在这一处地方,但相信还是有人会找上来的。

    南宫玖出差顾琉笙身入险境,并无惧怕,而是警惕地朝着里面走去。

    刚才看到应寒触碰到机关,也深知这里面一定有不少的机关,所以一路上都走得小心翼翼。

    他想到刚才在大幕布上面看到的应寒,所处的位置,就在园子的不远处,于是朝着里面走去,果然看到了园子外头正走来的应寒。

    心底松了口气,总算可以和他的老婆、孩子交代了。

    应寒看到他的时候,也有些愣住,不明白自己在这里怎么就看到他了。

    在这边这么多天了,一直以来都是他单独一人,偶尔南宫玖会过来看他一次。

    就算是一日三餐,那也是从机关送过来的,就他之前要求南宫玖给他送点儿素材让他下厨,南宫玖倒是给他送了几次。

    不过顾琉笙也算是他被囚禁这么多天以来,看到的第二个人,应寒还是有些激动的。

    他以为他还在淮城,打算乘人之危,与简水澜死灰复燃。

    应寒很快朝着顾琉笙走去,人未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就先开了口,“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顾琉笙这一身打扮,休闲的深色卫衣,还有大大的帽子,莫不是

    顾琉笙看到应寒还活蹦乱跳的,嗤笑了声,“过来看看你死了没有!既然没死,那就一起找出口吧,不过此趟离开了这里,记得欠我一个人情!”

    他虽然恨应寒将简水澜带走,但这几年他对简水澜母子的照顾,他来帮简水澜偿还。

    看到顾琉笙转身就走,应寒跟了上去。

    “没用的,我从进来这边开始就一直在找出口,但是找了将近一个月了,都没有找到,这边似乎入口有许多个,但出口只有一个,而且处处都是机关,你要小心些!”

    他这两天一直在寻找出口,也因此触碰了好几处的机关,幸好有惊无险。

    顾琉笙突然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他,问道,“南宫玖进来过这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