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1章、我死都不会跟我的妻子离婚,你永远都不会有机会
    应寒点头,“进来过,我几次也想跟着他出去,但每次他都按动了机关,用玻璃将我隔开。你刚才是从哪儿来的?”

    顾琉笙心想,那么他大概知道出口机关的位置,只是想要找到出口的机关,怕是需要时间。

    “跟我走!”顾琉笙没有多话,大步朝着刚过来的方向走去。

    应寒很快跟上,又问他,“你有带手机吗?借我打个电话。”

    顾琉笙听到这话的时候,脚步一顿,眼里都是嘲讽,还能不清楚应寒这个时候想要打给谁吗?

    真当他顾琉笙是死的,当着他的面想要打给他老婆?

    简直就是**裸的挑衅啊!

    “没带!”

    顾琉笙直接拒绝了,随即看向走到他身边的应寒,警告地盯着他。

    “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一条心,我死都不会跟我的妻子离婚,你永远都不会有机会!”

    应寒被他这话噎住,但是也知道他们之间尚未离婚。

    “我只是不想她太过担心,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一次离开他们母子这么长时日,也没有一次这么长时日联系不到人,水澜一定会担心我,而小昕也一定想我了!顾总,手机借我一下,我只是想跟水澜报个平安。”

    顾琉笙想到那几日联系不上应寒的时候,简水澜失魂落魄的样子。

    还有每次与简昕通电话都要问上一句,“顾叔叔,你看到木叔叔了吗?看到了木叔叔要告诉他,小昕想他了。”

    他的妻儿确实都将应寒当成了亲人,这一点让他的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他们母子理应将一颗心放在他顾琉笙的身上的,可是应寒享受着属于他顾琉笙的一切。

    “进来之前,我已经给她发了条信息,告知她找到你了,这个时候淮城的时间是夜里,难道你还想要打扰她休息?”

    顾琉笙没打算再理会他,径直大步朝着前方走去。

    应寒这才想起两个国家的时间差,这个时候淮城确实是夜里了。

    而顾琉笙既然说过已经告知简水澜,那么他信就是,他想顾琉笙还不屑对他说谎。

    期间两人再没有任何的话可说,半个小时之后,应寒跟着顾琉笙触碰了几个机关,但都有惊无险地避开。

    两人也来到了出口的地方,只是那一堵石壁门紧闭,压根无法打开。

    之前顾琉笙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摸索了一遍,但是都没有找到出口的机关,这个时候他将几处可疑之处都一一尝试了一遍,然而那一堵石壁门依旧没有动静。

    想要不经过机关打开石壁门,估计只能炸开它,但是这里又怎么会有炸药?

    而他们必须在南宫玖回来之前离开这里,他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应寒也在寻找机关,但是找了些时候也没触碰到哪个机关,便有些疑惑地问他,“顾总,你确定是从这边过来的?看起来这边并无机关的样子。”

    顾琉笙边摸索边道,“我是从南宫玖的房间直接过来这边的,既然能够进来,出去的机关也应当就在这里,否则你觉得南宫玖进来之后,是如何能够离开这里的?”

    应寒并没有见过他是怎么离开的,几次想要跟上,但南宫玖从没给过机会。

    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继续寻找出口的机关,只要找到机关他们就可以离开这里。

    而且还必须在南宫玖出现之前离开这里,否则别说他出不去,还有可能将顾琉笙搭进来。

    两人又找了些时候,但依旧一无所获,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顾琉笙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他只知道南宫玖今天离开山庄出去谈一桩生意,中午可能就直接在外头吃饭。

    但饭后只怕就会回来,说不定就心血来潮想,来看看应寒的情况。

    所以,现在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否则被南宫玖发现,想走就困难了。

    起冲突倒是没什么,但是在南宫山庄里处处都是机关,鬼门关这么多人都被困住,他们两人只怕也会被困住。

    但顾琉笙又有些想知道,如果他跟应寒一样突然就失去了联系,简水澜会不会有一丝一毫地担心他?

    他记得当初他去江城的时候,出了事情,简水澜是怎么守着他的,那一段时日,也是他们夫妻两人感情升温最快的时候。

    两人上上下下地寻找着,然而一无所获。

    顾琉笙停了下来,朝着后面后退了几步,慢慢观察这里所能见到的一切,突然问他,“我一直不明白南宫玖将你们囚禁起来,是为了什么。”

    一开始他以为南宫玖可能是因为看上了朗月,但是从监控视频来看,朗月与那么多的鬼门关的男人关在一处,就否认了这个想法。

    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忍受自己喜欢的女人与别的男人共处一室,那一处密室虽然大,但是那么多的男人,他想南宫玖并非看上了朗月。

    正在寻找机关出口的应寒听到这话的时候,眉头蹙了下。

    “那个人变态吧!”

    顾琉笙倒是不这么认为,不过想到他的妹妹似乎挺害怕他的,平日里南宫玖给人的感觉就很冷淡,对自己的妹妹似乎也挺狠的。

    顾琉笙也没有多想应寒这事情,倒是突然想起他在南宫玖房间内观看监控的事情。

    监控里360都能调出来,那么是不是也可以看到之前南宫玖从这边出去的监控视频?

    想到这里的时候,顾琉笙勾起一抹清浅的笑意,很快取出小巧轻便的笔记本,很快问应寒,“南宫玖最近一次过来这边看你是什么时候?”

    应寒边找边说,“昨天早上大概9点不到的时候有过来一趟。”

    顾琉笙很快操控了这边的监控,调出昨天早上9点左右的监控视频。

    **

    南宫玖谈完合作项目之后并没有在外逗留,而是回到了南宫山庄。

    打算回房换身衣服的时候,池栩走了过来,“家主,小姐在她的住处等你。”

    南宫玖在听到是南宫珮的时候眉头轻蹙了下,但还是朝着南宫珮住处的方向走去。

    南宫珮见他,只怕又是为了那个男人吧!

    很快就来到了南宫珮的住处,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南宫珮竟然准备了一桌子的饭菜,而且还都是中餐,看到他的时候,勉强露出一笑。

    “大哥,这是我亲自下厨为你烧的饭菜,你尝尝看好不好吃,回头我一定会再好好学习的。”

    饭菜还算丰盛,准备这一桌饭菜还需要一些时间的。

    “都是你亲手烧的?”

    忍不住想到昨天他去见应寒的时候,他也正在厨房里煎牛排,却是弥漫着一股焦味。

    南宫珮点头一笑,“是,这几天给大哥添麻烦了,特别是为了那一块陨石项链更是在顾总的面前丢了脸,也是我不懂事,所以烧了一桌的饭菜就当给大哥赔罪了!”

    南宫玖入座之后,看了几眼桌上的饭菜,突然将目光锁定在南宫珮的脸上,“没下毒?”

    南宫珮一愣,脸上有几分尴尬,“大哥怎么会这么问呢,你是我的大哥,我为什么向你下毒,我不过是想要给你赔罪罢了。”

    她取过一双筷子,将每样菜都夹了一些放到自己的碗里,一口一口地吃着,跟他证明她并没有下毒。

    心里却有些可悲,这个大哥并不信任她。

    若说所有人当中,南宫玖最为信任的应该就是池栩了,而她这个妹妹什么都不算!

    南宫玖并没有吃,很快就起身,“你自己吃吧!”

    “大哥”

    南宫珮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看。

    然而,南宫玖已经朝着外头走去。

    南宫珮就这么看着自己准备了好几个小时的饭菜,心里极为难过。

    她只是想要讨好他,只是想要让他放过木映晗,可是似乎不论她怎么努力,她大哥始终都不放在眼里。

    她是他的亲妹妹啊,为什么她的存在,还比不过一个池栩?

    南宫珮并没有放弃,而是很快起身朝着他离开的身影,又追了过去。

    “大哥”

    终于将监控视频调了出来,顾琉笙目光一直盯着南宫玖的身影。

    看到他一步步朝着石壁门的方向走去,最后双手同时按在两只石雕的最顶端,同时向两边转动,再一看那石壁门无声无息地朝着两边移开。

    应寒见此,眼里闪过一抹喜意,他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他走到顾琉笙的身边,看到他竟然调出了南宫玖的监控视频,目光露出几分赞赏。

    “没想到顾总还精通计算机方面。”

    能够入侵南宫山庄的系统,看来顾琉笙的计算机水平不低。

    他还以为顾琉笙不过是个成功的商人,功夫也出神入化,但是计算机方便也深有研究。

    顾琉笙点头,“不似你除了会当一个戏子之外,也就剩余四肢发达了!”

    他这叫跟得上时代,他觉得自己比应寒好得太多,奈何那个女人就只欣赏那戏子。

    应寒知道这个男人变相说他头脑简单,但觉得这个时候不适合与他说得太多,也就没有反驳,便道,“走吧,若是被发现了,只怕要被困于此处,这边不少机关,自己小心些!”

    顾琉笙收起了笔记本,很快跟着应寒离开了这边,他们刚离开之后,两扇柜子重新合上。

    此时两人处于南宫玖的房间里,应寒这才看清楚了南宫玖的房间摆饰。

    但是担心被南宫玖给碰上,两人还是很快就朝着房门的方向走去。

    南宫玖走了几步,又被南宫珮给缠上,眼里闪过不耐烦。

    “大哥,我准备了那么久的午饭,中午就留在这边吃吧!”

    南宫玖瞥了一眼她眼里的期盼,眼里闪过一抹嘲讽,以为他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就是改变了战略,但目标还是木映晗那个男人!

    于是他说了一句话粉碎了她所有的希望,“我对那个男人的兴趣,比你对他的感情还深!”

    随即,南宫玖转身大步离开。

    南宫珮滞留在原地,有些反应不过来,她大哥那是什么意思?

    他对木映晗的兴趣,比她对木映晗的感情还要深,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南宫珮觉得自己很愚蠢,竟然参不透这一句话,但是脸色却有些惨白。

    该不会如她所想的那样吧?

    不,不会的,她大哥不可能是这样子的,可是

    可是,这么多年,她还真没有见着他大哥跟哪个女人走得近,难道

    想到木映晗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南宫珮觉得一颗心疼得要死。

    如果真如她所想,她又怎么可能争得过她的大哥呢?

    南宫珮只觉得浑身冰冷,目光看着南宫玖离开的背影几次想要追上前去问他,可到底没有胆子。

    她留在原地,站了许久,一颗心凉透。

    南宫玖的房间周边机关不少,若是不小心踩中机关,只怕很难离开这里,所以两个人走得小心翼翼。

    才离开南宫玖的房间不久,两人就听到了细微的脚步声。

    顾琉笙一下子就认出了是南宫玖的脚步声,神色几分严峻,放轻声音,“不好,是南宫玖回来了,我们快走!”

    他说着,便将卫衣的大帽子拉起盖住,整张脸几乎都笼罩在大帽子里面。

    应寒点头,什么话都没说,跟着顾琉笙朝着另一边的方向走去。

    南宫玖一路冷着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却觉得有些不大一样,至于哪儿给他的感觉不一样,又说不出来。

    他在自己的房间里搜寻了一番,看到遥控器是放在茶几上,然而位置却有些偏差的时候,目光一冷,有人动过他的东西?

    南宫玖记忆力很好,自己放的东西位置可以记得分毫不差,这个遥控器虽然与他摆放的位置差不多,但是偏右了一点儿。

    他的房间除了池栩会过来打扫整理,其余人从未来过。

    南宫玖很快拨打了池栩的电话,“今天你有过来我房间收拾?”

    池栩,“没有,今天尚未过去收拾房间,打算等我这边忙完再去收拾,家主要是觉得需要收拾,我现在就过去!”

    池栩没有过来,那么会是谁过来他房间,动了他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