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2章、顾琉笙,我木映晗以性命发誓,一定会过来救你
    想到昨夜里被动过的机关,与被动过的监控视频,南宫玖很快出声,“无需整理,有人动过我房间里的东西,马上让所有人警惕,立即给我去查清楚此事!”

    池栩的声音也严肃了起来,“我马上去安排!”

    南宫玖结束电话之后,拿过遥控器打开了大幕布,360的寻找,却始终找不到应寒的身影。

    整个地下密室的每一个角落,他一一寻找过去,然而都没有找到应寒。

    想到里面的出口只有一个,而且机关隐秘,他每次离开的时候,都不会让应寒跟上,应寒一定不知道出口在哪儿。

    可是当他看到遥控器被动过,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监控360都能看到,如果有人从外头看到了他打开机关的视频,想要离开倒是轻而易举。

    南宫玖不禁想到昨夜里被动的机关与监控,他又打开大幕布,将监控调到了关押鬼门关其余人的密室里,倒是看到他们还都在里面,一个也没有逃走。

    他很快又给池栩打了个电话,“木少主已经不见了,马上安排人去找,别让他们离开了山庄!”

    在南宫山庄里,就是他的世界,他们只要还在就一定可以瓮中捉鳖。

    若是离开了南宫山庄,以木映晗的能力,想要抓住他更是困难,更何况他的身边还有人帮助。

    他突然想起南宫珮刚才的举动,是有意帮他们拖延时间?

    想到这里,南宫玖的眼里闪过一抹狠戾,最好别如他所想的一样。

    那边池栩一听到木少主不见了,整个人也凝重起来,关押木少主的地方他是清楚的。

    虽然不知道机关出口在哪儿,但是想要离开那边并非易事,木少主怎么就不见了?

    池栩很快安排人去搜查,特别是几个出口的地方更是守卫把守,只要人还在南宫山庄里,绝对不会让他们离开。

    不过刚才家主也说了他们,难道除了木少主还有旁人?

    顾琉笙对于这边的监控还算熟悉,此时他们隐藏在浓密的花草丛中,但是周边都是警报声,不少守卫都在四处寻找,看来是南宫玖发现应寒不见了。

    他索性一口气将这一路要离开的路线,所经过的监控全都关闭,随即看向应寒。

    “现在不清楚朗月等人具体的位置,只怕今日没有办法将他们就出来,不过既然你们在南宫山庄这么长时日了,也没为难你们,只是囚禁着,并无生命危险,搭救他们的事情等之后再说。”

    而且他也没打算再插手鬼门关的事情,将应寒救出来就够了,鬼门关的事情自有木庭与应寒。

    应寒也知道今天想要救出朗月等人,困难重重,特别是现在整个山庄都处于戒备当中。

    他已经被南宫玖发现逃了出来,此时怕是出动所有人找他们,想要安然离开南宫山庄还是个问题,他看向顾琉笙。

    “我们分开行事,你找机会离开这里,今日多谢了!”

    与其两个被抓,说不定分开行事之后,还能有一个可以离开这里。

    顾琉笙却道,“不需要,这边机关不少,我来此夜探两次,也在这边住过几日,多少知道怎么避开机关,一旦你掉入机关里面,想要离开就不容易了。”

    他这一次过来l国的主要任务,就是找到应寒,如今人已经找到,只要离开了l国,他就可以回到淮城见他的妻儿了。

    应寒知道他说得有理,当初他就是触动了机关掉了下去,这才被囚禁了这么多天。

    这边也不是安全之地,若是停留太久早晚会被找到,最要紧的还是赶紧离开这里。

    不过现在四处戒备森严,加上里面正在搜查,想要离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监控已经被他黑掉,顾琉笙收好笔记本,将卫衣的大帽子遮好,这才起身。

    “走吧!”

    两人倒是无惧监控,只要避开搜查的人就可以离开,他们迅速朝着外头跑去。

    南宫玖并没有离开房间,而是将监控调出来看,当看到好几个监控里面一片漆黑,脸色便有些难看起来。

    随即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倒是有点儿意思,竟然敢黑了他的监控。

    看来这是知道被发现了,所以也就无所畏惧了!

    南宫玖冷笑了声,将遥控器往床上一扔,很快就朝着外头大步走去。

    两人朝着大门的方向跑去,然而,还是被守卫给发现了,一大群正在四处寻找的人听到这边的动静。

    为首的池栩也看到了那边的两人,一下子就认出了其中一个人是应寒,另一个脸上被帽子给遮住,看不清楚脸,但是那身形却有几分的熟悉感。

    “马上给我追,万万不能让他们离开了这里!”

    池栩派人追了上去,而他很快给了南宫玖电话,告知他们所处的位置,这边的机关虽然也有不少,但是他知道的不多。

    顾琉笙与应寒见身后大批的人追了上来,两人功夫都极好,飞檐走壁不在话下。

    不过南宫山庄的那些人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双方很快交起手来。

    顾琉笙见此时被缠住,想要离开有些麻烦,特别是不远处还有一队人马追了上来,等到他们过来就真要插翅难飞了。

    应寒的脸色也有几分凝重,看到周边有一处花架,给顾琉笙使了个眼色,一脚朝着那一排开得正艳的花架踹了过去。

    顾琉笙与他的配合极好,等到应寒动脚的时候,他迅速跃起,跳到了另外一边,一整座的花架顺势倒了下去,将十几个守卫困在里面。

    而他们两人也趁着这个时候,朝着出口的方向跑去,但是身后已经有大批人追了上来。

    顾琉笙一咬牙,觉得自己若是落在南宫玖的手里,凭着两人的交情,南宫玖或许不会太为难他。

    再说他们前几天还签下了合作协议,并且这个时候南宫玖也忌惮他的势力,不愿与他为敌。

    “你马上走,我来断后!”

    为救情敌身困陷阱,大概也就只有他了。

    就希望简水澜可以看在他如此牺牲的份上,可以正眼看他,知道他的苦心。

    “你来救我,我很感谢你,但是我木映晗也不是会丢下队友的人,要走一起走。”

    两人奔跑的时候,却不知道是谁一脚踩到了机关,顾琉笙整个人重心一空,就要掉了下去。

    应寒却是眼疾手快地瞬间出手,免于顾琉笙摔下去陷阱里。

    才刚刚站稳,两人尚未松了口气,一道利箭朝着他们这边射来。

    顾琉笙凄凉一笑,硬是挡在了应寒的身后,后背一痛,听到利箭扎入骨肉的声音,他几乎就要站不稳,只觉得很快地,后背湿漉漉地一整片。

    应寒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回头去看,见着顾琉笙摇摇欲坠,此时才发现以他的姿势还有位置,竟然是帮他挡住了一根利箭。

    他看着眼前的人,从未想过顾琉笙会以性命救他,尽管知道他的动机是什么,但救他是事实。

    若不是顾琉笙为他挡了这一支利箭,现在被刺中的人就是他了。

    应寒很快将他搀扶住,复杂地问他,“你顾总,你认为这么做我就会退出?”

    顾琉笙嗤笑了声,吐出了一口血,抬手擦拭了下,只觉得浑身无力。

    “你从来就不是威胁,我只是为了救她的朋友,使了点儿苦肉计!”

    他喘息了声,将口中的一口鲜血吞咽下去,眼前阵阵发黑,脸色也因为疼痛煞白一片。

    但还是憋足了劲将自己想说的话一口气说完,“我现在也走不了了,落在南宫玖的手里他并不会动我,我若是死在了南宫山庄里,这样的麻烦他一定不想惹。

    你马上走,木庭如今身在m国,我已经让宋微联系他,他会知道鬼门关的人在南宫山庄,你出去后联系他就行了快走,别管我”

    说完这些话,他虚弱地闭上了双眼,后背的伤势不轻,怕是直接伤到了要害,想到自己如今受伤,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知道之后,对他会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担心

    感觉到自己的性命随着后背的鲜血一点点流逝,整个人眩晕起来,唇角微微勾起自嘲的一抹笑意,顾琉笙彻底陷入昏迷当中。

    应寒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此时也没有时间给他探究心中的复杂。

    那边两拨人从不同方向追来,他将已经陷入昏迷的顾琉笙背起,但是看到地上的那一滩鲜血,还是觉得触目惊心。

    负重前行,自然比不得一个人轻巧,没多久那边的人就已经与他距离更近了些,再这么下去,他也休想离开。

    应寒想着,很快冷静下来,他将后背浑身是血的男人放下来。

    就算他现在能够带着顾琉笙杀出去,但是再不给他包扎止血,只怕也要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而刚才顾琉笙能说落在南宫玖的手里,那个变态的男人并不会动他,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或许也有一定的把握,毕竟他是顾琉笙!

    南宫山庄势力庞大,但是顾琉笙的顾家也一样,若是顾琉笙真在这边出了事情,顾家一定不会罢休,这样的麻烦,或许南宫玖当真不想沾惹上。

    应寒咬了咬牙,眼看那些人距离他们越来越近,最终还是将背后的顾琉笙放了下来,此时整件深色的卫衣后背犹如浸了水一样。

    应寒将顾琉笙放在地上,生怕加重他后背的伤势,让他整个人趴在地上,看向他的时候,眼里多了一抹坚定。

    “顾琉笙你放心,我木映晗以性命发誓,一定会过来救你!”

    深深看了一眼已经没有意识的男人,应寒很快朝着出口的方向跑去,后背少了一个人的负担,他行动起来方便许多。

    两拨人,一拨留了下来,另一拨人则是迅速地朝着应寒离开的方向追去。

    一群人将他围着,池栩追了上来,看到那个趴在地上的高大男人,此时后背正扎着一支利箭。

    刚才一路追来的时候,路上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而他身上的卫衣更是被血浸湿,而之他整个人是趴着的,加上一顶卫衣大帽子遮掩,完全看不到他的脸。

    “你们二人留下,剩余的继续给我追,一定不能让他离开了南宫山庄!”池栩吩咐。

    “是!”

    大批人马训练有素地追了过去,池栩蹲下身来正要掀开对方卫衣的大帽子看看是何方神圣。

    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南宫山庄,并且避开那么多的机关的时候,身后正好传来南宫玖的声音,“那个人是谁?”

    池栩掀开了那一顶深色帽子,在看到那张苍白的脸时,眉头轻皱了下。

    “是他”

    怪不得这个身影让他觉得有几分眼熟,可是顾琉笙怎么会

    此时南宫玖也看到了顾琉笙的那张脸,倒是让他挺意外的。

    顾琉笙竟然潜入南宫山庄搭救木映晗

    什么时候顾琉笙与南宫山庄的人,有这么深的交情了?

    他蹲在池栩的身边看了一眼顾琉笙背后的伤势,又探了下他的鼻息,只觉得特别微弱。

    “马上送他去医院医治,别让他死了!”

    顾琉笙若死在他的山庄里,这是个大麻烦,他暂时还不想沾惹上,惹上顾家,那是无穷尽的麻烦,说不定南宫山庄就要毁在他的手里。

    但如果顾琉笙是在南宫山庄里受伤,那就另当别论了!

    池栩也知道情况危急,特别是顾琉笙流了这么多的鲜血,再不医治怕是要来不及了。

    很快他就吩咐了人开车过来,将顾琉笙送了上去,亲自带着他去医院医治。

    最终,应寒还是成功地避开了几处机关,离开了南宫山庄。

    南宫玖的脸色很不好,不过想到鬼门关还有那一大伙的人,都被留了下来,应寒也不会就这么撒手不管,更何况顾琉笙受伤,很明显是为了过来救他。

    顾琉笙被送往医院的时候,南宫玖见应寒已经逃离了南宫山庄,心里不悦,但也无济于事。

    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南宫珮却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