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3章、赵叔叔对我这么好,是不是也想当我爸爸?
    ♂!

    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那一大滩血迹上,脸色有些泛白。|

    “大哥……是不是他……受伤了?”

    南宫玖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嗤笑了声问她,“这一件事情,你可有插手?”

    南宫珮不明所以,“大哥……我不懂……”

    “你最好不懂,若是此事与你有关,南宫珮,你自己看着办!”

    丢下警告之后,南宫玖没有再说些什么,大步朝着停车场的方向离去。

    南宫玖却还是很快将目光落在那一滩鲜血上,心中一跳,刚才一路上走来,发现了不少的血迹,如说这是他流的血……

    那岂不是要失血过多了?

    南宫珮心中担忧,见着有守卫路过,很快抓住了他的手臂。

    “这些血是谁的?”

    南宫珮虽然在南宫玖面前不讨好,但毕竟是南宫山庄的小姐,所以守卫还是很恭敬的。

    “已经被送往医院了,但我们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

    南宫珮的脸色一白,能被送往医院的,对方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会是他吗?

    否则刚才她大哥离开的方向是车库。

    南宫珮想着南宫山庄名下的医院附近就有一家,会是那里吗?

    她很快也朝着车库的方向走去,她知道有人过来救木映晗离开,但是那个倒在血泊里的男人,若是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木映晗,她就觉得整个人六神无主。

    她希望离开的人是木映晗,尽管有可能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但也不希望他受到伤害。

    **

    自从简昕开学之后,简水澜的生活更为忙碌了,早上要准时起床给他准备早饭,等他吃完了还要送他去学校。

    不过好在简昕还是个很让人省心的孩子,而她送完孩子也不需要上班。

    闹铃响的时候,简水澜虽然还困得厉害,但也不得不起来。

    她打了个呵欠,伸了一记懒腰,想再眯眼睡一会儿,可再不起来准备早饭,一会儿简昕上学准要迟到。

    闹铃还在响着,一旁的秦筝烦躁地翻了几个身,将被子盖在了脸上继续蒙头大睡。

    简水澜关闭掉闹铃,看到有条信息进来,她看了一眼,是夜里顾琉笙发送过来的信息。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足够让她欣喜若狂,担忧了这么多天的心也瞬间安放下来。

    “应寒还活着,我看到他了!”

    也就是说应寒没事,现在好好的。

    两个国家存在时间差,这个时候l国那边应该已经是晚上了。

    之前顾琉笙会在这个时候给她电话,但后来都挑她这边晚上的时候打来。

    简水澜激动地给应寒的手机打了过去,然而还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她想了想,犹豫了下,调出那个曾经熟悉的号码,这还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给他电话。

    没想到的是,顾琉笙那边一直都没有人接听,许是没有听到吧!

    简水澜也不当回事,想到应寒现在没事就好,便很快下床朝着卫生间走去。

    梳洗之后,便下了楼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却听到厨房里有动静。

    那样的熟悉的感觉,让她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是顾琉笙回来了。

    等到她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见着的是一抹高大的身影,不是顾琉笙,而是赵弦。

    听到外头的声音时,赵弦回头,见着简水澜露出一笑,“这么早起来了!”

    简水澜点头,“你身为客人,这些事情还是我跟秦筝来做就好,况且你这么早准备早饭,秦筝也不会这么早起来吃饭的,那家伙没事情干的时候,最早也是10点之后醒来的事情了!”

    赵弦却道,“就当是我住进来的房租,反正我也习惯了早起,没什么事情就过来准备早饭,你去喊小昕起床吧,早饭已经快好了!”

    赵弦知道简水澜在秦筝心中的分量,想要讨好秦筝,先让简水澜对自己有个好的印象,极为重要。

    特别是容昭熙住进来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他只能想办法超越容昭熙。

    而他搬出家里独自生活这么多年,一日三餐准备起来还算得心应手,这一点怕是向来养尊处优的容昭熙,是没有办法相比的。

    据说容昭熙不需要上班的时候能睡到大中午,下厨一事对他来说一定是陌生的,现在学,也晚了!

    简水澜抓了抓还没梳的头发,既然有人愿意准备早餐,她还省事了!

    不过没想到赵弦还会下厨,翻炒的动作极为熟练,她一下子就为还在沉睡的容昭熙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危机感,眼前这个男人在这一方面倒是与顾琉笙有些相似。

    这年头愿意下厨,愿意干家务活的男人,似乎也不多了。

    简水澜在心里默默地为还在沉睡的容昭熙点了一根蜡烛,不可否认赵弦今天早上的举动,让她的印象挺好的。

    秦筝平日里就有些小懒,有时候睡过头了,早餐都能直接省了。

    若是有个人能够早早起来为她准备早饭,再喊她起床吃饭,不也是挺好的。

    若是容昭熙的话……

    那估计就是两人一起睡到大中午。

    将简昕喊起来,让他刷牙洗脸,就听到赵弦的敲门声。

    不过不是在敲这边的门,而是敲她房间的门。

    “秦筝,起来了,我有事情找你。”

    “有事情不能晚点儿说嘛,我困……”

    然而敲门声继续,“秦筝,起来了!”

    那边正蒙头大睡的秦筝,听到赵弦叫魂一样的声音,恨不得拿个枕头去闷死那个男人。

    她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下了床,很快将门打开,一脸的不耐烦。

    “有什么事情赶紧说,说完我还要睡觉呢,你看看现在几点,还不到七点就喊我,毛病怎么这么多?”

    然而赵弦却是好脾气地,看着对面那个一脸不耐烦的女人。

    刚睡醒的她,头发乱糟糟地披在肩头,双眼惺忪,一身宽大的睡裙,里面是真空的,还能看到一点儿轮廓。

    他很快将目光从她的胸口移开,落在她皮肤姣好的脸上。

    “给你准备了你喜欢吃的早餐,梳洗之后就下楼吃饭,吃饱了想睡再睡!”

    秦筝一脸看白痴地表情盯着他看,这个男人大清早的扰人清梦,就为了喊她起来吃早饭。

    难道不知道睡眠不够的女人,脾气是很大的?

    她恨恨地就要将房门关上,那边赵弦却似乎知道她下一步会怎么做,在秦筝就要关上房门的时候,长臂一伸挡在了门,阻止了她关门的举动,露出一笑。

    “有你喜欢吃的烤鸡翅、虾仁蒸蛋、里脊肉饼、酱肉包子,奶香玉米软饼、猪软骨笋干细面……”

    有些是他大清早起来准备的,有些则是直接喊的外卖,但味道都挺不错的样子。

    与秦筝认识这么多年,她喜欢吃的食物,他几乎可以说是了如指掌,所以虽然这些优点食物油腻,但都是秦筝喜欢吃的。

    果然,赵弦每报出一道菜名,秦筝就觉得嘴里口水泛滥成灾。

    “等等!我马上就来!”

    说着,她将房门关上,迅速朝着卫生间走去。

    听到这话,赵弦忍不住一笑,摇了摇头,这个女人其实挺好哄的。

    不过既然愿意起来吃饭,也不枉他大清早起来忙碌到现在。

    他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忙碌了那么久,可秦筝不愿意捧场。

    幸好报出的这些菜名都是她所喜欢的,对于吃,秦筝还是很努力的。

    秦筝梳洗好,来到一楼的餐厅,此时简水澜也带着简昕下了楼。

    看到一桌子丰盛的早餐,简水澜还真有些吃惊,没想到在这一方面赵弦还挺不错的。

    色香味俱全,有几样是他在厨房忙碌出来的,有几样则是喊的外卖。

    简昕看到这一桌的早餐,眼睛也都直了。

    “哇!赵叔叔好厉害,跟我顾叔叔差不多!”

    简昕这几天爱死了这些客人来他们家,一日三餐吃得都比以前好。

    得到简昕的夸赞,赵弦特别受用,问他,“喜欢吃什么,跟赵叔叔说,赵叔叔中午给你准备,好不好?”

    他也没想到四年不见,简水澜生了孩子,而且已经三岁了。

    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能知道是谁的孩子,那一张脸与顾琉笙的长得还真相似。

    简昕被简水澜抱了上去,在他的儿童座椅上坐好,看向赵弦,好奇地问他,“赵叔叔对我这么好,是不是也想当我爸爸?”

    木叔叔对他那么好,就是想当他的爸爸,顾叔叔对他那么好,也是想当他的爸爸,虽然顾叔叔就是他的爸爸,不过他妈妈可不承认。

    简昕的这一番话,让简水澜有些尴尬,“别胡说,赵叔叔就是你的赵叔叔,是秦筝阿姨的朋友,跟容小叔叔是一样的,不是谁给你准备早餐就是想当你的爸爸,这一桌的早餐是赵叔叔特别为你秦筝阿姨准备的,咱们母子两人可是沾了你秦筝阿姨的光,知道了吗?”

    秦筝却是不客气地笑了起来,“小昕也太可爱了,这话要是让顾总听到,估计脸都黑了,往后肯定除了他以外的男人,都不允许进你们家的厨房了!”

    赵弦也没想到简昕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笑了笑,说道,“嗯,就当你的赵叔叔。”

    赵弦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加上用了心思,所以四人都听得挺开心的,秦筝见到吃的心情也不错,也就没去计较太多。

    倒是简水澜偶尔看向楼梯口的方向,赵弦都这么努力了,容昭熙倒好,还在房间里大睡,她想着回头要不要跟容昭熙提醒下。

    赵弦准备早餐,虽然也给容昭熙准备了一份,但也没打算喊他起来。

    毕竟这个时候他更想跟秦筝独处,所以他吃得很慢,倒是简水澜赶着送简昕去学校,在简昕吃饱了之后,也就没有再吃了。

    擦了擦他的嘴巴,又给他取来小书包,就让他与赵弦、秦筝挥手。

    母子两人朝着院子的方向走去,餐厅里就剩余他们两人。

    赵弦给秦筝夹了一块烤翅,放到她面前的碟子里。

    “昨天休息了一整天精神状态好了许多,吃过早饭,要不你带我去淮城走走,以前也来过淮城几次,不过都是过来出差,并没有时间好好在这个地方走走看看,这一次既然过来了,总不能辜负了这夏日美景。”

    秦筝看了一眼碟子里的烤翅,夹起来还给了他。

    “我没空,吃过早饭还要继续睡觉呢,是你自己要来的,若是觉得无聊,那你就赶紧回去燕城,你知道的,我这边没那么欢迎你!”

    赵弦看了一眼自己碟子里的烤翅,无奈一笑。

    “咱们不是朋友吗?这么点儿要求也不能答应?我昨天在网络上找了一天淮城的景点与美食,城南街那边的美食很不错,不如中午去那边尝尝?

    那里还有一种很特别口感也很好的麻花,据说别家的都是山寨的,只有他们那家是最好吃的,网络上都买不到,平常去那边买都需要排好长的队伍,要不要去尝尝?”

    城南街的麻花,秦筝是知道的,之前跟简水澜去玩的时候,排了一个多小时才买到。

    味道确实很特别,据说网络上都买不到的,香酥脆,口感极好。

    之前买了好几包,但都被他们给吃完了,此时被赵弦提起,还真有些馋嘴。

    再说他们两人也不算是撕破脸皮到连朋友都不能做的地步,但若是去了……

    她也不想再给赵弦机会,就算赵弦再喜欢她,赵夫人始终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儿。

    于是秦筝犹豫了下,还是选择了拒绝。

    “不用了,想吃麻花的话,我找时间跟水澜一起去就成,别以为我吃你准备的早饭就是接受你、原谅你!我秦筝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赵弦也没想着准备几顿饭就让秦筝接受他,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与她有独处的时间,他留在淮城的时间并不长,而容昭熙却已经留在这边好长一段时日了。

    “那就当带着我出去走走如何?我记得那时候刚到燕城的时候,你就喜欢领着我四处走走,燕城的大小景点,几乎都是你带着我去的。”

    说到这里赵弦也觉得有些无奈,追了这个女人整整四年的时间了,可是与她的关系却一直止步不前。

    秦筝想到那个时候,心里也有些感触。

    赵弦来到燕城之后,简水澜刚离开不久,那时候她消沉了一段时间,还是赵弦想着法子带她出去游玩。

    那时候燕城的大大小小的景点都去过,各种小吃也尝过,想到那个时候的场景,秦筝难免心底一软,最后妥协了。

    她轻轻地点头,“那我就带你去走走,可你要记得,我答应并不代表接受。”

    看到她终于点头答应,赵弦松了口气,“我知道,不过你若是答应我的追求,那就再好不过。这些早餐最主要的还是为你准备的,你多吃一些,容昭熙应该没那么早起床,厨房里我给他留了一些,等他醒来了就能吃。”

    前提是容昭熙能在中午之前醒来。

    吃过早饭,精神还不错,秦筝也就取消了再去睡回笼觉的打算。

    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背着包包,就跟同样穿得很休闲的赵弦出了门。

    容昭熙这一觉睡到自然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快12点了。

    他伸了懒腰,觉得浑身舒服极了。

    不需要上班,睡到自然醒,简直没什么比这还痛快了。

    容昭熙梳洗之后,换上了一身崭新的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觉得特别帅气。

    怎么秦筝就没被他的颜值给迷得七荤八素的?

    想比起来他可是比赵弦年轻许多,现在的女人不都喜欢小鲜肉吗?

    老腊肉有什么吸引人的?

    他自信满满地出了房间,便去敲响秦筝的房门,敲了好几下都没有声音,他索性将门打开,发现屋子里空无一人。

    此时楼下传来孩子的声音,“妈妈,中午赵叔叔会给我们准备什么好吃的?”

    赵叔叔?

    容昭熙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朝着楼梯口望去,简水澜正带着简昕上来。

    “刚睡醒?”简水澜问他,默默地又在心里为他点了一支蜡烛。

    简昕也笑,“容小叔叔醒来啦,我都放学了,容小叔叔睡觉可真厉害了,秦筝阿姨都要给赵叔叔追走了!”

    什么情况?

    容昭熙觉得有些发懵,什么秦筝就要被赵弦追走了?

    看到他还一脸茫然的表情,简水澜笑了笑,将手里的书包递给简昕。

    “先回房间将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一会儿要吃饭了妈妈再喊你。”

    “好!”

    简昕乖巧地接过书包,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简水澜看到还在发懵的容昭熙,有些同情。

    “6点不到的时候赵弦就起来准备早饭,不止喊了外卖,还亲自下厨准备了不少秦筝喜欢吃的食物,现在厨房里还给你留了一份早饭。他们吃过早饭就去逛城南街了,城南街上有不少挺有名的小吃,最重要的是秦筝喜欢吃!”

    简水澜翻了个白眼,容昭熙舒坦地睡到现在,赵弦再努力些,秦筝都要被他给追走了!

    赵弦!

    容昭熙一副看到仇人一般的眼神,还有那秦筝不是都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的吗?

    他没有再多想,回房取了手机朝着楼梯口走去,边说,“嫂子,中午不用准备我的!”

    看到容昭熙离开,简水澜笑了笑,朝着房间走去。

    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她取过手机,想了想还是给顾琉笙打了个电话。

    然而,对方并没有接听,她蹙了下眉头,又重新拨打了一遍,依旧没有人接听。

    是他正忙碌着不方便接听,还是不愿意接她的电话?

    如果说不愿意的话……

    简水澜又觉得不对,顾琉笙每天晚上都会给她电话的。

    她想着也许等到晚上,顾琉笙就会给她来电话了。

    不过既然知道应寒已经没事,她还是尝试着他的号码打了过去,但还是暂时无法接通的状态。

    简水澜蹙了下眉头,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很快出了房间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

    利箭已经取了出来,但伤到要害,加上失血过多,一番手术之后,顾琉笙几乎命悬一线。

    南宫玖自然不愿意顾琉笙死在医院里,下了命令不论如何一定要将顾琉笙救活。

    他知道一旦顾琉笙死在他的手里,顾家一定会有疯狂的报复,如今他所掌握的消息。

    顾琉笙作为顾家的掌权人,但顾家还有不少人也挺有能耐的,特别是顾琉笙这一辈的。

    这样的麻烦,他现在还不想惹上。

    索性就亲自守在医院里,督促着医生的救治。

    但有一个人却是松了口气,南宫珮知道受伤的人并非是她心心念念的木映晗,整个人轻松了下来。

    而且她也听说,木映晗已经离开了南宫山庄,这样就好。

    没有在医院过多的停留,南宫珮脚步轻快地离开了医院。

    应寒离开了南宫山庄,如今南宫玖并没有放弃,依旧派了不少人捉拿他。

    他唯有四处躲藏,购买了一部手机,又购买了一张新卡与他的父亲联系上。

    好不容易摆脱了后面的尾巴,应寒才松了口气,来到一间咖啡屋之后,查看了下四周,并没有可疑人物,他点了一杯咖啡,这才拨打了那一串熟悉的号码。

    等到那边传来简水澜疑惑的询问时,应寒微微勾起一笑,好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了。

    但是想到顾琉笙为了救他现在生死不明,他的心又沉重了下来。

    “你好,你是哪位呢?”

    那边的简水澜听到对方迟迟没有声音,又问了一遍。

    但是来电显示的是l国,所以并没有直接挂掉。

    应寒深呼吸了口气,才出声,“水澜,是我,好久没有跟你联系,真的很抱歉!”

    另一头的简水澜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一抹浅浅的笑容自唇边绽放开来。

    “应寒!你……你没事就好,我之前一直都很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你现在还在l国吗?什么时候回来?小昕很想你,天天念叨着你怎么还不回来,还有他已经开学了,我那时候发了好多的照片给你,但一直都没有得到你的消息。”

    “嗯。我这边没那么快回去,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在淮城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小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