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他可以嗅到这个男人身上干净的味道,是他所喜欢的
    应寒担心简水澜问起顾琉笙的事情,匆匆又说,“水澜,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多聊了,有空再给你电话,这几天我在这边暂时用这个号码,再见!”

    如今顾琉笙的情况危急,他不想让简水澜担心,而且

    顾琉笙的伤势是因为他而受的。

    简水澜还想再问,然而那边应寒已经结束了通话。

    也许他在那边真的很忙吧!

    不过人平安无事就好!

    喝了一杯咖啡之后,应寒很快离开了咖啡馆,他开始秘密查询顾琉笙的事情,得知他被送到了医院医治,虽然尚未度过危险期,但还是松了口气。

    南宫玖果然不愿意看到顾琉笙在南宫山庄出事,而他现在也不好去医院将人带走。

    毕竟顾琉笙还身受重伤,不宜移动。

    为今之计,就是让顾琉笙继续接受治疗,而他先想法子带走将鬼门关的几个人从南宫山庄里面弄出来。

    只不过有了之前这一次被他逃走的前车之鉴,如今南宫山庄的戒备只会更森严。

    但若是不去一趟南宫山庄将朗月他们救出来,等到南宫玖想起他这边的事情来,只怕要用鬼门关的人威胁他,让他不得不自己跳入他布下的陷阱。

    应寒并不清楚南宫玖为何要针对他,这一次的交易,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并无异议。

    交易当中,他们鬼门关也无出格之处,再联想到几次与南宫玖的交谈,最终应寒下了定论,南宫玖心理有毛病,而他们鬼门关的人,正好倒霉地撞到了枪口上。

    应寒一边关注着顾琉笙的情况,一边想着如何进南宫山庄将朗月他们救出来,而另一边木庭接到应寒的电话,已经带着人马纷纷离开了m国,正朝着l国赶来。

    最终应寒并没有等到与木庭等人会合,就前往了南宫山庄,一路避开了所有的机关,来到了南宫玖的房间里。

    对于那大幕布与顾琉笙刚出来的时候,顾琉笙倒是与他提起过。

    他找到遥控器,很快打开了大幕布。

    但发现好几个监控此时一片黑,应该就是被顾琉笙给黑掉的监控,此时尚未完全维修好。

    不过顾琉笙黑掉的监控大都是明着可见的,倒是不影响他查找地下密室。

    搜查了几页的监控,花了不少的时间,等到他找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总算看到了朗月等人的身影,此时他们被囚禁在一处偌大的密室里,犹如古代的牢房。

    不过该有的生活用品倒是有,应寒看着这场面,然而知道他们身处密室里,却也不清楚他们身处哪一出密室。

    当初顾琉笙误打误撞,直接从南宫玖的房间里找到了通往他被囚禁的那一处的入口。

    然而南宫山庄这么大,地下密室也有不少,想找到入口机关,只怕也只有南宫玖了。

    看到大屏幕里不少都是密室的监控,应寒更是觉得南宫玖此人变态得厉害。

    整座南宫山庄的地底下建了不少的密室,而且山庄里还有不少的机关,他就不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误闯机关,自己被乱箭射死?

    应寒看着鬼门关的人以手敲打着密室的墙壁,甚至有些人已经放弃了挣扎,颓废地坐在地上。

    他自己也被关了这么多天,自然清楚他们心中所想。

    也许一开始对于离开还存在想法,但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却一直没有找到出口,最后的那一点幻想也会被磨光。

    想要放鬼门关的人离开,看来只有去见南宫玖了!

    他正打算将大幕布关闭,外面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应寒迅速关闭大幕布打算找个藏身的地方。

    才刚起身,房门就已经被推开,南宫玖走了进来,此时他就是想躲也来不及了。

    南宫玖也没想到自己不过就是打算回来换一身衣服,却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看到了正派人四处寻找的男人。

    看到应寒正打算找地方躲藏,他率先开了口,“倒是挺意外的,没想到你会在我的房间里等着我回来,木少主这是这么快就想念我南宫山庄了?”

    他微微勾起一笑,解开了领带,而后直接动手解开了衬衣的扣子。

    应寒却是不禁蹙起了眉头,看着南宫玖当着他的面解开了扣子,露出结实白皙的胸膛,还有清晰明显的腹肌,不可否认南宫玖的身材很不错。

    南宫玖换了一件干净的衬衣,正要将皮带扣子解开的时候,看到应寒就这么盯着他看,勾起一笑,问他,“木少主就对我的身材这么感兴趣?”

    应寒一下子就想到了他的心理可能存在极大的毛病,谁晓得是不是还有别的大毛病,索性当做自己走错了地方。

    “南宫家主请继续,我刚才应当就是走错了地方。”

    看到应寒就要离开,南宫玖又怎会愿意,长臂一伸,挡住了他的去路。

    “我记得我这个地方似乎并非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木少主这么来去自如,是不是太不将我放在眼里了?”

    应寒嗤笑了声,停下了脚步,但一手将那横在他面前的手推开。

    “我倒是更觉得南宫家主更是不将我鬼门关放在眼里,说好的交易,可是这一次的交易已经结束,南宫家主却将我与鬼门关的弟兄困在南宫山庄,这一点南宫家主又该如何解释?”

    “也不过就是想请你们在我南宫山庄里做客些时候,难道这几天的伙食南宫山庄太亏欠了你们?”

    南宫玖朝着应寒那张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脸望了过去,也明白自己的妹妹为何对这个男人一见钟情了。

    他笑着又说,“这么多天了,咱们也接触过几次,难道木少主没有看出来,我对你挺感兴趣的?”

    他说着,便已当着应寒的面解开了皮带的扣子。

    裤子掉下去的时候,他很快换上了一条干净而合身的裤子,慢悠悠地将皮带扣子扣上。

    应寒眉头轻蹙了起来,有些不明白他这话里是何意思。

    虽然同为男人,当个面换个衣服也没什么,可他就是觉得自己从南宫玖的眼里看出了轻佻的意味。

    这个男人该不会对他还存在别的想法吧?

    应寒抹了下自己的脸,若有所思,当初他是应寒的时候,除了不少疯狂的女粉丝之外,还有一些是男粉丝,甚至还有男粉丝当着他的面表白。

    想到这里的时候,应寒突然就觉得一阵阵恶寒,最好别如他所想,不然他非打死这个男人。

    在处处都是机关的南宫山庄里,他或许不是南宫玖的对手,可一旦离开南宫山庄,南宫玖压根就不会是他的对手!

    见应寒只是蹙着眉头不语,南宫玖又道,“不过我知道木少主的名字为木映晗,应寒当年那个红极一时的应寒就是你吧?木少主!”

    虽然是疑问,但是从他的口中说出,却是肯定,他相信自己的猜测,特别是仔细观察过他,发现木映晗与应寒的身形与走路完全一致。

    应寒在听到他问起当初他的身份的时候,忍不住松了口气,原来南宫玖所说的对他的感兴趣只是因为他曾经是应寒的身份。

    应寒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倒是没有否认。

    “南宫家主真是好眼光!”

    “演技不错,你主演的电影我倒是看过几部,却没想到原来还有这样的身份。”

    穿戴好之后,南宫玖站在落地镜前整理自己的领子。

    “那么既然南宫家主已经知晓,你我之间过往也无恩怨,现在可以放了我鬼门关的兄弟了吗?”

    被囚禁期间,一日三餐虽然还算丰盛,但这么无缘无故被囚禁,任谁都不好受。

    特别是想到简水澜母子这么长时日没有联系到他,心底不知道该怎么担心。

    而他现在还欠了顾琉笙这么大的一个恩情,如果没有南宫玖这一出,他已经回到了淮城。

    南宫玖很快摇头,将目光落在应寒的身上,缓缓开口,“不可以!”

    “你”

    应寒嗤笑,“你这么关着他们有什么意思?还是你打算跟我鬼门关谈条件?”

    “谈条件?”

    南宫玖听到这话的时候倒是有了兴趣,“我倒是有个条件想跟你谈谈!”

    果然是为了谈条件,应寒定下了心神,“你说,但凡可以做到的,鬼门关尽量做到。”

    南宫玖朝着应寒的方向走来,最后立在他的身边,他们二人的身高相差不多,此时几乎可以说是面对面地站着,而南宫玖靠他靠得极尽,几乎可以说与对方的呼吸纠缠一起。

    应寒本想后退避开,但又不想在气势上输给了他,尽管心底不适于他人这样的靠近,却还是忍着,只是眉头细微地蹙起。

    但是当对方的鼻子要触碰上他的时候,终于忍无可忍地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对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亲近。

    “南宫家主有什么条件直接谈就是!”

    这个男人该不会也是他以前的疯狂粉丝吧?

    否则一切该如何解释?

    想想就觉得一阵恶寒。

    看到应寒终于忍耐不住地后退,南宫玖不禁一笑,他还以为他会强忍着呢。

    不过心底也有些失落,这个男人不愿意与他有肢体触碰。

    刚才靠得极近的时候,他可以嗅到这个男人身上干净的味道,是他所喜欢的。

    “条件很简单,想要我放了鬼门关的那些人,也不是不行,我要你在南宫山庄居住半年,你放心,这半年里你是自由的,想做什么不会有人限制你,但是我要你每天都出现在山庄里,当然了,南宫山庄也会将你当成贵宾接待,你觉得如何?”

    半年的时候,也足够让他对这个男人失去了兴趣,到时候也就没有留下他的必要了。

    南宫玖的这一番话对他来说,却犹如笑话一样,应寒看着对面的南宫玖嗤笑了声,问他,“我留在南宫山庄,你这目的为何?南宫家主该不会以前就是应寒的脑残粉吧?”

    似乎也只有这样的解释说得通了,否则留他在南宫山庄有何目的?

    脑残粉?

    这还是南宫玖第一次被人冠上这样的头衔,“目的就是我高兴!”

    “看来南宫家主不过是在说笑罢了,既然如此,也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应寒转身就要离开,然而南宫玖很快又出声,“难道你不想知道救你而身受重伤的顾总如今如何了?我记得顾家与鬼门关似乎没有来往,但是顾总却为了救你,如今命悬一线。”

    一开始他确实没有猜测出来顾琉笙为何突然降临l国,所以对他并无防备,没想到顾琉笙是为了应寒而来。

    若不是他已经有了妻儿,他都要怀疑这两个男人,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了。

    应寒走到了门边,听到这话的时候,反问他,“你不是也说了他命悬一线?”

    说罢,他很快打开了房门朝着外头走去。

    南宫玖并没有阻止他离开,反正鬼门关还有那么多人在他这边,应寒不可能放弃离开。

    **

    简水澜也不知道家里的盆栽怎么就落了灰,墙角还长出了蜘蛛网。

    一眼望去,桌上还落了下一层薄薄的灰尘,她记得顾琉笙是很喜欢干净的,平日里一有空闲就要打扫卫生。

    记忆中的家里不曾有过蜘蛛网这样的东西,盆栽也都是绿油油的,叶子未曾沾染灰尘。

    她很快将几个盆栽移到了阳台用水冲洗着叶子,将上面的灰尘一点点冲洗。

    朝着窗子外望去,可以看到一弯清澈的湖水,朝着南边方向一直蔓延。

    家里突然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她微微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一定是他回来了。

    洗干净双手,她边走边抱怨,“顾琉笙,你说咱们家里怎么就突然都是灰尘了?你看看角落里还有蜘蛛网,平日里你不是很喜欢打扫吗?你是不是偷懒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突然顿住,目光落在那个朝着他走来的男人,眼里突然就红了起来。

    “顾琉笙你这身上怎么都是血你是不是哪儿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

    此时顾琉笙就这么站在她的面前,浑身是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