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6章、你若是有这样的本事,我倒是挺乐意被你囚禁
    此时简水澜红着眼,牵着已经换好衣服的简昕走了出来,看到他们都已经醒来,她吸了下鼻子,接过秦筝递来的包包。

    “我就先去机场了,你们安心在这边住着,到了那边我会给你们电话。秦筝等天亮了,你帮我去一趟小昕的学校,跟他的老师先请假一个星期。”

    秦筝点头,“我会的,此事你们不用担心。包里的证件都带齐了,我送你们去机场吧!”

    赵弦想到秦筝开车就跟开飞机一样,忙道,“还是我来送他们去机场吧!”

    “我来我来!嫂子的车子我开过,熟悉!”容昭熙不甘示弱地出声。

    简水澜摇头拒绝,“不用了,会有人过来接我们。”

    简昕冲着他们挥了挥小手,“秦筝阿姨、赵叔叔、容小叔叔再见!”

    一群人也冲着他们母子两人挥手,秦筝走了过来,拉住了简水澜的手。

    “别太担心,也许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顾总向来都是无所不能,一定不会有事情的!”

    三个人将他们母子送出了院子,门口已经停留了一辆黑色的车子。

    简水澜知道那是鬼门关的人,她带着简昕坐在了后面的座位上,冲着秦筝等人挥手。

    “我们先走了,秦筝这边的一切就交给你了,家里的钥匙放在我房间里梳妆台的第一个抽屉里。”

    秦筝也想跟着她走,但想到自己护照都没有办理,心里着急也没用,只得点头。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电话,到了那边也要给我一个电话。”

    车子开走了,秦筝的目光满满的都是担忧,赵弦走了过来,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别太担心了,也许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糟糕。”

    “希望如此。”秦筝轻轻地点头。

    容昭熙也等不及了,知道自己的大哥与顾琉笙的感情,说不定都比他这个亲弟弟还要深厚。

    很快给容承祯打了个电话,那边倒是很快就接听了。

    “大哥,顾总在l国出事了,嫂子现在带着小昕前往机场,也不知道那边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出了什么事?”

    容承祯是被吵醒的,但是听到顾琉笙出事,很快沉稳下来。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受伤吧,姜院长医术那么好,要不要让姜院长过去一趟l国?”

    “将三弟妹的号码报给我,我这边跟她联系。”

    容昭熙很快将简水澜的手机号码报给他,结束通话之后,看到秦筝与赵弦已经不在这里,嗤笑了声,这两人

    他很快将院子的大门关好,朝着里面走去。

    车子一路朝着淮城机场疾驰,车子里,简昕已经没了睡意,看到一直在隐忍的简水澜,靠在她的怀里将小脸抬起,问她。

    “妈妈,是不是顾叔叔出了什么事情?”

    简水澜一愣,看着怀里那张略带紧张的小脸,最终轻轻地点头。

    “他受伤了!”

    顾叔叔受伤了,简昕突然就觉得难过起来,却没有让自己的母亲看出异样。

    许久之后,简昕憋出一句,“顾叔叔会死吗?”

    他才有爸爸的,难道要这么快就没有爸爸了吗?

    “不会!”

    简水澜想也不想地告诉他,也似乎在告诉自己。

    顾琉笙怎么会死呢,当初伤到了脑袋,那么大的伤势都硬生生挺过来了,如今找到他们母子,他怎么可能就舍得死去,那么这四年的时间岂不是白白等待了!

    简昕将她抱住,用小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晶亮的双眼带着一股坚韧。

    “妈妈,别害怕,爸爸一定会好好的,我才有爸爸,爸爸一定舍不得扔下我的!”

    她在孩子面前一直都在隐忍,此时一声爸爸,却让她再也忍不下去。

    梦里的告别,还有应寒说的那一声他出事了,都让她承受不住。

    豆大的泪水,掉落下来,嘀嗒落在简昕的脸上,简昕抬起小手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妈妈,你别哭,爸爸要是知道了,一定会不开心的。”

    “嗯,我听小昕的。”

    她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孩子,庆幸这个时候有他在身边。

    心里暗暗祈祷,顾琉笙争气一些,一定要挺过来。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这一次抢救了整整六个小时。

    南宫玖虽然已经下令不论如何一定要将顾琉笙救活,但到底他们也不是神医,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抢救室外,应寒的脸色更是凝重了许多,他也没想到那一支飞箭会如此厉害,伤到了顾琉笙的要害。

    这几天已经连续抢救几次,更是输了不少的血,可他始终没有脱离危险。

    他宁可躺在里面的人是他自己,最起码他不会这样难受。

    一方面担心顾琉笙能不能挺过去,另一方面又不知道怎么面对简水澜与简昕,而且他这一次欠顾琉笙的人情很难还完。

    就在之前他给简水澜电话的时候,听到她所说的,梦到了顾琉笙在跟他告别。

    此时想想,心中诸多不是滋味,他甚至在想四年的守候与等待,是不是比不上他们那一段婚姻?

    南宫玖也等候在急救室外头,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自然不想顾琉笙出事,毕竟是在他南宫山庄里受伤,万一死在了手术室里,他无法跟顾家交代。

    此时看到应寒凝重的表情,南宫玖朝着他走去,立于他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看。

    “若是顾总抢救不回来,木少主会如何做呢?”

    应寒抬眼看了他一眼,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我觉得南宫家主是不是应该先担心自己,毕竟顾琉笙是顾家人,是顾家掌权人,顾家可不只是只有顾总一人,若是他真在这边出事了,我想南宫家主也摘不了干系,毕竟从头说起,一切都是南宫家主的不是。”

    若不是鬼门关的人被南宫山庄无故囚禁,顾琉笙又怎么会为了简水澜而只身前来南宫山庄救他?

    “是这么说没错,但毕竟顾琉笙擅闯南宫山庄才会如此,况且还是为了救你,我倒是不明白了,虽然是将你囚禁在山庄里,但好吃好喝地供养着你,你怎么就想着要逃走?”

    南宫玖看向他的时候,那张清俊冷漠的脸庞浮现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结果就是应寒看白痴一样地盯着他看,“如果是南宫家主被人无缘无故囚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虽然被好吃好喝地供养着,那么南宫家主是否不会想着要离开?”

    然而南宫玖只是不屑一笑,“我倒是还没见过有胆子并且有能力囚禁我的人,不如木少主试试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本事?你若是有这样的本事,我倒是挺乐意被你囚禁。”

    之前应寒看他是看白痴一样的表情,现在是直接看变态一样的表情。

    他怎么会觉得自己与这个人有话可说?

    他与南宫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见应寒迟迟不语,南宫玖虽然讨了个没趣,不过想起之前在他房间里所谈的条件,于是又问他,“之前提的条件,不知道木少主考虑得如何?”

    “我会以自己的方法将他们找到,既然南宫家主不愿意放人,我便也不强求了,至于你提的条件,下辈子都不可能!”

    正在此时,手机传来铃声,应寒看了一眼,很快接起朝着外头走去,压根就不打算再搭理南宫玖。

    南宫玖还没被人这么对待过,有些新鲜,但想到来电显示里的那个名字时,眉头微微一蹙。

    水澜,简水澜?

    顾琉笙的妻子?

    这一次应寒出去没多久,就又回来了。

    他并没有再理会南宫玖,而是选择了一处远点儿的位置入座,等待着急救室里面的情况,南宫玖看了他一眼,倒是没有上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急救室的门才被打开,好几名明显有些疲惫的医生走了出来,应寒见此率先起身朝着他们走去。

    “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并没有看向应寒,而是将目光落在南宫玖的身上,南宫玖缓缓地问,“情况如何?”

    为首的主治医生松了口气,“病人目前的情况已经安稳下来,但并未脱离危险,该做的我们都竭尽全力去做了,剩余的也只能看病人的意志力,如果能早日醒来或许可脱离危险。”

    南宫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话,他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

    “区区一支飞箭就能要了他的命,那么我养你们这么多人有何用?务必将他抢救回来!”

    一群医生经过这么几个小时的抢救已经疲惫不堪,此时又面对南宫玖的强势,但还是小心翼翼地应付着。

    “是,我们会尽力而为!”

    他们也不敢反驳那一支飞箭正中要害!

    医生都走了,留下几名护士在里面看守着,应寒见顾琉笙目前的情况稳定下来,心里还是松了口气。

    他就担心顾琉笙熬不过今天这一关,担心简水澜他们母子赶过来还是没能见顾琉笙一面。

    想到这里,他很快给简水澜发了一条短信:刚抢救结束,顾琉笙目前情况稳定。

    她已经带着简昕上了飞往l国首都的航班,这个时候应该关机,看不到消息了吧!

    不过等她开机之后,第一时间看到这一条信息的时候,一定可以安心一些。

    **

    简水澜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十几个小时之后了,正是l国首都的早晨。

    下飞机的第一件事情,她很快就开了机,发现好几个未接来电,还有几条信息。

    未接来电都是秦筝给她的,还有一条短信问她到了没有。

    她很快简单地回复了他们已经到达l国机场的信息,返回就看到了应寒给她的信息。

    “刚抢救结束,顾琉笙目前情况稳定。”

    区区一段话,让她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感觉到简水澜的情绪变化,简昕问她,“妈妈,是不是爸爸好了?”

    她勉强挤出一丝笑意,“目前情况稳定,我给你木叔叔打个电话告诉他,我们到了,现在你木叔叔一定在机场等我们。”

    这么长时间没有看到木叔叔了,简昕有些兴奋。

    “真好,可以看到木叔叔了!”

    她一边牵着简昕的手,一边拨打着应寒的号码,那边很快接起。

    “在哪儿呢?我去找你们,我在机场了,还有有看到我之前给你发的信息吗?”

    简水澜看了一眼周边的标示,“正在朝着外头走去,信息已经看到了!”

    “好,我就在这边等着,你们走出来,我就可以看到你们了,先别挂。”

    “嗯。”

    简水澜边接听电话,带着简昕跟随着形形色色各国人朝着外头走去。

    刚拐了个角,就听到应寒说道,“我看到你们了,在这里!”

    他结束了通话,很快朝着他们母子走去,简昕看到他的时候当即就大喊出声,“木叔叔,木叔叔,我们在这里!”

    他挣脱开简水澜的手,迈着小短腿朝着应寒跑了过去。

    应寒蹲下身子,将奔跑过来的简昕抱了起来,一个多月的时间不见,小家伙倒是重了。

    简昕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木叔叔,你怎么来了这么久都不见你回去,妈妈之前好担心你,天天都想着你、念着你,也不见你回去,小昕也很想你!”

    天天都想着你、念着你

    应寒勾起一笑,看着朝她走来的女人,许是知道顾琉笙的情况之后她的休息不好,脸色有些苍白,眼里泛红,眼皮都也微微肿起,很明显她哭过。

    他一手抱着简昕,朝着简水澜走了过去,直接将她也同样搂进了怀里。

    “对不起,如果不是为了我,他也不会受伤这么严重。”

    简水澜摇头,“不是你的错,你也无需道歉,是我”

    而后她离开他的怀抱,退后了一步将应寒上下打量着。

    “你没有受伤吧?”

    应寒摇头,“我没事,我送你们去医院看他吧,现在还没醒来,也许你陪着他说说话,他能够听到,医生说了如果他再不醒来情况会很危急。”

    简水澜明白他的话,“嗯,我去看看他,说到底顾琉笙受伤,也是因我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