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7章、顾琉笙,难道你想让小昕当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吗?
    如果不是她,顾琉笙又怎么会过来l国呢!

    整整四年的时间,他都好好的,可是来到她的身边,这么快就出事了!

    如果顾琉笙真的挽救不回来,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别这么说,这事情跟你没有关系,南宫山庄里处处都是机关,这一次他是为了救我。”

    他看着一直认真听着他们说话的简昕,知道这个孩子虽然还小,但是聪明,平日里也喜欢藏着一些心事,也就没想多说这些事情,“走吧!”

    他笑看着怀里的简昕,“这么长时间不见,小昕倒是长高了也重了,去学校的时候有没有跟同学好好相处?”

    简昕点头,“有的,我们前段时间还选班长跟副班长,他们选我当了班长呢!”

    说起这事情,简昕还是很自豪的,选班长的时候都是同学投票的,他的票数最高。

    应寒听他这么说也开心,可惜错过他第一次上学的时候,他希望往后他可以陪伴着简昕上学,幼儿园、小学、初中想到这里他露出一笑。

    “小昕可真厉害,一去学校就当上班长,还是同学投票选举的,那以后要好好地当个好班长,知道吗?”

    “嗯。”简昕很快点头,“我知道了!”

    应寒很快带着他们来到了医院,然而重症病房外,护士将他们拦住了。

    “你们是患者的什么人?”

    而后吩咐一旁的护士,电话请示院长。

    简水澜深呼吸了口气,“我们是患者的家属,躺在里面的人是我的丈夫!”

    他们虽然分开了四年,但尚未离婚,她与简昕就是顾琉笙的家属。

    应寒只觉得呼吸一窒,但又觉得简水澜的话没有毛病,顾琉笙是她的丈夫。

    双方僵持着,没多久,南宫玖就来了,身后还带着医院的院长与好几名医生。

    简水澜看向那个男人,眼里带着几分敌意。

    在过来的路途上,应寒已经大概跟她讲过这边发生的事情,而南宫玖就是南宫山庄的家主。

    这一次应寒无故被囚禁在南宫山庄,顾琉笙为了救他出来,才被机关所伤,也就是说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了!

    高大、清俊、神秘,就是她对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

    简水澜朝着他走去,直接问他,“你就是南宫玖?我丈夫就是被你所伤?”

    南宫玖打量着眼前娇小的女人,倒是一眼就看出了她的身份,特别是那两个字:丈夫。

    看起来并不算特别惊艳,但那张小脸看着挺让人觉得舒坦,特别是那一双璀璨的眸子。

    只不过许是因为顾琉笙的缘故,她的双眼泛红,却有一股想让人怜惜的冲动。

    果然是个不简单的女人,连他都有了这样的念头,怪不得能让顾琉笙寻找了整整四年。

    “原来是顾少夫人来了,倒是贵客,顾总在我山庄里受伤,这是事实,但顾少夫人可以放心,我南宫玖会竭尽全力医治他,毕竟顾总是我的朋友。”

    他将目光落在被应寒抱在怀里的孩子,那一张脸与顾琉笙的长得可真相似,一下子有些明白了应寒与他们是什么关系了。

    或许,顾少夫人失踪的那四年是在应寒那里?

    他突然想起应寒所说的他有喜欢的姑娘,难道就是眼前这个已婚妇女?

    顾琉笙的妻子,还为他生下了个孩子,倒是有趣!

    顾少夫人

    多少人没有人这么称呼她了,简水澜觉得恍然若梦。

    她轻扯一笑,笑容染上几分嘲讽,“若是朋友的话,为何木少主与鬼门关的人会被你囚禁在山庄里?若是朋友的话,为何顾琉笙会在你的山庄受伤,如今命悬一线?南宫玖,你这是在当我傻?”

    她紧紧地握住拳头,担心自己一个忍耐不住,一巴掌呼在对方的脸上。

    南宫玖的目光落在她紧握的拳头上,眼神忽冷下来,应寒见此,拉过简水澜的手,看向南宫玖。

    “既然家属已经来了,南宫家主也该让他们进去看看顾总了吧!”

    “那是自然!”

    南宫玖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医院的院长。

    其中一名医生站了出来,用当地的语言说道,“根据我们医院的严格探视规定制度,为了患者不被感染,重症监护室每次探视仅限一人,而且必须穿上隔离服,院长,我们好不容易才将患者从死神手里拉来。”

    这几天单是这个患者,就已经快将他们这些医生折腾死了。

    简水澜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倒是应寒听明白了,跟她简单地解释了一番。

    院长看向南宫玖,“南宫家主,这个病人如今还尚未脱离危险,一切需要小心为上。”

    南宫玖沉思了些时候,看向简水澜,“顾少夫人,为了顾总好,只能进去一人。”

    简水澜也清楚这点规矩,况且也是为了顾琉笙好,她轻轻颔首,“我进去。”

    而后看向应寒,“小昕你先带着,我进去看看。”

    简昕很快就有了意见,“妈妈我也想进去看顾叔叔!”

    顾叔叔

    南宫玖将目光落在简昕的身上,突然有些同情顾琉笙了,这不是他的孩子?

    简水澜走了过去,将他的小手拉住,“妈妈先进去看看情况,你跟木叔叔待一块儿。”

    她也不知道顾琉笙现在伤成什么样子,但只怕身上插着不少管子,他担心简昕看到了会害怕。

    看到简昕不高兴地撇着小嘴,应寒揉了揉他浓密的短发,看向简水澜。

    “你进去吧,小昕有我看着,我们在这边等你!”

    她轻轻地点头,跟随着一名护士走去。

    穿上隔离服、戴上帽子与口罩,就是脚上也套上了鞋套,又去洗干净了双手,简水澜才被带进重症监护室。

    里面充斥着浓郁的消毒水味道,她一进去忍不住就蹙起眉头。

    而顾琉笙躺在里面,身上插了不少的管子,此时还在输液,一旁的机器屏幕显示出他的生命体征,简水澜看得不大懂,但也知道顾琉笙这一次伤得很严重。

    她几次想着要联系顾家,又担心顾老爷子这么大的年纪,知道这个消息怕要承受不住。

    如果顾琉笙醒来,估计也不想让顾老爷子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吧!

    此时他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脸色很苍白,她走了过去,在床边坐下。

    看到他伸在被子外的手,轻轻地握住,觉得有些冷,她看着他的手很久,想到了很多很久以前的事情。

    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也经历过整整四年的时间,很多过往的事情她都释怀得差不多。

    这个时候护士走了过来,用蹩脚的中文说道,“你是患者的家属,同他说说话,也许患者可以听到,如果能够早点儿醒来对他很有帮助,患者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活下去的意志力。”

    简水澜点头,感激地朝着她露出一笑。

    “谢谢你!”

    护士也露出一笑,朝着一旁走去,给他们空间。

    她稍微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顾琉笙,真的很对不起,如果知道你这一趟过来会伤到这样严重,我一定会阻止你的,我虽然对你的感情淡了,不似当初,但也不希望你受伤。”

    “我睡觉的时候梦到了你在跟我告别,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害怕,还记得很多年前你去江城的时候,我也梦到你在向来我告别,同样的浑身是血,没想到你就真的出事了!”

    “这一次,我没有通知顾家你的情况,因为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醒来的,爷爷的年纪那么大了,若是知道你这样子,我担心他会撑不住,而且”

    “我现在对顾家的情况并不了解,我担心倘若有心人知道你的情况,不知道会不会对你不利,特别是你对我说过唐卿唐卿也是顾夫人的儿子,唐卿又是二叔的儿子不管怎么样,我还是防备着吧!”

    她说了很多的话,然而顾琉笙并没有动静,依旧紧闭双眼,似乎没有听到她在说话。

    “小昕也过来了,他也很想来见你,但是你现在这样子,我担心会吓到小昕,所以你要赶紧醒过来,赶紧好起来,让小昕看看你,看看你健康的样子,而不是躺在这边一动不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简水澜哽咽着,泪水落在他的掌心里。

    她看着他依旧清俊矜贵的脸庞,又说,“顾琉笙,如果你这一次挺过来了,我会考虑再给你一次机会,也会给你一次小昕喊你爸爸的机会,其实我知道小昕一直都渴望有爸爸的,他也很想喊你一声爸爸,只是不想让我生气,只有去学校的时候他才敢大着胆子喊你一声爸爸。这么多年,他终于有了父亲,难道你打算让小昕再当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吗?”

    离开了重症监护室,简水澜的双眼比刚才还要泛红,她脱下了身上的隔离服。

    看到简昕被应寒抱着,而南宫玖也守在那里,擦拭了下通红的双眼,她朝着他们走去。

    应寒问她,“情况怎么样?”

    简昕也朝着她望去,“妈妈,顾叔叔怎么样了?”

    “不省人事,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我所说的话,希望他可以好起来。”

    不过见南宫玖守在这里,那些医生对他恭恭敬敬的态度,也许南宫玖不会放弃顾琉笙。

    她突然想起一个人,一个好久不曾联系过的人,不知道他来了,能不能对顾琉笙有所帮助?

    不过既然想到了这一点,她取过手机打算拨打给姜紫瑜,才发现她的手机里没有存他的号码。

    当初离开的时候以为都不会再见面了,所以换了卡之后,他们的号码也就没保存了。

    不过有一个人一定知道姜紫瑜的号码,她很快拨打给容昭熙,响了好久,那边才接起电话。

    “嫂子,抱歉啊,刚才正在洗澡,有什么事情吗?”

    “姜紫瑜的号码马上发给我,我找他有事!”

    容昭熙很快出声,“行,你等着,我马上发给你!对了,顾总的情况怎么样了?这事情我跟我大哥说过了。现在估计姜院长也都知道了,我想我大哥知道顾总受伤这么严重,应该会过去一趟,而且姜院长的医术不错,有个自己人也能放心一些。”

    “目前情况还算稳定,但没有脱离危险。”容承祯也会过来吗?

    “那我将姜院长的号码发给你,有什么情况嫂子再跟我们联系。”

    “好!谢谢你了,让秦筝不要担心,我跟小昕在这边都很好。”

    结束了通话,没过一会儿,容昭熙的短信就过来了,但不止姜院长一人的号码,还有苏焕与容承祯两人的号码。

    这些人已经好些年没联系了,如今是不是要碰面了?

    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下跟他们再联系,简水澜走到一旁的窗子前,l国的首都这个时候已经是深秋了,天气比淮城凉了许多,外头的风吹过来,简水澜感觉到一股冷意。

    她拨打了姜紫瑜的号码,对方是关机的状态,她想着会不会是姜紫瑜也要过来了?

    于是又尝试拨打了容承祯的号码,结果也是关机状态,难道也在飞往l国首都的航班?

    最后,她又拨打了苏焕的号码,对方倒是很快接听,“哪位?”

    然而并不是苏焕的声音,而是个带着磁性的男性声音,简水澜蹙了下眉头,才出声,“我找苏焕。”随即想到了另一个男人,尝试着问他,“你是南青岳?”

    “不巧正是在下,若是我没猜测错的话,你是顾少夫人?”

    “你倒是还记得,苏焕在吗?我找他有事!”

    “在,你等着”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人给夺走了,“水澜,真的是你吗?”

    声音里带着激动与欣喜,简水澜听到这熟悉的嗓音,突然想起原来他们已经认识了这么多年,当初他们几个人当中,算起来她最早认识的就是苏焕,那个温润儒雅的男子。

    “嗯,是我,好多年不见了,苏焕,我”

    “我知道,你别着急,琉笙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我听说你现在已经在l国的首都了,姜院长还有承祯已经飞往那边,我一会儿就赶去机场,别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