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8章、我曾跟你说过我有个深爱的女人,就是她!
    ♂!

    当年她不辞而别,可是现在安慰她的还是他们……

    吸了吸鼻子,她轻轻嗯了一声,“情况还算稳定,但是没有脱离危险,一直都在昏迷当中,他伤得很严重,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醒过来,我就想着姜院长对这方便熟悉,所以想让他过来看看情况,既然他要过来,那就好……”

    “别太担心了,你想想当初在江城他伤得那么严重,最终不是醒过来了?如今他才找到你们母子,尚未重新将你追到手,也还没让小昕回到顾家,他一定会醒过来的,这才是我认识的顾琉笙。..

    所以你也别太担心了,我相信有你守在他的身边,他绝对不会对命运妥协,这几年他的寻找我是看在眼里的,我也希望你别放弃了他。”

    跟苏焕说了不少的话,简水澜却觉得越来越是难过,她看着窗子外的景色,往事一幕幕回忆起。

    一直到一只小手轻轻地拉住了她的手,低头一看,是简昕过来牵住了她的手。

    她蹲下了身子,将简昕紧紧地抱在怀里。

    简昕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难过的母亲,抬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妈妈,你别难过,顾叔叔会好起来的,顾叔叔可是答应过我等他回来了,会每天接送我上下学的,他不会食言!”

    而这个时候应寒也走了过来,轻轻拍着她的肩膀。

    “别担心了,我先送你们回酒店吧!”

    简水澜正要点头的时候,南宫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并且适时出声,“当初顾总就曾提起过若是有机会就会带顾少夫人到南宫山庄小住,既然顾少夫人来了,不妨就在山庄里住下,还有……顾小少爷!”

    应寒很快拒绝,“这就不必劳烦南宫家主了,我已经在附近订好酒店了。”

    南宫玖却是没打算后退一步,“就这么说定了,再说我南宫山庄还比不得外头的酒店?”

    简水澜擦干了泪水,抬起泪眼盯着他看,“据说南宫山庄机关重重,我可不想不小心就碰上机关,所以就不劳烦你了!”

    顾琉笙才在南宫山庄受伤,与南宫山庄的人是敌是友尚未清楚,而且鬼门关的其余人还被关在南宫山庄。

    没准他们去了南宫山庄,就是羊入虎口。

    南宫玖嗤笑了声,“放心,只要平日里不往禁地里跑,是不会碰上机关的,你问问木少主,若不是顾总擅闯山庄,也不会误踩到机关。”

    说到这里,南宫玖似乎也没剩余多少耐性,又说,“你们想要去住酒店也不是不可以,你们居住一天酒店,鬼门关的人就一天别想吃饭,到时候就别怪我待客不周了!”

    扔下这一句话之后,南宫玖很快就大步离开,扔下他们三人。

    应寒起身就要冲上去,简水澜很快拉住了他的手。

    “算了,就去那边住吧,还省钱!”

    只是希望他们别羊入虎口,但想到除了他们母子还有应寒,而且容承祯他们也要过来了,心里还是多少松了口气。

    简昕却突然开口问她,“妈妈,那个叔叔是坏人吗?”

    简水澜也不清楚南宫玖是个什么样的人,摇了摇头。

    “妈妈也是第一次见着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好人,所以我们去他家里住着,小澜不能随便乱跑,每天要跟在妈妈或是木叔叔的身边,不可以能南宫叔叔单独相处,知道吗?”

    应寒抱起了简昕,“在山庄我会保护你们母子的,既然南宫玖不愿意得罪顾家,目前也全力医治顾总,你们尚未离婚,在他眼里就是顾家的人,他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

    只是……

    那个男人看准了他与简水澜的比朋友还要好的关系,所以用鬼门关的人来威胁他们。

    简水澜回头深深看了一眼重症监护室,跟着应寒也离开了医院,打算等姜紫瑜他们来了再过来一趟医院。

    将顾琉笙单独放在这医院里,她也不安心。

    南宫玖虽然先走了,但还是留下了司机送他们回到南宫山庄,她记得前几天顾琉笙还在电话里跟她说起南宫山庄的事情,也确实说起想要带她过来这边看看。

    只是才没过几天的时间,她人就来到了南宫山庄,而顾琉笙却躺在了医院里。

    西方风格的建筑,处处奢华极致,占地面积也不小,应寒说此处别有玄机。

    也许所指的就是南宫山庄里面的机关,还有密室,她虽然没有见识过,但觉得这一处山庄犹如皇宫。

    南宫玖将简水澜与简昕单独安排在了一栋华美奢贵的楼里,据说之前顾琉笙来南宫山庄小住几日的时候,就是居住在这一栋楼里,而应寒却单独住在了距离这边有些远的另一栋楼。

    不过应寒也没听从他们的安排,而是强势地直接住在了她这边,毕竟是陌生地方,所以简水澜选择了跟简昕住在一间。

    而应寒则是直接住在了她的房间对面,那本是要给简昕居住的地方,而住进来之后,简水澜屋子里的装饰才认出这一间房是顾琉笙之前住的。

    几个晚上顾琉笙都会选择简昕睡下之后给她电话,而且还开了视频通话,她两次看到了这房间里的摆饰,所以带着简昕进来的时候就认了出来。

    简水澜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也不知道此刻是什么心情,只是觉得极为复杂。

    一切的发生都太快了,让她没有时间去适应,本来对顾琉笙还都是意见,也心静如水,没有多少波澜。

    可是自从那一场噩梦,顾琉笙的告别,她就知道自己对他已经不是过往的心境了。

    甚至今天说出了给他机会的话,如果顾琉笙能够挺过来,她会给他这个机会。

    简昕一过来这边倒是挺好奇的,东看看西摸摸,特别是看到一些隐蔽的地方都会伸手去碰几下。

    简水澜看着他的架势,忍不住就蹙眉,这小家伙该不会是在找机关吧?

    本来复杂的心情,也被他这样的架势逗乐了,她走了过去,将简昕从桌底下拽了出来。

    看着他那张与顾琉笙酷似的脸庞,问他,“你就不怕碰到了机关?那可是很危险的。”

    “木叔叔说这边的机关都是南宫叔叔设计的,南宫叔叔还是很厉害的,连顾叔叔这么厉害的人都中招了,妈妈,等我长大了我也想学机关,好不好?”

    简水澜才想起过来的时候在车上,应寒跟简昕说了几句不能在山庄里乱跑,否则会触动机关之类的话。

    简昕倒是问了些问题,没想到他竟然对这些机关术上了心。

    “机关术有什么了不起的?万一不小心伤到了人怎么办?你还是好好学习,等你再大一些的时候,就让你木叔叔还有顾叔叔教你功夫。”

    她看不想自己的儿子将来跟那南宫玖一个德行,虽然看着挺厉害的一个人,可是应寒几次提醒她,这个南宫玖似乎心理有点儿毛病。

    不管是什么毛病,她小心就是,不过还是有些好奇。

    也许他这些心理毛病就是跟常年研究机关术有关,毕竟一个人在精通机关术的情况下,投入的时间可不会少。

    简昕一听到学功夫,倒是有了兴致。

    “好啊好啊,不过……妈妈,我还是想学机关。你看那个机关好厉害呢,哪儿按一下,暗器就嗖嗖嗖飞过来了!”

    “所以你爸爸才受伤了!”

    当然了这话简水澜没说,却也留了个心眼,千万别让这个孩子跟南宫玖独处,她想着要不要告诉简昕,其实南宫玖就是个大坏蛋!

    应寒住在这边的时候,南宫玖也知道了,当下就亲自过来请人离开。

    “这边是顾少夫人居住的地方,木少主住在这边似乎不大妥当吧,还是木少主更希望住回原来的地方?”

    应寒在房间里正整理东西,听到南宫玖这话的时候,眼神都没给他一个,继续忙碌。

    南宫玖也不生气,看着他整理几件换洗的衣服,又说,“顾少夫人乃是顾总的妻子,我觉得不管怎么样,木少爷也应该避嫌吧,就这么面对面居住,我身为南宫山庄的主人,若是顾总醒来之后知道这一件事情,怕是要质问我了,所以还希望木少主避嫌一些!”

    将柜子关上,应寒回身朝着他望去,“那么就不妨告诉你,我与简水澜已经生活了四年,从她怀了孩子之后,我就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小昕就是我看着长大的,现在不知道南宫家主还要我继续避嫌吗?”

    不管顾琉笙醒来简水澜的选择如何,现在他只想护她母子周全。

    而且他也不是全都输了,最起码他陪伴了他们母子这么多年,不可能没有一丝感情。

    听到应寒这一番话的时候,南宫玖不禁蹙眉,眼里闪过一丝戾气,他上前几步走到应寒的面前,几分凌厉地问他。

    “莫不是木少主对她心怀不轨?”

    心怀不轨……

    应寒嗤笑了声,“我曾跟你说过我有个深爱的女人,就是她!”

    听到这话的时候,南宫玖倒是莫名地松了口气。

    “木少主也是个痴情人,然而……作为一个看客,我都能看出顾少夫人对顾总的感情,甚至他们之间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木少主以为自己的守候可以获得佳人的青睐?我看木少主这一次是自作多情了!”

    说完这一席话的时候,南宫玖觉得愉悦了许多,一个已婚妇女,他还不放在眼里。

    况且他的对手还是顾琉笙,以顾琉笙对他妻子的感情,又怎么可能会放手!

    据他所知,他们夫妻虽然分开多年,但尚未离婚。

    只要顾琉笙不离婚,简水澜就离不了婚,那么应寒就没有机会。

    可是应寒听到这话的时候,脸色却有些难看,但很快南宫玖又想到一事,笑得更是温润几分。

    “我记得顾总为了来救你,目前还躺在医院里命悬一线,你这一次可是欠了顾总好大一个人情!我倒是突然觉得顾总这一步棋走得挺好的,如此一来,顾少夫人心疼他,对他愧疚,而你……也似乎不好这么跟你的救命恩人抢女人吧!”

    一开始他并没有猜测出顾琉笙为对了应寒而来,若是如此的话,他当时就能留一个心眼。

    可如今几个人几件事凑在一起,他多少能了解出一个大概来。

    虽然顾琉笙如今躺在医院里几次被发出病危消息,可如果他挺过来了,他才是这一场事件当中最大的赢家吧!

    妻儿会回到他的身边,应寒也会因为欠他一条命对简水澜放手。

    倒是他南宫玖似乎有些被利用了,可也是他一开始囚禁了鬼门关的人,才会如此。

    这些事情应寒自然都想过,但是他现在想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南宫家主这么不希望看到我与心爱的女人在一起,是出于何意?”

    出于何意……

    南宫玖笑了笑,理清了这些事情,他的心情愉悦得很,朝着脸色难看的应寒望去,眼里难得的都是笑意。

    “我出于何意,你好好想想,我自认为待你不薄。既然你想住在这边那就住吧,顾少夫人与顾小少爷来到这异国他乡,有个认识的人也能自在一些。”

    他没有多说什么,很快就离开了,留下应寒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南宫玖离开的时候顺手将房门关上,而后敲响了简水澜屋子里的房门,简水澜以为是应寒,抱着简昕去开门,看到是南宫玖的时候,眉头轻轻蹙起、

    “南宫玖,有什么事吗?”

    南宫玖……

    还真是好多年没有人这么喊过他了,一个个都称呼他南宫家主。

    他道,“过来看看你们住得可习惯?这一间房间是之前顾总来这边小住时,居住的地方,你们母子住在这里,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可以跟佣人说一声,我让人挑选过来的佣人懂得汉语。还有……”

    笑了下,南宫玖目光饱含深意地又说,“既然木少主愿意住在这里,顾少夫人与顾小少爷来到这边难免没个可说话的人,我也就允许了木少主居住在这边,只不过……还请顾少夫人切记一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