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9章、就算我红杏出墙,又关你什么事?
    “什么事情?”

    简水澜抱着简昕堵在门边,也没打算让南宫玖进去,毕竟那是房间不是客厅。

    应寒可是跟她说过了,这个男人有些心理变态,万一想对她做什么事情,应寒就住在对面,她大喊一声,他一定可以听到的。

    南宫玖看出了简水澜的架势,心理嘲讽一笑,他也没打算进去一个女人与孩子的房间。

    “顾少夫人毕竟已经是已婚妇女,还希望与木少主保持一定的距离,毕竟你现在住在我的山庄里,我还要跟顾总交代,所以还劳烦顾少夫人安守本分。”

    安守本分

    这是在嘲讽她红杏出墙?

    简水澜嗤笑了声,“要不要跟顾琉笙有个交代的人是我,就不劳烦南宫家主费心了!”

    她后退了一步,空出一手就要将房门关上,然而南宫玖却伸出了手抵挡在房门上。

    “顾少夫人似乎不怕我?”

    连他的妹妹都挺害怕他的,没道理这个女人不怕。

    “我连顾琉笙都不怕,你觉得我会怕你?”

    况且顾琉笙还是在他的地盘上受伤的,要不是现在就在他们的地盘上,她都想甩他一巴掌了。

    南宫玖被她一句话给堵住了,看着她哭得泛红的双眼,最终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简水澜看到他终于离开,微微松了口气,简昕拍了拍她的胸口。

    “妈妈,不气!”

    简水澜看到他这么懂事,心里特别宽慰,微微一笑,点头。

    “嗯,妈妈没有生气,你这么长时间没睡觉了,去睡一会儿,等饭点到了妈妈喊你起来。”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顾叔叔呢?我都想念顾叔叔了。”

    “很快的,等你顾叔叔醒来了就让你去看他,好不好?”

    顾琉笙身上还插着那么多的管子,她真担心简昕看到了会害怕,还是等他醒来了再去看他。

    简昕没得选择,只有点头的份,“我知道了!”

    一路赶着飞机,虽然在飞机上简昕有睡了几个小时,但是两个国家存在着时间差,但一路上跟着他们大人坐了那么长时间的车子,这个时候也累了。

    而她从那一场噩梦醒来到现在都没有休息,整个人也累瘫了。

    她给应寒发了一条信息:有些困了,我跟小昕睡一觉,有什么事情喊我。

    应寒很快给她回复信息:好,你们母子好好休息,我就在对面房间。

    看到应寒的信息之后,她放下心来,带着简昕回到床上,给他盖上了被子,两人都挺疲惫的,躺下去没多久就睡着了。

    **

    简水澜接到容承祯来电的时候,这边的天色已经暗了。

    南宫山庄的人倒是没有限制他们的自由,简水澜带着简昕去找应寒,应寒就在客厅里见到他们露出一笑。

    “中午都没吃,饿坏了吧,我让人给你们准备了些食物,先吃点。”

    他中午的时候本来想喊他们起来吃饭,但想到一个时差问题,加上担心顾琉笙的情况,简水澜肯定没好好休息,便索性让他们母子补补眠。

    简水澜一两餐没吃倒是没什么,但是简昕毕竟还小,禁不起饿,于是点头。

    “好!”

    她想着等简昕吃过再去医院也不迟,便将这事情跟应寒说了,“一会儿我带着小昕去趟医院,容承祯与姜院长都来了,据说南宫玖也过去那边了。”

    “嗯。等吃过晚饭了,我带你们过去医院。”应寒吩咐伺候他们的女佣去准备晚饭。

    没多久,晚饭就送到了餐厅里,简水澜一看这边的食物,倒都是中餐为主,看起来样样都很精致可口。

    应寒将简昕抱到专门为简昕准备的儿童座椅上,才说,“南宫家主也是华人,我在这边的那些天吃的几乎都是中餐。中午你们都没吃,快吃点儿。”

    简水澜与简昕是真的都饿了,不过简水澜却没多少胃口,自己吃了小半碗的米饭就没了食欲。

    倒是简昕睡饱之后胃口不错,给他盛的饭都吃完了,还吃了不少菜。

    应寒看到简水澜还剩余小半碗的米饭没吃,轻蹙了下眉头,给她夹菜。

    “是这边的饭菜不合你胃口吗?你再多吃一些,晚点儿我带你们到外头尝尝当地的美食。”

    说到这边应寒轻轻一笑,又说,“我来l国的首都也都好些时日了,但一直都被困在南宫山庄里面,等到顾总将我救出来之后才算自由,这边的美食我都尚未去品尝过,现在倒是有你们陪伴着。”

    简水澜却没多少心思出去玩,不过也不想扫了应寒的兴致,她轻轻点头。

    简昕吃饱喝足,精神挺好的,许久不见应寒,饭后粘着他不放。

    “木叔叔,跟我们去吗?”

    “嗯,木叔叔带你们去医院。”

    他揉了揉简昕的小脸蛋,看向简水澜,“走吧!”

    三人来到了南宫山庄的门口,车子已经准备好,但是池栩却在这个时候出现,将应寒拦住。

    “木少主请留步,我们家主已经让人给顾少夫人与顾小少爷准备了司机,为了避嫌,木先生还是留在山庄里吧!”

    应寒看向池栩,有些不明白,“避嫌?避什么嫌?”

    然而池栩一本正经地出声,“顾少夫人乃是顾总的妻子,木少主这样不妥当吧!”

    简水澜也看向那个年轻的男人,朝着他走近,直接问他,“你是什么人?”

    池栩朝着他露出一笑,“我是南宫山庄的管家!”

    “既然是南宫山庄的管家,那么我问你,就算我红杏出墙,又关你什么事?”

    她就弄不明白了,这南宫玖今天就来告诫过她,现在管家又来告诫她,他们南宫山庄是不是管太宽了?

    池栩也觉得眼前的女人红杏出墙不关他事,但既然家主这么吩咐他了,就与他有关了。

    “毕竟你是顾总的妻子,而顾总是我们家主的朋友,又因为是在山庄里受的伤,所以我们家主自然要帮顾总照看他的妻儿,但据说顾少夫人与木少主走得极近”

    池栩想着说辞,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正当他不知道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一个人,便又接着说道,“我们山庄的小姐看上了木少主,所以希望顾少夫人的行为别让我们小姐误会了!”

    这事情并非秘密,这几天南宫珮老是出现在南宫玖面前,就是为了木少主的事情。

    南宫山庄的小姐看上了应寒

    简水澜看向应寒,然而应寒担心她误会,很快出声,“别听他胡说,我看不上南宫山庄的小姐,不过是见过一面而已,我们走吧!”

    池栩很快又上前拦住应寒,“木少主这话若是让我们小姐听到了,不知道该如何伤心,毕竟我们小姐对你可是一心一意。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为了你我们小姐可是在家主面前受了不少的委屈。要知道你被困在山庄的时候,我们小姐可是多次求家主放了你。”

    简水澜知道应寒出色,对他一见钟情的女人还真不少,当初他是应寒的时候,她与秦筝在电影中见他一眼就沉沦为他的小雪花,一直到现在。

    如果应寒可以找到心仪的女人,她自然为他开心,于是看向应寒。

    “要不我跟小昕过去就好,你留下来吧,反正有司机带着,到了医院还有姜院长他们”

    应寒很快打断她的话,心里也有些郁闷,这是打算将他推出去吗?

    他抱着简昕一手挥开池栩的手,很快钻入了车后座。

    “进来吧!”

    池栩也不好再拦着他,想着南宫玖也去了医院,他们自会遇上。

    车子缓缓地开了出去,车上,三个人坐在后座,应寒依旧抱着简昕,他看向简水澜。

    “池管家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南宫山庄的小姐名为南宫珮,我与她确实有一面之缘,但南宫小姐对我有什么感情我并不想知道,对她也无任何的男女之情。”

    就算她想将他推开,可是应寒也想与她解释清楚,这些年来,他的身边除了她,并没有与别的女人有过来往。

    其实应寒的解释,简水澜清楚他的心思,有些想说,但是觉得时机不对,索性沉默。

    应寒见此,也就没有再多说,笑着与怀里的简昕说话。

    没多久就到了医院,简水澜与容承祯联系,知道他们就在院长的办公室里,很快带着简昕与应寒过去。

    此时姜紫瑜正坐在院长的位置上查看顾琉笙的病历,神色凝重。

    容承祯对这些并不清楚,不过看到姜紫瑜那一副凝重的表情,也知道情况不乐观。

    许久之后,姜紫瑜放下手里的病历,看向容承祯。

    “他不止伤到心肺,还伤到了大动脉,若不是当时及时送到医院,只怕当场就不行了,如今情况还很危急,得靠他的意志力。”

    容承祯抿着唇沉默,许久出声,“他也是个倒霉催的,好不容易找到老婆、儿子,没多久就出事,好端端地怎么就来了l国对了,若是送回去医治,你觉得如何?”

    姜紫瑜很快摇头,“才做过大手术,不建议移动他,留在这边治疗就可以,这边的治疗情况还可以,加上有南宫家主给医院压力,他们会竭尽全力医治他的。”

    容承祯正看向南宫玖的时候,就听到了敲门声,南宫玖缓缓开口,“进来!”

    简水澜推开门,走了进去,跟进去的还有抱着简昕的应寒。

    姜紫瑜与容承祯同时看了过来,见着四年未见的女人,有些激动。

    特别是容承祯,毕竟简水澜曾在他的公司上过班,他离得近,很快起身朝着她走去。

    将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一遍,啧啧出声,“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没改变,三弟妹你可真狠心,当初就这么抛下我们走了,要知道这些年来别说琉笙找你,我们几个人也都在找你,奈何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

    姜紫瑜也走了过来,“听说你都当了妈妈,琉笙刚找到你的时候还跟我们炫耀呢!”

    他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的孩子,他是见过简昕的照片,此时一看到就认了出来。

    那张小脸与顾琉笙很相似,更是与顾琉笙小时候如出一辙,姜紫瑜朝着简昕伸出了双手。

    “你就是小昕吧,我是你姜爸爸,你爸爸应该有跟你提过姜爸爸吧?”

    简昕将他看了个遍这才点头,“顾叔叔有提起过你,我也看过你的照片,不过他说的是姜叔叔!”

    简昕很快朝着简水澜望去,“妈妈,他们都想当我爸爸!”

    姜紫瑜有些哭笑不得,“是干爹,不是后爸,我可不敢当你后爸啊!”

    容承祯也看到了简昕,一走过来就直接掐了掐他的小脸,“我是你容爸爸!”

    简昕摸了下被掐过的小脸,不悦地皱起了眉头,索性将小脸埋在了应寒的怀里。

    应寒见此抱着简昕后退了一步,“小昕不喜欢被陌生人触碰脸!”

    一句陌生人让容承祯很有意见,他看着眼前的男人,自然清楚他的身份,毕竟顾琉笙与他们说过,而容昭熙来到淮城之后,也跟他说过不少关于应寒的事情。

    “木少主这一句陌生人就有些过分了,小昕是从未见过我们,但我们是小昕的亲人!”

    姜紫瑜也道,“我们可是得到小昕父亲的认可,我们也都是小昕的干爸,所以木少主用陌生人来形容,确实有些过了!”

    简水澜看到容承祯他们对应寒有些敌意,很快收起了刚才见到故人的情绪,她从应寒的怀里抱过简昕,给他们做起了介绍。

    “应寒,这位是姜紫瑜,姜院长,这一位是容承祯。”

    应寒浅笑朝着他们轻轻颔首,“久仰两位大名!”

    姜紫瑜也朝着他点头,“真没想到你就是当初红极一时的应寒,整得不错,哪家医院?”

    应寒被他堵了一句,只是勾唇一笑,并没有回答,他应寒需要整容吗?

    简水澜见简昕不理会人,笑了笑,揉了揉他浓密乌黑的头发。

    “小昕,那是妈妈的朋友,是姜叔叔与容大叔叔,容小叔叔有跟你说过容大叔叔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