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0章、宝贝,咱们好好培养培养感情好不好?
    ♂!

    简昕点头,“容小叔叔有说过的,但不是容爸爸,顾叔叔也说过了,是容大叔叔!”

    听到简昕一口一个顾叔叔,姜紫瑜也不好受了。。。

    “可怜见的,这孩子现在还喊他叔叔,罢了,那你就先喊我们叔叔吧,什么时候等你喊你顾叔叔为爸爸的时候,再喊我姜爸爸就成!”

    他可不敢先让这个孩子喊他一声姜爸爸,估计顾琉笙醒来之后会撕碎了他。

    简昕不语,沉默地窝在简水澜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抱住她的脖子。

    简水澜冲着他们歉意一笑,“小昕就是这样子,没见过面的都不爱搭理人,是个闷葫芦,等熟悉了也就好了。”

    容承祯倒是理解一笑,“倒是跟他爸爸小时候很像,琉笙小时候也是不爱说话,还得混熟了才那么吭声几句,长大之后,这一点也没多少改变。”

    将话题引到了顾琉笙身上,简水澜看向姜紫瑜。

    “姜院长,顾琉笙的情况如何?我能去看看他吗?”

    一直没有吭声而是将目光落在应寒身上的南宫玖,此时终于出声,“为了顾总好,我不建议你们今天再去看他,刚才姜院长已经过去一趟了,毕竟现在顾总还虚弱得很。”

    姜紫瑜轻轻点头,表示赞同南宫玖的话,“别太担心,他心中还有牵挂,会醒过来的!”

    简水澜知道这话是在安慰她,只有点头,“那我等明天再过来看他。”

    最终,一群人还是回到了南宫山庄,包括姜紫瑜与容承祯。

    他们二人本来是打算住酒店的,但南宫玖热情邀请,加上不放心简水澜与应寒相处,特别是他们现在对简昕还算是陌生人,自然打算在简昕面前多刷脸几次。

    虽然顾琉笙是在南宫山庄出事,但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况且南宫玖为了医治顾琉笙,确实付出了不少的心力,是敌是友,等到顾琉笙醒来再说。

    **

    南宫山庄难得一下子入住这么多的贵客,南宫玖原本打算将姜紫瑜与容承祯安置在别的楼。

    但是想到如今应寒居住在简水澜的那一栋楼里,便直接将这两人也安排了进去。

    有他们二人看着,简水澜也不敢明目张胆地与应寒发生些什么事情吧!

    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但除了简水澜等三人有吃过一些食物,其余人都尚未吃过晚饭,所以南宫玖就大摆宴席,甚至也让南宫珮出席。

    南宫珮在看到应寒也在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欣喜,随即恼怒自己,怎么不好好打扮一番再出来。

    池栩只跟她说了山庄里来了贵客,她也没有多想,甚至不大想出席,没想到他也会在这里。

    她想要坐在应寒的身边的时候,就看到南宫玖给了她一记警告的眼神,只得悻悻地坐在了他的身边。

    而入座在她身边的是个女人,还是个带着孩子的女人。

    不过看到那个孩子容貌的时候,她多少知道了这个女人的身份。

    长得还真是相似,看一眼就知道是谁家的孩子了!

    应寒对于这座位安排很不喜欢,竟然被安排坐在南宫玖的身边,看到这样的座位忍不住蹙眉,而他的另一边则是姜紫瑜之后是容承祯,接下来就是简昕、简水澜还有南宫珮。

    简水澜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眼坐在她身边的南宫珮,倒是个长得漂亮大气的女人。

    二十五岁左右的年纪,大波浪长发,肤色白皙,面容艳丽,身材姣好,出身名门,身上自有一股贵气。

    从她进来之后,几乎将一双眼睛都落在了应寒的身上,眼里一会儿欣喜一会儿恼怒,小女人的姿态展露无疑,明眼人一眼就能瞧出南宫珮对应寒的喜欢。

    倒是应寒,目不斜视,从南宫珮过来的时候,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甚至没有打招呼。

    那一双眼睛更多的时候是落在她与简昕的身上,以她这么多年对应寒的了解,知道他对南宫珮确实没有丝毫的感情。

    一群人入座之后,南宫玖作为主人就给他们介绍,“这是我的妹妹,南宫珮。”

    而后将简水澜等人一一介绍给南宫珮,特别是说到姜紫瑜与容承祯的时候,特意介绍了一番。

    姜紫瑜与容承祯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里清楚了南宫玖的意图。

    看来南宫玖有打算与他们联姻的想法呢,不过这南宫珮倒是看不出对他们两人有什么欣赏的意思。

    倒是从进来之后,那一双眼睛几乎是粘在了应寒的身上,若不是南宫玖偶尔以眼神告诫一番,估计都能扑到对方的身上了,但可是应寒的眼神是粘在简水澜的身上。

    两人想着这样也挺好,若是将应寒与南宫珮凑一块儿,那么应寒就不会再粘着简水澜了。

    南宫玖亲自给他们倒了酒,而后端起杯子,浅浅一笑。

    “都是稀客,我先敬你们一杯,对于顾总在我这边受伤,我也一直深感愧疚,毕竟我与顾总也算是朋友,他来这边的时候还谈成了一桩生意。

    不过这事情一开始也是我这边做得不对,是我私下扣住了木少主导致的,但对于顾总的伤势,我这边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医治他。”

    他将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随即看了一眼身边的南宫珮。

    南宫珮会意,而且在自己心仪的人面前她也想好好地表现,留给他一个好的印象,微笑着举杯。

    “我也敬你们一杯,来到南宫山庄,就将这边当做你们的家,家里很少来了这么多的贵客,若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你们谅解。

    至于顾总在这边受伤一事,我们也感到很抱歉,不过我大哥也说了,一定会竭尽全力给顾总医治的,所以,大家也不必太过担心,我相信顾总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好起来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她目光含着笑意扫向了应寒,而后喝下杯子里的酒,只是看到应寒压根就没给她一记眼神,心里有些失落。

    她看到应寒一直盯着坐在她身边的女人看的时候,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随即一脸艳羡地看向她,“顾总对顾少夫人的感情真是让人艳羡,顾总一过来这边,我们南宫山庄就有一场拍卖会,其中里面最为珍贵的就是陨石项链,顾总可是不惜花了大价钱将陨石项链拍下,就是为了要送给顾少夫人,可惜顾总现在受伤了,不然你就可以看到那一串陨石项链了。”

    应寒眉头轻轻蹙起,陨石项链他是知道的,还是他们鬼门关从m国护送过来的珍宝。

    简水澜礼貌地回以身边的女人一笑,“是吗,我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不过能让他们觉得是大价钱的,估计真价值不菲,价值不菲的珍宝,她还真不怎么喜欢戴。

    应寒轻轻摇动杯子里的红酒,醇厚的酒香四溢,他看向南宫玖忽而一笑。

    “既然南宫家主也觉得私下将我扣下不对,不如趁此机会将我鬼门关的人都放了如何?我鬼门关这一次与你们合作,并无出差错,账本也都已经结算完毕,南宫家主也委实没有囚禁他们的理由,总不该为了你心情好,就这么一直囚禁着他们吧!”

    南宫珮看向应寒,也轻轻点头,表示赞同他的话,她小心翼翼地看向南宫玖。

    “大哥,我觉得木少主这话说得挺好的,咱们与鬼门关无冤无仇,不如就放了他们吧!”

    姜紫瑜突然就笑了起来,“这突然将人给关了若是无冤无仇的,那里面可就有大问题了,比如说……其实南宫家主这是为了自家的妹妹,看上了木少主?”

    容承祯一下子懂得了姜紫瑜的意思,“木少主与南宫小姐看起来还真是郎才女貌!”

    两人一人一句,那三人的脸色极为精彩,南宫珮一张小脸布满了红晕,特别是听到那一句郎才女貌,她也觉得自己与木映晗当真是郎才女貌,这两个人的眼神还挺不错的!

    南宫玖的神色微微一变,特别是看到坐在身边的南宫珮那一副娇羞的模样。

    应寒冷笑了声,看向容承祯,“容总的眼光实在不怎么好,倒是我觉得你与南宫小姐看起来那才算是郎才女貌,我木映晗已经有心仪之人,就不劳烦你们了!”

    我木映晗已经有心仪之人……

    南宫珮本是娇羞的一张小脸此时一阵阵惨白,他已经有心仪之人了?

    那么她该怎么办?

    而后又看到她大哥的脸色很不好,也就没有再吱声。

    饭桌上他们的话,简水澜听听就好,倒是没有去插嘴,简昕之前就吃了不少的食物,现在倒是没什么胃口。

    不过简水澜还是给他盛了些好消化的食物,让他多少吃些。

    而她今天胃口一般,也就吃了几口菜,期间就与简昕说说笑笑的。

    容承祯的旁边就是简昕,看到他与简水澜没吃多少,便问,“怎么不多吃些?还是这边的食物不合胃口,要不一会儿我送你们母子到外头吃点儿,如何?”

    南宫玖听到这话的时候也看了过来,“都是中餐为主,要是不喜欢这样的口味,我让厨房再去准备,有什么喜欢吃的,顾少夫人尽量说,别客气!”

    简水澜摇头,“食物很好,只是去医院之前,我们已经吃过晚饭了,你们吃吧!”

    晚饭之后,一群人在客厅里歇息聊天,池栩让佣人给他们泡了茶水,还送了瓜果点心。

    简水澜本想先带着简昕回房的,但想到晚点儿苏焕过来应该也会来到这里,便取消了这样的想法。

    简昕因为白天睡足了,这个时候倒是不困,安安静静地坐在简水澜的身边。

    大概坐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姜紫瑜的手机响起,他很快接听。

    “到哪儿了?行……好的!”

    结束通话之后,姜紫瑜才说,“苏焕已经快到这边了。”

    简水澜想到好几年不见的苏焕,便道,“我们去门口接他吧!”

    南宫玖笑道,“不用了,外头风大,顾少夫人还是跟顾小少爷在这边等着,我已经吩咐了池管家到门口接人了。”

    简水澜并不喜欢看到南宫玖的笑容,那只是一种很客气的笑意,笑容未达眼底。

    她没有回他的话,不过想到这边的晚上外头秋风萧瑟,有些冷意,也就打消了带简昕出去的想法,坐在客厅里等着。

    简昕抬起了小脸,“妈妈,是苏叔叔要过来吗?顾叔叔有跟我说过的,我看过他的照片!”

    “嗯。一会儿你苏叔叔过来了,要记得好好地打招呼,知道吗?”

    简昕想了想,最后点头,“知道了!”

    姜紫瑜走了过来,朝着简昕伸出了双手,“宝贝,咱们好好培养培养感情好不好?”

    简昕的身子往后退缩了点儿,一脸的戒备,一声不吭的。

    简水澜笑了起来,揉了揉他的头发,“那是你姜叔叔,给你姜叔叔抱一下。”

    简昕听到这话,这才心不甘情愿地朝着姜紫瑜伸出了手,整个小小的身子被他抱在怀里。

    这还是姜紫瑜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抱小孩子,觉得有些奇妙,若是他儿子该多好啊!

    这么小小的、嫩嫩的、萌萌的,怪不得顾琉笙会成天与他们炫耀着。

    简水澜看到姜紫瑜那一脸享受的表情,忍不住一笑,问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姜院长结婚了没有?”

    姜紫瑜也不是第一次被问这问题了,抱着简昕看向简水澜。

    “依旧单着呢,没想到琉笙不止早我们好几年结婚,如今孩子都这么大了,你可能不知道当他知道自己有儿子的时候,在群里怎么跟我们炫耀呢!”

    提到顾琉笙的时候,简水澜想到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的男人,脸上的笑容逐渐消逝去。

    似乎看出简水澜内心所想,姜紫瑜又说,“他要是知道你这么担心他,一定会很开心。你可不知道这些年来他是怎么寻找你的,特别是一开始你走的时候,整个燕城都被翻了过来,他还亲自去了渝城找你,任何有点儿你的蛛丝马迹,他都不会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