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简水澜诧异地问他,“你结婚了?”
    说到这里,姜紫瑜瞥了一眼坐在南宫玖身边的应寒一眼,又说,“没想到你一消失就是这么多年,原来是隐姓埋名了,加上有木少主的掩护,当初琉笙也知道你的离开与他有关,但一直没有猜测出来他是木映晗。如果这些都是对他的惩罚,我想这些惩罚也该结束了吧!”

    简水澜没有说话,默默地盯着对面的一杯热茶,姜紫瑜的话,她不知道该怎么接。

    苏焕来得很快,拎着简单的行李,风尘仆仆的,带着几分疲惫。

    里面这么多年,他自然不意外,不过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苏焕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将行李往地上一放,朝着简水澜大步走了过去,给了她一记久违的拥抱。

    “可是好多年不见了,我看看可有什么变化!”

    容承祯见此,啧啧出声,“你这么拥抱,就不担心琉笙从医院跑出来跟你算账?”

    苏焕松开了简水澜笑了笑,“能现在跑过来跟我算账那就好了!”

    而后将简水澜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化,就跟当初见你一样漂亮!”

    简水澜被他这么一夸,笑了起来,“加上离开的这么多年,认识你也都有六年打底了!”

    苏焕这也才意识到他们认识有六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简水澜也将苏焕打量了一番,发现除了发型改变了,那张脸与四年前的一样。

    时光对他们这几个男人实在过于温柔了,“你也是一点儿都没改变,跟当初一样!”

    姜紫瑜走了过来,“你们两个已婚的人就别相互酸了!”

    简水澜听到这话的时候,有些诧异,问他,“你结婚了?”

    她可是没忘记接她电话的是南青岳,南青岳那样霸道的性子,怎么会放着苏焕跟别的女人结婚。

    苏焕倒是没有隐瞒,大大方方地解释,“嗯,也就是领证而已,与南青岳到国外领证。”

    这事情还是发生在两年前,南青岳为了表明跟他在一起的决心,不顾众人的反对,带着他到了国外将结婚证件领了。

    这事情被他父母知道的时候,他父亲气得差点将他赶出苏家。

    “原来如此,恭喜你们了!”

    她就觉得南青岳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轻易就放手了。

    苏焕想到南青岳露出一笑,而后问她,“小昕呢?”

    简水澜拉过坐在一旁看着的简昕走了过来,“叫苏叔叔!”

    未等简昕出声,苏焕已经将简昕抱了起来,揉了揉他的头发。

    “叫苏爸爸,苏爸爸可是你爸爸最好的兄弟之一,跟你爸爸从小一块儿长大,想知道你爸爸小时候的事情,苏爸爸全都告诉你!”

    他看着怀抱里的孩子,比照片的还要漂亮,还要萌,跟顾琉笙小时候如出一辙。

    简昕本来是有些抗拒陌生人对他这么亲近的,但是想到他妈妈刚才的告诫。

    想了想还是搂住了他的脖子,脆声声地喊了一声,“苏叔叔好,我是小昕,顾叔叔有跟我提起你!”

    一句顾叔叔,苏焕也替顾琉笙感到了悲催,在群里顾琉笙成日里没事就炫耀儿子,可是他儿子压根就不承认他的身份呢。

    不过听到简昕喊着自己的父亲为叔叔,他这个想当爸爸的暂时当叔叔也不能再计较太多,毕竟孩子的第一声爸爸还是该让给顾琉笙。

    苏焕笑着点头,“真乖,长得跟你爸爸可真像!”

    简昕本不想再搭理他的,但接到简水澜的目光,硬是又憋了一句,“我跟顾叔叔就是在机场认识的,看到顾叔叔就觉得好神奇,第一次看到那么像我的人!”

    简水澜在一旁笑着,明明就是简昕长得像顾琉笙,而不是顾琉笙像他。

    “差别待遇啊!”

    姜紫瑜很快就有意见地出声了,“小昕看到我都不怎么搭理呢!”

    容承祯也有了意见,“刚看到我还不让我抱呢!”

    苏焕一脸的嘚瑟,“我就招小孩儿喜欢!”

    苏焕与简水澜还有简昕又谈了些时候,这才想起此时身处别人的地盘,他抱着简昕朝着南宫玖走去,朝着他伸出手,微微露出一笑。

    “南宫家主,久仰大名了!”

    南宫玖伸出手轻轻握上,“我倒是听过南先生几次提起你,这一次南先生怎么没有一起过来?”

    因为与南青岳有过几次合作,南宫玖倒是清楚他与苏焕的事情,而后他不动声色地朝着应寒的方向望去。

    许是感觉到他的目光,应寒蹙了下眉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苏焕收回手,“他还有事情要忙着,这一次出门就没带上他。”

    南宫玖笑了笑,看向被苏焕抱在怀里的简昕,他虽然不爱跟人有肢体接触,但这个小家伙看起来还挺漂亮的,特别是那软糯的小脸,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了下。

    简昕很快就蹙起了眉头,小小的整个身子都往后缩,最后索性直接趴在了苏焕的肩上。

    苏焕笑了笑,轻拍着简昕的后背,才见面没多少分钟,对这个孩子倒是有点儿了解。

    不喜欢陌生人触碰,看到陌生人也会沉默,可是他很听母亲的话。

    明明也不喜欢被他抱着,但是在简水澜的一记眼神下,还是乖巧地被他抱在了怀里。

    **

    回到他们独栋小楼的时候,夜色已经有些晚了,简水澜虽然白天睡了好些时候,但毕竟还是个小孩子早早就开始犯困。

    简水澜带他回到了房间,给他洗过澡换了干净的睡衣,坐在床边给他讲了一会儿的故事,简昕才沉沉睡去。

    看到他安静天真的睡颜,简水澜低头在他的小脸上落下一吻,眼里都是温柔。

    从知道顾琉笙出事之后,她几乎是崩溃的,可是简昕的存在给了她莫大的力量。

    看到那张与顾琉笙如出一辙的小脸,简水澜又想到那个躺在医院里的男人,她想着明天再去一趟医院陪着他说说话,也许真有奇迹也不一定。

    简昕睡下之后,简水澜这才离开了房间,随手将房门关上,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

    客厅里的气氛有些沉默,姜紫瑜正在给他们说顾琉笙的情况,看到几个人这么严肃的表情,也知道情况不会太过乐观。

    但是顾琉笙的情况她去看过,心底虽然难过,但也相信他一定能够撑过来。

    如他们所说,顾琉笙花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终于找到他们母子,又怎么可能在找到之后就撒手而去,那样的男人,不可能让自己走到这一步的。

    几个人看到她的到来,倒是停止了这一方面的谈论,应寒看向她,拍了下身边的位置示意她过来,随即问道,“小昕睡下了?”

    简水澜走了过去,在应寒的身边入座,轻轻点头。

    “刚睡下。”

    看到简水澜就这么坐在了应寒的身边,三个男人立即就有了点儿意见,不过倒是没有人出声,只是三个人看向应寒的时候,眼里带着几分不善。

    应寒若无其事地将他们的目光一一接下,随即回以浅淡的一笑。

    与这些人想比,他与简水澜的关系更要好上许多,毕竟扣除以往,他们之间还有四年的时光。

    然而姜紫瑜就看不下去了,“我们琉笙啊,也不知道脑子怎么就傻缺了,明知道有危险还替你挨了,要我说,木少主现在也劝了琉笙一个人情,却不知道该如何偿还呢!”

    应寒的目光从简水澜的身上挪开,落在那个眉目清秀带着几分妖冶的男人身上,微微勾唇一笑。

    “顾总单枪匹马过来救我,这点我很感激他,至于这么一个大人情,自然要等到他醒来之后再还,如果他要求合理的情况下,我自然会尽量满足。”

    但他也想过了,感情的事情逼迫不得,如果顾琉笙以此为由让他放弃简水澜,那么他也是做不到的。

    “合理所以你这是给自己一条退路?到时候可以用合理这两个字作为借口。”姜紫瑜一针见血地问他。

    容承祯也点头,“说起来木少主也是挺不厚道的,当初带走三弟妹,若是我们追究起来,只怕就算你是鬼门关的木少主,怕也是很难交代吧!”

    苏焕看向简水澜,看到了她眼里的担忧与为难,便看了一眼时间。

    “有些晚了,不如都早点儿休息,明天再去一趟医院,至于别的事情,都等琉笙醒来再说吧!”

    简水澜松了口气,她还想着两边都是朋友,怼谁也不好。

    但是苏焕这么一出口,也算是帮了她,而且现在的时间确实已经不早了。

    容承祯与姜紫瑜虽然不愿意这么快就放过应寒,但也不想让简水澜为难,只得点头。

    却都在心里想着,得看好他们两人了,特别是应寒,别让这个男人有机会接触简水澜。

    应寒也没再说什么,起身的时候抬手拉住了简水澜的手,此时一旁的是三个男人皆都望了过来,眼里带着杀气,应寒却只是紧紧地扣住了她的手腕。

    “有什么事情喊我一声,或是给我电话,早点儿休息。”

    苏焕走了过来,将简水澜拉到一旁,“我有话跟你说。”

    应寒看着空空的掌心,抿唇一笑,倒是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容承祯与姜紫瑜大概也知道苏焕要说什么,便也都回了房。

    一下子偌大的客厅里就剩余他们两人,简水澜见自己被苏焕扣留下,也知道苏焕想说的大概是些什么话了。

    虽然这么多年不见,但是苏焕当年对她确实极好,将她当做自己的妹妹一样,也就没有拒绝。

    苏焕带着她来到了一处窗子旁的位置入座,夜风吹了进来,有些凉,但不冷。

    苏焕想到刚才应寒去拉她手那么自然的时候,而简水澜也没有拒绝,也不知她心中是怎么想的。

    毕竟整整四年的时间,陪在她身边的是应寒,据说这个应寒当初还是她的男神。

    苏焕还在想着怎么开口的时候,简水澜就已经先出了声,“你是想问我对应寒到底是什么态度吧,觉得我行为举止不妥当?”

    这一天一个个都担心她红杏出墙,特别是南宫玖。

    她倒是不明白了南宫玖就算是认识顾琉笙,但是以他与顾琉笙的关系,绝对不会胜过苏焕他们与顾琉笙的关系。

    可南宫玖却比苏焕等人,要担心她红杏出墙。

    没想到她倒是先说了出来,这么坦白的时候,还真与以往没有差别。

    苏焕笑了下,轻笑了声,“是有些好奇,毕竟这四年的时间你都在淮城,在木映晗的身边,但是水澜,琉笙不会放手的,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放手,所以我劝你就算对木映晗有别的心思也请你止住,别到时候伤害了自己也伤害到了琉笙。”

    “你说我一个已婚的还带着孩子,甚至婚姻也没离,又怎么会想着去耽搁了他?应寒那么完美,自会有适合他的女人。”

    说到这里,简水澜自嘲一笑,这些年来,应寒在她的心里除了是当初的男神,还是她要好的朋友,跟秦筝一样的。

    而她也是知道应寒对她的感情,但是这几年来她并没有给应寒这一方面的机会。

    苏焕见她这么说,心中松了口气,却又不满她这么定义自己。

    “别这么说,我就觉得你挺好的,一直以来都很好。只是更希望你可以和琉笙在一起,这些年来他对你的感情我是看在眼里的。

    当年在琉璃那件事情上,他是让你受了委屈,但琉璃已经得到惩罚,他也失去你这么多年,找了你跟孩子那么多年,如今,我希望你可以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当然还要给小昕一个跟亲生父亲在一起的机会。”

    “现在说这么多还是等顾琉笙醒来之后再说这些事情吧!”

    简水澜很显然不想再继续这样的话,很快将话题转移,“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也结婚了两年,不过你们一个在燕城,一个在北川,那么现在你都住在哪儿呢?”

    据说南青岳那边也是家大业大,南家的产业也一定离开不了他,总不会两人分居两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