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4章、我想你
    ♂!

    她看着姜紫瑜那张风华若妖的脸,觉得还真有那么点儿可能。..

    姜紫瑜看到她那张有些震惊的小脸,忍不住抬手轻拍了下她的脑袋。

    “胡思乱想些什么,我要是也找了个男人回去,我姜家可就我一个独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就小了下去,“话也不能这么说,苏焕家里也就他一个独子,反正你别胡思乱想就是了!”

    她是没胡思乱想,但是姜紫瑜的话让她不得不胡思乱想!

    **

    当天姜紫瑜与容承祯就回去了,而苏焕留了下来。

    知道顾琉笙已经脱离了危险期,简水澜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打算等顾琉笙好些时候,就让简昕去看看他,但也知道她们母子不会这么早回去淮城。

    于是又让秦筝去学校帮简昕多请假几天,饭后,倒是有了心情带着简昕在南宫山庄走走逛逛。

    而应寒这几天一直在与南宫玖交涉关于放了朗月等人的事情,前几天与木庭见过一面,知道他们这边的人并无大碍,木庭就先带了人回去了淮城。

    应寒承诺过一定会将朗月等人带回去,木庭见他好好地也就没再说什么。

    若是知道最后会演变成那样的局面,木庭说什么也会直接将应寒带走。

    南宫玖对于放了鬼门关的其余人一事,并没有松口,看向应寒的时候,眼里多了几分认真,依旧坚持自己谈过的条件。

    “我说过,你留在这边半年,我马上放了他们。如何?”

    “你明知道不可能,南宫家主,你这么做到底意欲为何?”

    应寒还真想不明白,他留在这边半年对他有什么好处,若是不答应,难道他还要将十几个鬼门关的成员,囚禁一辈子?

    “也没什么,就是看到你我高兴,半年之后,我估计见着你都厌烦了。”

    让他感兴趣的东西,除了机关术,还真没有什么可以长达半年的,所以他相信半年之后对应寒那张脸的喜欢也许就淡了。

    但现如今,他还挺稀罕那张脸的,所以,必须留下!

    真是个变态,应寒隐忍着,毕竟现在人在他的地盘上,看着眼前清隽淡漠的男人,应寒也只是蹙了下眉头。

    “这一件事情,我是不可能答应你的,还有……我建议南宫家主真要抽空去看看心理医生了,我认为你这是心理病了!”

    而且病得不轻,怕是晚期!

    这还是第一个敢说他心理病了的人,南宫玖淡然地浅笑

    “木家主真是让我越来越有兴趣,如果木家主不愿意留下来半年的话,也不是不可以,那些人就关一辈子吧,反正我南宫山庄也不介意多养上几个人,什么时候木家主在这边待上半年,我就放了他们,如何?”

    他点了支烟,吐出漂亮的烟圈,玩味儿地盯着眼前的人。

    应寒却是蹙眉,一来因为他的话,二来他不喜欢烟味。

    然而南宫玖却似乎看出了他并喜欢烟味,还故意朝着他的方向吐了口烟。

    长长的白烟直接朝着他的脸部袭来,浓浓的烟草味让他咳了几声,应寒冷看了他一眼。

    “我想南宫家主既然如此没有诚意,也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看来必须用他自己的法子了。

    “威胁?

    ”南宫玖嗤笑,“我在乎的东西也不多,威胁这条路先告诉你是行不通的,比如说……若是拿南宫珮来威胁我,也没什么效果,我南宫玖的弱点不多。”

    应寒确实有这样的想法,既然南宫玖用他来威胁,为何他就不能用南宫珮来威胁?

    然而想到他对南宫珮的态度,还有此时这么一席话,也觉得南宫珮在他的眼里,也许并没有那么重要,南宫玖身上的弱点……

    一下子,他还真想不出来。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弱点,比如他的弱点就是简水澜与简昕,因为他在乎。

    南宫玖没有弱点,只能说没什么他在乎的,也许能让他在乎的也就南宫山庄了吧!

    不过想要搞垮南宫山庄可不容易,毕竟南宫玖并不好对付。

    应寒觉得每次谈话都差不多是这样的结果,也就没必要继续谈论下去,起身就走。

    南宫玖笑了笑,无聊地吐着烟圈,想着应寒的下一步会怎么走。

    不过应该不至于真去拿南宫珮的威胁他,毕竟这并不可行。

    **

    自从顾琉笙醒来一次之后,又沉睡了两日,不过生命体征都在往好的方向走,也已经度过了危险期。

    再养几天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可以安排到vip病房养着。

    而这两天简水澜也没闲着,每天都会过来陪着他说说话,苏日安顾琉笙都没醒来,但之前有了很好的效果,她也就没打算中途而废。

    简昕吵着要来,最后还是应寒带着他到了儿童游乐场,这才作罢。

    而这两天都是苏焕陪着她来到医院,不过苏焕都在病房外等候。

    这一日她过来,顾琉笙是醒着的,躺在那边有些神游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直到她走近的时候,顾琉笙也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她坐在床边的位置,眼神这才聚焦落在她的身上。

    见着是她,眼里露出一丝笑意,唇角也微微勾起,许是又休息了两天,他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不过脸上还是有失血过多的苍白,唇色更是如此。

    “你在想什么?”简水澜问他。

    “想你!”很干脆的回答,但确实如此。

    简水澜忍不住笑,“看来你这是好得差不多了,都能胡思乱想。”

    顾琉笙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她柔软小巧的手,“是真的想你了,想你什么时候过来,想你是不是也正在想着我,好像又昏睡了一段时间,不过我听到你过来看我所说的话。”

    他当时听到声音的时候,也很想醒来看看她,可是太累了,费了好大的劲也没能睁开眼睛,最后又沉沉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病房里倒是有看到护士,蹩脚的汉语,最后让他打发出去了。

    “醒来就好,小昕也想过来看看你,你要赶紧好起来,现在你身上还插着管子,我担心他看到了会害怕,所以一直没有让他进来看你。”

    “嗯,别让他进来看我,我怕这一副样子会吓到了他。”

    顾琉笙虚弱一笑,又说,“等我到了转了病房之后再让他过来,我估计再过两天没什么大毛病就能转病房了。小昕在山庄里吗?那天我看到姜院长过来了,不过平日里姜院长在医院里忙得很,估计看到我醒来也该回去了吧!”

    从他受伤到现在,也有好些时候了,燕城到l国首都飞机就要飞十几个小时。

    简水澜看着那一只被他一直握着的手,想要抽回来,又觉得似乎有些不妥,看在他是个伤患的份上,也就随了他去。

    “小昕也吵着要过来看你,不过来了也是在外头等着,所以我就让苏焕跟我过来,苏焕就在外头等着,小昕跟着应寒去游乐场玩了。至于姜院长与容**oss两人,他们在你醒来的那一天就飞回去了,姜院长确实忙得很。”

    顾琉笙将她的话都听了进去,却在听到简昕跟着应寒去了游乐场玩的时候,眉头忍不住就轻蹙了下。

    他为了救应寒,可以说是九死一生,而他竟然抢了他的儿子!

    “嗯,承祯那边也忙着,能在这边待那么久,已经不容易。”

    随即一笑,又说,“对了,等我好了之后,我带你去南宫山庄那边看看,景色很不错,l国的首都也有不少景点,这边的建筑也挺有意思的,我很想带你去看看,你一定会喜欢的。”

    简水澜倒是没怎么注意这边的建筑,毕竟这几天都在他的事情担忧,压根没去注意周边怀静。

    但自从来到l国首都,都是住在南宫山庄,确实欣赏到了不一样的美景。

    能让顾琉笙觉得挺有意思的,一定不会太差劲。

    她轻轻点头,并没有拒绝,“那你要赶快好起来,到时候也带小昕一块儿玩。”

    温润一笑,他看着穿着隔离服的女人,除了那一双眼睛还可以看到之外,也就这一双手能被他握在掌心里。

    “将口罩摘下来吧,我想好好地看看你,好久没有好好看看你了。”

    “别,医生说了你现在还虚弱得很,万一感染了,等你转出重症监护室就可以了。”

    顾琉笙只好作罢,其实他想说,他没那么脆弱的,不过此时也想赶紧好起来,躺了这么久,他也躺累了。

    “对了,我受伤一事,顾家可知道?”

    “爷爷年纪大了,担心他会承受不住,我就没跟他们提起。这事情就苏焕他们知道,不过爷爷素来精明,姜院长他们突然都离开了燕城,也许爷爷能够猜得到他们的去向。”

    甚至连顾夫人都可能能够猜测得到,不过现在燕城那边一切如何,她并不算清楚。

    听到这话,顾琉笙缓缓地闭上眼眸,心里却已经想了许多。

    如果他这事情被燕城的人知道,怕又要惹上一番麻烦,特别是他的母亲估计还不会让他活着回去。

    失望已经太多次,如今顾夫人对他做出什么举动,也就不会再那么伤心了。

    简水澜看到他闭着双眼,以为他是虚弱,连忙又说,“你要是累了,就好好休息一会儿吧,我在这边守着你,等你睡着了再走,明天还会过来看你。”

    “我没事。”

    睁开双眼的时候,所有的情绪都让他掩藏掉,顾琉笙笑了笑,将话题转移开。

    “我就是在想记忆中好像你曾给过我承诺……你说要给我一次机会,对不对?”

    之前为了让他醒来,什么话她都敢说,承诺也做出了不少。

    这个时候被他醒来这么问着,反倒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不过既然答应的事情,她就不会反悔。

    于是轻轻点头,“确实如此,我是给过你这样的承诺。”

    顾琉笙听到这话立即就笑了起来,高兴得像个孩子,眼角唇角都是藏不住的笑意,眼里更是纯粹一片,他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小澜,你真好,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失望了,以前的事情,我确实错了,没有完全顾及到你的感受,咱们翻篇了吧,重新开始,往后我要是哪儿做错,你就给我指出来,我改正,好不好?”

    看到他开心的模样,简水澜似乎也被感染到,双眼露出一丝笑意,她轻轻点头。

    “等你好了之后再说,不过我是说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做得不好的话,我一定收回这样的话。”

    “嗯。我一定好好当一个好丈夫。”

    给他一次机会就够了,他一定不会再让她失望的。

    **

    三天之后,顾琉笙转入vip病房,经过这么多天的休养,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不过为了让他得到很好的休息,医生还是建议尽量不要太多人来探望,尽量静养为主,毕竟他们才刚飞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从鬼门关给拽回来的。

    要是再出点儿事情,他们这些医生没那颗心脏承担了,不过参与这一次抢救顾琉笙的医生与护士,工资都涨了不少。

    苏焕看着精神还不错的顾琉笙,笑了笑。

    “就知道你不会这么撒手而去的,顾家还有一摊子事情等着你,水澜与小昕才刚刚找到,你舍得让他们失去了依靠?”

    得到简水澜的亲口承诺之后,顾琉笙的心情一直都很好,此时躺在病床上满脸春风地看着苏焕。

    “自然是舍不得就这么撒手不管的,我老婆儿子都尚未认可我,倒是你,过来这么多天了,家里那位没催着你?”

    他可是知道南青岳自从与苏焕领证之后,可是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粘在他的身边,如今苏焕可是来l国好些天了。

    苏焕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搅拌了几下,嗅得咖啡的香气,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一天一个电话联系着,你没醒来我怎么敢走,那木少主可是对你的老婆儿子虎视眈眈。

    姜院长忙着医院的事情,承祯也忙着,他家里虽然有个弟弟帮忙,不过昭熙不是跑到淮城去追未来的老婆了?也就我家里的事情还能让青岳帮忙分摊一些,自然得亲自过来监督木少主了,为了你,我这牺牲不小吧!”

    不过经过这几天与简昕的相处,简昕倒是没一开始那么排斥他了。

    顾琉笙嗤笑了声,简水澜既然答应了给他机会,应寒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况且应寒可是还欠了他这么大一个人情,为了救他,他都去鬼门关绕了一圈再回来。

    看到简水澜迟迟没有过来,顾琉笙问他,“小澜与我儿子呢?”

    “说是小昕要给你挑水果,估计就在楼下的超市里,我先过来了。”

    “应寒没跟着过来?”

    虽然应寒不是他的对手,可他也不想让他们相处。

    “没!”

    说到这事情,苏焕蹙了下眉头,又说,“我倒是觉得有些奇怪,南宫家主倒是用与你是朋友的名义,经常阻止应寒与水澜见面,这一次我们过来,本来是要被池管家安排在别处的,但最后被南宫家主安排在了与水澜他们同一栋楼里居住。”

    顾琉笙也想到一事,南宫玖与鬼门关除了这一次的交易之外,似乎也无仇恨,为何莫名其妙就关押了此次参与交易的人?

    而且据他这几天从他们的口中得知,南宫玖对应寒的态度还算不错,将他当成了贵客,那么……

    他想到一个缘故,却有些不敢肯定。

    看到顾琉笙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苏焕喝了一口咖啡,又接着说,“对了,鬼门关的人目前尚未被放出来,我无意中听到南宫家主说了只要木少主留下来半年,他可以马上放了鬼门关的那些人,你说南宫家主将木少主留下来是何含义?”

    留应寒在南宫山庄半年的时间?

    顾琉笙还真有些想不明白,南宫玖此举是何意思。

    想了些时候,顾琉笙问他,“会不会是南宫玖打算将南宫珮介绍给应寒?”

    若是如此的话,他不介意帮他一把。

    然而苏焕很快摇头,“不像,不过南宫珮确实挺喜欢木少主的,姜院长曾提起过他们来的第一天晚上,南宫家主就打算将南宫珮撮合给他或是给承祯。”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不过之前南宫家主曾说过他有心仪的姑娘了。”

    听到顾琉笙这话的时候,苏焕眉头微微一挑,“你的意思是……”

    说到这里,苏焕垂眸一笑,“我倒是没有看出来,不过……怕是真有这样的可能!”

    两人说着的时候,外头传来了脚步声,随即他们这一间的房门被推开,简昕走了进来,看到已经醒来的顾琉笙满脸的笑容。

    “顾叔叔,你可是醒来了,顾叔叔都瘦了!”

    顾琉笙朝着他伸出了手,想要抱他,简昕很快摇头。

    “妈妈说了,顾叔叔身上有伤,不可以让你抱着,压到了会疼。”

    随即献宝地去看简水澜手里的篮子,“顾叔叔,我给你挑选的水果,一会儿妈妈洗了给你吃,一定很甜的,我尝过了!”

    好些时候没有看到他了,顾琉笙冲着他招手,“过来给爸爸看看。”

    一家三口相聚的时光,苏焕倒也识相,跟简水澜打了个招呼就朝着外间走去。

    简昕走了过去,小小软软的手就握住了他的大手。

    “顾叔叔,小昕很想你的!小昕也一直想要去看顾叔叔的,可是妈妈说了只能等顾叔叔好些之后才能看到,顾叔叔好些了吗?”

    顾琉笙看着握住自己手指的那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心中被幸福溢得满满的。

    “嗯,好了很多,让宝贝儿子担心了,这一阵子有没有听妈妈的话?”

    他打量着孩子,这一段时日不见,似乎长高了点儿,头发也比之前长长了一些,小脸白皙,一双眼睛灵活地盯着他看。

    简昕很快点头,“我有听妈妈和其他几位叔叔的话,他们说顾叔叔是为了救木叔叔才受伤的,顾叔叔你可真厉害!”

    被自己的儿子这么夸赞着,顾琉笙很受用,期盼地问他,“比木叔叔还厉害?”

    简昕想了想,觉得面前的人还受伤着,就应该好好哄着,“嗯!顾叔叔更厉害!”

    但其实木叔叔也是很厉害的!简昕这么想着。

    此时简水澜在厨房里忙碌了一些时候,端来了一盘削好的苹果,用牙签叉了一个递给他。

    “吃点儿水果,这是小昕特别给你挑选的,很甜。”而后也叉了一个递给简昕。

    顾琉笙接过,咬了一口,满意地点头,“确实很甜。”

    他笑看着简水澜,拉住了她的手,“过来坐着,我想看看你!”

    之前几次简水澜去重症监护室里看他都是穿着隔离服,脸上也是戴着口罩,就露出一双眼睛,看得并不清楚。

    “有什么好看的?”简水澜有些没好气。

    “妈妈好看!比我同学的妈妈都还要好看呢!”简昕立即出声。

    “我也觉得你妈妈特别好看,是我见过最漂亮、最有气质的女人!”顾琉笙也很快出声。

    看到他们父子这样的德行,简水澜禁不住觉得好笑,唇角微微扬起,倒是坐在了床边的小凳子上,而后又拉来了一张小凳子让简昕也坐着,这才看向顾琉笙。

    “有没有哪儿不舒服的地方?医生说了你这可是他们刚从鬼门关给拽回来的,一定要注意休息!”

    也是他的身体素质不错,恢复得还算挺快的。

    “我没事,你们陪着我说说话,我还能好得快一些呢!”

    他将牙签递到盘子里,伸手握住了简水澜的手,“能让你这么心平气和地跟我说话,就算伤得再重也算是值得了。”

    简水澜反倒有些愧疚,“也是我不好,如果不是为了我,你也不会来这个地方,你说那四年里你都过得好好的,一见上我就这么倒霉,差点儿都丢了性命!”

    “别这么说,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咱们是夫妻。况且我也是存了私心的,能让应寒再欠我一个人情。”

    说着他笑了起来,“能让你给我一个机会,这一趟没有白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