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她对他不是因为爱情,也不是因为责任
    不止救出了应寒,还让简水澜给他一个机会,为他担忧,为他流泪,还每天都会过来陪着他说说话,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看到他们两人难得没有吵架,简昕心里乐得很,笑得一双大眼睛都眯了起来。

    简水澜重新夹了一块苹果递给他,顾琉笙没有接过,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

    “你喂我吃!”

    她瞥了一眼顾琉笙,低低一笑,“你这是伤在心肺,可不是伤在了双手,自己拿着。”

    “顾叔叔,我喂你吃!”

    简昕已经取过了简水澜手里的苹果递到了他的唇边。

    看到自己儿子这么孝顺,虽然不是老婆喂他,但心里还是舒坦得很,很快张嘴咬了一口。

    “宝贝儿子喂的可真甜,等到爸爸这伤好了,爸爸还每天都送你上下学!”

    简昕眉开眼笑,将顾琉笙咬过的那一半苹果塞到了嘴巴里,笑得格外满足,等到苹果吞下去才说,“我同学说我爸爸和妈妈最好看了,顾叔叔去找木叔叔的时候,是妈妈还有秦筝阿姨与容小叔叔带我去上学的,我同学就问爸爸什么时候还送我去上学呢!”

    爸爸、妈妈

    顾琉笙打从心底里喜欢这两个名词,看到简昕童真的笑容,也笑了起来。

    “你同学们都很有眼光,等爸爸的伤势再好一些,咱们就回去,爸爸和妈妈一起送你上学!”

    简水澜笑着揉了下简昕的头发,而后看向顾琉笙。

    “你多休息会儿吧,我跟小昕一会儿回去山庄,我等明天再过来看你,医生说了你最好静养几天,恢复得快。”

    看到他们要走,顾琉笙拉住了她的手,眼里带着明显的不舍。

    “别这么早回去,再陪我一会儿吧,我不困,这几天几乎都在沉睡,现在好了许多。”

    简昕吃着苹果看向简水澜,不舍地开口,“妈妈,我们在陪顾叔叔一会儿好不好?”

    想到简昕这么多天没有看到他,这几天更是每天都吵着要过来医院,简水澜没有办法,只好随了他去。

    “好吧,再待半个小时,你顾叔叔的伤还没完全好,需要很好地静养。”

    简昕点头,“我知道了,等顾叔叔吃完苹果咱们再回去。”

    顾琉笙拉住了他的小手,张了张嘴,简昕很快将自己咬了一半的苹果塞到他的口中。

    以前洁癖的他哪儿肯吃被人吃剩的,不过自从娶了老婆之后,他倒是接受了简水澜剩余的食物,现在有了儿子,也接受了这个儿子吃剩余的食物。

    看到他们父子两人的互动,简水澜笑了笑,也默默地叉了一块苹果吃着。

    半个小时之后,简水澜将盘子清洗干净,看到顾琉笙有些疲惫,但还是撑着精神听着简昕说话,所说的都是在学校发生的事情,顾琉笙听得津津有味。

    她将双手擦拭干净走了过来,“小昕我们先回去了,你顾叔叔已经累了,要休息。”

    简昕这一次倒是点头了,却还是不舍,“那好吧,顾叔叔我明天再跟妈妈过来看你!”

    看到他们母子要离去,顾琉笙一下子就抓住了简水澜的手。

    “小澜让苏焕送小昕回去,你留下来吧,小昕还小老是待在医院也不好,正好回去南宫山庄可以跟苏焕多相处。”

    虽然有安排了男护工照看他,可他更想让自己的老婆照顾,更想与他单独相处些时候。

    简昕一下子就有意见了,“那我也要留下来,顾叔叔和妈妈留在这边,我也要留在这里。”

    “这边是医院,你每天过来看一次爸爸就好了,让苏爸爸送你回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琉笙顿了下,“先别喊他苏爸爸,还是喊苏叔叔就好,等你什么时候喊我爸爸了,再喊他一声苏爸爸!”

    他顾琉笙都没听到儿子这么称呼他,凭什么让苏焕先享受了。

    简水澜却觉得不妥,“小昕平日里都跟着我,我不在的时候也都跟着应寒,让苏焕带孩子我有些不放心,毕竟苏焕也没当过爸爸!”

    “难道应寒就当过爸爸?”顾琉笙反问,心底有些不悦。

    看出顾琉笙说这话的时候眉头轻蹙了下,她道,“小昕是他看着长大的。”

    看到顾琉笙眉头越蹙越紧,简水澜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要不我让苏焕带着小昕回去,让他跟应寒多照看一些,小昕的生活习惯,应寒是清楚的。”

    将简昕交给应寒,她还算放心,苏焕毕竟没有照顾过孩子,对于小昕的生活习惯怕并不清楚。

    简昕看到自己要被送回去是铁板钉钉的事情,立即皱起了小眉头。

    “顾叔叔,让我也留下来吧,我都好多天没有看到你了,难得过来你又要赶我回去。”

    顾琉笙也想着将他留下,可这边到底是医院,于是笑了起来。

    “行了,跟你苏叔叔回去,等明天再让你苏叔叔送你过来,记得你苏叔叔是爸爸最好的朋友之一,所以要听他的话。”

    见这边行不痛,简昕朝着简水澜望去,眼里都是期盼,撒娇出口,“妈妈,我要留下来!”

    “撒娇也没用,妈妈在这边照顾你顾叔叔,你先跟着苏叔叔回去吧,要是想妈妈的话,就给妈妈电话,要听你木叔叔与苏叔叔的话,知道吗?”

    最后简昕还是被苏焕带走了,少了简昕,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顾琉笙刚才疲惫得很,强撑着不让自己睡过去,此时看到自己的女人终于愿意留下来,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到底身子还是虚弱得很,简水澜看着沉睡的男人,缓缓勾起一笑,在床边坐下。

    **

    这一觉醒来便已经是晚上的时候了,她留在这边倒是不用担心一日三餐的问题。

    一到饭点,南宫山庄的佣人就给她送来丰盛的食物,除了中餐之外,还有一些当地的美食。

    而顾琉笙现在也已经可以吃些流食,南宫山庄的厨子给他熬的粥可谓香糯粘稠,几样清淡的小菜在颜色上下了不少的功夫,看得简水澜都有了食欲。

    将病床摇起,又放了餐桌,病床还算宽敞,顾琉笙靠在那边还留下了点儿位置,她便直接坐在了床尾,两人之间隔着餐桌面对面。

    两个人的食物将一张小小的餐桌摆得满满的,一遍极为清淡,另一边则是丰盛。

    顾琉笙动了下筷子,眉头不禁一皱,抬手捂着胸口的位置,一脸的难受。

    简水澜见此,忙问他,“这是扯到了伤口?”

    而后想起护士用蹩脚的中文吩咐病人吃饭的时候可能会牵扯到伤口,最好有个人喂他。

    等到缓过气来,顾琉笙才舒了口气,轻轻点头,“嗯,扯到了伤口。”

    “算了,我喂你吃饭吧,护士有跟我说过你吃饭的时候最好有个人喂你,既然你不要男护工伺候,我正好也在这里,就我来吧,想吃什么你告诉我!”

    她拿过一旁的勺子,舀了一口白粥看到上面热气腾腾地冒着白烟,吹了几下,这才放到他的唇边。

    他张口将那一勺白粥吃下,眉眼里都是笑意,“看来我这伤,让我的待遇都好了许多。”

    简水澜白了他一眼,舀了一口白粥吹了吹放到他的唇边。

    “再贫嘴就让你自己吃!”

    顾琉笙笑了笑,觉得这样挺好的,虽然伤口有些疼,但是他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已经在逐渐向他靠近了,也许用不上多少时间,就可以将她拐回去燕城。

    就这么一口一口地吃着,顾琉笙喝了一碗粥又吃了点儿清淡的菜,简水澜便不给他继续吃了。

    毕竟护士也有吩咐过,他之前都是靠着营养液支撑,现在吃上了流食,但要注意饭量。

    胃里有了点儿东西,几天下来没怎么吃过东西,此时喝了一碗粥倒是有些饱了。

    简水澜让他平坦下来,便将病床上的小餐桌上的食物都撤到一旁的桌上,这才开始吃饭。

    而顾琉笙侧着脸看着她吃,眉目之间都是他无意间流露出来的温柔。

    这几年他都在找她,也曾幻想着找到她之后的生活,可是怎么想都没有现在这样美好与真实。

    也许四年的时间没有她在身边,就是对他的惩罚,如今惩罚过了,是不是就可以拥有幸福了?

    然而顾琉笙还是不满足于现状,他知道简水澜现在对他好,愿意照顾他,并非因为是他的妻子,而是因为这一次受伤在她看来都是因为她。

    所以心中对他自责、愧疚,想要弥补。

    不是因为爱情,也不是因为责任。

    但没有关系,只要人在他的身边,他就有信心让她重新爱上他!

    简水澜吃东西的时候,特别专注,所有的注意力可以说都在食物上,所以并没有发现顾琉笙盯着她看,等到她吃完的时候,顺手将桌上的餐具都收拾了起来。

    等到做完一切,发现顾琉笙正盯着她看,眉头不禁一蹙,“有什么好看的?”

    “是挺好看的,怎么看都不会腻味,以前就栽在你手里,如今相隔了四年,依旧如此。”

    他浅浅笑了起来,又说,“小澜,你过来陪我说说话,还记得我告诉过你,我做了好长好长的梦,都跟你有关的话吗?”

    她折到了床边,在小矮凳上坐下,“记得,你想说就说吧!”

    想起梦境里的场景,顾琉笙唇角微微勾起。

    “梦里还是在西江月圆那边,就像以前的生活,很温馨,每天上下班,我去画廊接你,一起到超市里买菜,一块儿烧饭,很平常的生活,却让我沉浸其中,都不想醒过来了,后来我听到了有人在我的耳边哭,断断续续地说着话。

    那时候我就在想,那个小澜就在厨房里忙碌,怎么会在耳边哭,然后我跑去了厨房,没有见着你的身影,家里都找过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你,可是耳边却一直有你的哭声,当时我就真的急了。”

    说到这里,他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又说,“从这梦里醒来,一片漆黑,当时我就想着完了,都是梦,那么我现在身在何处,小澜又在哪儿?可是耳边都是你的哭声,才让我一颗慌乱不已的心慢慢地安静了下来,听着你边哭边哽咽地诉说。”

    手被他握在掌心里,少了几分冰凉,多了几分暖意,很舒服的感觉。

    简水澜的目光从他好看的手移开,目光落在他的消瘦了几分的脸上。

    “之前联系不上你,我也没当回事,但是后来我也做了个噩梦,梦到在西江月圆那边你一身是血的来找我,还说要跟我告别,当时我真被你吓到了。

    醒过来之后便想到当年你在江城遇上爆炸的时候,也曾做过类似这样的噩梦,我便去给你电话,但一直都没有人接听,然后就给了应寒电话,才知道你受伤一事。当时听到应寒让我带着小昕一起过去的时候,我真以为你可能不行了!”

    幸好他挺了过来,否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顾琉笙,我对你的感情也许真的已经减少了许多,但是我并不希望你受伤,还是希望你可以好好地活下去,这一次你过来l国找应寒,而我没有阻止,说到底还是我太自私了!”

    “咱们夫妻之间,压根不需要说这些的!”

    顾琉笙打断了她的话,又说,“我老实告诉你吧,当时看到应寒有危险,其实我压根可以不用去理会他的,但是还是存在了点儿私心。

    那时候我就想着,如果我为了救他受伤了,你会不会心疼,会不会担心,你看看你这不是心疼了,还千里迢迢地带着小昕过来看我,如此,这伤也没有白疼着了。”

    “虽然你是出于这样的心思救下应寒,可到底还是为了救他导致的,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我,我给你道歉,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她说得真挚。

    然而顾琉笙却不想再提起应寒的事情,他们二人相处的时候,怎么说到哪儿都有应寒的存在。

    于是将话题转移,“刚说了无缘无故地梦见我来跟你告别,可见咱们心有灵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