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他不放心将她与顾琉笙放在一起太长的时间
    一张精美的邀请函扔在了应寒的面前,“晚上有个酒会,你跟我一块儿参加。”

    应寒瞥了一眼邀请函,上面印着l国的文字,这个国家的文字他倒是不陌生,毕竟也常有生意来往,他很快将目光从邀请函移开,看向居高临下的男人,“什么意思?”

    南宫玖笑容不达眼底,“就是觉得自己去参加这个酒会有些没意思,所以喊你一块儿去,这一次参加酒会的人不少都是当地的名门贵族,我想你去参加对你鬼门关也有不少好处!”

    然而应寒一口回绝,“我觉得有两个人选比我还适合参加这个酒会,你怎么不请他们过去?晚上我要照看孩子,小昕跟在我身边的时日不短,他妈妈又要去医院,所以就不去了!”虽然不愿意简水澜去医院照顾顾琉笙,但他们之间并没有离婚,隔在他们之间的也就是四年的时间,所以他压根没有立场去阻止,不过幸好简水澜将孩子扔给他照顾,最起码还是信任他可以将孩子照顾好的,他与顾琉笙在简水澜的心中位置,孰重孰轻尚未分晓。

    两个适合的人选南宫玖想了下,知道应寒所指的人是谁,“你所说的就是南宫珮与苏焕吧,南宫珮今晚有约,苏焕留下来带孩子绰绰有余,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安排佣人好好伺候着,如此看来,你才是最为适合的人选!”

    知道南宫珮喜欢应寒,他自然不会让南宫珮经常与他碰面。

    他推开了邀请函,“很抱歉,没兴趣跟你参加酒会!”

    见应寒确实不打算去,可莫名地应寒越不想去,他就越想让他去,随即想到应寒还是第一个如此直接拒绝他所邀请的,就算是顾琉笙不想去,起码也会婉言拒绝。

    眸子黠光一转,南宫玖似是笑了下,“今天陪我参加酒会,我放一个,如何?”

    反正放了一个,还有十几个,对他来说都一样,对应寒来说,也是一样的。

    总不能放过一个,其余的他就不管不顾了!

    应寒认真地盯着他看,眼里带着隐忍的怒气,“你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一起参加个酒会了,一会儿会有人将衣服送来,5点我来接你!”扔下这话的时候,南宫玖转身就走了,他相信,应寒一定会陪他参加酒会的。

    应寒嗤笑了声,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里吃上这么大的一个瘪,还不能怎么样。

    若不是人在他的手里,他真想让他好好看看!

    今晚既然要去酒会,而外头也没有机关想到这里,应寒终于勾起一抹笑意。

    他想了想,大步朝着外头走去,看到南宫玖的身影,很快出声,“等等!”

    前面那一抹深色高大的背影停了下来,回头看他,“考虑得如何?”一个晚上,换一个人,比起待上半年放走所有人,可是要划算许多,反正这一笔生意对他南宫玖来说,不亏!

    “我可以答应你今晚出席酒会,但只是出席,出席的时间与做什么事情,全都随我意,别的休想!如何?”这是他最后的条件,他应寒最恨被迫,可与南宫玖才认识多长时间,就经常受他的压迫,这一点让他很不爽。

    南宫玖倒是很快就答应了,“行,但最少有个时间吧,起码得半个小时,总不能露个面就完事了,那我要你去那边做什么?还有,如今落在我手里的还有不少人,你打算放哪个?”

    他毫不犹豫地出口,“朗月,就是里面唯一的女人。”在鬼门关里,虽然女人都是当成男人来用的,但一个女人与那么多男人被关在一起,总是有诸多的不便,况且朗月在鬼门关里排行第二,曾经跟随在简水澜的身边保护过很长一段时间。

    “朗月”他轻轻念着这个名字,倒是对立面唯一的那个女人有点儿印象,要不是知道应寒喜欢的另有其人,他都要怀疑被他这么干脆脱口而出的朗月才是他的心上人。

    南宫玖看着与他之间相隔十来步的男人,目光落在那张无可挑剔的脸上,不可否认,不管是他之前应寒的模样还是现在木映晗的模样,那张脸都极为完美,是他喜欢的样子。

    “行,我马上去放人,记得今晚上六点我会来接你。”南宫玖很快转身离开。

    背后,应寒站在原地,紧紧捏着拳头,唇上勾起一笑,南宫玖,这可是你逼我的!

    **

    偌大的地下室里,一群人被困在这里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了。

    一开始他们还想着靠自己的本事出去,可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发现没有任何可出去的方法,已经有大部分人放弃了,反正这里有得吃喝,慢慢将他们的性子给磨平了。

    就像认命一样,然而还有好几个不想认命的,比如说朗月从进来之后到现在就没放弃寻找出口,可是偌大的地下室每一块砖头,没一只铁栏杆已经被他们这群人查过无数遍,依旧一无所获,想要离开这边,除了囚禁他们的人愿意放过他们。

    常颂也是这里面没有放弃的人之一,跟在朗月的身边寻找,这个女人的毅力是他所佩服的,从进了鬼门关之后,任何训练,这个女人从来不落后于男人,一直都稳坐鬼门关第二。

    “朗月,你说我们会不会出不去了?”他有些迟疑,毕竟已经被囚禁了这么长时间。

    朗月敲着这密室里已经被他们敲过无数遍的砖头,眼里带着坚毅,语气肯定,“不会,少主只要没有被囚禁在这边,一定会想法子来救我们的!而且他们也不可能好吃好喝地将我们伺候一辈子,我们被囚禁了这么长时间,对方倒是没有为难我们,甚至也没有出面,也许对方在等待着什么,或者想从我们身上在鬼门关捞上什么好处。”她在这边这么长时间也都快要疯了,被关在这边那么长时间,除了鬼门关的人,外头的人一个都没有见过,就是一日三餐那也都是机关传送,可是那一处传送食物的机关他们也检查过,完全行不通。

    但是她又觉得奇怪,南宫山庄与鬼门关素来无冤无仇,也是第一次合作,为何如此?

    常颂听到她这么肯定,倒是有几分相信了,整个人也都轻松了下来,“你说咱们能出去,那么我就相信你一定可以出去,只不过这些砖头、地板、栏杆,咱们都检查了无数遍,可还是没有丝毫的可疑之处,我看唯有这边的人愿意放过我们,否则难以出去。

    朗月眉头轻蹙了下,一张姣好的小脸都是冷意,“我只知道不能先自己放弃了!”

    常颂点头,赞同她的说法,“既然你都不放弃,那我也不会放弃”

    “啊——”一道女声惊慌失措的声音在密室里传来,常颂眼睁睁地看着朗月身形一矮,整个人瞬间朝着下方落了下去,而他伸出了手要去抓她,却什么都没有抓住。

    “朗月!”人就在他的面前消失,地板上那一块朗月踩过的砖头依旧完好,他狠狠地敲了好几下,没有丝毫的反应,常颂并没有死心,整个人蹲在那里恨不得将地板砸出一个洞。

    这个时候其余人也发现了这边的异常,全部都走了过来,有几个目睹朗月掉落下去的人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好几个也都蹲了下来,研究那一块让朗月掉下去的砖头。

    朗月只是觉得自己好似触动到了什么机关,整个人往下坠落,一片黑暗。

    但是黑暗是很短暂的,大概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又重现光明,而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出来了,所处的位置看建筑还是南宫山庄的模样,而她现在站的地方,她尝试地踩了几下地板,没有丝毫的反应,她就是怎么出来的自己都不知道!

    朗月蹙了下眉头,倒是见识了南宫山庄的机关,之前就有耳闻南宫家主擅长机关术,没想到亲自体验了一把,确实不能小觑,今日若不是对方放人,怕是她也出不来。

    那么常颂他们人呢?朗月四处望了一眼,没有看到任何一个鬼门关的人,倒是看到了几个守卫正朝着她走来,其中有一人有过一面之缘,正是南宫玖!

    朗月想到自己是被这个男人给囚禁了这么长的时间,整个人就暴躁起来,但是她暴躁的时候也只是自己在内心感受得到,整个人看起来更是冷静了几分。

    紧紧地双手握拳,可以听到清晰的指头关节的响声,她深邃勾人的双眸死死地盯着正朝着她走来的男人,没想到没多久就看到了他身后的另一个人,虽然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是这一次行动他们是一起的,朗月很快就认了出来,激动地出声,“少主!”

    一群人走近,应寒冷着一张脸看了一眼朗月,见她并无受伤,也知道南宫玖并没有为难他们,不过是与他一样被好吃好喝地困在了南宫山庄的地下密室里,“其余人都还好吗?”

    朗月恭敬地点头,“回少主的话,一切都好,少主这是怎么回事?”她怒目瞥了一眼站在应寒旁边的南宫玖,想要质问她,但又想到少主在这边,她还没资格去质问。

    “没什么,你先回淮城吧!”

    朗月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点头,“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准备回去!”

    朗月说走就走,等到她走远了之后,南宫玖才看向应寒,“我说到做到吧!”

    应寒没有丝毫的反应,转身就走。

    南宫玖就这么看着他离开的身影,缓缓勾起一抹笑意。

    **

    五点半的时候,池栩送来了一套西装,“木少主,这是我们家主给你准备的西装。”

    应寒接过,很快将房门关上,看着那一套西装,除了衬衫、领带之外,就是袖扣都准备好了,不可否认南宫玖的眼光还算不错,给他准备的这些东西都不花哨,那袖扣也极为简洁大气,只是被一个男人送这些东西,始终觉得心中有些怪异。

    他忍下心中的不适,想了想给简水澜打了个电话,“我晚上会去参加一个酒会,小昕跟着苏先生在一起,有什么事情你再给我电话。”

    此时简水澜正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喂着顾琉笙吃水果,也没回避他,“我知道了,你先忙去吧,小昕有苏焕带着也好,出门注意安全,还有别喝太多酒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应寒缓缓一笑,眉头舒展,就是声音都轻柔了几分,“好,我明天会去一趟医院,有没有想要带过去的东西?”他也不放心将她与顾琉笙放在一起太长的时间,就担心死灰复燃!特别还是顾琉笙这一次过来是为了救他而受伤,女人最容易心软。

    “那就将小昕带过来吧,明天还要降温,带他出门给他穿件厚点儿的外套。”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顾琉笙的情绪有些低沉下来。

    “嗯,我会的,那先这样,你在那边也要照顾好自己,我明天带着小昕去看你!”

    两人也没谈上几句话,他便结束了通话,脱去西装外套,解开了衬衣的扣子,很快就换上了那一套崭新的西装,不可否认,倒是特别合身,而且还是他的品味。

    才刚走出这一栋楼的大门,就看到了打扮美艳的南宫珮堵住了他的去路。

    当南宫珮看到他的时候,眼里带着惊艳,他本就生得高大俊美,一张脸更是无可挑剔,此时穿上这一套深色大气的西装,整个人看起来尤其惹眼,面容白皙,五官精致,浑身透露出一股贵气,当初她第一眼见着他的时候就觉得惊为天人,为此念念不忘。

    可是现在再见着他更是觉得比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要吸引人,让人移不开视线。

    看到南宫珮不言不语地堵住了他的去路,应寒抬步绕过她就要朝着前面走去,然而南宫珮很快又跑到了他的面前将他堵住,“木少主,酒会回来能跟你谈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