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我觉得南宫家主这是将我当成女人了?
    今晚的酒会她本来也是要参加的,但不知为何却让她大哥告诫不许出席,并且给她安排了别的应酬。

    后来从池栩那边得知今晚木少主也会参加酒会,便清楚是什么原因了。

    不安的因素更是膨胀了几分,她没有想到他大哥可能看上了这个男人,与她看上了同一个男人,这让她无法接受!

    “不能,南宫小姐请让开,别耽误了我的时间。”

    他并不喜欢眼前这个女人,所以也没必要给她幻想,况且南宫山庄的人,他一个都不想去染指。

    脸上脂粉也掩藏不了她苍白的脸色,南宫珮看到自己再一次被他拒绝,甚至这一次也不过只是想找他谈谈而已,她并没有因此而让开,看向他的时候,眼里带着一抹坚毅。

    “木少主,我想找你谈的是关于除你之外的,被我大哥囚禁的鬼门关的人,你若是想要救回鬼门关的人,你可以劫持我威胁我大哥,我大哥说不定会看在我的份上,放了他们。”

    应寒听到她这么说,眼里闪过一抹嘲讽,这样的想法他不是没有想过。

    “那你可能太将自己当一回事了,南宫小姐,我奉劝你别在没有结果的事情上费心思,我对你并无任何感觉。”

    不欲与她过多纠缠,应寒扔下这话绕过她的身子,很快朝着前方离开。

    从她的眼前路过,带着一股冷冽的气息,南宫珮看着远去的高大身影,觉得自己一颗芳心碎了一地,心里的悲意比这浓浓的秋还要浓上几分。

    泪水盈出眼眶,打花了她精心上的妆容,许久之后,南宫珮这才踩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他的拒绝已经足够明显,虽然念念不忘,但何必再去纠缠不清?

    但是刚才那一番话说出口,反而让人觉得可笑,她对南宫玖来说,也只是个妹妹而已。

    并不是太过重要的人,而是她将自己想象地太过重要,太将自己当一回事了。

    六点的时候,应寒准时出现在南宫山庄的大门口,一辆黑色华贵的车子已经停在那边等候,许是看到他人走来,车后座的车门缓缓地摇了下来,露出南宫玖清俊的脸庞。

    “你倒是来得准时,我还以为你是不是要食言了。”

    应寒没有出声,看到南宫玖坐在车后座,没打算上去跟他挤一起,便自己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才刚打开,后面就传来南宫玖的声音,“坐在后面来。”

    应寒压根就没打算理会他,只觉得这一对兄妹真让人觉得反感,南宫玖尤其。

    南宫玖看着应寒坐在了副驾驶座位上,还系上了安全带,眉头不禁蹙起,出口的嗓音也冷淡了几分。

    “木少主这是将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

    “我还将你当成了空气,要去参加酒会就快点儿,你要是再叽叽歪歪下去,那就不奉陪了!”

    应寒一脸的不耐烦,一想到这个时间点,简水澜可能在喂顾琉笙吃饭,他就觉得心里又酸又疼,却又无能为力。

    他也想过强硬将简水澜与简昕带走,不理会这边的事情,可是鬼门关的人尚未救出来,自己还得受南宫玖的威胁,而顾琉笙受伤是为了救他。

    若是没有这个男人出现,一切就不会是这样子的场面了,一切都是这个男人造成的!

    南宫玖也知道这个男人心中有气,不过见他最终还是答应了一起参加酒会。

    他笑了笑,也就没有再计较太多,“开车!”

    这一路上,应寒都保持着沉默,脸色也有些难看。

    奢华的别墅外,停满了不少的豪华名车,而他们的车子也停在当中。

    豪门聚会的场面,应寒自然见过不少,但是今天这样的场面也算是难得一见。

    下了车后,南宫玖将应寒打量了一番,发现给他准备的衣物与鞋子都极为合适,穿在身上,让他整个人更显得挺拔高大,面容更是格外夺目。

    从他们下车朝着红地毯走去的时候,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特别是名媛的目光更是紧紧锁在他们两人的身上。

    只是南宫玖偶尔将目光落在应寒的身上,而应寒则是沉着一张俊脸。

    进入酒会之后,应寒端着酒就在角落的地方入座,也没打算靠着南宫玖去认识什么人,纯属将今天出席就会当做任务,而且还一会儿看一眼腕表上的时间,打算坐满半个小时就走。

    倒是南宫玖在这一方面是个圆滑的人,才进来没多久就跟不少人谈笑风生,觥筹交错。

    因为他是跟着南宫玖一起过来的,不少人都过来探口风,然而应寒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姿态。

    在这边也有一些华人,但更多的都是当地白皮肤、浅棕色发色的人,他想着这样的酒会简水澜应该会更喜欢参加吧。

    都是外国人居多,女人穿着暴露,都是她所喜欢的,若是跟秦筝一块儿过来,两人还能对着这些人谈论一番。

    喝了杯酒之后,应寒有些不耐烦地又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这半个小时对他来说,简直太长了,一开始他就应该提出十分钟就好。

    一旁与人交谈的南宫玖偶尔眼角瞥向坐在角落里不耐烦看着时间的人,唇角微微勾起一笑,朝着正与他说话的男人说了一句,“抱歉,先失陪了!”

    而后端着酒朝着应寒走去。

    这个酒会是当地一个富商举办的,平日里不少人都会给他面子,而且他的眼光极高,此趟过来的人还得他看得上的人才有邀请,所以来此的人不少都是冲着利益而来。

    倒是应寒独自找了个角落入座,成为了酒会上的一景,不少人频频看向这里,更是猜测他的身份。

    南宫玖朝他举杯,“你就不打算在这边多认识些人?对鬼门关还是有不少好处的。”

    应寒却是忽略了他的举动,又看了一眼时间。

    “距离半个小时,就剩余两分钟,南宫家主可以准备下,咱们可以离开了,若是南宫家主想要在这边继续的话,那么我先走一步。”

    南宫玖从他深邃的眼里看出了他的认真,无奈一笑。

    “你就真只打算过来半个小时?”

    “难不成南宫家主以为我在说笑?要不要走,随你?”

    他很快起身,看了一眼时间,唇角勾起一笑,“时间到了,你要是不走,我就先走了,就希望南宫家主别说我不信守承诺。”

    看到应寒当真就朝着外头走去,南宫玖喝下杯子里剩余的酒,将杯子递给正走过来的侍者,随即很快就追了上去。

    “你这么离开,这边可打不到车,没有我的吩咐司机也不会送你回去,能够打车的地方,怕是要走上将近一个小时,难不成你真打算用走的?”

    听到身后的声音,应寒得逞一笑,随即声线一冷。

    “我觉得南宫家主这是将我当成女人了?至于我怎么回去,总是有办法的,还不劳你费心了!”

    外头的夜风有些大,周边的树木被吹得哗啦啦地响。

    南宫玖很快走到了应寒的身边,与他并肩而战,便发现应寒长得与他差不多高,两人之间也就差那么一两厘米的高度。

    听到他的话,南宫玖道,“你这么说,我还真有几分觉得你这跟正在闹别扭的女人,有几分相似,我记得南宫珮小时候也曾如此过。”

    不过那时候还有他父母在,如今南宫珮已经很少在他的面前闹过性子了。

    应寒没有说话,只是双手的拳头握得紧紧地,两人走了一段路,快到停车的地方,应寒看向前方突然出声,“那边是什么地方?”

    南宫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一整片星光闪烁,特别是夜风吹着的时候,湖面更是有细碎摇曳的星光铺着,倒是成了别致的夜景。

    听到应寒难得问他,南宫玖倒是耐着性子给他介绍了一遍。

    “用汉语翻译过来是金光湖,旁边是灯光,白天看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到了晚上所有灯光打开,映着湖光,一片细碎。

    这一头都是别墅区,所以过来的人不多,湖的另外一头一到夜晚倒都是游客欣赏居多,难得过来一趟,要不要去湖边走走?”

    应寒还想着怎么带他过去,毕竟这边人还不少,他静默了些时候,最终还是点头。

    “好!”

    南宫玖有些诧异,其实最后一句话他也不过是随口问问的,以应寒的态度压根就不可能会答应,甚至连理会都不会,可是他此刻

    干脆地答应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南宫玖垂着眼眸想了想,最后扯了下唇角,就算有妖那又如何?

    距离湖边有些远,还得穿过一片小林子,小林子的小道不宽,周边都是树木,最难得的是没人。

    应寒笑了笑,看着身边与他并肩而走的男人,压根就不打招呼,握紧的拳头直接朝着他那张俊脸揍了过去,一拳头之后,紧跟着又是一拳头,还专门打脸。

    南宫玖的功夫本就在应寒之下,此时更是没有丝毫的戒备,应寒出手又快又狠,让他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几次想要启动手腕上的机关,但想到一旦被这机关所伤非死即伤,只好作罢。

    硬生生扛下了应寒的几拳,脸上就这么被揍了四拳,他疼得倒在地上。

    以为这样就算了,没想到他更是变本加厉,直接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疼得他倒抽了口冷气,“木少主,你这是就不担心我弄死鬼门关的那些人?”

    应寒冷笑,又朝着他的胸口踹了一脚。

    “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我看你离开了那些机关,也不怎么样啊,不如你站起来,咱们正正经经地打一架如何?老是威胁人有什么意思?”

    他被囚禁在地下室的时候,就跟南宫玖动过手了,知道他功夫不高,但是机关确实不错。

    南宫玖吐了口气,只觉得一口血都差点被他揍得吐了出来。

    他捂着发疼的胸口,看向应寒,不禁失笑,整个人虽然狼狈,特别是很快就红肿起来的脸,但流露出来的气势却让人不能小瞧。

    “我就想着事出反常必有妖,原来就是这一茬,我说你怎么可能会突然答应!”

    应寒弯下了腰,抬手捏住南宫玖的下巴,眼里带着警告。

    “你要是放了他们,我就放了你,否则我不介意跟你们撕破脸皮,早在你无缘无故囚禁我们的时候,这皮也撕开了!”

    南宫玖的眼里闪过一抹冷光,“木少主难道看不出来我这是在纵容你吗?我在l国向来以自己的喜好行事,得罪的人不少,我今日敢跟你单独来到这里,你觉得”

    说到这里的时候,南宫玖静默了下来,侧过脸去看,脸色肃然一片。

    应寒也听到了那边的脚步声,训练有素,大概有十几个人的样子,看来怕是来者不善。

    南宫玖也没想到自己难得没带保镖出来,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看来今晚只能想法子让应寒充当他的保镖了,“这些应该是冲着我来的!”

    “我才来这边这一段时日,我可不认为是冲着我来的!”

    应寒冷笑,“既然不是冲着我来的,那么接下来就看南宫家主的本事了!”

    他轻笑了声,转身就走,压根就没打算留下来。

    南宫玖蹙了下眉头,缓缓地爬了起来,看着已经远去的应寒。

    “我若是死在了这里,鬼门关的那些人一辈子都别想出来了,要知道那一处机关只有我知道在哪儿。”

    然而应寒并没有停下,没多久就不见了人影。

    平日里的小树林道上有些暗,不过今晚的月光皎洁,加上不远处有灯光照耀,所以倒是可以看到不远处正走过来的黑压压的一批人。

    一个个身穿黑色的衣服,手里拿着棍子,看不清楚他们的脸,但是从那健壮的体格可以看出都是本国土的人,这边的男人身材都较为别的国家的男人要高大健壮一些,女人的骨架也是如此。

    要是在他没有受伤的情况下,收拾这些人倒不算难事,但应寒刚才下手可没个轻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