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从顾琉笙出现之后,他就经常感觉到一股即将失去的恐慌
    越来越近,南宫玖知道现在就算自己想跑也跑不了,这一处的前方因为不准游客进入,所以没有能走的路,想要离开这里,只有一个法子就是冲过这一拨人。

    南宫玖轻咳了声,咳出了一些血沫子,他看着掌心里红色的血沫子,蹙起了眉头。

    只觉得脸上疼得要死,身上也是各种疼,应寒可是一点儿都没手下留情。

    他看着一步步朝着他靠近的人,依旧站在原地,没有丝毫退后的打算。

    对方也没想到他们尚未动手,想要对付的男人就已经受伤,看来今天想要得手容易了。

    越是危险的时候南宫玖就越是镇定,他想着手腕处的暗器,只要触动机关,胜算还是有的。

    细细算了下对方的人数,正好十六人,他暗器六发,其余的十人,他只能硬拼了!

    如果应寒没有走,这些人对他来说不在话下,而现在他还受了伤,怕是不能全身而退。

    一想到此,南宫玖就没有让对方先出手的打算,触动手腕上的饰品,一枚枚坚硬的钢针飞了出来。

    最前面的六个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全数都倒了下去,其余十人见此,都有些大惊失色。

    毕竟他们尚未出手就已经倒了这么多人,而且还是对方受伤的情况下。

    他们也就迟疑了下,其中一人用当地的语言狠狠骂了一句,很快持着棍棒带着一群人冲着南宫玖蜂拥而上。

    南宫玖虽然受了伤,功夫在应寒的对比下平庸了些,但是对于这些人,倒也不是那么不堪一击。

    手腕上的饰品除了有六枚钢针作为暗器,还有一条锋利的钢丝。

    他拖动细如发丝的钢丝与对方拉开了距离,朝着最近的一个人缠斗一起。

    几招之后,找到了机会以钢丝绞断了对方的颈动脉,鲜血几乎可以说是喷洒而出。

    如此对付了几个,南宫玖就有些体力不支,毕竟对方人多势众,缠斗了不久,他身上的伤势加重。

    其中最严重的是肩膀的地方被人砸了一棒子,疼得连手里的钢丝就要拿不住。

    就在南宫玖以为自己今天极有可能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另一边传来了几道惨叫声。

    他侧目望去,看到那一道矫健的身影时,眼里一亮,溢出光彩,原来他并没有离开。

    此时应寒赤手空拳与剩余的人缠斗一起却依旧游刃有余,他下手又快又狠,一拳过去,被揍到的那人牙齿连着血都吐了出来,看得南宫玖心惊胆战。

    看来之前应寒对他的那几拳头还算是手下留情了,他扶着一旁的树干不让自己倒下,在一旁看着应寒迅速地解决了所有人。

    对方的战斗力也不过如此,应寒解决完最后一个,看向扶着树干站着的南宫玖,嗤笑了声,“原来南宫家主也不怎么样啊,区区这么点儿人手也对付不了!”

    不过刚才南宫玖出手的时候,他在暗处就看清楚了。

    如果他当时出手揍南宫玖的时候,南宫玖反手,那机关射出来的钢针他也很难躲过,甚至非死即伤,也就是说南宫玖对他还是有手下留情的!

    不过看到他被揍得这么凄惨,应寒也只想到两个字来形容他:活该!

    “嗯。”南宫玖轻轻哼了一声,随即整个人瘫软下去。

    应寒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倒在地上,蹙了下眉头,难道要他将人搬回去?

    周边倒了十几个人,几个还能哼上一两声,几个完全没了动静也不知是死是活。

    他看了一眼场面,朝着南宫玖走去,见他只是瘫软在地,并没有晕死过去。

    想着鬼门关的人还在他的手里,应寒最后在南宫玖的面前蹲了下来,直接从他外套的口袋里摸出手机。

    “想要今晚安然无恙地回到南宫山庄,咱们做一个交易,否则我只好将你留在这里,这一拨人失败了,想必很快就会有另一拨人过来,到时候可就不是受伤这么轻便了!”

    南宫玖扯唇一笑,却扯疼了唇角的伤口,疼得不禁皱眉。

    “你这是在威胁我?”

    “被人威胁的感觉如何?南宫家主,现在你不过是个待人宰割的羔羊,如今你的手机落在我的手里,想要让人找到你怕是不容易,而且这一拨人失败之后,很快就会暴露出你的踪迹,现在也就只有我能帮你了,如何?”

    他站起来身,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看,觉得心情颇好,之前被这个人压得死死的,如今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南宫玖喘了口气,只觉得浑身都疼得难受,之前被这个人又打又踹,后来也在缠斗中受伤,此时他是真有些支撑不住了。

    不过应寒所提的交易,他不用问也知道是什么。

    既然他不想答应这个交易,那么就只剩余一种方式了!

    他敢赌,就赌应寒不会见死不救,因为刚才在他危急之时出现了,这一次也一定会带他走。

    所以,南宫玖索性不再支撑下去,双眼一闭,整个人晕了过去。

    应寒也没想到南宫玖会有这样的举动,不知道是实在太过虚弱还是不想被人威胁,他皱了下眉头,随即又朝着南宫玖踹了两脚,但是对方都没有动静,看来是晕死了过去。

    应寒骂了一句,这个时候还怎么威胁他?

    索性打开了手机,想去找那个司机的号码,才发现需要指纹确认。

    这个倒是好办,他拉过南宫玖的手,目光瞥了一眼他手腕上的东西,一只镯子,没想到里面暗藏了杀伤力这么强的机关,一个男人戴什么手镯,娘儿们似的!

    毕竟人是跟着他出来的,不好自己回去了,而将南宫玖扔在这边生死由天。

    他尝试着用南宫玖右手的食指指纹解锁,倒是一下子就解开了,开始查找通讯录上那个司机的名字,然而才想到他似乎不清楚那个司机叫什么名字!

    想了想便去找池栩的号码,很快拨打了过去。

    那边也许是看到了南宫玖的来电,很快就接起,声音沉静,“家主,有何吩咐?”

    应寒嗤笑了声,“马上吩咐司机过来今晚酒会附近的小林子,你们家主被打残了!”

    池栩听到应寒的声音,立即蹙眉,“木少主,这是对我家家主怎么了?”

    然而应寒直接挂断了通话,就靠着一旁的树干等候。

    五分钟不到,刚才接送他们的司机就开了车子过来,车光中他看到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人,很快就下了车,朝着应寒这边走来,见着南宫玖鼻青脸肿地晕死在地上,很快朝着应寒望去。

    “木少主,我先送家主去医院,你是要一并过去吗?”

    应寒没有理会他,转身就走,能通知人过来,他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只不过顺手带走了南宫玖的手机,而且上面的指纹密码也已经被他更改。

    这一晚上,应寒虽然没有以交易救回鬼门关的人,但是将南宫玖教训了一顿,心情好了许多。

    回到南宫山庄的时候,难得唇角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苏焕正在哄简昕洗澡,简昕本来可以自己洗澡的,但苏焕非要帮他洗。

    毕竟是没带过孩子的,给简昕洗个澡,别说浴室的水流了一地,就是他身上也是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

    简水澜难得看到这么好玩的一幕,玩心大起,小小的双手捧着水朝着他泼了过去,看到他脸上都是水的时候,便“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苏焕也没跟他生气,看到他小小的身子上还都是泡泡,将他拉到了蓬头底下站着,温水直接从头上冲了下来。

    应寒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眼前这一幕,而简昕则是闭着双眼,一双手还捂住了脸,苏焕倒是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脸上还滴着水,看来简昕没少淘气。

    他很快出声,“你这么给他洗,耳朵容易进水,还是我来吧!”

    听到声音,苏焕也没回头去看,更是没打算将这与简昕亲近的机会扔给旁人,不过还是将蓬头移开,给他冲洗身上的泡沫。

    倒是简昕松开了手,胡乱地擦了一把脸上的水,睁开了水润润的大眼睛惊喜地看向应寒。

    “木叔叔,你回来了!”

    看到苏焕压根没打算将简昕让他洗,应寒倒也没有强求。

    看到苏焕这么笨拙地给简昕洗澡,忍不住就想到当初简昕刚出生没多久的事情。

    那时候请了个月嫂,而简水澜坐月子,是他前前后后跟在他们母子身边伺候着,看到月嫂照顾孩子的时候都会主动去学。

    学怎么抱孩子,怎么哄孩子睡觉,怎么给孩子换衣服,怎么给孩子洗脸、洗澡,还有如何包尿布。

    一开始他也笨手笨脚做得不好,但是几次之后,熟练了很多,特别是等月嫂离开之后,他照顾起简昕竟然比简水澜还要得心应手,这几年他当真将简昕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

    可是自从顾琉笙出现之后,他就经常感觉到一股即将失去的恐慌,担心有一日他们母子离他越来越远,而那时候他一个人该怎么办,强大如他,到底还是会有恐慌的时候!

    又洗了将近十分钟,苏焕才将简昕浑身上下都冲了个干净,并用毛巾给他的头发擦拭着,他尽管放轻了动作。

    但到底还是不熟练,特别是擦脸的时候,简昕的表情都被他扯变了。

    应寒见此,去了一旁的浴巾直接将光溜溜的简昕包裹起来,抱在了怀里朝着房间走去。

    苏焕很快起身追了上去,走出浴室,每走一步地上就滴上一滩的水迹。

    “木少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没看到我正在给小昕擦脸吗?”这是打算抢他功劳?

    “小孩子的皮肤细嫩,你这么用力擦,是打算擦掉一层皮吗?”应寒淡淡地回了一句。

    苏焕这才发现简昕白嫩的小脸上有些淡淡的发红,也有些自责自己的手劲太大,倒是简昕很快出声,“没事儿的,我这皮厚,不疼。”

    苏焕没想到自己还要一个小孩子给安慰,对他的好感蹭蹭蹭地上来。

    这小孩子可比他老爸会说话,虽然有些时候也喜欢一声不吭,但总体来讲是个乖巧礼貌的孩子。

    应寒利索地给他擦干净,又穿上睡衣,而后看向苏焕。

    “我哄着小昕睡就成,孩子还小,晚上要早点儿睡,才有利于长个子,而你身上也都湿了,回去换身衣服,省得感冒。”

    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苏焕也不好再说些什么,虽然他也挺想哄简昕睡觉的,不过看到应寒动作如此利索,也知道有他在能将简昕照顾得很好。

    他朝着简昕走去,揉了揉他有些湿气的乌黑的头发。

    “早点儿睡觉,明天早上我带你去医院找你爸爸、妈妈,好不好?”

    简昕立即点头,“好!苏叔叔晚安。”

    苏焕离开之后,应寒抱着简昕,又取了干毛巾给他擦头发。

    “今晚上都在做什么?有没有学习功课?在这边没有去学校,也不能荒废了,知道吗?”

    简昕点头,“知道了,我今晚上学了钢琴,是苏叔叔教我弹的,苏叔叔还说顾叔叔的钢琴弹得好,等顾叔叔的伤好了,就让他弹给我听。”

    钢琴

    应寒笑了下,“明天晚上我也教你弹钢琴。”

    他毕竟当了好几年的演员,并且曾红极一时,对于钢琴这东西他自然也不在话下,但是因为简水澜的钢琴弹得不错。

    所以他倒是没有教过简昕钢琴,如今有了顾琉笙这么大的一个威胁,他必须在简昕的心里胜出!

    “好!一言为定!”简昕很快点头,思索了下问他,“木叔叔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没想到这个孩子能够感觉出他的情绪,应寒笑了下,轻轻捏住他的鼻头,“嗯,今晚上是有点儿高兴,木叔叔将南宫叔叔给揍了一顿!”

    简昕立即蹙起了秀气的眉头,“南宫叔叔是坏人吗?”

    坏人那个人其实也谈不上坏,就是心里变态吧!

    “也不算坏人,不过也不是好人,往后离他远点儿!”

    听到这话,简昕一脸的惋惜,“好可惜啊,我还想找南宫叔叔教我机关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