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我觉得孩子挺可爱的,要不我们领养一个?
    苏焕离开了房间之后,心里头还想着简昕那张又萌又漂亮的小脸,越想越是喜爱。

    虽然照顾小孩子真不拿手,看到自己湿漉漉的样子,他很快回了房间冲了个热水澡。

    一身舒爽地走了出来,手机铃声正好响起,他瞥了一眼来电显示,看到那个名字的时候,眼里溢出了柔情,很快接听。

    “青岳,我觉得小孩子挺可爱的,要不我们领养一个?”

    没想到对方一接听就扔出这样的问题,南青岳沉默了些时候,便道,“这事情不着急,遇到适合的再说,这几天在那边帮忙带孩子,喜欢上了?”

    “嗯。是真喜欢上了,小昕实在太可爱了,你要是看到的话,一定也会喜欢的!”

    可惜了他这一辈子没有机会有自己的孩子了,但是领养一个的想法倒是不错,或者

    如果他的几个好朋友愿意的话,就过继一个孩子给他们抚养。

    **

    隔天,南宫玖才醒来,发现自己身在医院,而身边是池栩在照顾他。

    看来昨晚上应寒并没有扔下他不管,还将他送来了医院,这一次的赌,算是赌对了。

    他动了下嘴,觉得还是疼得厉害,特别是肩膀的地方,竟然让他有些抬不动手。

    池栩看到他醒来,松了口气,关心地问他,“家主,感觉如何?”

    “我怎么样了?”南宫玖直接问他,只是说句话还是扯疼了唇角的伤口。

    池栩道,“医生说了都是皮外伤为主,过个两三天就大部分都能消肿祛瘀,注意休息,别有太大的动作,才不会牵扯到损伤的肌肉,并无大碍。”

    看到南宫玖难得鼻青脸肿的模样,池栩想了想又说,“家主,往后出门还是带着保镖,伤害家主的那一群人我已经都解决掉了。但这一次的幕后之人,我虽然没有查出是谁,但想来想去也就那几家与我们山庄素来有恩怨的人,不过木少主功夫不弱,怎么会让家主受伤?我听说木少主已经回到山庄了。”

    他昨晚上知道南宫玖受伤,吩咐了司机将他送到医院,他很快就赶了过来。

    南宫玖忍着嘴角的疼意问他,“木少主昨天有送我来医院吗?”

    池栩默了下,有些不明白为何家主对木少主似乎有些不大一样。

    “根据司机所言,木少主昨天在他到了现场之后就走了,至今没有来过医院。”

    南宫玖没有再说什么,其实应寒没有送他到医院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禁之前可是被他给欺压狠了,否则也不会这么揍他了!

    不过昨晚上没有送他到医院,不代表今天不会来医院探望他,估计他就想着看他这狼狈样,脸上疼得厉害。

    南宫玖都能想象得出自己一定不堪入目,而应寒怎么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想到此,他勾唇一笑,扯疼了伤口,不禁又皱起了眉头。

    想了想,南宫玖看向池栩,“给木少主打个电话,告诉他,我在这家医院,伤得厉害。”

    池栩点头,很快句给应寒打了电话,并且告知了南宫玖惨重的情况,听得那边语气愉悦,忍不住就皱眉,结束通话之后,池栩脸色有些难看。

    “家主,木少主似乎挺开心的!”

    能不开心吗?

    估计他南宫玖被揍成这样,是应寒从来到l国之后最开心的一件事情了。

    应寒与苏焕带着简昕来到了医院,简水澜给他们开了门,简昕立即冲了进来抱住了她的双腿撒娇。

    “妈妈、妈妈,小昕想你了,晚上我也留在这边陪着妈妈好不好?”

    简水澜笑着将他抱了起来,“顾叔叔正在睡觉,小点儿声,别将他吵醒了。”

    简昕立即点头,放轻了声音又说一遍,“那我晚上来这边陪着妈妈好不好?”

    “医院又不没有南宫山庄舒服,都是消毒水的味道,你不是最不喜欢医院了?”

    而后看向苏焕与应寒,难得见应寒唇角挂着笑意,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与他们打过了招呼,让他们进来之后才问应寒。

    “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

    毕竟与应寒认识了这么多年,他生气或是愉悦,她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

    苏焕也觉得奇怪,似乎昨晚上应寒就有了点儿情绪变化,这个时候似乎情绪变化更大。

    简水澜走到了病房里看到顾琉笙还在沉睡,便将那一扇门关上,来到外间,给他们每个人都倒了茶水,才听得应寒将昨晚上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刚接到的是池管家的电话,说南宫家主就住在这一家医院,既然人都已经来了,我一会儿去看看他!”

    简水澜听到这事情,嗤笑了声,“也是他活该,要没有他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一会儿我也去看看他伤得如何,看看你有没有下重手!”

    苏焕看着他们,将简昕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别将小孩子教坏了,就算南宫家主再怎么不对,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么将他揍了一顿,回头南宫家主发怒该怎么收场?据我所知,南宫家主并不是个好惹的人,而且这个人向来不畏惧得罪熟人,做事完全凭自己的喜好来。”

    于是苏焕总结出他对南宫玖的认知,“就是一个心理严重变态的人!”

    简水澜笑了下,倒是不觉得担心,看向苏焕,“南宫玖再了不起,就算他不顾忌鬼门关,可也好顾忌你苏家还有南青岳,况且顾琉笙是在他这边受伤的,万一你们联合计较起来,那南宫玖可就没好果子吃了,你们说我分析得对吧!”

    苏焕无奈一笑,“别扯上我,就一个琉笙也足够让他忌惮了,不过此人性子向来独特,就是他的亲妹妹南宫珮也不给丝毫的面子,你们还是自己注意一些,况且鬼门关的一些人不是还在他的手里待着吗?”

    他看向应寒,“这事情你倒是做得冲动了!”

    爽得了一时,事后怕是后患无穷,所以等到顾琉笙的伤势再好一些,他们还是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应寒倒是不以为意,让他一直憋闷着那也不怎么可能,特别是面对南宫玖。

    “此事不会给你们惹上麻烦的,我去看看他伤得怎么样了!”

    应寒揉了揉简昕的头发,“好好待在这里,我去去就来。”

    简水澜也想着去凑凑热闹,忙拉住了他的袖子,“我也想去看看!”

    而后她看向苏焕与简昕,“苏焕,你帮我带着小昕,我也去去就来。”

    这么精彩的一幕,她怎么可以错过,顺手取过了放在一旁的手机。

    苏焕哪儿放心他们两个一块儿过去,特别是看到简水澜就这么当着他的面拉住了应寒的袖子,若是顾琉笙看到,估计能被这样的举动气得一命呜呼。

    “既然都已经来到这边了,不如我也一道去看看吧,省得我下回还要过来探望他。”

    最后的决定就是他们一群人都前往南宫玖的病房探望,南宫玖的病房也在这边,距离不远。

    四个人说是来探望,倒不如说是来看笑话的,所以几个人手里都没带东西。

    当然了看笑话的也就应寒与简水澜,至于苏焕强硬带着简昕过来,只是不想他们二人单独相处,加上若是起了冲突,他还能说上几句话。

    池栩看到他们一群人过来,倒是热闹得很,打过招呼便让他们进了病房。

    倒是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家主说过若是应寒过来探望,就让他进来,要知道现在的家主真的不适合见人,毕竟那张脸

    也不知道对方怎么就专门往脸上打。

    所以当应寒看到南宫玖那鼻青脸肿到惨不忍睹的脸时,不厚道地笑了出来,简水澜更是没忍住。

    “我说南宫玖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到底是招惹上谁,我还想着你长得不错要给你拍张帅气的照片给我的闺蜜欣赏欣赏,如今都变成这一副模样,还真是稀奇!”

    简昕从苏焕的怀里跳了下来,跑到了南宫玖的面前,看到他那一脸的伤,还伸出了手轻轻戳了几下,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问他。

    “南宫叔叔,你疼不疼啊?”

    被她的母亲这么一番嘲笑,如今看到简昕倒是比他的母亲懂事。

    南宫玖正要说不疼的时候,又听得简昕说了一句,“谁把你打得像猪头的?要不是他们说要来看你,我都不知道你是南宫叔叔,鼻子都肿起来了,就像佩奇,还有这眼睛跟国宝一样。”

    南宫玖听到简昕的话,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果然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一开始他还觉得这臭小子懂事呢,看来是自己想太多了。

    简水澜看到南宫玖脸色一变,就将简昕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还不忘瞪了一眼那个男人。

    苏焕抚额,幸好他跟来了!

    应寒也感觉到了南宫玖情绪的变化,嗤笑了声,“也就鼻青脸肿,骨头可还健在?”

    他昨晚上还是手下留情了,应该让他断几根骨头的,想想有点儿后悔,只能再找机会。

    南宫玖看向应寒,若是知道这么多人过来看热闹,他就应该让池栩只放应寒进来了。

    他躺在那边任由他们四人观赏,这几个人是打着探望的借口过来,他也不好生气。

    “骨头倒是没受什么伤,说起来还要感谢对方手下留情,专门揍脸了!”

    应寒看到南宫玖这一副样子,心情很不错,“南宫家主还是好好休息,我们就不打扰了!”

    苏焕看到他们终于有要走的想法,松了口气,看向南宫玖。

    “幸好伤势不重,养个两三天也就差不多了,不过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我听木少主说对方训练有素,是不是南宫家主最近得罪了什么人?”

    他直接当做自己并不清楚,南宫玖身上的部分伤是应寒给揍的。

    南宫玖瞥了一眼应寒,“最近得罪的人还真不少,今日多谢你们前来探望,我有些累了。”

    四个人离开之后,南宫玖便吩咐池栩,“我住院期间,除木少主外,不许任何人探望。”

    池栩虽然不清楚这是何原因,但还是恭敬地答应了,“是!”

    而后南宫玖又问他,“有看到我的手机吗?”

    池栩摇头,“没有看到,许是昨天晚上落在了那边,我让人过去找找看!”

    离开了病房之后,简水澜笑着取出了手机,在屏幕上点了几下之后,满意一笑,而后看向应寒。

    “看看手机,我给你发了条信息,你一定会觉得特别有趣!”

    应寒不明所以,但还是取出了手机,打开简水澜的对话框,果然看到了她所说的特别有趣的东西。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简水澜就给南宫玖拍了一张高清的图片,还是专门拍脸。

    照片上的南宫玖简直就是猪头的样子,严重的熊猫眼,鼻子又青又肿,薄唇都被揍成了香肠唇。

    脸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如果不是刚才见过南宫玖,他都不知道这一张脸是南宫玖的。

    简直与他平日里清俊秀气的模样,南辕北辙,估计他母亲还在的话也认不住这是他儿子。

    应寒笑了起来,眼里都是愉悦的神色,在拍照这一方面倒是很佩服简水澜,那简直比狗仔还厉害。

    就刚才那么点儿时间,这么多人看着,他都不知道简水澜是怎么办到的。

    “果然特别有趣,这一张照片也算是让我吐了一口这么长时间的郁气。”

    苏焕抱着简昕走在后面,看到前面那两人不知道聊什么这么开心,眉头轻蹙了下,这是当着他的面打情骂俏?

    不过看着又不像,毕竟简水澜说过她与应寒是不可能的!

    于是大步走了过去,直接问简水澜,“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简水澜想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于是将刚才发给应寒的那一张照片打开递给他看。

    “我刚才拍的,感觉不错吧?没拍到他好看的样子,拍到这一张也算是解了气,要不是南宫玖已开始对鬼门关的人下手,顾琉笙也不会受伤,说到底,还是南宫玖的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