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0章、顾琉笙你放手,我答应给你一个机会,但不是这样子的……
    而且她还因为答应给顾琉笙一个机会,所有的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苏焕看到那一张照片的时候,眼底的笑意加深,倒是不知道简水澜什么时候给拍的。

    如果让南宫玖看到自己这一副尊样,估计能被气死。

    简昕也看到了那张照片,也笑了起来,“南宫叔叔这样好像坏人,好可怜啊!”

    他们三个大人倒是没从简昕的表情里看出同情的痕迹,倒是有些幸灾乐祸。

    回到顾琉笙病房看到顾琉笙还未醒来,简水澜见他们没什么事情,便道,“要不你们先回去吧,估计他得睡到中午了。”

    许是身体还很虚弱的缘故,这几天顾琉笙睡着的时候居多。

    应寒看到简水澜眼底微微的青黑,有些不忍。

    “毕竟顾总是为救我而受的伤,不如换我留下来照顾他两天,你这几天肯定没有休息好,先回去吧,小昕也想着你。”

    苏焕本来想要阻止的,毕竟让简水澜留在这边可以与顾琉笙缓解之前的关系,但想到应寒留在这边也无不妥,他留在l国更多的缘故,是为了阻止简水澜与应寒的接触。

    不过等到顾琉笙醒来看到照顾他的人,从自己的老婆变成自己的情敌,估计会有意见吧!

    等到他有意见了,自然有法子让简水澜过来,他倒是不担心。

    简水澜看着眼巴巴的简昕,知道简昕还是很粘着她的,想了想也就没有推脱。

    “也好,那这边就麻烦你了,护士吩咐了顾琉笙的伤势好得还不算利索,吃饭的时候还得劳烦你喂着,要不他会扯到了伤口,平时需要静养,他睡着的时候就在外间待着就成。

    还有一日三餐倒是不用你去操心,到饭点的时候南宫山庄的佣人自然会送饭菜过来,等中午他们送来饭菜之后,你可以跟他们说说你喜欢的食物,他们会根据你的口味送来食物。”

    其实顾琉笙还是很好伺候的,就是醒来的时候喜欢和她说说话,不过对她的态度倒是没有那么着急,更多的是听着她讲起这几年的事情,还有简昕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每次她说起那些的时候,顾琉笙都听得津津有味,她偶尔也会挑选几件简昕的趣事说给他听。

    最后,应寒留了下来,简水澜带着简昕跟着苏焕走了。

    想到苏焕也来到这边有些时日了,便问他,“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燕城?”

    “不欢迎我留下?”苏焕开玩笑地问她。

    “自然不是,就是觉得你那边也有事情忙着,留在这边也有好些时日了,会不会耽误了正事?”

    虽然公司也有南青岳帮他看着,但苏家的产业那么大,怕也有些忙不过来。

    “过些时日吧,再说我现在好不容易跟小昕培养了点儿感情,小昕也不那么排斥我,等我回去之后还能跟他们炫耀一下,再说琉笙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南宫玖此人有些危险,将你们母子留在这边我也不放心!”

    其实他最为不放心的,还是应寒也在这里。

    **

    顾琉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休养了几天,现在的食量逐渐加大。

    这个时候醒来可以说是被饿醒的,他看着空荡荡的病房,蹙了下眉头,想着简水澜一定是在外间。

    “小澜、小澜!”

    喊了两声没有人反应,顾琉笙又喊了一声,“老婆!”

    门被推开,顾琉笙看到了一张让他生厌多年的脸的主人,眉头不禁皱起。

    “你来这里做什么?我老婆呢?”

    应寒走了进来,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病床前挂着浅笑盯着他看。

    “今天起,由我来照顾你,毕竟你是为了我才受伤的,对此我心怀愧疚了好些天,特别是之前几次传来你病危的消息,你我二人虽然不算朋友,但也毕竟有过邻居的关系,我也理应照顾你。”

    顾琉笙听得有些不耐烦,“我只想知道我老婆去哪儿了?”

    “水澜在这边照顾了你几天,应该也没休息好,今天看到她脸色有些不好,就让她先回去南宫山庄了。”

    说到这里应寒笑了下又说,“而且,小昕粘着她,几天没有见着就囔着也要在医院里,毕竟是小孩子抵抗力不像我们大人,所以还是尽量让他少待在医院里。”

    这一番话说的顾琉笙极为不爽快,这是在跟他炫耀比他更在乎简昕吗?

    他不过是问了一句,他倒是能说出长篇大论。

    “我这边不需要你照顾,你走吧!”

    让应寒照顾他,还不如让护工照看他。

    应寒自然不会有走的打算,“我跟水澜说了,对你愧疚得很,毕竟你受伤也有我的责任,所以她也同意我留在这边照顾你了,这几天我都在这边候着,有什么需要你告诉我,再说了,咱们都是男人你若是想要方便的话,也能方便一些。”

    “那是我老婆,我想做什么更是方便。”顾琉笙的脸色更臭了。

    他都有些怀疑简水澜是看到他这几天有在好转的份上,故意让应寒来折磨他的。

    应寒却有些不爽了,想到这几天简水澜跟在顾琉笙的身边照顾,什么事情都由她亲自来,特别是男人方便之类的事情怕也是由她亲自伺候着,幸好他今天来了。

    他们二人虽然是夫妻,加上还有简昕这个孩子,可他应寒拥有的是与他们母子,一起相处的四年,这是顾琉笙所达不到。

    简水澜对他也许并非没有感情,而是顾及到她尚未离婚,还有带着小昕,如果没有这些顾虑,也许他们早就在一起了,他只是出现得比顾琉笙晚了一些。

    老婆

    应寒唇角微微一勾,笑得有些嘲讽。

    “嗯,你说的也是,在法律上你们确实尚未解除夫妻关系,但是据我所知,你们当初是协议结婚,以一年为期限,只要水澜想要离婚,那么你就没有坚持下去的意义,如今别说一年,都已经过去了五六年了吧。

    顾总,其实女人最不喜欢死缠烂打了,特别是对于她不要的男人,这是我这么多年对水澜的认识,你可能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以水澜的优秀,别看她带着一个孩子,其实追她的男人很多。

    但是曾经有个死缠烂打的男人,最终被她拉入了黑名单,这么多年都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口气说了这么许多,应寒拉了一张凳子入座,又说,“这个时候正好是用午饭的时候了,我刚才已经用过,既然顾总的伤势尚未痊愈,我喂你吃饭吧!”除了简昕,还有曾经生病过的简水澜,这还是他第一次喂一个男人吃饭呢!

    顾琉笙的脸色有些发臭,但想到应寒可能的用意,只好将自己心中的怒火隐忍下来。

    简水澜离开他四年是事实,他当初与简水澜的婚姻是协议结婚也是事实,他在意的是简水澜也将这事情告知应寒。

    “你说的都对,但是只要我不离婚,就算是你出面,那也离婚不成。还有,这些事情就不劳烦你了,我这边有护工”

    想到这里的时候,顾琉笙很快又反悔,“算了,既然你是为了心中的愧疚,那么就留下来照顾我吧!”

    与其让应寒回去跟简水澜相处,还不如将人留在他的眼皮底下,就算应寒回去了,简水澜想到护工,怕也不会过来照顾他。

    这反悔得可够快的,倒是让应寒一下子有些摸不清楚他的想法。

    不过既然都已经答应了,那么他就在此留下也好,省得让简水澜过来与这个男人朝夕相处,万一死灰复燃。

    于是应寒取了食物过来,饭菜还是以清淡为主,不过更重营养搭配,加上菜色不错,看起来还是让人觉得很有食欲的。

    南宫玖是个懂得享受的人,山庄里的厨子厨艺都很不错。

    顾琉笙想要坐起身,但双手一使劲就扯到伤口,应寒见此,很快上前扶他起身,又将小餐桌给摆上,几样饭菜都取了出来,一一摆放好。

    “护士说了你现在不方便自己动手吃饭,还是我喂你吧!”

    他就偏偏不说是简水澜交代他的。

    顾琉笙本想着自己动手吃饭的,但应寒都这么说了,况且有个人伺候着也好。

    他轻轻地点头,“那就劳烦木少主了!”

    “客气!你如今这一副样子,还不是为了救我,我照顾你也算是天经地义。”

    他夹了一块土豆放到他的唇边,顾琉笙并没有拒绝,张嘴吃了,虽然他更想让简水澜喂他。

    应寒又喂了他一口米饭,边说,“顾总救我一事,我自然心存感激,但看到你在鬼门关绕了一圈,又觉得愧疚难当,我劝你一个人情自然是要偿还的,往后顾总若是有需要的话,我木映晗随传随到,但是我希望顾总别因为这事情而让我放弃简水澜,这对我来说是两码事!”

    见顾琉笙盯着他看,应寒又喂他吃了一口米饭,才说,“我喜欢水澜,从在西江月圆的时候就喜欢上了,我对水澜的感情并不必你少,对于小昕更是将他当成我的孩子,水澜若是嫁给我,我木家与鬼门关都乐意于此,并不会有人阻挡。

    我父亲更是将她当成媳妇儿看待,也早就将小昕当成自己的孙儿对待,所以我希望顾总可以想明白,放过她!”

    顾琉笙变觉得本来就不怎么可口的饭菜,此时更是难以下咽,但目光更是坚定。

    “我还是那一句话,不接受离婚,木少主这是打算当第三者?可据我所知,水澜的性子绝对不会在婚姻期间红杏出墙,我相信我的眼光,也相信自己的女人,这几年也许她与你走得近一些,但你们一定清清白白,只要婚姻还在,她就不会做出背叛我的事情,因为”

    说到这里,顾琉笙勾起一笑,“你自诩了解她,但其实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因为我还了解她的过去,她当初的家庭背景,她的父母,有云盛的背叛才导致她母亲的悲剧,还有她悲惨的学生时光,就这一点,她就不会在感情上背叛我。”

    也许简水澜会放弃他,但只要婚姻还在,就不会背叛她,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简昕,她不会给简昕难堪!

    就因为这一点,所以他更珍视这个女人,特别是经过自己母亲背叛他父亲的事情。

    看到应寒脸上的笑容逐渐消逝,顾琉笙就知道自己这是戳到了他的心,于是唇角的笑容更是深了些许,连同那一双清澈的眸子也都浮上一丝笑意。

    “木少主,当年是你带走水澜,我确实恨不得将你大卸八块,然而这几年他们母子能有这么安稳的生活,算起来你也是费了不少的心思,所以我顾琉笙可以不跟你计较太多,但往后我的妻儿就不劳你费心了!”

    他可以大肚一些,尽管此时对应寒还是介意得要命,但也清楚应寒在简水澜心里也有些位置,所以他不能让自己钻入死胡同里,否则只会与简水澜渐行渐远,这些是他所不想看到的。

    而且他做了这么许多,这个时候可不能忍不住,要不就前功尽弃了。

    从他来到淮城之后,他对应寒还算大肚,甚至在他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这无疑给他在简水澜的面前增添了几分,此次她受伤,简水澜更是为他忙前忙后。

    想到这里,顾琉笙就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然而应寒却不如刚才舒服了。

    之后,顾琉笙也没故意去为难应寒,吃了八分饱之后就让他将剩余的饭菜都撤走,而他也躺了下来。

    刚吃过饭,肚子里有了点儿东西,浑身都暖暖的,睡意也就来了。

    所以当应寒将东西都收拾走,进来病房看到他的时候,顾琉笙已经睡下了。

    他依旧是插着裤袋,悠闲地站在门边盯着他看。

    这个男人确实有着出色的容貌,就是他受伤之后,除了脸色苍白一些,然而依旧矜贵,风华无损。

    如果顾琉笙愿意入演艺界,必定风靡万千,怕是红极一时的他也要遇上对手。

    应寒想起他刚才那一番话,只觉得心中郁卒,本来是想让他放弃的,结果自己反倒压抑上了。

    不得不说,四年之后的顾琉笙,性子倒是改了。

    **

    应寒照顾顾琉笙就这么过了好几天,期间简水澜等人每天都过来探望。

    虽然也想让应寒回去休息,但应寒照顾人还算得心应手,加上不想让顾琉笙与简水澜相处,倒是一口应承了要照顾到他出院的时候。

    顾琉笙见每天简水澜都会带着简昕过来探望,也就只好同意。

    他更想让简水澜照顾,所以如此又过了几天,在他能下床走动的时候就要求要出院。

    众人见他几样数据都达标,伤口也好得差不多,只要平日里注意休息,倒也没有大碍。

    于是在医院躺得快要发霉的顾琉笙,总算是出院了。

    回到南宫山庄,顾琉笙理应住回他之前的那一间房。

    不过现在那一间房住着简水澜与简昕,而对面则是住着应寒,左边是苏焕,他虽然想着跟简水澜他们住一间。

    但想到彼此之间的关系尚未缓解到底,所以也不急于一时,最后选择在了简水澜房间的右边。

    此时虽然可以行走,不过到底身子还是伤了根基,所以顾琉笙平日里还是选择了静养,但是每天午后休息好就会让简水澜带着他在南宫山庄里走走,对此简水澜倒是没有反对。

    两人走在雄伟的建筑下,简水澜挺喜欢这边的建筑风格,让人觉得大气,而且细节上特别注重,怪不得能入得了顾琉笙的眼。

    当初他就说了想带她过来南宫山庄看看,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估计他也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不远处的一排树,已经红了叶子,地上的落叶扫得干干净净,但是有风吹来还是有落叶翻飞而下,简水澜搀扶着顾琉笙的手,配合着他的步伐,慢慢地走着。

    顾琉笙低头看着身边的女人,脸上都是笑意。

    “手机给我,你去前面站着,这边的风景很好,我给你拍几张照片,好不好?”

    简水澜白了他一眼,“不用了,我之前已经在这边拍了很多。”

    自拍或是别人帮她拍的都有,甚至还有带着简昕的,就是简昕也会拿着手机给她拍照。

    “那我们两人拍一张合影,好不好?”好久没有一起拍过照片了。

    然而简水澜并没有答应,“走吧,再往前面走一段路也差不多了,等明天再多走远一些。”

    顾琉笙也就没有强求,往前又走了一段路就回到了房间,他坐在床上,倒是觉得身子比之前要好了许多,现在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

    到底还是身子底好,恢复得也快。

    简水澜给他将被子拉好盖在了腿上的部分,“我去看看小昕。”

    然而顾琉笙却突然拉住了她的手,将她往怀里一带,简水澜正好转身压根就没注意到他的动作。

    整个人顺势朝着他的怀里扑了过去,重心没有放在脚上,这么扑过去的力道不小,她忙问他,“你这是在做什么?有没有碰着你的伤?”

    有些疼,不过当她柔软的身躯覆在他的怀里的时候,顾琉笙哪儿还顾得了那些疼,只觉得四肢百骸的神经都畅通一般,心情舒展开来,紧紧地将她的身子搂住。

    简水澜抬起小脸看到他一脸享受的模样,不禁有些气愤。

    “顾琉笙,你还不放手?”

    顾琉笙吃准了她不敢太过用力挣扎,对着那张小脸浅浅一笑。

    “好久没有这么抱你了,不想放手,就想着这么一直抱着你!”他放在她腰间的手始终没打算放开。

    “你顾琉笙你放手,我答应给你一个机会,但不是这样子的”

    “那是怎么样子的?”

    顾琉笙反问,凑近了她的脸,两人的鼻尖几乎要碰在一起。

    彼此的呼吸纠缠,简水澜无端地感到一阵烦热,脸上更是烧了起来一样。

    顾琉笙看到她故作镇定的模样,然而一张脸都烧了起来,耳边更是有一圈浅浅的红晕,好久没有看到这个女人脸红的样子,依旧如记忆中美丽的样子。

    顾琉笙看到她红着脸的样子,玩心大起,更是不想放过她了,他更凑近了点儿距离,轻轻碰在她俏丽的鼻尖上。

    “你说对我已经没有了感觉,可是现在还是你的身体诚实一些。”

    简水澜睁着了几下,又担心怕碰疼了他,因此被他紧紧地囚在怀里,鼻尖相抵,呼吸交错。

    顾琉笙说话的时候热气都喷在她的脸上,熏得她的脸更是燥热了几分。

    她都能想象出自己的脸,红成什么样子了,特别是看到他眼里的那一抹笑意,始终觉得这是在嘲笑她。

    她的双手尽量抵在他的胸口,两人之间也没拉开多少距离,特别是她现在整个人都扑在他的身上,重心都承受在他的身上了。

    “我对你确实没有男女之情了,我给你一个机会是看在你受伤的份上,看在小昕的份上,顾琉笙,你能不能放开我,这么说话你不觉得这个姿势我担心会压到你,好不容易才出了院,难道你还想进医院多躺几天?你快放手!”

    好多年没有与男人这么亲近地说过话,她觉得以往的厚脸皮都已经薄了下来。

    这些年来她与应寒都不曾如此亲近过,也就与小昕这么亲近过,可是小昕再大也不过是个三岁的小屁孩。

    顾琉笙还是没打算放手,享受着两人难得亲近的时候。

    “我伤势开始好转,你就打算翻脸不认人了?小澜,我们是夫妻,抱一会儿也没什么,我这么多年没有好好抱抱你了。”

    “那你你放开我,谁跟你是夫妻了,我们都分开那么多年了!”

    本来应该发怒的,可是脸上燥热这般,她觉得自己这怒气在他的眼里估计还是害羞的。

    “分开那么多年,可到底还是夫妻,咱们没有离婚,我抱着自己的妻子,不是天经地义?你将我扔给应寒照顾了这么多天,虽然他也还算尽心地照顾我,但我还是想你。”

    最后两个字他轻轻地吐出,而后不由分说地擒住了她的唇,将她所有的抗议都吞入腹中,与之缠绵。

    简水澜没想到他会突然有此动作,整个人愣在那里。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想要挣扎,可顾琉笙哪儿能够让她挣扎得了,她怎么挣扎都有法子将她紧紧地囚禁在他的怀里。

    一吻结束,两人的气息不稳,顾琉笙离开了她的唇,意犹未尽地回味着。

    他看着依旧是被他困在怀里的女人,那眼里分明是意乱情迷的神色,对于她这样的反应顾琉笙很满意。

    最起码他的吻没有让她反感,而是让她沉醉其中,这就是最好的开始了。

    顾琉笙觉得自己从见到她之后的每一步,都走得很不错。

    没有操之过急,而是一步步、一点点,慢慢地来,让这个女人适应自己的存在,适应他的接近,也清楚他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决心。

    他简直就是拿出了自己所有的耐心,等着她回心转意。

    嫣红微肿的唇,更显得娇嫩,顾琉笙看了一眼就有些把持不住,他很快低头含住。

    但这一次担心擦枪走火,也只是浅尝辄止,只是呼吸比刚才还粗重了许多。

    简水澜也觉得浑身瘫软得厉害,连想要起身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依旧保持扑在他怀里的姿势。

    只是让她困窘的是之前双手是抵在他的胸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双手攀在他的脖子,两人更为贴近。

    有了这样的意识,简水澜慌张地松开了双手想要起身,然而没什么力气。

    她没想到这么多年,她对顾琉笙的吻依旧没有丝毫的抵抗力,甚至带着一丝眷恋。

    一开始的反抗与排斥,到后面她甚至投入其中不可自拔,如果不是他先离开,估计

    想到这里,她将自己深深地鄙视了一番,看他的时候,满心里都是心虚。

    顾琉笙空出一手,轻轻地揉着她柔软的发丝。

    “我知道你并不排斥我的亲近,我很高兴。”

    这无疑给了他很大的鼓舞,他想着既然简水澜不排斥,往后他可以经常与她亲近。

    早晚有一天她就适应了他的亲近,然后再考虑什么时候,将她吃干抹净了。

    简水澜不知道回什么话来,脑子搜了一番,结果发现怎么回都是不对。

    她想着这个时候是他吃水果的时间,便道,“我去看看佣人送来水果了没有。”

    “如果你站得起来的话,就去看看吧!”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简水澜想到自己浑身瘫软得厉害,怕是压根就站不起来,恼怒地瞪了他一眼。

    他好心情地笑着,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在一吻。

    “这样真好,被你丢弃的那几年,我过得行尸走肉,只有在你的身边,才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丢弃

    她觉得当初她才是被丢弃的那个人吧!

    一个琉璃的事情未完,又来一个海蓝蓝,谁知道这四年里是不是真的犹如旁人所言,顾琉笙不近女色,以他的姿色与能力还有权势,那些女人怕是对他趋之若鹜。

    正在此时,房门突然被推开,简昕小跑了进来。

    “妈妈——”

    简昕看着两个抱在一起的大人,眼里都是稀奇,也跑了过去。

    “顾叔叔,我也要抱抱,妈妈,还有我呢!”从顾叔叔离开淮城到现在都没有抱过他呢!

    没想到简昕会突然跑了进来,简水澜惊慌失措地就要起来,却依旧被顾琉笙死死按在怀里,于是用了力气推他,放轻了声音威胁。

    “顾琉笙,你快给我放开!”

    顾琉笙压根没有理会她,想着简昕不大,自己虽然伤势未好,但应该抱得起来。

    他伸出一手就要去抱简昕,简水澜很快又出声,“你都受伤了,怎么还想抱他?”

    顾琉笙只好收回了手,简昕一脸愤愤不平,“那顾叔叔怎么就可以抱妈妈?”

    这不是欺负他是小孩子吗?而且他人这么小,压根不需要多少力气的。

    顾琉笙看到他晶亮的双眼都是委屈,忙说,“你妈妈脚软摔在爸爸身上了!”

    感觉到简水澜又要挣扎起身,顾琉笙很快又将她按住,好不容易馨香软玉,就算是他亲儿子来了,也别想让他松手。

    顾琉笙也不担心被简昕看到,大喇喇地依旧将她搂住。

    一听到脚软摔在他的身上,简昕连忙露出一脸关怀的表情。

    “妈妈,你没事吧?”

    简水澜可谓一脸的尴尬,“没事”

    而后凑近了顾琉笙的耳边,“我可以站起来了,你快放手,否则以后你就自己到外头去走,休想我扶着你!”

    顾琉笙自然是清楚什么叫见好就收,担心一会儿真要惹怒了这个女人,还不是自己吃亏。

    而且他现在也浑身热得厉害,再贴靠这么近肯定是要把持不住的,总不能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失了仪态。

    所以他很快松开了简水澜,甚至还扶着她站好。

    心里暗暗庆幸身上还盖着被子,否则就要遮掩不住了。

    然而简昕很快就看到了简水澜的不正常,他小跑了过去伸出了双手,简水澜清楚他的意思,蹲下了身子将他抱起,在床边坐下,简昕很快去摸她的额头。

    “妈妈,你是不是发烧了?额头好烫,而且脸好红,我们去看医生好不好?”

    简水澜觉得自己的脸更是烫了几分,尴尬一笑。

    “没事儿,就是刚才陪着你顾叔叔走了好些路,有些热了,出去吹吹风就好了!”

    她觉得自己的腿没那么瘫软的时候,就抱着简昕站了起来,朝着顾琉笙望去,眼里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我跟小昕去看看佣人有没有将水果准备好!”

    她抱着简昕很快就走,简昕也只来得及说了一句,“顾叔叔等你好了,要记得抱我!”

    看到她匆匆离去的身影,顾琉笙只觉得满心里的柔软,唇角的笑容加深了许多。

    今天真是个不错的开始,他躺了下去,将被子拉好,回味着刚才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