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2章、我知道你心疼我,只是不好意思表达而已
    他抿着唇,蹙着眉头,觉得他得早日将简水澜他们母子拐回燕城。

    当天晚上,简昕想了许久,听着他妈妈讲故事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讲了一半故事的简水澜看到简昕不知道神游到哪儿去了,抬手戳了下他的额头。

    “妈妈正在给你讲故事,你有在听吗?说说,妈妈讲到哪儿了!”

    简昕很快窝在她的怀里,突然出声,“妈妈,你可不能嫁给木叔叔。”

    简水澜好奇他怎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要知道之前简昕还颇有让应寒当他后爸的兴致。

    特别是在得到木庭的首肯之后,于是问他,“为什么?”

    “顾叔叔说了你嫁给了他,就不能再嫁给别人,木叔叔也不可以娶你,不然就是犯了重婚罪,你们都要被警察叔叔抓起来的,妈妈,到时候我去哪儿找你和木叔叔?”

    所以这就是一晚上简昕心不在焉的源头?

    简水澜不禁露出一笑,“这是你顾叔叔告诉你的?”

    没想到顾琉笙这是连孩子都利用上了,而且她可从来没有说要嫁给应寒的话。

    “嗯,我问顾叔叔,木叔叔能不能娶了妈妈,这样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这样顾叔叔、木叔叔、妈妈还有我,咱们一家四口就能住在一起,但顾叔叔说木叔叔不能娶妈妈,不然你们就是重婚罪,是要被警察叔叔抓走的。”

    想了想简昕一脸的苦恼,又说,“妈妈,木爷爷既然知道这样是不对的,怎么还给我说将来木叔叔是要当我爸爸的!”

    简水澜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怪不得顾琉笙会跟他说这样的话。

    她揉了揉简昕的脑袋,而后让他舒服地趴在自己的怀里。

    “木叔叔就是木叔叔,不会当你的爸爸,以后别说这样的话了,让木叔叔听到了误会,知道吗?木爷爷这么说是因为喜欢小昕,想要小昕当他的孙儿,小昕看到他依旧是要喊一声木爷爷的。”

    虽然应寒不喜欢南宫珮,但是说真的南宫珮比她简水澜要好了太多,抛开她是南宫山庄的小姐不说,她的年纪,她的容貌,还有她清清白白的一个姑娘家比她要适合应寒。

    她还在婚姻期间,而且有了简昕,是不可能在婚姻期内去背叛顾琉笙的。

    就算她对顾琉笙的感情已经不如当初,但也不会去背叛他,让简昕难堪。

    她绝对不会让自己走上简韵那一条路,但也不会走上顾夫人那样的路,自私自利,只顾自己的感受,却不顾自己儿子的感受,不顾整个家族的颜面。

    “那妈妈跟木叔叔不会被警察叔叔抓起来了?”简昕怀着希望问。

    简水澜不禁一笑,“不会,只要咱们不做坏事,警察叔叔就不会找上门来。”

    简昕终于安心了,“那我就不会成为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的孩子了!”

    将简昕哄睡之后,此时也不过10点不到,倒是肚子有些饿了。

    她关了灯,朝着外头走去,客厅里空无一人,倒是听到了一旁的动静,顾琉笙居住的那一间房门被推开,回头去看的时候,四目相望,随即对方的眼里流露出一丝笑意。

    “有些饿了,想出来找点儿吃的,你饿不饿?我让佣人去准备。”

    她也正有此意,此时顾琉笙这么说,自然不会拒绝。

    “给我准备一碗面条,一笼汤包。”随即想到他是个伤患,便又说,“罢了,我去吩咐吧,你想吃什么?算了,清淡容易消化的给你准备一些。”

    说着她取出了手机,将号码拨打给女佣,而后细细吩咐了几句。

    顾琉笙看着她讲电话的样子,唇角勾起一笑,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此时这一栋楼,应寒不知去处,简昕也睡下了,就剩余他们夫妻两人。

    简水澜吩咐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喝了几口之后,也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厨房那边倒是很快,女佣没多久就端来了食物,一大碗放满了配料的面条,上面几根青菜青翠欲滴,牛肉切得大块大块的,剥好的虾摆放整齐,看起来很有食欲,还有一笼汤包。

    顾琉笙那一份则是清淡的,一碗粥,几样容易消化的小菜,看起来虽然清淡,但完全不输简水澜那一份,倒是看得简水澜都想吃上几口了。

    顾琉笙见她的表情笑了笑,将面前的几样配菜推到她的面前。

    “你也尝尝,这么晚了我也吃不得这么多,晚点儿就要睡觉,你也别吃得太饱。”

    她的食量倒是跟四年前没变,胃口永远那么好,看着她吃饭都是种享受。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简水澜伸出了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嘴里细细品尝,“倒是不错!南宫玖真会享受,这些菜做得比我们那边都还要地道了!”

    “南宫家主的爷爷迁来这边之后,大部分还是保留着我们那边的习惯,南宫家主则是跟着他的爷爷生活了很长一段时日,所以沾染上了这点习惯。

    而且南宫家主平日里挑剔得很,什么东西都要用上最好的,厨子自然也是找了最好的。”

    所以来这边居住,倒也是种享受。

    简水澜品尝了几口,觉得自己再吃下去,顾琉笙的配菜都要被她吃下一半了,便开始转战自己那一大碗面条。

    吃了几口才说,“这人确实会享受,跟他比起,你还真不算什么,他一日三餐都是最好的厨子烧出来的,而你一日三餐还习惯自己动手准备。”

    “那是因为我想烧饭菜给你吃,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有人品尝,感觉很好。”

    他慢斯条理喝了几口白粥,突然盯着她的碗里看,“好久没有吃这样的酱牛肉了,我吃一块。”

    说着他取过一旁的筷子从她的碗里夹了一块酱牛肉,细嚼慢咽地品尝,觉得味道真不错。

    看到他吃了这么多天清淡的食物,简水澜夹了一只汤包递到一只碟子端给他。

    “你才做了这么大的手术,还是不宜吃牛肉,毕竟属于发物,等好了再吃,这汤包还不错你尝尝。”

    难得被她这样关心,顾琉笙很受用,就是胃口都好了许多,他夹起汤包咬了一小块皮将里面的汤喝掉,这才一口口将汤包吃下。

    看到他还挺喜欢吃汤包的,而这一笼的汤包数量还不少,索性推到他的面前。

    “一起吃!”

    于是顾琉笙又吃了一只汤包,简水澜默默地吃着,听得顾琉笙问她,“应寒去哪儿了?”

    她将面条吸溜进去,取了一张纸巾擦了下唇角,才说,“大清早就出门了,说是有一桩生意正在谈,这一次还来了几个鬼门关的人,今晚估计得晚点儿回来。”

    果然她是知道应寒的行踪,顾琉笙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他每次去哪儿,都会告诉你一声?”

    对于今天简昕的话,他还是很介意的,这事情不问清楚,他估计得失眠了。

    “这些年来我虽然没有与他生活一起,但除了我与他必要忙碌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会碰面,而他也将小昕当成儿子对待,在小昕没有父亲的时候,是他充当父亲的身份陪着他。”

    所以应寒去哪儿告知我一声也是应该的,我去哪儿也定然会告知他一声。

    这四年来明明是他应该陪在她的身边,看着他们的孩子出生,陪伴着孩子的成长。

    可是因为应寒将她带走,也夺走了他这一切,如今还要他感激应寒不成?

    顾琉笙见简水澜难得愿意与他和平共处,便将脾气都压了下去。

    “虽说我怨他抢走了本该属于我陪在你们母子身边的权力,但这几年应寒对小昕应该挺不错的,否则小昕也不会粘着他,而且四年前你会丢下我离开,我也是有错误。

    过往的事情此时再说也没什么意思了,只是我希望你可以考虑下我,与他别太过亲近,亲近到小昕都误会应寒要当他的父亲。”

    定然有人在简昕的面前提过,一个木庭,还有怕应寒也有这样的意思吧!

    简水澜吸溜着面条,盯着他看,好一会儿才说,“我是答应给你一个机会,但不代表我就要跟我的过去断绝个干净,应寒跟秦筝是一样的,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似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顾琉笙脸色都松了几分。

    “你能这么想最好!”

    简水澜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又吃了几口问他,“你什么时候回去燕城?我看你伤势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苏焕说燕城那边顾夫人的存在对你有些不利,你不打算回去看看?”

    回去燕城

    顾琉笙目光灼灼地看向她,带着几分期盼,“你们母子不跟我回去燕城,你觉得我能安心吗?爷爷知道我找到你跟小昕,很想见见你们,特别是小昕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当初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爷爷就一直盼着早日抱重孙子。

    当初爷爷对你还是很不错的,那时候你不见了,爷爷也一直派人寻找你,要不你们母子跟我回去一趟?

    爷爷的年纪越来越大了,身子也不如以往硬朗,之前想着到淮城看看你们母子,但还是被我拦住了,我想着爷爷毕竟是长辈,过来看晚辈不大好,等什么时候咱们一家三口去看看他老人家,也能让他放心。”

    被他这么一说,简水澜还真有些内疚,当初自己一走了之,倒是忽略了那么多关心她的人的感受。

    可是那时候她对这个男人实在过于失望,只一心想着要离开。

    “我觉得目前在淮城的生活挺不错的,暂时没有离开的打算,而且小昕也习惯了淮城,他从出生一直都居住在淮城,燕城虽然是我的家乡,但对他始终是陌生的。”

    瞥了一眼对面的男人,简水澜又说,“吃饭吧,早晚就去睡,别太晚休息了!”

    之后,简水澜就没有再说话,而是默默地吃着。

    顾琉笙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倒是什么也没说,暗暗想着战略。

    一直到吃了八分饱之后,顾琉笙就没有再吃了,默默地盯着对面吃得不亦乐乎的女人,想了想开口,“我打算过几天离开l国,小昕出来这么多天了,总不好一直请假。”

    简水澜将大碗里最后一口汤喝完,看向他,“你的身子没问题吗?”

    “没多大问题,养了这么多天,加上我底子好,平日里多休息就没什么大问题了,这边虽然不错,但始终没有你那边舒服。”

    “那是应寒的别墅,不是我的地方!”简水澜白了他一眼。

    **

    又过两日,顾琉笙的身子已经没多少问题了,便跟南宫玖提出要回国的事情。

    “在这边唠叨好些时日了,既然我身子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也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早餐难得都聚在一起,应寒听到这话的时候看向简水澜,如果顾琉笙走了,她是不是也要跟着回去。

    可是在这边他还有事情没有完成,至今,鬼门关的那些人尚未被放出来。

    简昕听着他要回去,眼巴巴地盯着他看,然后又去看简水澜与应寒。

    南宫玖放下筷子,看向顾琉笙,“此趟你过来还让你受伤,也亏顾总没有跟我计较。不过顾总现在伤势尚未完全痊愈,不如多待几天,毕竟从这边飞回去,也需要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再加上乘车的时间也不短,我就担心顾总的身子吃不消。”

    顾琉笙笑了声,目光柔柔地落在简昕身上。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我倒是还支撑得住,不过在这边已经逗留太长时间了,我儿子当初开学没几天就过来这边,也不好请假太长时间。”

    应寒想到简昕自从上了学校之后,他都未曾接他上下学,倒是顾琉笙参与了开学典礼,还与简水澜一起接他上下学。

    这么一想心中难免有些不是滋味,好似自己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要被人给抢走了,心里不舍、不甘,又觉得自己似乎没多少立场。

    如果简水澜与顾琉笙离婚了,他还能有立场,可重点是他们尚未离婚。

    当初带她走的时候太过匆促了,若是知道他们一开始就是协议结婚,这个婚也能好离一些。

    可现在顾琉笙完全就是誓不罢休的姿态,让他离婚,很难!

    南宫玖看了一眼与他并不亲近的小孩,“既然顾总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留,就是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离开?”到时候他们一家三口都走,应寒怕是不能跟着他们离开!

    明天一早,我已经让人将我们一家三口回程的机票买好了!说着他眼尾瞥了一眼应寒,看到他微微一愣的时候,觉得心情舒爽了许多。

    简水澜是知道顾琉笙打算离开的事情,既然顾琉笙要走,她与简昕也没理由留下,于是看向应寒。

    “你什么时候回去?”

    不等应寒出声,简水澜直接将目光落在南宫玖的身上,“我说南宫玖,不管怎么说也同住一个山庄里这么长时日,就算以前有什么仇什么怨,此时也都应该化解了吧,你这么拘留着鬼门关的人,不觉得浪费了粮食?”

    南宫玖嗤笑了声,“南宫山庄粮食不少,我就喜欢浪费一些。”

    看到简水澜动了下嘴皮的时候,应寒给了她一记稍安勿躁的眼神,南宫玖有提过要放人,不过提出的条件他并不好答应,让他留在这南宫山庄半年。

    别说他不想留下,这半年的时间里,简水澜与顾琉笙能发生多少事情,简昕遇上亲爸半年的时间估计能培养不少的感情。

    这些都是他所害怕的,特别是四年后的顾琉笙比之四年前的顾琉笙多了几分耐性。

    在简水澜面前就算生气,再粗意横生,他也能隐忍得住。

    甚至对他,明明恨得牙痒痒的,但在他有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

    只怕简水澜在心里已经对他有了很大的改观,试问半年后,他应寒还能有机会?

    应寒的那一记眼神,顾琉笙自然也看到了,但他并没有针对应寒而是看向南宫玖。

    “我希望你能对我的妻子尊重一些,你与鬼门关的事情我并不插手,但是我希望你对我的妻子能向对我一样。”

    我的妻子

    一句称谓,让简水澜与应寒的脸色都有些微变。

    简水澜蹙了下眉头,有些不认可,应寒则是脸色一寒。

    南宫玖浅笑不语,瞥了一眼简水澜,又瞥了一眼应寒,这三人之间的关系乱着呢。

    最后南宫玖才道,“行吧,既然你想回去我也就不多挽留了,什么时候有空再带妻儿过来,这一次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客气了!”

    顾琉笙笑了下,对他所提到的妻儿二字还是挺满意的。

    一直没有参与大人话题的简昕看向坐在他身边隔了一个顾琉笙的应寒,问他,“木叔叔,你要跟我们一起回去吗?你都还没有送我去上学,我的学校可好看了,还有一个蘑菇形的滑滑梯,不过我不喜欢玩,都是小女生喜欢玩的东西。”

    简水澜也看向应寒,应寒自然也想回去,但这边事情尚未结束。

    “你们明天先回去,我等过几天这边的事情结束了,自然会回去找你们!”

    而后看向简水澜,“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的电话。”

    顾琉笙实在有些忍不下去,“我觉得小澜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就可以了,这一次我会陪着她回去淮城,就不劳烦木少主费心思了!”

    简水澜直接忽略了顾琉笙的话,“我知道了,有事情会联系你的,你也早点回去,不然小昕又要每天一个电话轰炸你了。”

    看到简水澜唇边那一抹笑意,应寒觉得心情大好,轻轻点头。

    “好!”他看着简昕,“以后想木叔叔了,就给木叔叔电话,木叔叔会很快回去的。”

    饭后,一群人都散了,南宫玖似乎没打算出门,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

    应寒坐了些时候,也朝着客厅走去,看到南宫玖正在吩咐池栩,他将目光落在池栩的身上。

    来到南宫山庄之后,发现池栩极为得南宫玖的信任,这里面大大小小的事情南宫玖都交给池栩处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池栩也有参与。

    据他所知,池栩自幼跟在南宫玖的身边,所以对南宫玖也极为忠心,两人的关系极好。

    等到池栩走了之后,应寒走了过去,在他的一旁的真皮沙发上入座,看向南宫玖,此时他脸上的淤青早已消去。

    早知道当初应该再狠狠揍上几拳,让他多住几天的医院。

    “我提出的条件,你考虑得怎么样?”南宫玖优雅地翘着腿问他。

    “还在考虑当中,不过你是不是该将我的手机还给我了?”

    到现在他一直使用的都是新的手机与号码,之前的那一部手机对他来说还是挺重要的,里面拍了不少简水澜与简昕的照片,他尚未来得及拷贝。

    南宫玖想到放在他那边那么久的一部手机,嗤笑了声,随即朝着应寒伸手。

    “那你是不是也该还给我手机了?”

    那一天池栩让人去现场找了,但是没有找到他的手机,想必是被应寒给拿走了。

    应寒从口袋里取出手机在手里把玩,“你是不是也应该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南宫玖看到是他的手机,很快取出他的备用手机给池栩打了个电话,吩咐了几句。

    池栩来得很快,手里拿着一部手机,递给了南宫玖。

    两人相互交换了手机,应寒取回手机之后,看到手机竟然还有95%的电。

    看来这个人没少用他的手机,就不知道没事儿玩他的手机做什么,想到他变态的心理也就没有多想。

    南宫玖输入指纹解锁,看到屏幕上的图片后,脸色一变,目光落在应寒的身上,“你倒是”

    没想到自己当初被他揍得鼻青脸肿的样子,竟然被他拍了下来,还作为桌面的图片。

    “觉得南宫家主英姿飒爽的姿态怎么能不留下来呢,放心,我那边还有很多备份,对了,我还不小心将这张图设为你几个账号的头像。”应寒耸肩一笑,起身离去。

    池栩站在一旁倒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一张照片,眉头微蹙了下,“家主放心,就算账号上的头像设为这一张照片,也没人敢说你一句什么!”

    南宫玖阴沉着脸没有说话,很快将这一张桌面换掉,又去登陆自己的几个账号,没想到的是连几个银行的账号头像也被换成这一张图片,他迅速更换。

    看到手机里的电就剩余1%,南宫玖将手机递给池栩。

    “去充电!”

    应寒边走边看着自己的手机相册,脸色一片阴沉,相册里关于简水澜的照片被删得一张不剩,甚至于简水澜与简昕的合影也没放过,倒是保留了简昕的照片。

    这南宫玖是顾琉笙养的狗吗?

    这么忠诚?

    **

    隔日一早,应寒还有南宫玖将他们三人送到了机场。

    南宫玖说了几句客套话,应寒抱着简昕有些不舍。

    “回去好好听你妈妈的话,想木叔叔了就给木叔叔电话,两个号码都可以用,过几天木叔叔也就回去了。”

    这几天简昕面临了几次离别,此时心里更是不舍,紧紧地抱着应寒的脖子,“木叔叔,你要快些回来,小昕会想你的,很想很想的!”

    应寒亲了下他的额头,“我会尽量早些回去,在学校的时候要听老师的话,不可以跟小朋友打架,谁要是欺负你了就告诉木叔叔还有你妈妈。到家里了,记得给木叔叔电话。”

    简昕点头,简水澜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将简昕从应寒的怀里抱了过来。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进安检了,凡事注意安全,早日回去,记得常联系。”

    “嗯,我尽量保持每天一个电话。”

    应寒笑着,“好好照顾自己,也要照顾好小昕。”

    顾琉笙看着这边不舍地告别,很快走了过来,要接过简昕,简水澜见此并没有将简昕交给他。

    “你不是还受伤着,小心又扯疼了伤口。”

    顾琉笙见她关心自己也就作罢,“行了,再不过安检,一会儿就要来不及了。”

    应寒看着他们三人过了安检,心头有些羡慕,想着自己若能取代了顾琉笙多好。

    这样陪在他们母子身边的就是他了,不过胜负尚未分出,他还是有机会的。

    一直到他们三人消失不见,应寒也没离开,南宫玖见此,问他,“打算站这边成雕塑?”

    应寒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他想送走了顾琉笙,接下来他的计划可以实施了。

    不管顾琉笙与南宫玖是什么关系,但南宫玖很明显是站在顾琉笙那边帮着他。

    从头到尾,南宫玖都在阻止他与简水澜见面,甚至还有意无意地阻止他与简昕亲近。

    见应寒不语,南宫玖又说,“别人家的妻子,有什么好觊觎的?况且都还生了孩子的。”

    姿色是不错,胆子也大,但到底已经是别人家的妻子了,他倒是瞧不出有什么好。

    应寒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早日回去,他想,应该很快了!

    隔日,应寒接了一通电话,“少主,事情已经完成!”

    应寒勾唇一笑,“行了,将他们带回鬼门关,好好看守着。”

    而后他也开始整理行李,其实东西不多,装在箱子里的大部分都是他昨天离开机场购买的当地特产。

    这一次简水澜过来并没有到外头好好走走,回去的时候也突然了些,所以并没有带东西回去,他带的这一箱子特产足够让她开心好久了。

    应寒购买好了机票,在简水澜他们下了飞机之后,也登上了飞往淮城的航班。

    **

    飞了十几个小时,回到淮城的时候还是白天,简昕困得受不了,在车上的时候就睡下了。

    此时简水澜抱着孩子,顾琉笙被晾在一旁,本来抱着孩子是他这个父亲的责任,现在简水澜见他尚未完全恢复,压根不让他抱着。

    其实三岁的简昕对他来讲,成不了负担的。

    家里一片冷清,早在她离开淮城没几日,秦筝见没什么事情就回燕城了。

    秦筝一走,容昭熙与赵弦就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也都回了燕城。

    家里长时间不住人,倒是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将简昕安置好,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顾琉笙正在打扫卫生,她不禁蹙眉,有些没好气地出声,“你这人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清楚自己才出院没几天吗?顾琉笙,你是不是打算将自己弄得再住院,让我去照顾你不成?我告诉你回头你要是应这事情住院,我可不会管你!”

    她是说真的,之前顾琉笙受伤大部分是为了她的缘故,然而现在若是住院那就纯属自己犯贱。

    顾琉笙看着手里的抹布,也没想到自己这么一个行为让她如此不高兴。

    “我就是想着打扫一下卫生,灰尘太多了。”

    她走了过去将他手里的抹布抢了过来,往地上一扔,随即拨打了个家政保洁公司的号码,让他们找个钟点工过来,便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顾琉笙看着被扔在地上的抹布,弯身捡起放在桌上,随即勾起一笑。

    听到卫生间的门被关上的声音,顾琉笙好心情地走了过去,轻敲了两下。

    “做什么?”

    里面传来简水澜的声音,还有水声。

    “我知道你心疼我,只是不好意思表达而已,小澜,我很开心。”

    “见鬼了,谁心疼你了,我就是不想你又给我惹上麻烦!”

    顾琉笙低低一笑,又说,“你别太担心我了,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可以的,成日里躺着,我都快要发霉了,在飞机上没吃好睡好,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准备。”

    简水澜洗了把脸出来,脸上还滴着水,手里拎着毛巾,看向他。

    “什么事情都想自己动手,你咋不去家政公司上班呢!”

    “他们请不起我啊!”估计对方开不起他要的价格。

    将脸上的水用毛巾擦拭干净,简水澜见他回答得这么认真也觉得好笑,确实没有一家家政公司能够请得起他顾琉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