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有儿子在手,他还担心简水澜不待见他?
    ♂!

    于是脸色也好看了几分,“去叫外卖吧,飞了这么长时间我也没心情下厨,小昕的那一份就不用叫了,等他醒来我再给他煮点儿吃的。”

    她之后再想想怎么劝顾琉笙回去燕城。

    “好,你先去换身舒适的衣服,我去叫外卖。”

    顾琉笙得到吩咐心情很快地取出了手机朝着玻璃茶几走去,从上面的名片盒找出一堆外卖的名片,找了几张很快锁定其中一家。

    简水澜又回到了浴室,舒服地洗了个热水澡,去了l国那么长时间,淮城这边也才刚深秋,但气温并没有l国那么冷,总体来说这边目前的气候还是很舒适的。

    她将浴巾擦拭干净,想去找衣服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忘带衣服了,简水澜头疼地闭上了双眼,抓了抓用毛巾包着的头发。

    若是顾琉笙没有来这边,她还能围着浴巾出去拿衣服,可是现在怎么办?这么一走出去,肯定直接撞上顾琉笙的,说不定他还以为她想做什么呢!

    而且她并不是在她主卧里的浴室里洗的,而是在外头这一间公用的浴室。

    难道让顾琉笙帮她取了衣服过来?

    万一顾琉笙以为她这么说有什么暗示性……

    她索性用浴巾将自己包裹好,放开了头上的毛巾将湿漉漉的头发披散下来,取出吹风机吹了起来,打算慢慢想该怎么办!

    只是等她吹干了头发也没想出什么办法来,最后去看了一眼挂着的换洗下来的衣物,已经被水打湿了一部分,总不能就这么穿上去?

    那今天这澡可就白洗了!

    简水澜有些发愁,最后还是将浴室的门打开一条缝儿,打算顾琉笙若是不在客厅的话,她就可以悄悄地跑回自己的房间,房门一关,就能换上衣服。

    然而将门打开一条缝却只是看到客厅的一小部分,谁知道顾琉笙这个时候会在哪儿呢!

    她将浴室门关上,后背抵着门,想着这个时候偷偷溜出去应该不会被抓到吧!

    果然家里有个外人就是麻烦,刚洗了热水澡虽然热乎乎的,但经过这么长时间,就裹着一条浴巾简水澜也觉得有些冷,两条胳膊都起了鸡皮疙瘩。

    外卖已经送来,顾琉笙看着桌上丰盛的外卖,目光扫过浴室的门,怎么洗个澡洗了这么久?

    而后想到她回来就直接进了浴室,该不会是……

    想到这里,顾琉笙勾起一笑,很快朝着她房间的方向走去,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套纯棉睡衣,还有一套浅粉色的内衣。

    而后敲响了浴室的门,“小澜,我给你送衣服来了!”

    靠在门上的简水澜听到这话不禁有些脸红,不过算他还有点儿良心,发现她没带衣服。

    转身,开了一条缝儿,她迅速伸出了手,感觉到手碰到衣服的感觉,直接就抓了进来,随即将浴室的门关上,看道手里的衣服松了口气。

    但是在看到那一套她新买的粉色内衣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他倒是会选,选中了她最为性感的一套内衣裤。

    这是她跟秦筝逛街的时候买下的,一人选了一套一样的,本来她想要保守一些的,可是秦筝说了想要尝试。

    所以她也只好买了下来,内衣还好,但是内裤简直……

    薄薄的一层粉色蕾丝,与内衣上的蕾丝相得益彰。

    顾琉笙想象着她在里面懊恼抓狂的样子,不禁觉得心情大好,一直勾着笑容靠在门边的墙壁上等候,这个时候她应该红着脸穿衣吧!

    那一套内衣倒是真不错,穿在她的身上,足够让他血脉偾张,光是想想他就有些受不了。

    顾琉笙深呼吸了口气,觉得这个现在还不是时候,瞥了一眼下方,不禁自嘲一笑。

    简水澜很快将衣服都穿上,稍微收拾了下浴室,这才推开了浴室的门,见顾琉笙就站在一旁等着,不禁皱起眉头看他。

    “又不是只有这边有卫生间,等在这边做什么?”

    “我就是想告诉你,下回没有带衣服进去可以跟我说一声,我帮你送,或者……围着浴巾出来也不是不行,家里又没有客人,咱们以前在西江月圆的时候不也经常这样?”

    “别跟我说以前,以前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简水澜瞪了他一眼。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此时瞪人的时候有多么诱人,顾琉笙欣赏着她的容貌。

    嗅到她刚沐浴之后的清香,忍不住深呼吸了口气,才说,“在没有你同意的情况下,我不会强迫你,再说了,我才做了那么大的手术,现在想对你做什么事情,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目光扫过她鼓鼓的胸口,是他好久没有尝过的盛宴,这几年来,他素了这么久,什么时候才能开荤?每天在这么忍下去,早晚要憋出毛病来。

    感觉到他的目光,甚至带着几分灼热,简水澜想到刚才他给他找的衣服,脸上一热,立即双手环胸,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还踹了他一脚。

    “顾琉笙,你可真色!”

    那一脚倒也不是太重,但是踹在小腿的地方还是有些疼的,他忍着疼朝着她的背影笑。

    “我也只对你色,刚才那一套内衣还真不错,什么时候才能穿给我看看呢!”

    朝着餐厅走的简水澜听到这话回头恶狠狠瞪他,“我觉得你也是该回去燕城的时候了,我这边还真伺候不来你,顾琉笙,既然你都已经能够乘坐这么长时间的飞机,我想回去燕城也没什么问题,再说了,难道你不担心顾夫人与唐卿对顾家的产业虎视眈眈?”

    “所以你这是在关心我?”

    他走了过去,与她面对面站着,“小澜,你听着,在你没有跟我回去燕城,我是不会回去的,还有我母亲与唐卿的事情对我来讲,我并不放在眼里,顾氏集团能在我的手里比以往还要强大,我就不担心被有心之人给夺去。”

    特别是唐卿这样**之下的产物的人,更是没资格,早在之前被发现他是顾夫人的儿子的时候,他就已经失去了回去顾家的资格。

    也许唐卿没错,但是他的母亲与他的父亲,错得离谱!

    谁关心他了!简水澜翻了记白眼,朝着餐桌走去,看到桌上好几样食物,都是她喜欢的。

    顾琉笙跟了上去,在她的对面入座。

    “你说过要给我一次机会的,总不能见我伤势好转,就忘记了许下的承诺吧?我觉得给我一次机会不应该是说说而已,而是要做出来,比如,接受我对你的好,接受我的亲近,觉得我哪儿做得不好就要说出来,而不是想要赶我走!”

    那一张雪白的俏脸此时有些阴沉,但是不可否认顾琉笙说的话并没错。

    自从他出院之后,她似乎一直都在排斥他的亲近,更是少了之前在医院里的耐心。

    当初说要给他一次机会,是为了想要他醒过来,如今醒来了,是不是就不需要了?

    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简水澜抿着唇看他,许久才下了一个决心。

    “好,既然我说过要给你一次机会,那么就从今天开始吧,我可以接受你对我的好,但是我也不喜欢死缠烂打。”

    “那么首先就该好好说话,你可以骂我,甚至可以对我动手,但不许再赶我走。”

    每次她开口赶他的时候,他就觉得难受,当初被她抛弃一次,难道现在还想丢弃他?

    简水澜也发现自己对他的态度确实不好,她轻轻点头。

    “对不起!”

    对于她这一声对不起,顾琉笙还真有些受宠若惊,随即摇头。

    “你别这么说,其实也是我的问题居多,毕竟咱们这么多年没见,你当初对我又是失望至极的状态,我只是很想回到以前咱们相爱的时候。”

    看到她并无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又说,“不过,既然你都答应给我一个机会了,今天咱们好好相处好不好?要是我哪儿做得不好,你就提出来,我会改正的!”

    刚才还拉着脸,现在也不好这么快就给他好脸色看,简水澜闷闷地点头,算是答应了。

    尽管只是点头而已,顾琉笙还是觉得特别受用,眼里都是笑意。

    “那……明天我们去约会,好不好?小昕也才刚回来,等后天再让他去上学,明天咱们一家三口好好约会。”

    简水澜却不这么认可,“给你机会,不代表就要约会!”

    “行,那不算约会,明天咱们一家三口出门好好游玩。”

    她倒是没有拒绝,“还是改天吧,我看你现在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一副病弱的样子,万一出了事情,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待在医院里照顾你,小昕接下来要上学,每天都要接送。”

    对于这个一家三口,她觉得用词不当,他们三人哪儿像一家三口了,她与简昕是一家两口。

    最起码没有直接拒绝了,顾琉笙松了口气,不过他哪儿一副病弱的样子了?

    “好吧,那就改天,记得你欠我一个约会。”

    “是三个人的游玩,不是约会!”简水澜纠正。

    “游玩就游玩。”

    他在嘴里念叨着,“反正就是一家三口的约会。”

    不过既然得到简水澜的同意,顾琉笙也就放心了,最起码现在她应当打算尝试接纳他了。

    将外卖的盒子打开,几样简水澜喜欢吃的食物都推到她的面前,顾琉笙才说,“天气凉,咱们先吃饭吧,我订的都是你喜欢吃的,吃完咱们睡一觉,我等下睡在小昕的房间里,他什么时候醒来我就会知道,等他醒来了,我给他准备饭吃,你不用担心。”

    简水澜也没拒绝,就是对于他所说的那一句“咱们睡一觉”有些耿耿于怀。

    这个男人是故意在暗示她什么?

    还有,怎么她老是觉得顾琉笙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她的胸口?

    一定是刚才那一套内衣惹的祸,下回她洗澡前一定要先检查有没有带换洗的衣物。

    顾琉笙叫的外卖口感倒是很不错,就是她吃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总有一种这个男人将她喂饱之后,想要做什么事情的感觉,特别是那目光让她有些想要退缩。

    她看着顾琉笙缓慢优雅地吃饭,目光不自觉地落在他好看的薄唇上,看着他吞咽时候,特别性感的喉结。

    不可否认,四年之后的顾琉笙,在姿色上还是极为诱人的,怪不得当初那么多的女人,对他趋之若鹜。

    特别是苏燃与琉璃,这两人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对方的目光偶尔直勾勾地盯着他看,时而懊恼,时而防备,时而欣赏,时而深思。

    那一双清澈潋滟的眸子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看,顾琉笙暗暗高兴,这个女人该不会觉得他姿色不错吧!

    虽然他也觉得自己的姿色挺不错的,他们两人在一起,简直就是绝配!

    感受到了对方的目光,顾琉笙更是让自己的举止优雅,恨不得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呈现在她的面前。

    只是见她这么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也不知道这一顿饭要吃到什么时候,于是打趣地说,“我知道自己的姿色挺不错的,你也无需这么盯着我看,什么时候你有兴趣,我脱光了给你看都成!”

    他冲着她勾起一笑,有些揶揄的味道。

    听到这话的时候,简水澜才意识到自己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太过明显也太过直接,冷哼了声,“你想得美,不要脸!”她很快埋头吃饭。

    这个女人的嘴巴就是不诚实,不过身体倒是挺诚实的,他开始怀念之前那一记深吻了!

    幸好,饭后,收拾好了东西,顾琉笙就到了简昕的房间。

    简水澜坐在餐桌前松了口气,她怎么觉得今天跟顾琉笙相处压力这么大!

    分明压力大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漱口之后,她舒服地躺在了床上,刚才明明累得很,可此时却觉得没有睡意。

    **

    南宫玖回到南宫山庄已经有些时候了,却一直没有见着池栩。

    打他电话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询问下人,也没人知道池栩去了哪儿。

    他平日里习惯了池栩伺候,这池栩不在,他反倒有些不自在起来。

    于是又问了应寒的去处,发现也是一问三不知。

    他索性电话给应寒,然而对方是关机状态。

    南宫玖有些不耐烦地走了几步,神色越来越臭,这样的情绪一直维持到了晚上。

    晚饭的时候,几乎都是池栩给他准备,现在换了个佣人给他准备,看着满桌的食物,却一点儿食欲也没有。

    这个时候了,池栩电话打不通,应寒的电话也打不通。

    这是不是太过巧合了?

    这两个人同时联系不上了!

    他很快打了个电话,“马上去查池栩与木映晗的去了哪儿!”

    他看着满桌的食物,又想起一人,问了一旁的佣人,“去喊小姐过来吃饭!”

    “是!”

    佣人很快离开,没多久又过来了,“小姐不在山庄里,据说中午的时候出去了,到现在尚未回来。”

    “可知道去了哪儿?”

    佣人摇头,“小姐并没有说去哪儿。”

    南宫玖的脸色更臭了,这一个个都去了哪儿!

    他拨打了南宫珮的号码,竟然也是无法接听的状态。

    这三个人……

    想到这里,南宫玖有些不好的预感,该不会如他所想吧?

    在他吃完晚饭之后,接到了电话,“家主,池栩不知所踪,小姐中午本来约好了凯琳小姐,但是她的车子被发现在半路上,小姐不知所踪,至于木少主现在就在飞往淮城的航班上。”

    南宫玖一言不发地结束了通话,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

    他怎么也没想到应寒会在鬼门关其余人尚未释放出来之前,离开l国,甚至是简水澜他们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跟上了!

    那么池栩不知所踪,南宫珮也不知所踪,是不是与他有关?

    以为拿南宫珮作为筹码不够,所以又多了一个池栩吗?

    他倒是好算计,若是南宫珮被抓,他还有可能无动于衷,毕竟与南宫珮的兄妹感情并不深厚。

    但是池栩与他一同长大,深得他的信任,平日里的作用极大,一旦离开池栩,他连生活都不习惯。

    既然应寒已经离开了l国,看来他也有去一趟淮城的必要了。

    **

    隔天,简水澜看到家里断粮了,冰箱里的东西,秦筝在离开之前倒是帮她清理干净。

    里面好几样厨具也都换了新的,据说是容昭熙学下厨,差点将他们家的厨房给烧了。

    几只锅都烧得焦黑,所以只好换了新的,碗盘也换了一套新的,因为饭后容昭熙洗碗,摔破了好几只,秦筝勒令他全部换新的。

    她拎着包下了出了门,将简昕交给顾琉笙看着。

    简昕没有去上学就拿了彩色画笔在纸上画画,纯属线条勾勒,顾琉笙也没看出他画的是什么。

    不过那些线条圈圈绕绕倒是挺有意思的,细看之下,所有的线条倒是没有重叠一起。

    莫不是这个孩子还继承了简水澜艺术的天赋?

    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一张纸都是画满了,简昕将画笔往桌上一放,顾琉笙拿着他的画端详着,问他,“你这画的是什么?”

    简昕摇头,“线条啊,妈妈说线条是很重要的!”

    顾琉笙浅笑,果然是线条,也只有线条,不过是画得还挺流畅的线条。

    他揉着简昕柔软浓密的头发,突然有了个想法,于是凑近了他。

    “小昕,爸爸问你个事!”

    简昕好奇地抬头,有些兴趣地问他,“顾叔叔,什么事情?”

    “你说爸爸将来和你妈妈,给你生个小弟弟或小妹妹,好不好?”

    简昕双眼一亮,“真的?以前木爷爷也说要木叔叔和妈妈给我生个小弟弟、小妹妹呢!”

    顾琉笙的脸色微微一变,但是想到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情,而且还是他尚未出现在淮城之前,木庭的想法不过是他与应寒二人的痴心妄想罢了,而他迟早要让简昕站在他这边。

    “爸爸不是说了那些是犯法的!而且小昕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木叔叔有了自己的孩子,还会这么疼你吗?你木叔叔就只会疼他的孩子,毕竟你不是他的儿子。”

    看到简昕认真的表情,顾琉笙满意一笑,又说,“但是爸爸就不一样了,爸爸是你的亲爸爸,不管将来和你妈妈有多少个孩子,但始终会一直疼爱着你的。”

    “真的吗?木叔叔要是以后有孩子了就不会疼我了?”简昕一脸的难过。

    “当然了,他又不是你的亲爸爸,往后有了孩子,在他心里的第一人就是他的孩子,小昕虽然是他看着长大的,但始终不是他的孩子,虽然还会疼你,但不会将你放在第一位。”

    简昕难过地低下头,又问,“那木爷爷呢?他还会疼我吗?”

    顾琉笙点头,“自然是会的,不过他会更疼自己的亲孙子,小昕跟着爸爸回家,自然会有太爷爷疼你,你太爷爷知道你的存在,可是天天想着来看你呢!”

    一想到自己在木爷爷与木叔叔的心里输给了别人,简昕就觉得难过,一张小脸写满了失落,整个人都显得无精打采。

    顾琉笙也不忍看他这样,轻捏了下他粉嫩的小脸。

    “往后你有爸爸疼着,不好吗?”

    “可是我也想要木爷爷与木叔叔疼着,他们对小昕可好了!”

    “那爸爸再给你生个弟弟妹妹,将来你会是他们的大哥,他们也会对你好的,而且等弟弟妹妹上学的时候,小昕当大哥的就可以带着他们上下学,好不好?”

    “当真?”简昕的双眼又亮了起来,“顾叔叔,那你给我生个弟弟吧,我也会对他好的!”

    “好!爸爸会跟你妈妈努力的,但是前提……要你妈妈对爸爸好,这样爸爸就可以跟你妈妈给你生个弟弟了!”

    有简昕在手,他还担心简水澜不待见他?

    简昕想了想,很快点头,“好!”为了有个小弟弟,他要努力了!

    给顾叔叔跟妈妈制造机会,将来有了弟弟,还可以拿去跟同学炫耀呢!

    “那以后不许再说让木叔叔给你生小弟弟了,只有爸爸能和你妈妈一起给你生小弟弟或小妹妹,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