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4章、顾叔叔,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弟弟?
    简昕崇拜地盯着他看,“顾叔叔,那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弟弟?”

    “等你妈妈跟我和好的时候,而且”

    说到这里的时候,顾琉笙又勾起一笑,“小昕啊,你说将来你的弟弟妹妹们都会喊我爸爸,但是小昕却喊我顾叔叔”

    简昕很快摇头,“不行,现在不能喊你爸爸,妈妈会生气的!”

    他也只敢在同学面前喊一声爸爸,回家的时候可没那胆子。

    顾琉笙倒是没泄气,“那爸爸先将你妈妈哄高兴了,以后你就喊我爸爸好不好!”

    简昕乖乖地点头,其实他也想喊他一声爸爸。

    还是儿子好哄啊,要是老婆也跟儿子一样好哄,他就无需独守空房了。

    顾琉笙与简昕谈妥了,心情舒畅得很。

    “宝贝儿子,你画一幅咱们一家三口,好不好?”

    简昕看向顾琉笙,“不画木叔叔吗?”木叔叔也是他们的家人啊!

    “不画木叔叔,就咱们一家三口,一个家庭就是由爸爸、妈妈还有孩子组成的。”

    什么都要扯到应寒,看来他得努力一些,让儿子的心里眼里只有他!

    简昕想了想点头,从一旁拿过一张崭新的画纸,想了想,开始用画笔描绘起来。

    顾琉笙坐在一旁看着他细细描画起来,虽然年纪小,但是他画的线条很干净利落,不过这个人物画出来就有些好玩了,让他看了不禁就笑,倒是看得出来童趣。

    等了些时候,简昕将图都画了出来,还上了色彩,顾琉笙发现他色彩把握得不错。

    衣服上的颜色搭配,倒还真像那么一回事,特别是画中妈妈身上穿的那一身红色的裙子,涂得好看。

    而且他不止画出了人物,还画出了背景,看那房子的色彩,倒是与他们住的这一栋别墅相似。

    简昕画完之后,将画递给他,扑眨着漂亮的眼睛看他。

    “顾叔叔,我画好了!”

    顾琉笙接过画,细细地看起来,这还是他儿子第一次画一家三口吧!

    不过想到应寒的存在,就有些不大确定了。

    “儿子,这是你第一次画一家三口?”

    “嗯!”

    简昕老实地点头,有些腼腆地问他,“顾叔叔,我画得不好吗?”

    顾琉笙见他点头,心里高兴,“画得很好,爸爸很喜欢,这一副画送给爸爸好不好?”

    得到肯定,简昕自然也开心,“那就送给你,我再画一幅送给妈妈!”

    顾琉笙取过手机,将那一副画拍了起来,还不忘发朋友圈与微博炫耀。

    他许久没有上微博了,此时一上微博,看到的是他今年生日那天发的那一条微博:四年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老了。

    还有一张四年前简水澜想要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画册上的封面。

    那时候发这一条微博的时候何等心酸,何等难过,何等寂寥。

    然而现在发这一条他儿子画的一家三口的画作的时候,内心又是如何地喜悦。

    因为简水澜是在四年前他生日那一天离开,这四年来他不曾过过生日。

    许是感觉到身边的人不知为何突然沉默,简昕握住了他的手。

    “顾叔叔”

    顾琉笙低头一笑,看着他,“爸爸觉得找到你们真好!”

    这个时候简水澜回来了,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听到楼下的动静,顾琉笙很快起身朝着楼下走去。

    看到她提了不少的东西,很快下楼帮忙,接过她手里提着的一袋米,与一袋肉类。

    简水澜打开冰箱,将东西一样样放进去,而后吩咐顾琉笙。

    “车子里还有一些蔬菜瓜果,你去提过来,里面还有一袋鸡蛋,记得别砸破了,要是提不动就说一声。”

    这还是四年后简水澜第一次吩咐他做事,顾琉笙想着估计她是将昨天的话给听进去了,满心欢喜地点头。

    “我知道了,提得动的!”

    他还没那么弱,连点儿东西都拎不了。

    他很快出去将东西提了过来,一袋子的新鲜蔬菜与水果,这点重量他倒是承受得住。

    才将水果放到冰箱,就听到门铃的声音,简水澜也不知这个时候会有谁过来,看了一眼顾琉笙。

    “你将这些蔬菜清洗了,我去看看谁过来了。”

    顾琉笙虽然也想知道这个时候谁过来,不过简水澜难得吩咐他干活,自然乐意。

    当简水澜打开大门的时候,看到外头站得的高大的男人,一下子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倒是应寒先冲她一笑,“很意外这个时候看到我?”

    “你你怎么也回来了!”

    简水澜确实觉得意外,昨天他们才到淮城,今天他就回来了,她还以为应寒应该会过一阵子才回来,毕竟那边还有事情。

    “不放心你和小昕,所以我就回来了。”

    其实他是不放心将顾琉笙安放在他们的身边,担心等他从l国回来,就什么都迟了,如此,他怎么能够安心待在l国。

    简水澜笑了起来,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箱。

    “快进来吧,正好我要准备午饭了,中午就留在这边吃,小昕看到你回来了,他一定很高兴,明天你要是没什么事情,就一块儿送小昕去上学,他成日里念叨着开学这么久,你都没送他过去。”

    两人朝着而里面走去,应寒看到了院子里那一棵已经被采摘完的石榴树,想必是之前秦筝住在这边给摘完的。

    他记得当时离开之前,这一棵石榴还挂满了枝头。

    应寒很快答应,“好,我明天没什么事情,正好也昕的学校看看。”

    在厨房里择菜的顾琉笙,听到外头应寒的声音的时候,禁不住就皱起了眉头。

    应寒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按理来说,南宫玖不可能那么快让他回来的。

    但是他也没想让自己的醋意这么明显,好不容才让简水澜尝试接纳他,很多事情需要慢慢来,就算是应寒回来了,那又如何?

    他才是简水澜名正言顺的丈夫!

    应寒如今的处境,不过就是个第三者!

    况且几次跟简昕谈过之后,简昕虽然亲近应寒,但也应该拎得清还是爸爸重要了。

    简水澜拖着箱子要上楼,才发现箱子重得很,她压根就提不动,应寒见此,顺手接了过来。

    “我见你在l国那边没怎么出门玩,回来的时候也匆匆忙忙的,所以我回来之前先去逛了一番,买了一些当地的特产,还有你很喜欢吃的巧克力,都在这箱子里了。”

    简水澜一听到这是给她准备的零食,当即眉开眼笑,拍着他的肩膀。

    “果然没有白认识你!我还想着都去了那么远的一趟地方,结果当地美食没怎么吃到,在l国那边一日三餐吃的都是南宫山庄的饭菜,要是秦筝还在这里的话,她一定很开心,回头我给她邮寄几包过去。”

    既然应寒都回来了,她得给秦筝发个信息,让秦筝寻个空跑过来一趟看她的男神。

    正在画画的简昕,听到应寒与简水澜的声音,很快放下了手里的画笔,跳下了椅子,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果然看到了提着大箱子正在与他妈妈说话的应寒,当即就惊喜出声,“木叔叔,你回来了?”

    应寒提着大箱子大步上去,将箱子往旁边一放,抱起了简昕。

    “想木叔叔了吗?”

    “想!”

    简昕立即点头,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咯咯地笑了起来,“木叔叔,你是不是明天要送我上学?妈妈说我在家里休息一天,明天就要去学校了。”

    看来他确实执着于让他接送上下学呢,见简昕这么粘着他,应寒心里特别受用。

    在他的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明天早上我开车送你上学,好不好?”

    “还有妈妈和顾叔叔,好不好?”

    他也要顾叔叔送他上学,顾叔叔是他爸爸。

    应寒迟疑了下,没想到这孩子也如此执着于顾琉笙,但也没有反对。

    “好!”

    简水澜也不管他们,迫不及待地拉着行李箱到一旁,打开一看,见里面都是l国当地食品,还有几盒包装得很好看的儿童零食,看来是给小昕准备的。

    将食物一包包取了出来,在地上摆放好,她取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很快发给秦筝:都是应寒亲自从l国带回来的特产,有没有喜欢的,我给你邮寄几样过去。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我男神回来了?不用寄了,我将工作安排一下就飞过去吃,嗷嗷嗷——好紧张啊,怎么办?要见我男神了!

    翦水清澜:不紧张,我几乎天天见!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我大概明后天到,你让应寒别又飞走了。

    翦水清澜:知道,这一次一定将他给你留住!

    跟秦筝聊了几句,她收起手机,又将东西都收拾好,摆放在桌上,而行李箱则是放在一旁。

    回头看到应寒抱着简昕朝着一旁的桌子走去,上面摆放了不少画笔。

    应寒来到桌前,看到桌上一张简昕的画,人物画得并不协调,但是线条与色彩都不错。

    应寒问他,“小昕画的这是什么?”

    “顾叔叔让我画的一家三口,这一副画已经送给顾叔叔了,木叔叔喜欢不喜欢,我也给你画一幅!”

    不过顾叔叔说了一家三口是没有木叔叔的,那么他就画一家四口。

    “好!那你也画一幅送给我。”

    应寒端详着上面的画,想着如果顾琉笙没有出现在淮城,那么这个画上的男人应该会是他吧!

    顾琉笙知道应寒这么快就回来了,倒是没有吃醋或是生气的样子,甚至还作为主人的架势,现榨了一杯果汁端了上去。

    “没想到木少主这么快就回来了,喝杯果汁吧,中午就留下来吃饭,我已经开始煲汤了,小澜一会儿清炒几样菜,很快就好。”

    一旁整理零食的简水澜,没想到顾琉笙竟然还表现出这么好客的姿态来,有些摸不清他的想法。

    又是给应寒榨果汁,又是邀请他中午留下来吃饭,这不科学啊!

    应寒知道顾琉笙改变了策略,但是没想到改得这般彻底,倒是有些小瞧他的决心了。

    他很快接过果汁,喝了一口,而后朝着他友好一笑。

    “多谢了,既然你这么盛情邀请,我住下来也好,毕竟之前你为了救我受伤,家里一些体力活还是由我来做较为合适,让小澜照顾你,还要照看孩子,我担心她身体吃不消。

    至于一日三餐,我也可以帮忙,况且医生也说了你需要定时去医院复检,到时候我还能送你过去。”

    两人分明是笑着说话,但简水澜还是感觉到了他们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

    顾琉笙好不容易回到这一家三口相处模式,怎么会愿意多一个外人打扰,况且这个外人还是个想要插足他们夫妻的第三者,于是很快拒绝。

    “我却觉得木少主住在这边不大适合,一来,我与小澜是夫妻,小昕是我们的孩子,木少主住在这边怕是有人要说闲话;二来,当初我救你全部都是因为小澜,所以你也无需一直记挂,再说我现在恢复得不错,家里也没什么体力活要做,至于去医院复查一事,小澜完全可以送我过去,就不劳你费心了!”

    应寒并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简昕,“木叔叔住下来,你说好不好?”

    简昕自然是想说好,但是看到简水澜与顾琉笙也朝着他看了过来,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特别是看到顾琉笙还用张了张,做出一个口型,他知道那是“弟弟”。

    这个问题太难为他了,简昕求救地看向简水澜,“妈妈——”

    应寒在心里有些错愕,要知道之前他要是想留下来,最高兴的就是简昕。

    虽然简昕没有表态,但是顾琉笙还是清楚这个儿子,现在是站在他这边了!

    简水澜走了过去,笑了笑,看向应寒,“你要是想住下来,我给你准备间房间,再说了这别墅本来就是你的,想要入住还需要别人同意吗?对了,秦筝明后天要过来,让你别乱跑,她看到你住在这里,一定高兴!”

    秦筝要是知道她直接将应寒留在这里,一定高兴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