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对他有迷恋,但没有想与他天荒地老的想法
    于是最终的结果还是应寒入住下来,顾琉笙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竟然让第三者入住他们一家三口之间,不过现在还急不得!

    若是他表现太过强势,简水澜怕是要对他反感。

    如果对方不是应寒他怎么驱赶,简水澜都不会放在心里,可是对方是应寒!

    陪在她身边整整四年的应寒,也照顾了简昕这么多年的应寒。

    中午顾琉笙还是烧了一桌丰盛的午饭,他打算用这一桌的饭菜去打击下应寒。

    其中也有简水澜烧的几样菜,顾琉笙看着这一桌的饭菜,笑道,“我们夫妻烧的菜,你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他话里炫耀的味道,应寒并不是不清楚,不过有些人就是缺什么炫耀什么。

    简水澜无声地白了顾琉笙一眼,但是又觉得这一句话也没什么毛病,他们确实还是夫妻,这一桌的菜她也烧了几样,就是不爽顾琉笙这么特意说出来。

    简昕崇拜地看着顾琉笙,自从顾叔叔来了之后,他的伙食都变好了,好多都是他喜欢的。

    顾琉笙给他们母子盛了汤,看向一直没有动筷子的应寒。

    “木少主,趁热吃!”

    所以说,他在这里成为了客人?

    应寒浅笑点头,“这边的天气也凉了,咱们趁热吃。”

    说着,他先给简昕夹了他喜欢吃的一颗丸子,又给简水澜夹了一块鸡腿。

    顾琉笙本来要夹的结果让他快了一步,而后接收到应寒投来的一笑,分明笑得轻柔,但是他却还是从那眼里的一丝微笑里,看到了挑衅的味道。

    气氛有些奇怪,简水澜也觉得自己似乎不应该将这两人放在一起,简昕也感觉到了气氛的怪异。

    看了看应寒,又看了看顾琉笙,想了想,给他们两人都夹了鸡腿。

    “木叔叔、顾叔叔,你们快点儿吃,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这鸡腿是顾叔叔烤的,很好吃!”

    应寒笑着点头,“好,木叔叔尝尝看。”

    他夹起鸡腿,咬了一口,眼里都是笑意。

    顾琉笙看着碗里的烤鸡腿,觉得这个孩子真是懂事。

    “谢谢宝贝儿子!”

    一听到宝贝儿子,简昕笑得极为开怀,他最喜欢被爸爸喊着宝贝儿子,证明他有爸爸!

    总算是将两个大人给哄高兴了,简昕也没忘记自己的妈妈,往盘子里夹了一块最大的鸡腿放到她的碗里。

    “妈妈,你也尝尝,辛苦了!”

    简水澜特别受用,抬手揉着他的头发。

    “小昕真懂事,妈妈也尝尝看!”

    这一顿饭,终于在简昕的调和下,吃得还算顺利。

    饭后,顾琉笙自觉收拾碗筷,简水澜看到他身上的伤势尚未完全痊愈,昨天才下了飞机今天没怎么休息就一直在忙活着,于是也进了厨房帮忙。

    “你去休息吧,我来洗碗就好。”

    顾琉笙知道她是在心疼自己,特别受用,边洗边手。

    “不用了,我还不至于这么虚弱,洗几只碗盘而已。不过小澜,别让应寒住这里了,你看我身上有伤,如此一来,影响我的情绪,不利于养伤,再说了,说真的咱们是一家三口,应寒住进来算是怎么回事?”

    简水澜却不这么认为,她将顾琉笙洗过一遍的碗放到水龙头下冲洗干净。

    “这里本是应寒的别墅,我觉得他住进来倒是没什么,以前应寒也是偶尔会过来住几天的,特别是我忙的时候,一个人照顾不了小昕,他就会过来帮忙带孩子。”

    那时候应寒从来不说什么,只要她喊一声,应寒立即过来,无怨无悔地帮忙带孩子,她在艺术上才有今天的成就。

    “你要是没有想跟他在一起的想法,那就断了他对你的念头,我看得出来应寒喜欢你,小澜,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所以你与他完全没有可能。

    既然如此,还是让他早日离开,若是你觉得这边的房子是他的不好让他走,那我去买一套房子,咱们一家三口搬进去,好不好?”

    洗完最后一只盘子,他将还都是泡沫的盘子递给简水澜,将手套冲洗干净,又洗干净了双手,看着身边沉默着冲洗盘子的女人。

    应寒喜欢她,她是知道的,也有几次婉约拒绝了,但是应寒比她还要执着。

    其实当初跟秦筝说过让她好好与赵弦说清楚,最好是快刀斩乱麻,而不是一直拖着赵弦,她何尝不是如此?

    这么些年,她跟在应寒的身边,两人之间成为最好的朋友,也像亲人一样,而应寒对她除了亲人与朋友之外,还有着爱情。

    那么她对应寒呢?

    迷恋也不是没有,只是没有想与他天荒地老的想法。

    其实她也在拖着应寒不是吗?

    简水澜将盘子冲洗干净,将双手擦干,看向顾琉笙。

    “当初你我是协议结婚,协议上说得清清楚楚,一年之后我若是想离婚就可以,那些钱我可以不要,顾琉笙,你要不要离婚?”

    “我可以将我个人所有的资产都给你,只要咱们不离婚。”

    得到他所有的资产,她就是燕城最有钱的女人,但是他也知道,简水澜并不是个会为了钱而妥协的女人。

    “你那么多钱,我拿了也没用,比起钱来,我更向往自由。”

    也许离婚了,她就能越过这一条道德线,心里也不会有丝毫的负担,就算真跟了应寒,应寒也会善待简昕的。

    顾琉笙也不恼,看着她低低一笑。

    “那你这一辈子都只能在我爱情的坟墓里,没自由了!”

    而后揉着她柔软的发丝,又说,“我看得出来你对我还是很有感觉的,你并不排斥我的亲近,咱们之间相隔的就是四年的时间”

    他低头凑了过去,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

    厨房门外,应寒抱着简昕,他很快抬手捂住了简昕的眼,眼里闪过一抹难过,随即很快出声,“我下来看看有没有买水果,要是家里没有了,我去买一些回来。”

    这四年的时间,他不是没有想过要亲吻她,只是每一次都被她不动声色地躲避开,可是面对顾琉笙,她不躲不避?

    是不是代表自己在她的心里,她对自己的感情还不够深!

    听到应寒的声音,简水澜急急想要后退,顾琉笙岂会给她这样的机会。

    一手搂住了她的腰,另一手抱住了她的头部,加深了这一记吻,他就是要让应寒知道这是他的女人!

    简水澜也没想到顾琉笙会突然有这样的举动,气得瞪大了双眼看他,却看到他眼里的得逞的笑意。

    张嘴直接在他的唇上咬了下去,顾琉笙吃疼,虽然不想松开,但觉得效果差不多了,意犹未尽地离开了她甜美的唇。

    却还是搂着简水澜的腰,回头看着站在厨房外脸色难看的应寒,他笑得格外绚烂。

    顾琉笙在简水澜的心里从来都是淡漠的姿态,让人感觉到一股禁欲系,在她的面前虽然也爱笑,但从未像今天笑得这样的绚烂。

    顾琉笙看着脸色略显苍白的应寒,“早上小澜已经去买了不少的水果,都放在冰箱里。”

    简水澜有些尴尬,脸上一阵阵发热,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朝着应寒走去,将简昕抱走,“我带小昕回房午睡。”

    很快就剩下顾琉笙与应寒,在简水澜走后,顾琉笙舔了下被咬过的唇,这个女人倒是有点儿良心,没有将他咬出了血,他轻轻笑了下。

    “刚才让你见笑了!”

    “我会尊重她的选择,只是顾总,如果你并非真心的想要与她过日子,那就请你远离她。当年她会离开,责任完全在于你,她在你的身边受了太多的委屈。

    还有,现在燕城那边乱成一团,我不建议你带她回去燕城,顾家的水深着,特别是现在还有小昕,一个是我深爱的女人,一个是我当成儿子养到现在的孩子,我不希望他们母子受一丝丝的伤害,如果你不能保证带他们回去安然无恙,那就别靠近他们。”

    扔下这些话,应寒转身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这些年来他还是在关注顾家的一切,因为简水澜尚未与他离婚,他得为她多考虑一些。

    顾琉笙看着应寒离开的身影,想到顾家现在的情况,其实也就是顾夫人与唐卿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应寒这些年来都在关注顾家,他为简水澜与简昕确实做了不少的事情。

    也难怪简水澜对他如此信任,也难怪简昕那么喜欢粘着他。

    **

    回到简昕的房间里,简水澜的脸还是红着的,她都有些不敢出去面对他们两人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尴尬的事情?

    而且刚才她分明看到了应寒眼底的难过,与苍白的脸色。

    简昕被她抱在怀里,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妈妈,你的脸怎么又红又烫?”

    简水澜将他放在了床上,脱下了外套,“到睡觉时间了,妈妈中午陪你睡一会儿。”

    一听到与妈妈睡在一起,简昕特别开心,规矩地躺了下来,简水澜在他的身边躺下,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快睡觉,等一会儿醒来就去整理下书包,明天要去上学了。”

    然而躺着的简昕并没有睡意,简水澜也没有睡意,还处于刚才的尴尬情绪。

    简昕躺在她的旁边,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她看,许久之后问她,“妈妈,你什么时候跟顾叔叔给我生个弟弟?刚才是不是妈妈正在跟顾叔叔生弟弟?”

    简水澜本来就布满红晕的脸此时更红了,“怎么突然说这样的事情?”

    简昕可是从来没有说过要弟弟妹妹的事情,这突然说起,看来是顾琉笙给他灌输的想法。

    “顾叔叔说妈妈只能跟他才能生出小弟弟,妈妈,你快跟顾叔叔生个小弟弟吧,我以后就可以带着弟弟上学,你看丸子姐姐都没有弟弟,看到我有爸爸、有妈妈、还有弟弟,她一定很羡慕,我们班上的同学也一定很羡慕我!”

    他想着带着弟弟去上学,多拉风!

    果然是顾琉笙给他灌输的想法啊,就说以前简昕可是从来没有提过这事情的。

    她深呼吸了口气,打算纠正他的想法。

    “以后别听你顾叔叔乱说,再说了就算有弟弟的话,也要弟弟长得跟小昕你一样大才能去学校。妈妈现在不想要什么弟弟妹妹,妈妈只想要小昕你,以后顾叔叔跟你说了什么话,你都要老实告诉妈妈,好不好?”

    怪不得他们父子两人的感情升温这么快,这几天简昕就喜欢粘着顾琉笙。

    一听到她不给生小弟弟,简昕一脸的委屈。

    “妈妈难道你要跟木叔叔生小弟弟?顾叔叔说如果妈妈跟木叔叔生了小弟弟,以后木叔叔都不会疼小昕了!”

    这问题

    简水澜有些头疼,“妈妈也不会跟木叔叔生小弟弟的,别听顾叔叔胡说!”

    这顾琉笙到底跟这孩子说了些什么话?

    所以他现在没有小弟弟了?

    简昕哭丧着脸,难过地翻了个身背对着她,到底是个孩子,一受委屈,虽然一声不吭,但是眼泪就先下来了。

    简水澜见他抖着小肩膀,将简昕翻过来,头疼地发现他眼里的泪水。

    “怎么还哭了?”简水澜立即去擦他脸上的泪水,“小昕,你别这样,妈妈会难过。”

    “那你给我生个小弟弟,好不好?我以后都不要玩具了,就只要小弟弟!”

    “所以你这是将小弟弟当成玩具了?”简水澜有些哭笑不得。

    简昕的泪水还是一颗颗滚落,简水澜有些无语,将他抱在了怀里。

    “别哭了,你都已经上学了,让同学知道你这么大了还哭,是不是要笑话你了?”

    “那你跟顾叔叔生个小弟弟!妈妈,顾叔叔说了你跟他生了小弟弟,还是会很疼我的。”

    又是顾琉笙!

    简水澜翻了个白眼,现在的简昕简直让他给洗脑了!

    倒是厉害,区区几天就让简昕变得这样固执,不过顾琉笙有他的计策,她也有她的想法,于是开始她的语重心长。

    “小昕啊,不是妈妈不给你生个弟弟,而是你顾叔叔他现在不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