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看到你,我就忍不住想对你动手动脚
    不行?

    简昕有些不明白这意思。

    知道简昕不明白这话的意思,简水澜又说,“你看看你顾叔叔之前才受伤,那么严重的伤势,现在都还没有好过来,怎么生弟弟?所以要等你顾叔叔的身体好了,不用上医院了才可以,知道吗?”

    简昕似是明白地点头,“那还要多久?”

    “少则三年五年,长则八年十年。”

    她瞎扯了个时间,反正得先将他给哄住了。

    简昕数着手指头,一脸的生无可恋,许久之后,才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

    “妈妈,那你还是跟木叔叔生个弟弟吧!”就算木叔叔更疼弟弟,他还是可以忍受的,反正他也会疼着弟弟。

    听到简昕说出这样的话,简水澜还是忍不住一笑,顾琉笙听到这话估计能气死!

    “生弟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当初妈妈生你之前跟你顾叔叔相爱,所以宝宝生下来就这么健康聪明,可是现在妈妈跟你顾叔叔不相爱,所以不可以的,生下来的宝宝是不会幸福的!

    至于跟你木叔叔那更不可能了,妈妈现在跟你顾叔叔尚未离婚,再跟你木叔叔在一起,那妈妈就会被世人唾弃,小昕还有宝宝也都会被人看不起,知道吗?所以,以后都不能再说这样的话,会让人笑话妈妈的,而且你木叔叔也会难堪。”

    “这么严重?”

    简昕懵了,他就是想要一个弟弟一起玩,大人的世界太复杂了。

    “当然严重了,难道小昕想要往后还有宝宝,一起被人指指点点?”

    简昕很快摇头,一脸的难过,“那就不要弟弟了,以前就有人说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听到他这么说,简水澜心疼地轻拍着他的后背。

    “谁说小昕是没有爸爸的孩子了?其实小昕的爸爸很优秀的,在燕城都没人敢欺负他,不管到了哪儿也没人有胆子欺负他,而且小昕不是还有木叔叔与木爷爷疼着?”

    过去三年,他是没有爸爸,但是应寒的存在犹似爸爸。

    简昕好奇,“顾叔叔真有那么厉害?那妈妈你说说顾叔叔厉害,还是木叔叔更厉害?”

    谁厉害?两人都是人中之龙,各有千秋。

    “都一样的厉害,小昕要跟两位叔叔学习。”

    所以他还是没能分出谁更厉害!

    **

    发生了这样尴尬的事情,简水澜面对他们两人还是有些尴尬。

    顾琉笙倒是没什么,一切正常,应寒也似乎并无不妥。

    简水澜见他们两人如此,觉得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倒是简昕看他们两人的眼神,都充满了鄙视,特别是看到顾琉笙的时候,这让顾琉笙特别懵逼,自己好像没有得罪宝贝儿子吧!

    晚饭的时候,顾琉笙几次想问,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毕竟有外人。

    好不容易到了晚饭之后,应寒有事情离开,他将碗筷收拾好,见简水澜去了画室,就拉住了简昕的手。

    “宝贝儿子,爸爸带你到外头散步,消消食!”

    简昕不情不愿地跟上了他的脚步,小嘴嘟得老高。

    见此,顾琉笙更是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了,“心情不好吗?是不是爸爸哪儿得罪你了?”

    “哼!”

    简昕哼了一声,也不想走了,就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双手托着下巴。

    这是真得罪上了?

    顾琉笙想着之前还好好的,怎么睡了一觉就有脾气了?

    于是便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先将自己的姿态放低了。

    “宝贝儿子,要是爸爸哪儿没有做好,你可以提出来,爸爸一定改进好不好!你看爸爸找了你们母子这么多年,之前也没有当过爸爸,还真不知道怎么跟儿子相处,难免会有做得不好的地方。”

    “哼!”

    简昕又哼了一声,将目光落到了别处。

    顾琉笙看着他生气的模样,只觉得特别好玩,忍不住捏了捏他粉嫩雪白的小脸。

    “怎么还跟爸爸置气了?告诉爸爸,在生什么气呢?”

    “哼,妈妈说你不行,没办法给我生弟弟,我都没有弟弟了,顾叔叔,你骗我!”

    简昕说完这些话,连看都不想再看他,小脸都撇到了一旁,十年八年都生不了孩子,他没弟弟了。

    妈妈说你不行

    简水澜说他不行

    他若是不行的话,简昕是怎么来的?

    他记得以前简水澜可是每晚求他不要了,要是不行的话,能让她如此满足?

    原来这个臭小子一个晚上不给他好脸色看,就是为了这事儿!

    确实是大事啊,在他儿子心目中高大的形象一下子都坍塌了!

    顾琉笙轻瞧着石桌,脸上挂着笑意,看着对面生闷气的小家伙。

    “小昕啊,你妈妈正跟爸爸吵架呢,所以就要说一些气话,爸爸若是不行,当初怎么会有你,对不对?”

    简昕很快摇头,“妈妈说你受伤了,少则三年五年不能生弟弟,长则十年八年不能生弟弟!”又不可以和木叔叔生,他都已经做好了自己在木叔叔心中,退居第二的心理准备了。

    原来这个女人这么能扯,顾琉笙忍不住一笑。

    “爸爸伤的地方又不是那里,别说三年五年,要是你妈妈愿意的话,等过些天爸爸的伤势好转,就跟她生个跟你一样漂亮的宝宝!”

    听到这话,简昕双眼一亮,似乎又看到了希望。

    “顾叔叔,当真?不用等到十年八年?”

    “当然是真的,顾叔叔不会骗你的!”

    看到他整个人又精神了起来,顾琉笙笑着说,“生宝宝是要做过很亲密的事情才可以的,你妈妈是个女人脸皮薄,不好意思说出口,所以就拿这些话堵你的嘴,回头你多在你妈妈的面前说说爸爸的好话,没准儿你妈妈一高兴就原谅了爸爸,到时候你想要多少个弟弟妹妹都没问题,爸爸一定很努力!”

    顾家的基因不错,到简昕这一代,更是可以看得出来,既然有这么好的基因,他也想多生几个,就是辛苦了简水澜。

    她生简昕的时候,很遗憾没有在她的身边照顾。

    下一个孩子,他一定会陪在他们母子身边,将之前的遗憾都补齐,看着孩子一点一点地长大。

    此时简昕又燃起了希望,一双大眼睛特别明亮,看顾琉笙的眼神重新又充满了崇拜。

    “顾叔叔,你真厉害,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以后我一定在妈妈的面前,多说你的好话,妈妈最心软了,她一定会原谅你不会跟你生气的,每次我惹妈妈生气了,多喊几声妈妈她就原谅我了!”

    看到简昕终于又高兴起来了,顾琉笙起身将他抱在怀里。

    “嗯,能不能有很多小弟弟、小妹妹,就全都看你了,你自己在家里玩,外头太暗了,不许出去,知道吗?爸爸去找你妈妈有话说,一会儿你木叔叔要是过来了,记得别让他去打扰我和你妈妈,将他稳住!”

    简昕一副我明白的样子,“顾叔叔,你去找妈妈吧,我自己在院子里玩,一会儿木叔叔回来了,我让木叔叔跟我一起踢足球,你要好好地哄妈妈,妈妈一高兴就什么都答应了!”

    顾琉笙特别欣慰,将简昕放在院子里,又将院子的大门检查了一遍,这才朝着里面走去。

    简昕也懂事没去打扰他们,自己找了一颗足球在院子里踢着。

    画室里,简水澜正在检查画作,自从跟秦筝联系上,也与秦筝谈起了合作。

    秦筝建议她将这几年画的作品,拿一些放到醉桃源画廊卖,因为她这几年用木映暖这个名字,也算小有名气,有一定的收藏价值。

    所以之前秦筝带回去的画作开的价格都不低,倒是卖得不错。

    这一次秦筝过来,打算再带几幅回去,让她有空的话再画上几幅。

    反正是自己的画廊,赚钱了还不是入了她的口袋,简水澜也没反对,也打算重新画几幅送她那边。

    她忙起来的时候很专心,压根就没感觉到画室里多了一个男人,直到耳边传来低沉的嗓音,“你跟小昕说我不行?小澜,这么多年没试试看,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行了?”

    之前在南宫山庄那一记热吻,他可是很清晰地感受到了他身子对她的渴望,怎么可能不行?

    如果她现在愿意,他也会带伤让她验证下是不是不行!

    男人都很介意被自己的女人说不行,特别是他顾琉笙,更是介意得要死!

    简水澜感觉到耳边他呵出来的热气,俏脸一红,耳根更是发热得厉害,手里的动作顿住,她朝着一旁挪了点儿位置,与他拉开了些距离。

    回头去看顾琉笙,冷哼了声,“你倒是好意思跟我说这些,顾琉笙,你少给简昕灌输那些想法,你要是做不到的话,就给我滚回燕城!”

    这冷哼的样子,还真的跟简昕有七八分的相似,顾琉笙忍不住好心情一笑。

    “小昕喜欢弟弟妹妹,咱们给他生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你不能跟孩子说他的爸爸不行啊,你没看到他一整个晚上都在给我脸色看吗?一看到我的时候,眼里都是失望,我真是心如刀割!”

    简水澜也知道原来一整个晚上,简昕对谁都是爱理不理,就是为了这事情。

    “那也是你自己活该,好端端地跟他提起这些做什么?小昕可是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这些,所以一定是你给灌输这些想法的。

    顾琉笙,我不反对你亲近简昕,因为你是他的父亲,但是希望你别给他太多的承诺了,因为你不一定能够做得到!可别忘记了,当初你给我多少的承诺,可最后呢?”

    被提起从前,顾琉笙只觉得呼吸一窒。

    “过去我是有诸多的不对,也让你受到了伤害,但是亲近的几个人已经露出真面目,现在我就不会再让你受伤,你不能因为我过往的疏忽,就将我完全判了死刑吧!小澜,你答应过给我一个机会的,咱们现在相处不是挺好的?”

    “我是答应给你一个机会,但是没有说过,你能够给小昕灌输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她深呼吸了口气,其实她也不喜欢提起从前,虽然也有不少开心的时候,但是委屈、压抑的时候也有不少,否则当初她也不会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远走他乡了。

    “咱们将来再生个孩子,对你来说就是乱七八糟的想法吗?”

    顾琉笙自嘲一笑,“对我来说,却是很美好的想法,我错过小昕在你肚子里的时候,错过他每一次的胎动,与他出生的时候,错过了他的成长,作为一个父亲,我错过了太多太多。”

    “我罢了,我正在忙不想跟你说,你出去吧!”

    留下来,估计没两句话又要吵起来。

    顾琉笙并没有离开,而是上前一步,将她整个人都搂在了怀里,感觉到她就要挣扎的时候,他搂得更紧了。

    “小澜,我想给你待在一起,就算你凶我的时候,也舍不得离开,对你的感情已经深入骨里,我跟小昕说那些事情也不过是希望,他在你的面前多说一些我的好话,我知道你疼爱小昕,他的想法你更是在意,才会出此下策。”

    “你你松手!说话就说话,能不能别老是动手动脚的?”她怒目瞪他。

    “看到你,我就忍不住想对你动手动脚,还动口”

    他低头覆上了她的唇,细细地品尝,将她惊愕的表情尽收眼底,他加深了这一记吻。

    直到两人气息不稳的时候才松开了她,顾琉笙特别还蹭了下她的身子,暗哑着声音问她,“还觉得我不行吗?我觉得自己都快要炸开了!”

    那样清晰的渴望,简水澜有些心惊胆战,喘息着,一双眼睛也不复之前的清澈,带着几分醉意迷离,甚至是退缩,还有一丝丝对他的渴望。

    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简水澜撤离他的怀抱,觉得此刻对方对她来说很危险。

    感觉到他的退缩,顾琉笙笑了下,“我现在对你还真有心无力,所以你也无需害怕。”

    而后从口袋里,取出一只精美的盒子递给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