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只要能博你欢心,要我的命都可以
    “我在l国拍下的,虽然知道你不喜欢戴这些,但是看到美好的东西总是忍不住想要送给你,你看看,要是不喜欢戴那就藏起来,将来送给小昕的媳妇儿,如果你戴着的话,我会很开心!”

    看到那一只盒子的时候,简水澜就想起初次见南宫珮时,她所说的话,“顾总对顾少夫人的感情真是让人艳羡,顾总一过来这边,我们南宫山庄就有一场拍卖会,其中里面最为珍贵的就是陨石项链。

    顾总可是不惜花了大价钱将陨石项链拍下,就是为了要送给顾少夫人,可惜顾总现在受伤了,不然你就可以看到那一串陨石项链了。”

    而那时候顾琉笙昏迷在医院里。

    这里面或许就是南宫珮所说的陨石项链吧!

    最为珍贵的宝物,南宫珮出身高,能被她这么说,定然不会便宜。

    “你自己留着吧,我不喜欢佩戴首饰,特别是昂贵的首饰。”

    以前还会戴上一些首饰,但是自从有了简昕之后,首饰她就不戴了,担心会碰坏了孩子细嫩的皮肤。

    “我一个大男人留着这东西做什么?你是我的老婆,自然得交给你!”

    顾琉笙见她不接,直接塞到了她的手中,“怎么说我好不容易才拍到,你总得打开看看吧!当初南宫小姐可是一直希望得到这个,不过有南宫家主阻止,这才没有让她得逞呢!”

    “所以你就傻傻地花费了大价钱买下这东西?顾琉笙,你是不是钱太多了?”

    顾琉笙笑道,“只要能博你欢心,要我的命都可以,更别说只是区区一些钱而已。”

    简水澜只觉得一颗心不受控制地跳动着,不自然地躲避开了顾琉笙炙热的眼神,两人气息还是不稳,顾琉笙也靠她极近,彼此的气息交杂一起。

    而她的唇到现在还隐隐有些发麻,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这几年矗立在他们之间的冰山,逐渐消融。

    她看向掌心里那一只精致的盒子,而后打开,而后被盒子里的那一块半透明金黄色橄榄石晶体的陨石给惊艳住了。

    灯光下闪闪发光,周边则是泛着银光,极为美丽与难得。

    这就是南宫珮所说的陨石项链吧,只怕当真价值不菲。

    “这项链很贵重吧!”

    女人对这样的东西自然趋之若鹜,她也不禁被吸引,不过这样高调的首饰带出去并不是她的习惯,在她这边大朵时候只能被锁在柜子里。

    看到她眼里的惊艳,顾琉笙觉得值得了。

    “是陨石项链,应寒他们这一次护送的宝物之一,也是里面最具价值的。这东西也不是看它价值高,而是觉得挺漂亮难得的,所以想要送给你。据说,这项链独一无二,你在我的心里,也是独一无二的!”

    独一无二

    简水澜却没打算收下,将盒子关上,掩藏其光芒,知道顾琉笙不会收下,所以直接放到了他西装的口袋里。

    “东西太贵重了,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咱们现在这样的关系也不适合收下,你若是真想要送给我,那就等等你通过了这一次机会再说!”

    “我会通过你的任何考验的!”

    他信誓旦旦地开口,对自己与未来充满了信心。

    但是顾琉笙还是从口袋里取出了盒子,重新放在她的手里。

    “先放你这边吧,反正也是要给你的,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没有贵重不贵重只有值得不值得。”

    他凑了过去,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没有再深入,转身就离开了。

    剩余简水澜独自在画室里,一颗心乱了,有些不知所措。

    她看着手里的盒子,轻叹了声,只怕拿去还给他,顾琉笙也不肯接。

    打开盒子,看着里面在灯光照耀下璀璨的陨石,她将盒子合上,锁在了一旁的保险柜。

    里面除了这一条价值不菲的陨石项链,还有一些当年她离开燕城的时候,身上戴着的首饰,有几件是顾琉笙送的,还有一只当年苏焕送给她的镯子。

    应寒是在晚饭的时候接到的电话,饭后很快就开车回到了鬼门关。

    朗月看到他回来,很快就迎了上来。

    “少主,南宫小姐一切都好,倒是不吵不闹的,但是池管家从醒来之后就不吃不喝,性子倔着呢,目前两人都分开关押,但不曾亏待他们。”

    一切就像他们鬼门关的人被关押在南宫山庄的地下密室一样,虽然是被关押着,但还算好吃好喝伺候,除了没有自由,倒是未见任何人为难他们。

    应寒点头,“我明白了,池管家要是不愿意吃喝那就随了他去,等他受不了了,那就输营养液,别让他死了就成!记得,池管家比南宫小姐的用处还大!”

    朗月虽然不清楚这些事情,毕竟出来之后她就先回来了,很快点头。

    “是!”

    应寒也没打算去看那两人,直接就去了木庭居住的地方。

    木庭正一个人下棋,左手与右手下棋,尚未分出胜负。

    应寒看着不远处不怒而威的男子,年纪也不过才五十出头,然而两鬓已经斑白,但是那一份气度却让人感到矜贵,面容当中也能看出年轻时英俊的轮廓。

    其实木庭只是看着威严,对他还算亲厚,对待简水澜与简昕也很亲厚。

    只是从一开始,简水澜就有些悚这个威严的男人,倒是简昕对他还真拿他当爷爷一样看待,与他亲近得很。

    木庭听到了脚步声,但一直没有出声,而是依旧在研究棋盘上的走势。

    应寒走近,在他的对面的位置上入座,棋盘上的走势,白子黑子胜负未分,他将目光从棋盘上挪开,移到了对面威严的男人的身上。

    “爸,要不我陪你下一局吧!”

    木庭哼了声,“不用了,我自己就能下。”

    应寒笑了起来,“你这是怕输?”

    木庭继续冷哼了声,连个眼神都没给他,“你觉得我会输?”

    “又不是没输过!”他语气轻松。

    此时木庭将左手里的白子放了回去,这才正眼看他,“你就打算用南宫小姐与池管家去换回被囚禁的鬼门关兄弟?”

    应寒点头,“南宫山庄势力不小,我们鬼门关虽然不惧,但也不好与之为敌,这一次南宫家主囚禁我们,也并非与鬼门关有仇,而是出于南宫家主的心血来潮,所以他只是囚禁了我们的自由,但并没有在别的方便为难。此事从一开始也是由于我的疏忽才会发生,也让爸你担心了,这事情我会解决的!”

    说到这里觉得力度不够,又道,“一个南宫珮在南宫家主的心里位置并不重,但是加上一个池管家那就不一样了。

    据我所知,池管家与南宫家主一同长大,深得南宫家主的信任,除了南宫山庄一切都是他在打理之外,还有生意上也让池管家插手,以这几天对南宫家主的了解,我相信池管家的失踪,南宫家主绝对不会不闻不问。”

    木庭还是相信他的能力,轻轻点头,“若是如此就好了,但南宫山庄要是欺人太甚,咱们鬼门关也不畏惧,先将南宫家主诱出南宫山庄生擒了他,也不怕他不放人!”

    南宫玖也就机关术厉害,一旦他离开了机关,就像被拔了利齿的老虎。

    “爸,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被关押太久的。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看到应寒就要起身,木庭以一个眼神制止了他。

    “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是成婚的时候了,现在跟水澜情况怎么样了?拖了这么多年,反正她已经换了个身份,就去将证给领了,省得夜长梦多。只要你们将婚给结了,搬回来这边住,顾总拿你们也无可奈何。”

    应寒是清楚木庭一直都赞同他与简水澜的事情,对他也有感激。

    “爸,这事情我会看着办,如今怕不是结婚的好时机,也要水澜愿意跟我过日子,她现在过不了心里的结。”

    明显答案并不是他所想要的,木庭凌厉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带着几分怒意,连声音都重了几分。

    “你自己看着办?我就担心你将人都给看没了,虽然这一次顾总对你有恩,难道你就想着为了此事,将女人拱手让人?”

    说到那个人的时候,木庭更是觉得忧心,“我可是听说了顾总如今成日里粘在她的身边,毕竟当过几年的夫妻,加上又是小昕的父亲,我看你再不出手,此事悬了,之前顾总只身前去l国救你,我就觉得在水澜面前你落了下风。”

    “爸说的是,我不至于为了顾总救我,就将自己喜欢的女人拱手让人,此事,我会努力争取。”

    想到现在让他们两人放在一个别墅里,他还是有些担心,毕竟今天在厨房里的那一幕,始终让他无法释怀,但为了不让简水澜尴尬,他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

    “行了,你走吧,记得有空多带小昕过来,好几个月没见着他了,这小孩子都长得快,几个月不见,估计又长个头了!”

    他也担心小孩子忘性大,几个月不见,将他给忘记了。

    应寒自然也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放心吧,小昕经常念着你,只是刚回来还没休息好,明天又要去学校,等他那边空闲一些,我就带他过来给你看看。”

    **

    隔天一早,简昕也开始了上学,所以大清早一家子就起来了,包括应寒。

    顾琉笙很自觉地就去了厨房忙碌,担心时间来不及准备太多花样,还叫了几样外卖。

    简昕还困得很,迷迷糊糊地起来刷洗穿衣,准备完毕之后,整个人还是睡意浓浓。

    吃过早饭才来了点儿精神,想到今天这么多年送他去学校,整个人立即犹如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特别是今天还是他木叔叔第一次要送他去上学,所以一大早都粘在他的身边。

    顾琉笙有些失宠,可是看到他兴奋的小模样也就没有阻止,从他开始上学之后,就一直期盼着应寒送他上学。

    只是如今他们夫妻跟一个情敌送孩子上学,这算怎么回事?

    顾琉笙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然而目前的他也只能隐忍。

    谁让应寒对他们母子来说很重要,谁让四年前是他有错在先,谁让他离不开他们母子?

    只是希望这样的事情可以早些结束,这个应寒对他来说,相当危险。

    去学校的路上,应寒开车送他们过去,一家三口坐在车后座,应寒认真开车,听着简昕跟顾琉笙说话,偶尔从一旁的后视镜里看到简水澜姣好的容颜。

    想起他父亲的那些话,他抿着唇深思,如果在顾琉笙出现之前与简水澜领证

    罢了,没有如果,以他对简水澜的了解,只要还没有解除婚姻,就不会跟他在一起。

    车子并不能开进校园里,一旁有一处专门停车场,应寒将车子开了过去停好。

    此时也有不少小朋友的家长带着孩子过来上学,不过更多的是家里的司机接送。

    他们一下车,一个看起来比简昕高了许多的小女孩就走了过来。

    “小昕,小昕!”

    简昕听到熟悉的声音,回头去看,见是丸子姐姐,也立即对着她眉开眼笑,小跑了过去。

    “丸子姐姐,过来,我给你介绍!”

    说着,直接拽了丸子姐姐的手朝着他的家长走去。

    然而简昕就指着顾琉笙,“看到了吗,他是我爸爸,跟我长得可像了!”

    丸子姐姐却生生地看着他,然而那一双大眼睛却闪过一抹惊艳,随即哪儿还能找到却生生的表情,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小昕,你爸爸好帅啊!等我长大了,就嫁给他好了!”

    简水澜扶着额头哭笑不得,她怎么不知道邻居家的这个小女孩这么花痴!

    一句话让简昕彻底地黑了脸,“那是我妈妈的,你不许跟我妈妈抢!”

    顾琉笙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受小女孩的欢迎,看着这个小女孩大概就是简昕口中的丸子姐姐了,就住在他们旁边的别墅里。

    简昕在这边的同龄玩伴不多,这个丸子姐姐就是其中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