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被他这么温柔以待,她有些不习惯
    说着跳下了椅子,朝着厨房跑去。

    顾琉笙拉开了应寒身边的椅子,“南宫家主请坐,都是一些家常饭菜,吃不惯的话,我在去外头订餐。”

    南宫玖刚下飞机,带着几分疲惫,也没什么胃口。

    不过看到那一桌家常菜倒是有点儿食欲了,虽然也有不少大鱼大肉,但是几样素菜烧得很不错的样子。

    简昕跑到了厨房,取了一张小凳子踩上去,拿了一副碗筷走出厨房之前突然邪恶一笑。

    看着白净的瓷碗,他伸出舌头在碗的边缘舔了一遍,又舔了下筷子,而后一脸的傲娇。

    “哼,让我爸爸在你那边受伤,让我妈妈哭了那么久,还让木叔叔都错过了我的开学典礼,得让你好看!”

    要不是看在他机关术那么厉害的份上,他还想撒泡尿洗碗呢,现在就让他先尝尝小爷的口水。

    再敢欺负他们家,他简昕一定要让他哭着跑回去南宫山庄。

    而后一脸纯真地朝着餐厅走去,将碗筷递给南宫玖。

    “南宫叔叔,你快吃饭,都是我妈妈还有顾叔叔烧的饭菜,我顾叔叔烧菜可好吃了!”

    南宫玖觉得这个小孩子以前在南宫山庄的时候,对他爱理不理的,现在怎么冲着他笑得如此纯真了?

    莫不是因为回到了家里的缘故?

    毕竟当初在南宫山庄,对他来说是个陌生的地方。

    他接过碗筷,冲着简昕一笑,“谢谢小昕!”

    简昕乖巧地摇头,“不客气!南宫叔叔,你快吃饭吧,天气凉,冷了就不好吃了!”

    顾琉笙看到简昕这么懂事,特别开心,将他抱回了自己的身边坐好。

    然而简水澜与应寒是看着简昕长大的,突然见他这么殷勤都觉得特别怪异。

    不过两人都没说什么,只是都觉得简昕脸上的笑容更是明媚璀璨了许多。

    南宫玖虽生性多疑,但此时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回到家里这个孩子还是挺开朗的。

    简昕就这么睁大了双眼看着南宫玖用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豆腐吃下,随即满意了。

    觉得自己的胃口都好了起来,大口吃饭大口吃菜,谁夹给他的菜都能吃下,看南宫玖的是目光更是满意了。

    南宫玖就这么被对面的小孩子盯得直发毛,这个孩子是不是对他热情过头了?

    多了一个人,顾琉笙担心饭菜不够吃,特别是这屋子里还有秦筝这么个大胃王。

    毕竟来者是客,加上他现在可是这屋子里的男主人,所以很自觉地又下厨烧了两道菜。

    当顾琉笙将两盘菜端上来的时候,南宫玖的眼里都是诧异。

    “顾总亲自下厨?”

    刚才简昕说是她爸爸妈妈烧的菜,他还以为这话不过是为了炫耀而已,没想到他当真会亲自下厨。

    顾琉笙轻笑了声,“平日里不喜欢佣人在眼前窜来窜去的,所以大部分的事情都喜欢亲自动手,让你见笑了。不知道这一趟南宫家主过来,有什么安排?我去给你订酒店?”

    秦筝眼巴巴地盯着他看,心里呼唤着:住下来吧!住下来吧!

    每天有三个顶级男神让她看着,简直就是视觉享受!

    南宫玖看了一眼身边的应寒,笑道,“我此趟过来是为了跟木少主谈一些事情的,既然木少主住在这里,那么这几天我就在这边叨唠了,想必你们没有意见吧!”

    简水澜率先开口,“怕是要让南宫家主失望了,这地方是有两层楼,但一楼的房间都被我拿来充当画室与储物间,已经没有可以住人的地方。

    二楼有四间房,但已经住满,现在我跟秦筝两人还共同居住一间呢!来者是客,酒店的事情木少主倒是不用担心,一会儿会给你安排好!”

    怎么来之前不先将酒店订好了,还想着跟他们住在一起,想得美!

    南宫玖同情地看了一眼顾琉笙,原来他在这边是如此待遇,独守空房啊!

    秦筝本来想着这样的美男子留下来每天欣赏,但是想想确实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这地方是应寒的别墅,应寒更清楚这边的布局,自然也知道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

    应寒边有些不耐烦了,“既然是来找我的,便是我鬼门关的客人,南宫家主倒是可以放心,我鬼门关自然会将你当成贵客接待。”

    他看向简水澜,又说,“我先去安排南宫家主,今晚会晚些回来,你们先睡,我会带钥匙离开。”

    看到他们就要离开,简昕很快跳下了椅子朝着应寒走去,抱住了他的双腿,仰起漂亮的小脸蛋看他。

    “木叔叔,你晚上要记得回来睡觉,不要忙得太晚了。”

    应寒将他抱起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你听妈妈的话早点儿睡觉,木叔叔很快就回来了。”

    简昕点头,露出一副不舍的样子看向南宫玖,“欢迎南宫叔叔下回再过来我们家车吃饭。”

    南宫玖就觉得今晚这个小家伙特别热情、懂事,跟在南宫山庄的时候相差了许多,他满意地点头,走过来揉了揉他透软的头发。

    “小昕今天特别懂事,南宫叔叔会常过来看你的!”

    应寒与南宫玖都走了,秦筝虽然遗憾南宫玖没有住在这边,但她拍到了背影。

    那么高大挺拔的背影啊,简直可以拿来舔屏!

    很快就发了一条朋友圈,应寒手里的小风筝:这个男人的存在,简直就是视觉盛宴!

    后面还有一连串的比心,秦筝喜滋滋地放下了手机。

    要不是不想让他们知道应寒的存在,她更想拍应寒的照片放到她的朋友圈,至于顾总

    她还没那个胆子呢!

    简水澜看到秦筝那喜滋滋的模样,能不清楚她脑子里想什么?

    简昕重新坐了回去,看着碗里的半碗汤乖乖地喝完,还摸了摸吃得鼓鼓的肚子,真饱!

    秦筝看到就剩余他们一家三口,也不敢留下来当电灯泡,反正晚饭她也吃了不少,便自觉地捂着肚子。

    “你们继续吃,我吃撑了,先回房躺躺啊!”离开还不忘带上手机。

    简水澜见简昕自从南宫玖来了之后似乎都很愉悦的样子,问他,“怎么乐呵这么久?”

    简昕抬起小脸朝着他们两人露出灿烂的笑容,“妈妈、顾叔叔,我给你们报仇了!”

    “报了什么仇?”

    简水澜不解,这就是他乐呵这么久的缘故?

    “我在给南宫叔叔拿碗筷的时候舔了他的碗筷,你看看南宫叔叔都没发现,还吃得这么开心!谁叫南宫叔叔关了木叔叔那么久,还害了顾叔叔在南宫山庄受伤,妈妈哭了好久呢!”

    说着,他得意地仰着漂亮小巧的下巴,一脸的傲娇。

    “要不是看在南宫叔叔的机关术那么厉害,我还想在他的碗里撒泡尿,给他洗洗碗,让他知道小昕的厉害!”

    简水澜哭笑不得,怪不得从南宫玖出现之后,这小家伙这么高兴,但还是将他训了一顿。

    “你南宫叔叔确实有错误的地方,但这些事情交给大人处理就好,而你用这样的举动处理,是不对的,不管怎么说,南宫叔叔过来这边就是我们的客人,下回不可以这样,知道吗?”

    简昕倒是很老实地点头了,并且道歉,“妈妈,是我错了,下回我不会这么做了!”

    只要他及时认错,他妈妈就不会再说他了,这行为他屡试不爽。

    顾琉笙也没想到简昕竟然会这么帮他报了仇,心里偷偷给他点赞,但也不敢当着简水澜的面夸赞他。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小昕懂得认错,还是个好孩子,而且小昕的前提是心疼爸爸妈妈还有木叔叔,不过下回可要记得这些是大人的事情,爸爸来解决就好!”

    “我知道了,下回我不这么做了,南宫叔叔虽然有不好的地方,可是他机关术好厉害的,顾叔叔,你让南宫叔叔教我机关术好不好?”

    他对那机关术还是一直念念不忘。

    简水澜翻了个白眼,“你看你南宫叔叔就是因为一直研究机关术,整个人才阴晴不定!”

    简昕看简水澜这边不予答应,眼巴巴地盯着顾琉笙,“顾叔叔”

    “这个其实多一样手艺也不错,机关术也挺好的,回头我跟你南宫叔叔说说,你南宫叔叔还不一定会答应呢!”

    见自己的儿子这么崇拜南宫玖,顾琉笙有些吃味。

    简水澜想着南宫玖确实不一定会答应,所以也就没有多说。

    简昕吃饱之后就去了房间里找秦筝玩,简水澜跟顾琉笙留下来收拾碗筷。

    厨房里,顾琉笙围着围裙,正在刷碗,简水澜擦完桌子回到厨房看到他刷碗的样子,有一种回到西江月圆的感觉。

    当年他们两人也是如此,顾琉笙在家务活上面从来不会偷懒,不论是烧饭、洗碗或是打扫卫生,他向来都是积极的。

    纵然在公司里忙了一天疲惫不堪,但是回到家里,所有的活,他都抢着干。

    这一点,别说富家子弟能做到,就是普通家庭的男人都不会如此。

    看到简水澜拿着抹布走来,他顺手接过放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回头笑看着她。

    “怎么用这么的眼神盯着我看,莫不是觉得我又变好看了?”

    简水澜嗤笑了声,“少臭美,你上楼休息吧,这些我来洗就好。”

    “不过就是几只碗盘而已!”

    说着将刷过一遍的碗递给她,“你来清洗第二遍。”

    简水澜接过碗,放在一旁的水龙头下冲洗泡沫,突然觉得一颗心平静了下来。

    顾琉笙边洗边笑看着身边的女人,又将一只碗递给她。

    “好像一下子回到了西江月圆,当年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真让我怀念,失去你的那四年,我靠着回忆过活,上天始终还是眷顾我的,让我找到了你,而且你还给我生了这么聪明乖巧的儿子。”

    简水澜垂着眼眸,仔细地将碗上的泡沫冲洗干净,搁放一旁。

    “你在这边也有好几个月了,就没打算什么时候回去看看?我听苏焕说燕城那边还乱着,要不你回去看看吧!”

    离开得越久怕是越棘手,而且他这么长时间不出面,只怕顾夫人那边又有了什么新的动作。

    顾琉笙想起燕城的事情,这边才是他的一方乐土。

    “无妨,那边的事情我大部分都交给了宋微,宋微解决不了的问题再给我就是,况且你们母子都在这里,我可舍不得回去。我现在是一天都不想离开你们母子,不想离开你,也不想错过小昕的长大。”

    听到这一席话,简水澜有些动容,难得心平气和地跟他说话。

    “可是燕城那边的事情”

    洗完碗盘,他脱掉手套,擦洗干净双手看着她将最后一只碗冲洗干净。

    “难道你还不相信自己老公的能力?不管我母亲联手唐卿或是薛家对我来说都不成威胁,其实我母亲只要安分一些,在法国可以很好地过完下半辈子,可是她就是不甘心享受不到顾夫人的荣耀。

    至于唐卿他也并非一颗好摆弄的棋子,唐卿有自己的想法,不会被人控制,薛家现在在我母亲的帮助下,是有点儿起色,但在我眼里也不过如此,他们联手无法对付顾家。而且”

    说到这里顾琉笙看着正要擦手的女人,他取了干净的擦手巾,另一手握住了她的手,细细地擦拭着上面的水迹。

    她的手一如四年前,白皙纤细,皮肤细腻,很漂亮的一双手。

    “而且什么?”

    简水澜问他,手被他这么温柔以待,她有些不习惯。

    “还有一件事情你一定不知道,若是二叔之前的事情没有被查出来,定然是个不小的隐患,我都有可能失去顾家掌权人的资格,失去顾氏集团总裁的身份。

    但二叔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二婶无法忍受他跟自己的大嫂生下唐卿,所以在三年前就已经离婚了。”

    在简水澜诧异的目光中,顾琉笙又去擦她的另一只手,接着说,“二叔现在不过是个废人,他离婚之后,爷爷做主将房子都让给了二婶,和晋晗他们居住原来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