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1章、想得美,谁要给你生孩子了
    “二叔自己搬到了一间别墅里,安排了几个佣人照顾,二叔出事之后,除了唐卿去看过他几次,便几乎无人问津了。”

    以前的合作伙伴看到他现在已经失势,也几乎没人去找他了,倒是清静得很,但自从失去一条腿之后,顾安扬深知自己再也站不起来,整日颓废得很。

    想起顾安扬,简水澜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触,虽然当初他与顾夫人差点要了她的命。

    原谅他们两个人是不可能的,但是对于已经受到报应的顾安扬,她也没必要去恨。

    至于顾夫人若是她不回到燕城,与她应该不会再有相见的可能了。

    “燕城那边你若是觉得没问题就好,我就是想着会不会耽误了事情。”

    将擦手巾挂好,顾琉笙握住了她略有些冰冷的双手,眼里深情一片。

    “现在对我来说,你和小昕才是最重要的,别的对我来说都没那么重要了。”

    简水澜收回了手,只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我去看看小昕哪儿去了。”

    他捉住了她的手,“小昕估计去了秦筝那边,小澜,明天我们去玩好不好?”

    她蹙了下眉头,没有答应,“医生说了你要好好休息。”

    “我没多大问题了,明天我们去玩,就我们两个人,我知道有个地方不错,明天送小昕上学之后,我带你过去看看。”

    见着简水澜又要找借口拒绝,他很快又说,“你说了要给我一个机会的,总不能连约会都不肯?”

    最后,简水澜还是答应了,既然说了给他一个机会,那么她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

    晚上秦筝睡不着,盯着屏幕欣赏南宫玖的背影,就是一个背影都能让人沉醉其中。

    那张鬼斧神工的脸啊,跟应寒都快不相上下了。

    正当她陶醉的时候,手机嘀嗒响了一声,打开一看,是容昭熙发来的信息:又看上哪个野男人了?

    应寒手里的小风筝:今天见着有个比你出色许多的男人,你看看背影就知道了吧!

    容昭熙:看那背影起码得大我好几岁吧,秦筝大姐,我这小鲜肉你就不仔细看看?

    而后秦筝收到了好几张容昭熙发来的照片,有正面,有侧面,还有穿着睡衣裸露胸膛的。

    最后一张是他的背影,容昭熙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秦筝大姐,小鲜肉比老腊肉可口吧!

    秦筝看着对方花美男的脸庞,还真有些心动,这个容昭熙长得确实很不错,白皙干净,带着一股青春的味道。

    尽管认识他这么多年,可是他始终就像个刚大学毕业的样子。

    见秦筝对着手机屏幕发呆,简水澜以为她还沉迷于南宫玖的背影不可自拔,笑了下。

    “你拍的也就是南宫玖的背影,我可是拍到了他惊世骇俗的正面,要不要我发给你保留?”

    “当真?”

    秦筝立即激动起来,一下子就将容昭熙给忘到了天边。

    简水澜取出自己的手机,眼里闪过一抹笑意,很快将她珍藏的南宫玖的正面发送给她。

    “嘀嗒——”

    提示音响起,秦筝很快打开了对话框,看到简水澜发给她一张猪头,白了她一眼。

    “你发的这是猪头表情包吗?也够丑的,快点发来我新男神的正面照!”

    听到秦筝的话,简水澜忍不住一笑,“你仔细瞧瞧,那个猪头表情包是谁!”

    猪头表情包,估计南宫玖听到这话能被气死!

    秦筝还真仔细去瞧了,那个人鼻青脸肿的厉害,整张脸都变了形,但是被简水澜这么一说,她还真瞧出了几分熟悉,而后瞪大眼睛看向简水澜。

    “这是这是”

    这是南宫玖吗?

    天差地别好不好!

    “如你所猜,这张照片够震惊了吧!我再偷偷告诉你,这是应寒亲手揍的!”

    而后得意一笑,这张照片在她的手里,估计还有不少的用处,不过想到南宫玖的性子,简水澜还是提醒了秦筝一句,“这个人不好惹,你别惹上他,我老是觉得这人深沉、狠戾得很。”

    南宫玖与应寒之间的恩怨她多少知道一些,但是想到应寒瘦瘦弱弱的样子,竟然爆发力这么强大,将南宫玖给揍得估计连他亲妈都不认得了,不禁有些感叹。

    “你放心,我不惹他,就是欣赏他的美貌,不过这照片你能拍到也算厉害!”

    “那是自然,在南宫玖的眼皮底下拍到的!”

    简水澜得意一笑,“好了,不多说了,明天送小昕去上学,我还答应陪着顾琉笙出去走走,家里就交给你了,中午我若是没来及去接小昕就麻烦你去接他,或是让应寒过去。”

    她将手机闹钟重新确定了一番,放到了床头柜上。

    秦筝也收起了手机,将床头灯关掉,问她,“你们这是打算去约会?”

    “约会算不上吧,只是之前他舍命去救应寒,在他昏迷不醒的时候我就许了承诺,只要他醒来我就给他一个机会,现在不就正在执行?”

    想起这几天的相处,她看得出来顾琉笙一直都在迁就她,纵容她,而且对简昕也很好,她也看得出来简昕很喜欢这个父亲。

    秦筝揶揄一笑,“我倒是觉得顾总其实挺好的,四年前对他有不好的看法,但是这四年的时间他真对你一往情深,能够看到你们有进一步的进展,我挺高兴的!”

    就是应寒该怎么办呢?

    她也看得出来应寒心里有简水澜,更何况他们这四年来朝夕相处。

    “一切顺其自然吧,感情本来就是强求不得的东西,既然给他机会,便是给自己机会。”

    **

    隔天一早,将简昕送到了学校,顾琉笙开着车子笑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人。

    因为今天要出门游玩,所以两人的打扮都以休闲舒适为主,他觉得这个女人不管怎么打扮,都好看到让他移不开目光。

    简水澜感觉到顾琉笙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而前方还有不少车辆,忍不住蹙眉。

    “你到底能不能认真开车?不行的话,换我来!”

    眼睛一直粘在她身上,这男人不知道危险吗?

    顾琉笙这才将视线挪开,落在前方。

    “谁让你这么吸引人,一看到你就挪不开目光了。”

    简水澜只觉得脸上一热,这个男人几年不见,情话说起来似信手拈来。

    该不会这几年来,压根就没有他自己所说的那么干净?

    他是顾琉笙,喜欢他的女人多得去了,真的会为了一个她不近女色四年?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她问,移开了话题。

    顾琉笙一脸的认真,“去寺庙,咱们去拜拜,我得求佛祖让你赶紧回心转意,别再对我不冷不热的,别成日想着要离婚,将来咱们一家三口可以好好地过日子,这样就够了。”

    简水澜也没想到他会想着去寺庙拜拜,“你不是向来不相信鬼神的吗?”

    “我原本不相信这些的,可是你离开之后,我就逐渐相信了,许是想要有个信念,能让自己好受一些,能够看到希望,坚持了四年,就真的遇见了你。”

    说到这里,他忽而璀璨一笑,“等回到燕城了,我再去之前求过的地方还愿,感谢佛祖让我找到了你们母子。”

    简水澜静默了下来,他记得以前的顾琉笙是不信鬼神的。

    可是现在变了!

    一下子,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似乎再见之后,她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顾琉笙看到她的沉默也知道她现在怕是无话可说,于是找了话题。

    “咱们去的地方是清水寺,寺庙不大,但我在网上查过据说很准的,几乎可以说是有求必应,你有什么愿望?”

    “小昕平安健康长大,有个快乐的童年。”这算是她目前唯一的心愿了。

    “会的,一定如你所愿。”他笑了下,倒是没有再说话,认真地开车。

    简水澜也不再说话,欣赏着两边的风景。

    清水寺,她听说过,但是没有来过。

    两个小时之后,郊外有一条蜿蜒盘旋的路通往山上的清水寺,但车子也只能够停在半山腰。

    想要上清水寺还要爬半个小时的山路,虽然是山路不过都有台阶,不算难爬。

    顾琉笙将车子停好,下了车子觉得山上的气温都低了几度,幸好他带了两人的外套。

    见简水澜下车,他套上了外套,而后取过那一条蓝色的外套走到她的身边,披在她的身上。

    “山上气温低,越上面越冷,还是披着外套。”

    简水澜倒是没有拒绝,看着有些冷清的地方,问他,“这里真的有求必应吗?”

    信则灵,我相信,所以带你来了,人少也好,我就喜欢清静。

    他握住了她的手,带着她朝着一旁的小路走去。

    空气是冰冷的,两边种植了枫树,此时已经一片泛红,衬着蓝天白云,景色怡人。

    上去的路有些不好走,顾琉笙稳稳地牵住她的手,带着她一步步往上走。

    简水澜却有些担心他的身体,“你身体没事吧?上去还有点儿路程,不如等改天你好些了咱们再上去好了。”

    她喘了口气,到底是太久没有运动,此时走了几步路就有些气喘。

    看到简水澜这一副样子,顾琉笙拉紧了她的手,“我的身体恢复得还不错,再说医生不也说了要适当运动?爬座山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倒是你才走了几步就气喘成这样,以后每天早晨我带你一起跑步。”

    简水澜看到他爬了一半的山路,竟然不喘口气,而她现在已经有些狼狈了,竟然还出了细细的汗。

    小腿肚都有些酸疼,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呢!

    “算了,每天早晨那么早起来跟小昕准备早饭,再早些起来的话,我就不够睡觉了。也不知道小昕是遗传到了谁,晚上能早早就睡,大清早的就醒过来了。”

    说完这话的时候,很快就想到以往顾琉笙的作息,突然觉得,简昕这一点是遗传到了他。

    顾琉笙只觉得心情好极了,他与简昕相处的时日,也确实知道这个孩子作息挺好的,特别是早晨起来的时候,有时候他早饭才刚刚准备,简昕就已经起床了。

    “往后早饭由我来准备,至于运动的话,起码每天早晨也要半个小时,我记得咱们在西江月圆的时候,我就经常早早带你去运动。”

    他细心地为她拂开一旁延伸过来的树枝,拉她上了一个高高的台阶,又说,“小昕这一点倒是遗传到我了,幸好没有遗传到你,否则堪忧。”

    简水澜冷笑,很快反驳“遗传到我就不好吗?你看看我貌美如花,智商也不算低。”

    “那咱们再生个女儿好了,咱们生的女儿一定像你!”

    “你想得美!谁要给你生孩子了!”

    她喘了口气,在他的搀扶下,又爬上了个陡峭的台阶,“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来这边的人不多了,这一条路这么难走,没有耐心的人真爬不上去。”

    “所以心诚则灵,能够爬上来的必定带着足够的诚意,怪不得都说有求必应。你要是爬不动了,我背你上去吧!”

    看着她这么一步步走得这么艰难,他都舍不得。

    “你背我?”

    简水澜可不敢,“就你现在这虚弱的身体背我上去,我可不想摔下去!”

    这个女人未眠也太小瞧他了,他之前确实伤得不轻。

    但经过这么多天的休养其实好得差不多了,只是尚未回到之前的状态,不过他很享受这么被她关心的时候。

    两人边走边说,这一条大概半个小时的路程,被他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

    越往上面走,气温越低,不过走了这么长时间,简水澜倒是不觉得冷,反倒有些热。

    脸上都出了一层细细的汗水,她抬手抹掉,想要脱下外套,很快被顾琉笙阻止。

    “刚出了点儿汗,吹了风容易感冒,还是将外套穿着,你想想要是感冒了,你怎么亲近小昕?”

    简水澜本来还想脱下外套的,被他这么一说,还真犹豫了下,最后打消了念头。

    山上的景色很美,石头嶙峋,古老的树木四处横长,带着一股天然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