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2章、现在是我们两人的约会时间,别提那个第三者
    寺庙就在山上的最顶端,寺庙不算大,也有些旧,看起来有一定的历史。

    简水澜回头一看,许是爬得高了,往下望去,竟然浮着一层薄薄的云,特别漂亮。

    空气冰冷,但是特别清新,不禁深深呼吸了口气,顾琉笙带着她朝着寺庙走去,点了香,将其中一束递给她。

    “这里都说有求必应,既然有心愿就跟佛祖说说。”

    看到向来不信鬼神的顾琉笙,虔诚地跪在蒲团上闭着双眼跟佛祖许愿,简水澜也在他的身边跪了下来。

    看着殿内的庄严而慈悲的佛祖,也缓缓闭上了双眼,在心里默念她的愿望。

    许愿之后,顾琉笙又添了香油,看着简水澜。

    “差不多到午饭的时候了,我们就留在这边吃斋吧,今天人不多,我让他们给我们准备几道清淡的素菜,这边我也没吃过,味道如何尚未清楚。”

    简水澜也没打算现在就下去,这么陡峭,刚上来的时候就花了不少的力气。

    现在下山,她想想都觉得腿软,还不如留在这边吃过饭休息一会儿再走。

    顾琉笙带着她朝着里面走去,让小和尚给他们准备了简单的斋菜,两人被安排在一处简单的院落,简水澜问他,“你认识这边的和尚?”

    “不认识,不过昨天来这边有跟他们联系过了。”

    今天的香火钱不过是意思下,昨天他已经捐了一笔,若是今天许愿能够尽早实现,他来还愿的时候就还好好地建设这边的寺庙。

    所以顾琉笙是有备而来?简水澜浅浅一笑,看着面前的斋菜,六菜一汤,烧得很好看。

    其中有用面粉制作成的鸡腿与鱼,烧得很不错,她尝了一口,味道爽口。

    屋子里很安静,许是外头常年香火不断的缘故,这屋子里也有一股浅浅的香火味道。

    顾琉笙给她夹了菜,“多吃点儿,不够的话我让他们再准备,等吃饱了休息一会儿,我带你去后山摘枣,这边的枣又大又甜,咱们也给小昕他们摘点儿回去尝尝。”

    他来之前确实做足了功课,这边的枣树不少香客来此尝过都说好吃。

    “是我们自己摘,还是有人在卖?”摘枣树,她倒是有点儿兴趣。

    “那一片枣树是寺庙的,所以自己摘,我倒是挺喜欢自己动手的。”

    简水澜自然也看出来了这个男人凡事都喜欢自己动手,在家里,家务活她完全不愁。

    斋菜的味道很不错,虽然都是素菜,但简水澜还是吃得津津有味,想着一会儿还要去摘枣树,她也不敢吃得太饱,行走困难且容易犯困。

    期间顾琉笙一直给她夹菜,简水澜吃了八分饱就放下了筷子,顾琉笙见她吃得不多,问她,“不多吃一些?还是不合胃口?”

    简水澜摇头,难得给他夹了一块豆腐,“我留点儿空间一会儿装冬枣。”

    顾琉笙有些忍俊不禁,觉得今天与她说话都特别轻松,而她似乎也在对他放下防备。

    “那我也不吃了,一会儿吃冬枣就是。”

    顾琉笙很快让人过来将剩余的斋菜撤走,起身走到简水澜的身边坐下,直接将她整个人拥进了怀里,看到她想要逃走,他立即双手并用,紧紧地搂住。

    “别走,我就想着这样安静地抱你一会儿。”

    简水澜依旧挣扎了几下,见无果,就瞪他,“佛门净地,你别乱来!”

    “我刚给佛祖说的其中有一条就是让我跟你赶紧再生个孩子,是男是女我都喜欢。而且我现在对你也没那些念头,在你没有答应我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对你硬来,我想要你的心甘情愿。

    我抱你睡一会儿,你要是睡不着,半个小时之后喊我起来,咱们摘冬枣去。”

    顾琉笙说完这些话,双手也没打算松开,依旧搂着她小小的身子,整个人舒服地朝着后面靠去,安心地闭上双眼,此时,这个屋子里就剩余他们两人。

    简水澜见他确实没有别的亲密的举动,微微松了口气,也就随了他去。

    侧过脸看着已经闭上双眼的顾琉笙,不禁感叹,他这么双手搂着她不累吗?

    虽然刚吃过饭,但毕竟山上的气温低,简水澜从一旁取过他脱下来的外套轻轻地给他披上,没一会儿也觉得有些睡意,索性靠在了他的怀里,缓缓闭上双眼。

    简水澜并不知道她给他披上外套的那一刻,身边的男人唇角勾起了一笑。

    屋子里很静谧,外头的风声有些大,叶子沙沙地响着。

    半个小时之后,顾琉笙醒来,看到怀里沉睡的女人,睡着的她很安静柔和,睫毛又长又翘,刷出两排浅浅的阴影,鼻子挺翘,唇色淡粉干净,让人看了很有一亲芳泽的想法。

    四年后的她,并没有丝毫的变化,还是当初在她闯入阳台的模样。

    见着自己身上的披风,顾琉笙空出一手,将身上的披风轻轻地披在她的身上,随即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只见她感觉到唇上的触碰眉头皱了下,抬手揉了揉又沉沉睡了过去。

    顾琉笙只觉得她的举动真是可爱,也没有吵醒她,让她继续睡着。

    目光温柔地盯着那张清秀漂亮的脸孔,唇角微微扬起,挂着浅浅的笑意。

    岁月静好,真想就这么一直抱着她,顾琉笙觉得自己真的找了她的魔。

    只是单纯地抱着,看着她睡觉,内心都能感受到极大的满足感。

    他放轻了动作,取出手机,打开了自拍摄像功能,将他们两人此时的美好记录下来。

    他想让简水澜知道,他们还是可以回到当初的,只要她愿意。

    期间,简水澜换了几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一直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这才迷迷糊糊醒来。

    只觉得身边很温暖,忍不住靠了过去,还用脸蹭了蹭,餍足地抱住了温暖的来源。

    顾琉笙没想到她睡着的时候这么可爱,不禁勾起一笑。

    足足五秒钟之后,简水澜这才有些反应过来,她抱着的这温暖来源是什么东西?

    猛然睁开了双眼,她将温暖来源推开,这才看清楚了对方那张鬼斧神工的容颜,不禁心头一跳。

    她竟然将顾琉笙当成抱枕了?

    刚才好像还用脸去蹭他的胸膛了!

    她怎么就睡着了?

    被突然推开,顾琉笙有些失落,刚才怀里暖玉温香,不过此时看到她一副懊恼的样子,心底还是高兴的。

    这个女人一定在懊恼刚才怎么就没有防备睡着了!

    “有需求的时候将我抱得那么紧,现在没需要了就无情地推开我!”

    他笑着揉了揉她有些凌乱的头发,又说,“要不还是将头发留长,我觉得你长头发的样子很漂亮!”

    简水澜不满地嘟着嘴,而后瞪他一眼。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不漂亮?”

    她现在也长头发好不好,只是没有以前那么长,但是也到肩膀了,她觉得这个发型挺好的,特别打理方便。

    顾琉笙很快解释,“当然不是,你现在很漂亮,不过你要是觉得这样的头发方便打理就算了,扎个丸子头也很可爱。”

    她很快露出一副这还差不多的表情来,“当初怀小昕的时候,怕头发吸收太多的营养,所以就将头发剪短了,后来留长了点儿,应寒说这个长度也挺漂亮的,我就一直留着了。”

    顾琉笙一开始还挺感动的,但是后来听到应寒,整张脸就臭了起来。

    “现在是咱们两人的约会时间,别提那个第三者!”

    插足别人家庭的男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什么第三者,说得那么难听!”

    简水澜轻哼,“什么叫第三者我给你科普一下,当初琉璃插足我们的婚姻那才是第三者!奈何你还全心全意地信任她。”

    过去的事情她虽然不想再提及,但就是不喜欢顾琉笙用这样的语气去说她的好朋友。

    提起琉璃,顾琉笙眉头轻蹙了下。

    “你说的没错,你看看插足被人家庭的第三者,向来都没有好下场的,琉璃现在不也落了个不好的下场?据说她腿上的伤势没多久就恶化了,后来为了保住性命只好截肢,如今还在服役期间。”

    沉默了一会儿,简水澜抬起小脸问他,“当初琉璃被赶走之后,你有没有再去看过她?”

    “没有。以前给了她太多的机会,她不懂得去珍惜,还如此伤害你,我没必要再去管她的事情,况且她已经被逐出了顾家,跟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

    这个人从被他赶出去,不管她往后的日子富贵或是落魄,都与他无关,当年的兄妹情谊全当他瞎了眼一厢情愿。

    听到顾琉笙没有再去找过琉璃,简水澜觉得心里痛快了些,也就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她伸展了下懒腰,看了一眼时间。

    “走吧,咱们去摘冬枣,多摘点儿回去给他们尝尝。”

    起身的时候,顾琉笙凑近她的唇偷了一吻,伸手将她拉了起来,简水澜捂着被他偷袭过的唇一脸的懊恼。

    “顾琉笙,你别太过分了,我是说过给你一次机会,可没允许你动手动脚!”

    然而顾琉笙一脸的无辜,“我可没对你动手动脚,我只是动嘴!”

    她恨恨地擦了几下被他亲过的嘴,“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再这样了,否则机会就到此为止!”

    不给他点儿颜色看,他就真将她太不当一回事了!

    “你给我机会呢,这个机会在我这边我认为是重新交往,给我权利追求你,追求的过程中,自然会有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发生,牵手、拥抱、亲吻,渐入佳境就是发生男女之间的关系!”

    说到这里,他加深了脸上的笑容,看到简水澜正瞪他的时候,只好收敛了一些。

    有些事情还是慢慢来,急不得,要是将这个女人给吓到了,怕是就不肯再踏出一步了。

    于是顾琉笙走了出去,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只竹篾编成的篮子,他一手提着篮子,一手牵住了她的小手。

    “走吧,我带你去摘冬枣,你中午没吃饱,正好可以吃点儿枣。”

    简水澜本来还想反驳他几句的,但是看到他的态度也就放弃了。

    后山就在寺庙的后面,走路将近二十分钟也就到了,倒是被开垦出了一条小道,与之前来时相比,还算平坦。

    就是两边杂草丛生,一个不小心就要被绊倒。

    但是那一只一直牵着她的手很有力,也不曾松开过,简水澜几乎是跟着他的步子走。

    枣树有好几棵,每一棵都有好些年头的历史,粗壮高大,枝头结满了枣,红通通的一片,很是喜人,不过有些高度,怕是不好摘。

    顾琉笙也没想到枣树还挺高的,低些可以摘到的都已经被摘得差不多了,剩余一些个头小的或是尚未成熟的枣子,想要个头大的枣子还得爬上树才可以摘得到。

    他本来想让简水澜摘枣子的,现在只能放弃了这个念头,拉着她的手走了几步,最后定格在一棵长得很喜人的枣树上,他将篮子递给她。

    “本来想跟你一块儿摘点儿枣子的,这么高的树你也爬不上去,你在下面接着,我上去摘!”

    简水澜直接拉住了他的手,“算了吧,这么高的树,万一摔下来怎么办?”

    “你在担心我?”顾琉笙显得很愉悦。

    “谁担心你了,我是想着你要是从上面摔下来,我可是背不动你!”

    “放心,我还没那么容易摔下来!”这么点儿高度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

    接下来顾琉笙在她的面前甩了一回帅,爬上树的时候姿态利落干脆。

    在简水澜的眼里那简直比猴子还要顺溜,在她尚未惊叹出声的时候,顾琉笙就已经上了树。

    这一幕看得她目瞪口呆的,“顾琉笙,你属猴子的?”

    正攀着树枝的他听到这话忍不住一笑,看到枝头挂着一串长得很喜人的枣子,他连着树枝都折了下来。

    “你让开些,别让我砸到你身上了!”

    简水澜抬着头看着爬得老高的男人,他手里正拿着一挂连着枝叶的红枣,赶紧朝着一旁的方向挪开了些,而后听到前方有东西掉了下来,正是他扔下来的那一串枣子。

    她将那一串枣子捡起放到一旁,而后将枣子一颗颗摘下来放到篮子里。

    摘枣子的时候还不忘朝着上面喊道,“你小心些啊,可别摔了下来。”

    爬得这么高,要是摔下来估计半条命都没了。

    顾琉笙听出她的关心,心情特别愉悦,此时一大把年纪的他也跟着毛头小子一样。

    摘了好几串之后,他觉得差不多能装满一篮子了,很快又利落地爬了下来。

    来到简水澜的身边,他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颗红枣递给她。

    “这是我从上面挑选出最大最甜的一颗,送给你!”

    一颗枣子,然而他此时的姿态却犹如要将这世间最好的东西送给她,简水澜看着他手里那一颗明显比别的要大上许多的枣子,伸手接过的时候,觉得心里喜滋滋的。

    她直接用袖子擦拭了几下就要去咬,很快被顾琉笙阻止了,他记得这附近是有一处水源的。

    左右看了一眼,果然在不远处看到一处水流,而且还有流动的声音。

    他很快走了过去,看到溪水清澈,便直接用这干净的溪水将枣子细细地清洗了一番,最后折回到简水澜的身边,将枣子递给她。

    “洗干净了,你尝尝!”

    果然有洁癖,要是她与秦筝,摘下来用手擦上几下就能吃了。

    咬了一口,觉得又甜又脆,竟然比超市里买的还要好吃,这才觉得没有白来了。

    “怎么样?”顾琉笙问她,

    “挺好吃的,你要不要”看着她咬过的地方,简水澜犹豫了。

    顾琉笙接到这样的邀请,握住了她的手放到嘴边,就着她吃过的地方咬了一口。

    “果然甘甜,一会儿将地上那些枣子处理了,咱们带回去吃。以后你要是还想吃,我就过来这边摘!”

    她看着被他咬过的地方,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放到了嘴边又吃了一口,两人也不知道亲了多少回,若是这个时候嫌弃他的口水,那就有些矫情了。

    简水澜摇头,觉得没有这样的必要。

    “是挺好吃的,就是来一趟这边太过麻烦了,过来的车程就要两个多小时,还要爬这么远的山!”

    顾琉笙却不这么认为,只要她喜欢的,再远的路程他都会去。

    看到顾琉笙头上有一片枣树叶,她踮起脚尖,抬手将他头上的树叶取了下来,递给他看,顾琉笙却觉得一颗心砰砰地跳个不停。

    刚才她踮起脚尖朝着他这边凑来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个女人突然就想开了,想要亲吻他,此时看到她手里那一片树叶的时候,不禁一笑。

    他凑了过去,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覆上她的唇,带着一股枣子的香气与属于她独特的甘甜,让他欲罢不能,顾琉笙的吻密不透风,将她所有的震惊于反抗都吞入腹中。

    怀里的人儿逐渐不再挣扎,相反地双手在他的身上探索,最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枣树林里,两人热烈的亲吻着,比起任何一次还要激烈,简水澜一开始还想着要反抗的,可最后在他猛烈的攻击之下,完全无力抵抗,只有丢盔弃甲的份。

    身上逐渐燥热起来,还带着一丝丝陌生的渴望,简水澜在他的怀里嘤咛出声,整个人瘫软如水,只能依靠着他才能站稳。

    而顾琉笙稳稳地一手扶住她的腰,一手抱着她的后脑,让两人更为亲密。

    许久之后,不舍的分开,顾琉笙看着怀里醉眼迷离的女人,眼里都是炙热的渴望。

    他想要得到她,可是这个地方不允许,毕竟佛门净地,他带着心愿而来。

    简水澜也浑身难受得很,要不是他理智地停下来,估计自己都能糊里糊涂地给他了。

    这个男人的吻,她还是这么容易就沉沦了。

    简水澜抬起迷离而勾魂的双眼盯着他看,喘息着出声,“我说过别对我动手动脚的!”

    “你这么诱人,我忍不住,这能怪我吗?”

    他轻轻地笑着,珍爱地看着怀里的双颊嫣红的小女人。

    “小澜,你看看,你对我还是有感觉的,你不抵抗我的亲近,甚至沉沦其中,对不对?”

    他想,若不是他停了下来,强硬要与她发生关系,这个女人说不定刚才就从了。

    渐入佳境,结果地方不对,要是在家里的话

    真想跟她大战三百回,将这四年藏着的爱意全都给她!

    顾琉笙虽然心中惋惜,但对于她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

    所以,最后还怪她了?

    简水澜想要推开他,结果发现自己竟然双腿软着,有些气自己的不争气,只好继续依靠着他站好,但是两人凑得这么近,她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变化。

    脸上更是燥热了许多,顾琉笙也看出了他的窘迫,问她,“还觉得我不行吗?”

    说着他甚至蹭了几下,只觉得整个人有些飘飘欲仙。

    简水澜瞪他,“别太无耻了,这里可是”

    “没事,我跟佛祖说了要跟你赶紧再生个孩子的,我佛慈悲,一定不会介意。”

    简水澜索性闭嘴,反正她也说不过这个男人。

    然而顾琉笙还是有些忍不住,低头亲了下她的小嘴,凑到她的耳边低低一笑,还说了一句话。

    那一句话让简水澜一下子一张脸彻底地红成了一片,她觉得在脸皮的厚度上,她是一辈子都比不过这个老男人了!

    于是简水澜不再理会他,此时也恢复了点儿力气,她取过一支长势不错枣枝朝着溪边的方向走去,看着那流动的水,想到顾琉笙刚才的那一句话:湿了吗?

    她没有理会身后的男人,弯下了身子,摘了一颗枣子细细地洗了起来,慢慢地啃着。

    顾琉笙也开始摘枣子,偶尔将目光落在那一道身影上,眼里都是柔情。

    怎么觉得生了孩子的她比起四年前还要害羞了?

    只是那么平常的一句话,就让她选择了逃离。

    不过这样的简水澜还真有趣,让他忍不住想要逗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