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我喜欢被你这么紧紧地抱着
    真希望今晚两人的关系还能如此融洽,那么他就可以好好地与她大战三百回了。

    许是蹲了太久,加上洗枣子的时候脚边的石头被水打湿。

    简水澜起身就要离开的时候,滑了一下,整个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脚踝处的地方传来一阵剧痛,疼得她惨叫出声。

    顾琉笙听到声音的时候很快朝着她那边望去,却见她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他心急如焚地起身朝着她那边跑去,将她扶起,看到她煞白的脸色,一阵心疼。

    “伤在了哪儿了?我看看!”

    早知道如此,他就该时时刻刻跟在这个女人的身边,而不是让她独自一人在溪边。

    脚踝上的剧痛尚未消失,她疼得直抽气,脸色煞白一片,简水澜靠在他的怀里,抱着自己右脚的脚踝。

    “好像伤到这里了,好疼,会不会是骨头断了?”

    她穿的是九分紧身牛仔裤,加上一双很好走路的运动鞋。

    顾琉笙将她脚上的鞋子脱下,看到她的脚踝处有些红肿,具体情况现在也不清楚,还得让医生看过才知道。

    “你先忍着疼,我背你下山,咱们一下山马上就去医院,不会有事的!”

    看到她疼得额头上都冒了汗水,顾琉笙心疼得不行,甚至后悔带她来这里了,如果他不带她来这里,也不会受伤了。

    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顾琉笙将她搀扶起来,而后在她面前半蹲下了身子。

    “上来,我背你下山,得马上去医院看看。”

    耽搁越久,对她脚上的伤势越是不利。

    简水澜看着眼前比起之前消瘦了几分的背,但在她的眼里依旧宽厚,她忍着疼站着,一只手被他握在掌心里,却迟迟没有趴上去。

    “那个我看还是我自己走路吧!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万一扯到了伤势怎么办?再说了这下到半山腰也要好些时候”

    顾琉笙知道她是在心疼自己,但是现在他更心疼她。

    “放心吧,不会让你摔下去的,快上来,咱们得找个医生看看你的脚怎么样了,不能拖太久了。”

    简水澜想到他刚才爬树的架势,还有爬山的时候,比她要厉害了许多,脚踝处实在疼得厉害,于是也就没有再推辞,趴在了他宽厚的背上。

    “要是背不动了,你就放我下来,别太逞强了,我这么点儿伤要不了命,你这可是内伤,而且下山的路不好走,万一摔下去,咱们两人估计都得摔废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毕竟下山的路陡峭,而她虽然伤到了脚但估计还能勉强走点儿路,那点儿疼说不定可以忍下,总比两个人摔下去好。

    顾琉笙背起了她,只觉得这个女人还是比当初要消瘦了一些。

    很多年前,她还在致远公司的时候,他就曾跟着简水澜去过湘城,爬上景点的那一条路就是他背着她走上去的。

    此时再背着她,只觉得比当年还要轻了一些,顾琉笙朝着篮子的方向走去,空出一手将装满了枣子的篮子提了起来。

    简水澜见他还要这一篮子枣子,虽然也舍不得扔掉,但顾琉笙已经背着她,再提着这一篮子的枣子岂不是加重了他的负担?

    “要不,这篮枣子就不要了,下山的路并不好走,你现在身体也尚未完全痊愈。”

    顾琉笙看了一眼手里那一篮子的枣子,个头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这么扔了倒是有些可惜,而且简水澜很喜欢吃,他摇头。

    “没关系的,这些并不重。”

    简水澜在他的胸前伸出了手,“我来提吧,你这样子我都有些心惊胆战的。”

    顾琉笙并没有将篮子交给她,背着她就朝着枣林外头走了出去。

    走了好些路,就来到了下山的地方,台阶很陡峭,顾琉笙要背着她还要提着那一篮子的枣子,简水澜被他背在背上,居高临下往下望,都觉得有些眩晕。

    爬山的时候眼里只有前面的台阶,下山的时候往下望去,心里多了一抹恐惧。

    这要是一不小心一脚踩空,两人摔下去估计不是断腿少胳膊的事情了。

    然而顾琉笙每一步都踩得很稳,简水澜双手紧紧地攀着他,见他在这样的台阶上还是不忘那一篮枣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不禁问他,“前方拐角的地方有个能休息的地方,咱们先休息一会儿再下山吧,我这脚上也没刚才那么疼了。”

    其实还是很痛的,但是为了两人不会一起掉下去,她想着还是让顾琉笙先保持了体力。

    “你要是害怕的话,就将眼睛闭上。”

    毕竟这是下山的路,过于陡峭,加上路途有些远,从上面往下看,这个女人害怕也是正常。

    简水澜只好闭上了双眼,可是一闭上眼更是害怕了,黑漆漆的,什么时候会掉下去都不知道,只好又睁开了双眼。

    看着他沉稳地一步步往下走,许是看到他走得稳当,不知道为何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心,就此缓缓地安静了下来。

    简水澜也不禁松了口气,整个人有所放松。

    上山的时候要照顾简水澜,所以花了好些时候,下山的时候,虽然背着她,但想到她脚踝处的伤势,顾琉笙压根就没有休息。

    虽然不算一路疾走,但速度加快了许多,脚下的步子很沉稳,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走到了半山腰,他们停车的地方。

    将那一篮子的枣放到了后备箱,顾琉笙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让简水澜坐了进去。

    系上安全带之后,顾琉笙检查了下她的脚踝,已经比刚才还要严重,整个脚踝都肿了起来。

    这个时候坐下来,脚直接碰到地上,比刚才还要疼,简水澜蹙着眉头,低头去看自己的脚踝。

    果然比之前的还要红肿许多,整个脚踝肿得都看不到骨头了。

    “忍着点,我很快送你去最近的医院看看!”

    顾琉笙在她的脸上印下一吻,看到她疼得小脸都皱了起来,禁不住又是一阵心疼,只恨不得能够代替她受这些罪。

    他很快上了驾驶座,系上安全带后,车子完美地调头朝着来时的那一条蜿蜒盘旋的山路开了下去。

    简水澜的目光落在一旁的风景上,试图用美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顾琉笙将车子开得飞快,山路虽然狭窄,但他开车技术一流,简水澜倒是不觉得害怕。

    将近一个小时,车子在距离最近的一家医院停了下来,而后带着简水澜去检查,拍了片之后发现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扭到筋,建议用药酒推拿。

    推拿的时候,实在疼痛难忍,简水澜发出了几声凄惨的哀嚎,整个人疼得有气无力。

    顾琉笙见此,极为不忍心,特别是见她咬着唇的时候,索性将自己的胳膊伸到了她的面前,“要是觉得疼得难受就咬我的手,别咬伤了自己。”

    简水澜没有理会他,此时已经疼得一抽一抽的,眼泪都出来了。

    气得顾琉笙对着医生一阵臭骂,“你这庸医到底会不会,没看到她疼得难受吗?”

    “过来推拿的,哪个不难受了?”

    医生白了他一眼,继续下手,不过见对方凶神恶煞的样子,担心出现医闹现象,之后倒是一声不吭了。

    简水澜又疼得哀嚎了几声,等到推拿完毕之后,整个人筋疲力尽,脸上也有了汗水。

    推拿之后,倒是没有缠上绷带,只是开了一瓶药酒让她回去自己擦,又仔细地吩咐了注意事项。

    顾琉笙抱着简水澜走了出去,在外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直接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低头吻干她脸上的泪水。

    “都是我不好,今天要是不带你去那边,也就不会让你受伤了。”

    疼痛尚未缓去,不过已经没有刚才推拿的疼痛了,她看着擦得都是药酒的脚踝,好像又肿了起来。

    缓过气之后,看到顾琉笙那一脸的心疼与自责,简水澜知道这事情也怪不得他,毕竟是自己摔的,又不是他推的,况且回来的路上还是顾琉笙一路上背着她。

    “你也别自责,这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倒是我扫了兴!”这话,算是安慰他吧!

    看到她依旧煞白的脸色,顾琉笙揉了揉她娇俏的小脸。

    “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我带你回去!回到家里记得医生的吩咐,得好好养着,每天晚上我都会给你推拿,这几天就先别下床了!”

    而后一想觉得这样照顾不周到,又说,“这两天让秦筝住小昕的房间,小昕去我那边睡,我去照顾你!”

    他没有办法忍受别的女人睡他的房间,省得出现误会之类的事情。

    简水澜本来疼得厉害,听到他最后一句话,一下子就被转移了注意力,他的意思是想要跟她住一间,想到这里,不禁一阵冷笑。

    “所以你打算跟我住?顾琉笙,你白日做梦!”

    她只是扭到了筋,又不是断了腿,养个几天就足够了,而且秦筝同为女生,有什么事情让她帮忙就可以了。

    至于顾琉笙

    还是算了吧!

    被她这么直接的拒绝,顾琉笙也不生气。

    不过见她转移了注意力似乎忘记了刚才的疼痛,又说,“咱们是夫妻睡在一起不也正常?在你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我是不会对你做哪些事情的,虽然我时时刻刻都想着跟你做!而且你这伤我得负所有的责任,贴身照顾理所当然!”

    一句时时刻刻都想着跟你做,让简水澜本是苍白的脸上,都觉得热了起来,特别是这个时候她整个人坐在他的大腿上,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她挣扎了几下。

    “放我下去,我自己坐一旁,我受伤跟你也没有多大关系,你无需自责!”

    “怎么就没有关系了?”

    顾琉笙反问,阻止了她的挣扎,看到她逐渐恢复血色的脸,也知道她这是被他刚才的话给羞的,想到之前在枣林里发生的事情,顾琉笙眉眼都是柔意。

    “要不是我将你吻得腿软,你也不至于摔了一跤,所以这事情我得负所有的责任,就这么说好了,今晚上开始我住你那屋子里。

    不过我不喜欢别人躺过的地方,你那边的被褥最好还是换新的,其实最好的方法还是他们不需要换房间,今晚上开始你就跟我住在我那房间吧!”

    这个男人还当真了?简水澜白了他一眼。

    “之前怎么住,现在还怎么住,不想被我赶回去燕城,你就接着安排,你少将自己当成主人了!”

    看到她翻白眼的样子,顾琉笙都觉得很美,他真的中了这个女人的毒。

    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顾琉笙在她要发作之前,就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朝着出口走去,简水澜只觉得身子一轻,紧张地双手紧紧地抱住了他,“你要起来不能说一声吗?”

    顾琉笙回了她一句,“我喜欢被你这么紧紧地抱着。”

    本来顾琉笙还在酒店里安排了烛光晚餐,但是现在烛光晚餐是用不上了。

    等他开车回到翡翠别墅区9栋大门前,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顾琉笙将车子停好,下了车就过来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帮她解开安全带,又抱了出来,简水澜空出一手关上车门。

    看着似乎越来越肿的脚踝,也不知道刚才给她推拿的医生是不是庸医,在车上坐了这么些时候,感觉更疼了。

    简水澜并没有带钥匙出来,只好按响了门铃,过来开门的是秦筝,看到她被顾琉笙公主抱着。

    一开始还以为他们之间感情好了,可当她看到简水澜肿起来的脚踝,脸色就着急了起来。

    “怎么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就成这样了?顾总,你是怎么人的?”

    顾琉笙正要认错,简水澜就已经先开了口,“跟他没关系,是我自己摔了!”

    秦筝气呼呼地让开,“早知道你会受伤,我今天就不让你出门了!”

    顾琉笙没有理会秦筝,直接抱着简水澜走了进去,秦筝关上院子的大门,很快跟上。

    简昕正在吃饭,看到简水澜是被顾琉笙抱着进来的,很快就扔下了勺子,跳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