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4章、发现顾琉笙看她的眼神,简水澜就后悔了
    ♂!

    看到他们朝着二楼的楼梯走去,迈着两条小短腿也跟了上去。。。

    “妈妈,你怎么了?”

    简水澜冲着爬楼梯的简昕投去一笑,“没事,就是摔了下,不要紧的!”

    顾琉笙直接将简水澜安置在自己的房间里,简水澜见此立即就有了意见,很快就要下床,却让顾琉笙很快低声阻止。

    “不想我当着小昕跟秦小姐的面吻你,你就下床看看!”

    她看向顾琉笙,发现他眼里都是认真,不像是开玩笑的。

    所以她清楚只要她一下床,顾琉笙立即付诸行动。

    顾琉笙的房间,秦筝是不敢进去的,因为这个男人有严重的洁癖,他的房间除了简水澜,任何女人都禁止入内。

    而且本来就是好朋友的男人,她也不想闹出误会,所以就算是简水澜受伤,她也只能站在门口干着急。

    不过见她只是伤到了脚,骨头没断,休养几天也就好了。

    倒是简昕进去了,手脚并用地爬上了床,抱着简水澜的胳膊,一脸担心地看着她。

    “妈妈,你哪儿受伤了?我给你吹吹就不疼了。”

    简水澜将他抱在了怀里,“妈妈没事,就是摔了一跤,你先跟着秦筝阿姨吃饭去。”

    顾琉笙直接将简昕从她的怀里抱了出来,“你妈妈受伤了,需要静养,你先出去将饭吃饱了,一会儿再过来陪你妈妈说说话。”

    他给自己的儿子使了个眼色。

    简昕看到那一记眼神,立即秒懂,这是要他赶紧走开,给他们时间与空间。

    “妈妈,你先让顾叔叔照顾,我跟秦筝阿姨吃饭,等吃饱了就过来看你。”

    顾琉笙抱着简昕亲了一口,夸赞他,“宝贝儿子真懂事,先去吃饭吧!”

    简昕依依不舍地看着简水澜,随后跳下了地,拉着秦筝的手走了。

    屋子里一下子就剩余他们两人,简水澜看向顾琉笙,眼里带着几分警告。

    “顾琉笙,你别太过分了,我是不可能跟你睡一屋子的!”

    还真以为他们现在是正常的夫妻?不要以为她偶尔给他点儿好脸色看,加上今天他将她全程背下了山,就会对他感激不尽。

    “我只是想要照顾好你而已,没有其它的想法,我受伤那期间是你无微不至地照顾,你现在受伤了,我理应也该好好照顾你,再说若不是我带你去玩,你也不会受伤,现在只想着你快点儿好起来,否则我会内疚自责!”

    说着,他很快出了房间,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套水蓝色的纯棉睡衣,“是要自己换还是我帮你换?”

    “我去洗个澡,一会儿再换。”简水澜接过了他手里的睡衣。

    顾琉笙很快阻止了她的举动,“别洗了,才刚上药,等明天再洗吧!”

    天气凉快,若是放在平时没洗她还能忍受,可是今天爬山流了汗,而且还在枣林里摔了跤,身上的衣服有些尘土换下来不洗澡的话,还是觉得难以忍受。

    她压根不听顾琉笙的劝告,刷开了他的手就要去下床,顾琉笙很快又拉住了她的手。

    “小澜听话,你看刚上了药,再去洗澡洗掉药酒一会儿我还要给你推拿,你能忍受得了疼?”

    简水澜还是很怕疼的,如果洗掉了脚上的药,顾琉笙肯定是要给她上药的。

    想到之前被医生推拿的疼痛,一会儿再来一次,她真会受不了,而且也不想让简昕听到她的哀嚎。

    可不洗澡,她又觉得受不了,正当她为难的时候,顾琉笙发话了。

    “我去给你端一盆温水,你擦下甚至,要是不方便擦的话,我可以帮你擦。”

    “你觉得我会不方便到要让你代劳的程度吗?”

    简水澜嗤笑了声,不过不能洗澡,擦个身也不错,很快就妥协了。

    “去吧,给我端一盆温水过来,我的毛巾是蓝色的。”

    听到她的吩咐,顾琉笙很快去办了,再进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盆温水,还有一条毛巾。

    简水澜见着顾琉笙拧干了毛巾递了过来,却没有出去的意识,很快冷哼了声。

    “你不出去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走!”难不成还想着看她擦身?

    顾琉笙确实有留下来的打算,但是听到简水澜的话,想了想觉得还是自己还过心急了。

    “我在门口等着,门不需要关,在你未擦好身我不会进来,有什么事情喊我一声,擦洗完就将盆子放在那边,我来倒水就可以了。”

    虽然不放心她单独一人在里面,但顾琉笙还是在她恶狠狠的目光中转身离开,将房门掩上,守在了门口。

    从那一条细细的缝里,静听里面的动静。

    看到顾琉笙终于出去,简水澜松了口气,缓缓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而后重新将毛巾在温水里站了水拧干,这才慢慢地擦着身。

    稍微擦了一遍,整个人都舒服了几分,她将毛巾扔到盆子里,将睡衣穿上。

    看了一眼脚踝上的红肿,刚才她也只是用擦过身子的毛巾,将脚丫子顺便擦了一遍,避开了上药的地方。

    看来这一只脚真要好好休息几天了,这几天也没办法送简昕上下学了。

    几分钟之后,屋子里面还是没有动静,顾琉笙轻敲了下门。

    “小澜,好了吗?”

    “好了,进来倒水吧!”简水澜出声。

    顾琉笙推门而入,看到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整个人缩在被子里面,那一只受伤的脚伸出了被子,依旧跟刚才一样红肿不堪。

    他走了进来,将她换下来的衣服收拾好,看到那一只内衣的时候,勾起一笑,又端了盆子走开。

    暗想,这个时候她睡衣底下可是真空的。

    顾琉笙走了之后就没有再进来,倒是简昕跑了进来,脱下了自己的鞋子爬了上来,抱住了她的手臂。

    “妈妈,脚还疼着吗?我给你吹吹好不好?”

    简水澜将他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坐好,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不疼了,晚饭吃饱了?”

    简昕点头,“吃饱了,今天晚上是秦筝阿姨烧的饭菜,烧了我喜欢吃的,木叔叔都没有回来,说晚上要晚点儿回来呢,妈妈,你脚受伤了,要不要跟木叔叔说一声?”

    “不用了,你木叔叔这几天估计都在忙,妈妈这么点儿小伤就不用特意告诉他了。”

    简昕搂着她的脖子开始撒娇,“妈妈,晚上我跟你睡好不好?我可以照顾你的!”

    简水澜听到他的话,特别受用,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么点儿伤很快就好了,不用人照顾,倒是明天不能送你上下学,到时候让你顾叔叔送你上下学,好不好?”

    “好!”

    简昕很懂事的点头,随即又说,“要不……让顾叔叔留下来照顾你,秦筝阿姨送我上学就可以了,如果秦筝阿姨没空,我再给木叔叔电话,让木叔叔送我。”

    简昕陪着简水澜说了一会儿话,顾琉笙就进来了,还端了不少食物。

    “现在你也不方便走路,晚饭就在房间里吃吧,我给煮了面条,还有你和小昕爱吃的土豆煎饼。”

    将食物放在桌上,顾琉笙将简昕从她的怀里抱了下来,取了一块还热乎乎的土豆煎饼用油纸包好递给他。

    “你去找秦筝阿姨玩,爸爸跟你妈妈要吃晚饭了!”

    简昕得到了热乎乎的土豆煎饼,双眼都亮了起来,吃了一口,差点被烫到舌头,赶紧吹了吹气,点头。

    “我知道了,我给你腾空间跟妈妈相处就是。”

    他想着多腾几次空间,说不定就会有弟弟可以玩了。

    看着简昕欢快地跑了出去,简水澜觉得这个小家伙还挺好收买的。

    顾琉笙将她横抱起来,朝着沙发的方向走去,让她在沙发上坐好,又取了一张小矮凳给她垫脚,这才在她的身边坐下,目光偶尔扫过她的胸口,目光一片幽深。

    简水澜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中午吃素,而且只是八分饱,下午吃了几颗枣子,但没吃几颗就摔了一跤。

    现在是真的饿了,特别是看到那一碗面条,里面放的都是她喜欢吃的。

    土豆煎饼的味道也挺不错的,她用干净的油纸包了一个,开始大快朵颐。

    见她胃口好,顾琉笙也觉得食物看起来似乎更可口了,便开始吃面,只是目光依旧偶尔扫向她饱满的胸口。

    睡衣虽然宽大,但是那轮廓隐约可以看得出来。

    吃了半块土豆煎饼之后,简水澜也感觉到顾琉笙眼尾的光偶尔扫向她,于是顺着他眼尾的目光去看,最后落在了自己的胸口,一下子就想到了什么。

    她当即脸色有些难看起来,转过头瞪他。

    “顾琉笙,你真不要脸!”

    刚才擦身的时候,她为了方便擦洗,顺便将内衣给脱了。

    而后想到一会儿就要入睡,而且顾琉笙也没给她准备内衣,所以就没说什么,觉得睡衣宽大,也看不出什么来。

    但是现在看到顾琉笙那眼神……

    她就有些后悔了。

    “更不要脸的事情下午也不是没对你做过,手感还是跟四年前的一个样,真好!”

    说这话的时候,顾琉笙的神色特别淡定,看向她眼里都是欣赏。

    简水澜想起下午的事情,更是不淡定了,下午她是真的沉沦在他的温柔当中不可自拔。

    “你出去,我不想跟你一块儿吃饭!”

    她抬起脚朝着他的腿踹了过去,力道不重,但是她忘记那一只脚受了伤,刚碰到的时候就疼得她缩了回去,脸色都煞白一片。

    顾琉笙立即丢下了筷子,去查看她的伤势,见只是碰了下,倒是不打紧,便有些没好气。

    “你想打我的话可以直接动手,谁让你用这一只脚了?难道忘记了还伤着?”

    简水澜是疼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刚才直接倒抽了几口的冷气,而后怒瞪他。

    “还不是你害的,去给我取一条外套过来,色狼!”

    要不是他胡说八道,她会二次伤害吗?

    “好好好,你别动怒,我都听你的。”

    顾琉笙不敢再让她生气,万一又忘记自己是个伤患,很快起身朝着外头走去,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条运动服给她披上。

    简水澜轻哼了声,套上了外套,胸口的风景一下子被宽大的运动服给遮挡住。

    顾琉笙也不敢再放肆,默默地吃着面条。

    看到他终于不再乱看,简水澜这才真的松了口气。

    用过晚饭,简水澜趁着顾琉笙收拾碗筷的时候,见房间里没人,便单脚跳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上了个卫生间,又漱了口,这才回到了床上躺好。

    中午虽然休息了些时候,但是今天运动量过多,躺下去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顾琉笙洗过碗回到房间,看到简水澜已经不见,便朝着她的房间走去,果然看到已经睡下的她。

    他轻叹了声,将被子拉开,而后将她整个人小心翼翼地抱了出来,放到自己的床上。

    他将简昕交给秦筝照看,秦筝也乐得与简昕相处,看了下时间,已经不早了,就带着他去了卫生间洗澡。

    简昕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面对个女人还是有些小害羞的,所以今晚坚决自己洗澡,让秦筝在外头候着,还不忘将浴室的门给关上。

    打发了这两人,想到还有应寒,不过南宫玖既然来了,怕应寒也不会太闲,今晚若是回来住,也应该很晚才会回来了。

    他回到了房间,看着沉睡的女人,想必她今天爬那么久的山,还走了好些时候的山路,估计也累了,而他也有些疲惫,毕竟之前的伤势尚未完全痊愈。

    于是到浴室里冲了个澡,一身清爽的出来,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短裤,而后钻入了被窝里,将身边熟睡的女人搂进了怀里。

    许是感觉到温暖来源,她整个人都贴靠过来。

    顾琉笙很满意她的动作,特别是当她手脚并用的攀了过来,担心会碰到她受伤的脚步,他压根不敢动一下脚,就随着她去了。

    这一晚,两人紧紧相拥,皆睡得很沉。

    **

    隔日一早,手机闹钟响起,简水澜被这闹钟吵醒,皱着眉头翻了个身。

    可是当她的手触碰到一股暖意的时候,整个人就惊醒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